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魔目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4-28    作者:忘语


他自从经历过一次险些被人夺舍的经历后,回到宗门后在这方面也特意搜集查阅过不少相关典籍,里面的确提过有些被夺舍失败**者因祸得福的事情。.这些人被人夺舍后或精神力大涨,或直接吞噬了夺舍者部分记忆,反凭空学一些**秘术。

当然也有被夺舍者,虽然当时没有被夺舍成功,但事后自己身神识却因为夺舍者残留精神力影响,从而发疯而亡的事情。

他只是得到夺舍之人在上古文字上的些许记忆,反是十分平常的事情了。

但等柳鸣细想这紫色古文的来历时,却又一无所得,并无太具体记忆。

纵然如此,柳鸣也不肯放过眼前良机,眼光不眨一下的盯的巨足上这枚鳞片。

这时,他才发现这枚鳞片似乎比附近其他鳞片略大一圈,也更加幽黑一些。

他这般凝望一顿饭时间后,鳞片上黑光一闪,紫色古文又一闪而逝浮现而出,赫然还是原先那枚文字。

柳鸣见此,心中一动,仍然继续望着此鳞片不动一下。

结果再过一段时间,等此枚紫色古文再次浮现而出的时候,他忽然口吐一个晦涩难懂的音节。

“噗”的一声,

这枚刚浮现的紫色古文,竟瞬间凝滞的浮现在鳞片上不动起来,同一时间鳞片上附近空白地方处淡淡光芒一个模糊,另外一枚完全不同的紫色古文浮现而出。

柳鸣瞳孔微微一缩,但口中却毫不犹豫的再次念出了这枚古文的发音。

结果第二枚紫色古文同样凝滞的浮现在鳞片上不动,第三枚紫色古文紧接着也浮现而出了……

就这样,每当浮现出一枚新的古文时,柳鸣就立刻念动而出。

片刻后,九枚紫色古文就排成一行的在鳞片上闪动不定,但除此之外,赫然并未有任何事情发生。

柳鸣见此,眉头紧皱而起,在原地沉吟了一会儿后,忽然张口将九枚符文一气不停的全念了出来,隐约是某种法决。

“砰”的一声。

在他刚念出最后一个音节时,鳞片上的九枚紫色古文同时一散而灭,但眼前巨足体内竟隐约传出一声微弱的闷响。

虽然声音不大,但不知为何让柳鸣心脏跟着同样的跳动一下。

柳鸣一惊,几乎下意识的立刻退后了数步去、

但是几个呼吸后,巨足中又一声闷响传出,声音隐约刚才又大上一分。

而柳鸣心脏跟着再跳动了一下。

这一下,他真的脸色大变。

随之巨足中的闷响以某种规律的接连传出,并且越来越响,越来越快,仿佛里面正有一颗强壮心脏在慢慢复苏一般。

片刻工夫后,整个祭坛上空全都回荡起这种有力的“砰砰”声。

柳鸣已经将一只手掌按在了自己胸膛上,脸色难看之极了。

此刻他胸腔中心脏,赫然按跟着巨足中闷响声,在按照同一频率跳动着。即使他拼命催动体内法力想要强行加以改变,也根本没有多少效果。

这时,他心脏的每一次跳动都让体内气血翻滚,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感觉。

“不好”

柳鸣没有丝毫犹豫的一个转身,立刻向祭坛外破空而走了。

他虽然不知道这巨足产生了何种异变,但为了万一期间,此刻自然还是远远避开一些的为妙。

但就在这时,巨足中的闷响声却一下嘎然而止,接着那枚黑色鳞片表面浮现出密密麻麻的银丝,再往中间一凝后,赫然化为了一只鸡蛋大小的银色眼珠,并在微微一动后,目光一凝的盯住了柳鸣,瞳孔中银芒骤然大放。

下一刻,柳鸣就感觉四周空气一紧,一股难以想象巨大吸力忽然从身后一卷而出,竟瞬间将他身躯拉扯的往后倒飞而去。

这般情形,自然让他大吃一惊。

他一转首的看到鳞片上多出的银色眼珠后,更是心中一沉,随之不及多想的一声大喝,两手一握拳后,身躯瞬间变得沉重无比,向后倒飞之势当即为之一顿,接着单手一个翻转,金色短剑凭空浮现而出,往身后狠狠一斩。。

“呲啦”一声!

金光一闪之后,这股无形吸力被一斩而断。

柳鸣大喜,单手一掐诀,就要再次破空而走。

但就在这时,祭坛上却“轰”的一声闷响,整只巨足体表鳞片竟瞬间的同时竖立而起,而每一片鳞片上银光闪动后,赫然都浮现出一只银灿灿眼珠,足有三四百之多,并瞬间全盯住了柳鸣。

柳鸣转首匆忙看到此幕,自然寒气大冒,体表盘旋飞舞的黑色雾蛟骤然化为黑气的将其身躯一卷而走,几个闪动后,就到了百余丈之外的地方。

就在他心中一松,以为没有大碍的时候,巨足上的银色眼珠却忽然瞳孔中银芒一闪,各自喷出一根银丝来,只是一个闪动,就没入附近虚空中不见了踪影。

下一刻,柳鸣四周空间波动一起,数百道银丝忽然从虚空中喷射而出,再一个闪动后,就直接洞穿其体表闪动的各种光罩,将其身躯一下缠了个结结实实,并猛然往祭坛方向拉扯而去。

柳鸣自然拼命狂催法决,但体内法力在被银丝缠住的瞬间,就变得凝滞不灵起来,同时一股不知名能量往其体内狂注而去,竟让四肢懒洋洋的,丝毫力气都无法再提起来。

柳鸣心顿时直往下沉去。

同一时间,巨足身上魔目喷出银丝后,原本大半埋入其体内的那些白色符链,却嗡嗡声大起。

随之,这些链条体表颜色化为了七色状,并放出了一缕缕淡金色火焰,骤然间的收紧起来。

被这七色符链猛然勒紧,外加金色火焰烤烧,数百银色眼珠当即闪动不定起来,并发出“滋滋”的怪异声音,并以肉眼可见速度飞快缩小起来。

与此同时,巨足底部有一道银痕凭空浮现,再一亮后,竟沿着此痕的一咧而开,露出一张黑气滚滚的血盆大口来,张合所对方向,正是被银丝拉扯过来的柳鸣。

柳鸣在见祭坛上的这番异变和巨足蓦然裂开的血盆大口后,心中骇然可想而知了,但在身躯受制情形下,只能眼看自己一点点的重新向祭坛靠近而去。

他心念飞快一转后,就一咬牙做出了一旦真被拉到了巨足附近后,就拼着重伤大耗真元,也要喷出体内那枚天罡剑胚。

按照他所想,若将此剑胚蕴含的恐怖威能完全释放出来,大概是能伤到这巨足的唯一手段。

而他只要能挨过这段时间,那些七色符链应该就能将这巨足再次**下去了。

就在此时,柳鸣体内却忽然传出一阵熟悉的异样感觉。

柳鸣心中一动,精神力瞬间往体内一扫,只见灵海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枚豆粒大小的晶莹气泡,并在微微的闪动中,从中涌出一种十分雀跃渴望的感觉,而目标赫然指向了祭坛上被封印的巨足。

柳鸣自然大喜,正想做些什么时,灵海中神秘气泡却一闪的徐徐转动而起。

“噗”的一声。

缠绕柳鸣身上的银丝,竟同时黑焰滚滚的自燃而起,纷纷化为青烟的不见了踪影。

而没有了这些银丝,人被拉扯的身躯一顿的停了下来,体内法力和四肢瞬间的恢复了正常。

与此同时,祭坛上被金色火焰烧烤的巨足,鳞片上数百银额眼珠在银丝消失的瞬间,也一闪的溃散而灭,但巨足本身却在七色符链勒紧下,拼命的扭动挣扎起来。。

足底那张血盆大口,则拼命的张大,口中更多黑气越越而出。

柳鸣见此自然惊喜交加。

这神秘气泡果然和这巨魔封印肢体大有关系!

但下一刻,巨足底部大口突然发出一声怪异的叫声,接着“砰”的一声,就此喷出一道黑濛濛光柱,一闪即逝后,就横垮百丈的没入到柳鸣身躯中,疯狂往灵师中的神秘气泡中涌去。

柳鸣则只觉眼前黑光大亮,两耳“嗡”的一声后,双目神光一黯的就此闭上了。

从诡异大口中喷出的黑色光柱源源不断,仍然持续往柳鸣身体灌注而去,而巨足本身却以肉眼可见速度飞快缩小,开始变得有些干瘪起来。

与此同时,那些七色符链却嗡嗡声大响,同时从中放出更大的金色火焰,几乎将整片祭坛都化为了金色火海。

……

柳鸣双目一睁而开,打量了一下四周景色后,不禁有些苦笑了。

此刻的他,赫然再次身处那神秘的灰蒙蒙空间中了。

此空间和上次离开时相比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柳鸣略微检查了一番后,也就随意找一个地方盘坐而下,开始静静思量不久前经历的一切来。

毫无疑问!他这次被直接拉扯入此空间,肯定和封印巨足喷出的黑色光柱有关系。他虽然在一接触此光柱的瞬间,神识就被拉扯入了此空间,但仍然通过精神力感应到光柱中蕴含恐怖魔气。

如此的话,他综合以前被这神秘气泡不止一次的吸取体内法力和另一只擎天巨手失踪的事情来看,自己神识进入此空间的条件,应该就是被汲取大量能量了。而那神秘气泡似乎每一次吸取能量后,都会给这空间带来一些异变,则可能和吸取的能量不同有些关联的。

(需要调整一下作息,今天只有一更!)(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