第三百二十八章 选出六子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5-03    作者:忘语


大玄国南方一处人迹罕至的连绵山脉,终年云雾缭绕,灵气稀薄。.

一座无名山中,某处不起眼的山谷内,此处云雾相比别处,似乎更为浓厚一些。

谷中山腹深处,一个七八丈方圆的石室内,寒气逼人,一股股阴冷之意从室内地面往上腾腾冒起,使得石室温度似乎比实际更冷上几分。

地面中央,一颗面无表情的头颅,赫然直挺挺竖立在细沙之中。

而四周细沙呈赤黑色,颗颗晶莹剔透,每一粒沙粒之中都似有黑气缓缓流转,使得整个沙面波光此起彼伏,给石室更添一丝诡密色彩。

细沙没至头颅颈部,只见头颅双目紧闭,并伴随着阴冷之气的腾起在有节奏的呼吸吐呐着。

室内如此阴寒,但头颅额头上却沁出一层又一层豆大的汗珠,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脸上的表情却愈显挣扎之色,仿佛正经历着某种难忍之极的痛苦。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随着石室上方寒气一阵扭曲,一声低吼后,一道人影从地上赤黑色沙地中“嗖”的一声,一跃而出。

人影上半身**,在赤黑色细沙的长时间浸润下,皮肤表面也呈现了一层赤黑色,体表依旧有丝丝寒气冒起,随后只见其一抬手,一团清澈水球从空中而降,将其身体表面的残留细沙及及未被吸收的些许液体一冲而净。

“四个时辰总算到了,又可以开始了。”

柳鸣仰天吐了一口气,活动了下周身筋骨,只听周身筋骨由内发出一阵“噼啪”之声。

从身影来看,他相比入谷之前,肉身又浑实了不少。

随后,只见他单手往空中一抛,另一手一掐决,两道橙色光球在一阵模糊过后,噼里啪啦之声响起,两只两丈大小、周身橙红的铁猿傀儡兽当即在空中展现。

柳鸣又是一甩手,两块土黄晶石一飞而出,当即准确的嵌入在傀儡兽胸口正中凹陷处。

“吼!”

“砰!”

随着两声低沉嘶吼,傀儡兽眼中红光一闪,在空中一个翻滚,便一左一右重重的落在了柳鸣身前,激起了一阵细沙飞舞,猿猴状的面目中显出狰狞之色,露出嘴中的森森獠牙。

柳鸣并未迟疑,单手向腰间养魂袋一拍,一道黑霞过后,周身布满豆粒大小赤红色鳞片的骨蝎也出现在了面前。

骨蝎“嘶嘶”怪叫一声,不用柳鸣吩咐,便一个跳跃,站定在了两只傀儡兽中间,后面“蛇首”一晃,竟然摆出一副跃跃欲试的攻击样子。

柳鸣见状,单手五指一番掐诀,当即体表黑气滚滚而出,围着其身躯徐徐旋转不止,周身微微瘙痒过后,随着一阵红色光点闪烁,一层赤红色米粒大小的鳞片由皮肤上冒出,并以肉身可见速度飞快变大至两寸大小,覆盖了全身。

柳鸣又是双手向下一握,随着空气中传出两声爆鸣声,一股黑蒙蒙雾气从体垩内窜出,蓦然一分为二,化作一条黑色蛟龙和一只黑色巨虎,恍若实质般的在空中扑在了一起,随着一声龙吟和一阵虎啸过后,便又立即缩回柳鸣体表,栩栩如生,竟仿佛活物般在其体表不断交互流转。

随即柳鸣通过心神同骨蝎进行了一番感应,同时运用一心两用之天赋,单手掐诀向两只铁猿下了攻击的指令。

只见骨蝎立刻得令般的一跃而起,“嘶嘶”怪叫伴着爆鸣声中背后“蛇首”一阵模糊,无数黑影攻击的在柳鸣体表密集的爆裂而开。

骨蝎在经过天雷劫后,实力已晋升至凝液境初期,加上其渡劫时的奇遇以及进阶之时吞噬的化晶期赤蛟身上材料的炼化,其攻击已远非普通凝期修士**可承受。

而柳鸣在周身赤蛟鳞片、冥骨决以及龙虎冥狱功的加持下,肉身也决非一般凝液后期炼体士可比,两相比较之下,似乎还是柳鸣肉身防御更胜一筹。

因此骨蝎“蛇首”虽然攻速惊人,空中爆鸣之声不绝于耳,但其除了在柳鸣周身鳞片上留下阵阵白点和叮叮当当之声外,而始终无法攻破其防御,但却也让柳鸣在其攻击下不断地呲牙咧嘴,似乎并不好受的样子。

与此同时,两只铁猿傀儡似乎毫不愿落后的各自掏出一根两丈长短、手腕粗细的金刚铁棒,不由分说的冲着柳鸣周身上下一阵猛烈捶打,并不时发出“呜呜”的吼声。

柳鸣双手握拳,伫立在中央,任那骨蝎和傀儡兽对其进行攻击捶打,不时发出一阵闷哼之声,体表黑色龙虎流转不绝,额头及双手鳞片之下青筋暴起,阵阵豆大汗珠不断冒出,脸上痛苦之色更胜之前。

除正常的打坐调息外,柳鸣如此每曰使用数种自行配置的灵液浸淬肉身,并埋身赤阴沙中呼吸吐呐,随后通过召唤出的骨蝎和傀儡兽捶打身体各处一个时辰,好让药力能浸透周身筋脉骨骼之内,让肉身在其所构成的阴气环境之下进行不断锻造,已快达半年光景。

这一曰,柳鸣在又一次经历了足足五个时辰的赤阴沙和骨蝎傀儡兽对肉身的淬炼后,回到了山腹内另一间石室内,盘坐在地上,单手掐诀,当即就将心神又沉浸到了神识海中。

神识海中那黑白两色的浑天碑还静静悬浮着,沙漏下半部分银色砂砾较之离开蛮鬼宗时又多了一层。

未及多想,柳鸣神念一动,随着黑光一闪过后,那本厚厚的龙虎冥狱功黑色典籍当即浮现,随即翻动起来。

这半年来,他每曰里都在参悟这第二层法决,虽还没参悟透彻,但其通过外力锻体所获的效果却和书中所述相似,虽然进展似乎并不快,要**完第二层没个十数年时光的**看来是完不成的。

柳鸣想到此处,心中不免一番叹息。

但他却未曾想过,龙虎冥狱功第二层**完便可进阶至凝液后期,数年之间便由凝液中期进阶至凝液后期,这种速度放眼整个云川大陆,即便是那些天姿卓绝,惊才艳艳的大宗门核心**,也是不敢想的。

要知道,即便是天灵脉、地灵脉那般**天才,在凝液期也往往一滞十数年甚至数十年,毕竟大多修仙者在进阶之时所遇之**瓶颈,需要的不仅是长时间的苦修,更需要的是机缘和运气。

“看来这龙虎冥狱功的锻体**,还需要持续下去,不过这锻体所用之灵液已不够了,既然其效用不错,这次可多采购一些。”

柳鸣如此思量着,当即不再犹豫的站起身来,稍作整理后,便来到洞口,随之袖之一抖,一团青光飞射而出,再掐诀一点后,当即青光迎风一晃,化为了数丈大小的青色飞舟。

他身形一晃,就稳稳站到了飞舟前端,单足轻轻一点地面后,机关飞舟“嗖”的一声,化为一道青光的朝着钦州坊市方向激射而去了。

……

“以地灵脉的资质也未能位列六子之内,看来这云川大陆虽只是这世界的偏隅一角,沧海中的一个岛屿,但其底蕴之深厚也不是普通人能想象的。”

一个月后,柳鸣再次回到洞府。

他这一次坊市之行,不仅收获颇丰,采购的配置锻体灵液的材料足够未来几年所用外,同时在坊市酒楼店铺中传的沸沸扬扬的,便是这关于云川联盟三真六子中的六子,终于评选出来的消息了。

作为未来将被倾注全大陆宗门之力培养的六子,被选上者不仅是对其潜力资质的肯定,更是大大增加了其未来进阶化晶期的可能姓,甚至连进阶传说中的假丹真丹期也似乎有了一丝可能。

毕竟,**除了资质、苦修、机缘外,**资源同样是重中之重,有时甚至超越了前面三者。

而大多数散修和家族中**者进阶甚至开灵的成功率如此之低,便是其**资源的匮乏造成的,当年的白家就是最好的例子。

即便不能成就传说中的假丹真丹,能成为一名化晶期强者,在未来抵御海族入侵过后,开宗立派,扬名云川,自然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毕竟,放眼整个大陆,化晶期也绝对是为数不多的真正强者了。

三真的评选毕竟是在少数人中产生,且早已尘埃落定。因此全大陆对此次六子评选的关注程度之高,也非其他任何事情可比。

就如同蛮鬼宗掌门和黄师兄所言一般,高冲作为蛮鬼宗推出的地灵脉**,并未被选为六子之内。而同为大玄国的天月宗张绣娘以及柳鸣之前有所耳闻的元魔门叫叶天宇的天灵脉**名列其中,而其他四人则为其他宗门的天才**。

柳鸣对于此事虽然有些关注,但以其三灵脉资质,与六子却没有太大关系的。

对他拉说,当务之急,还是**锻体要紧。

柳鸣沉思过后,便又盘坐在石室内,开始打坐调息起来。

如此又过了半年。

这一曰,正当柳鸣将数种锻体灵药涂抹完全身,准备开始深埋赤阴沙中之时,其腰间某只皮袋中却发出了“嗡嗡”的声音。(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