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再见重水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4-27    作者:忘语


“不可能,这不可能,我只差最后一步了……”

单甘盯着眼前蓦然出现的黑蛇,抬手摸了摸额头上碰触的黑血和脑浆,满脸难以置信的神额,喃喃了几句话后,整个身躯当即再没有任何力气的瘫软倒下,同时身前那面白色光盾,瞬间化为灵光的溃散而灭。

但未等尸体真正倒落地上,头颅就先一声闷响的爆裂而开,一团黑气包裹什么的从中冲天而出,一个晃动后,向后面激射而逃了。

虚空中残影一起,巨足底部硬毛上半部分再次化为黑蛇的弹射而出,下半截却仍不动的和巨足底部连在一起。

一声惨叫,黑气中东西被这几条黑蛇张口死死咬住。

等黑气一散后,竟露出一个拳头大的绿色面具,仿佛活人面皮般的满脸惶恐之色,但瞬间被众黑蛇撕裂个粉碎,连同地上无头尸体一同被吞噬了干净。

p片刻后,将地上血迹都扫荡一空的黑蛇,一缩而回的重新还原成了粗大硬毛,只有那条一开始洞穿“单甘”头颅的黑蛇,却在巨足底部附近一阵的盘旋飞舞,似乎想要靠近,但又有些畏惧不敢过去的模样。

但等此蛇身上气息越来越弱之后,最终还是“嘶嘶”一声,蓦然合身冲向了巨足。

而在黑蛇在一接触巨足底部的瞬间,一个黑乎乎巨蟒虚影从其身上一泛而出,并“砰”的一声,从蟒蛇虚空口中吐出了一个油亮发黑晶核,落在了地上

黑蛇自己却一个模糊,也化为一根粗长硬毛的长在了巨足底部,看起来和其他硬毛一般无二,仿佛原本就是其中的一根。

……

就在绿色面具被撕裂的同时,巨魔山山腹中的黑色大殿中,那具原本静静的黑色棺木中,蓦然传出“不”的一声惨叫。

随之棺盖冲天飞起,一个黑乎乎身影从中瞬间坐了起来,但只是两手颤巍巍的冲前面虚空胡乱抓了几下,就“砰”的一声,头颅自行的爆裂而开。

一股黑气当即无头身躯中一冲而出,并在灵力激荡之中,瞬间化为一道飓风的冲天而起。

飓风一冲到黑殿上方,立刻触动了殿内的重重禁制,当即各色光幕同时闪亮而起,轰隆隆的巨响声,立刻在山腹中回荡而起……

巨魔山的议事大殿外,人影接连晃动不已,当即七八名服饰不一的凝液境男女,就从四面八方的同时聚集到了大门处,二话不说的各捧一个阵盘的四下查看起来。

片刻工夫后,一名容颜秀丽的绿衫妇人,就一下失声出口起来。

“怎么可能,竟然是黑魔殿方向传来的波动!”

“的确是黑魔殿不假!难道是……”另外一名面容蜡黄的枯瘦男子,也骇然的说道。

其他几人互望一眼后,也都露出了惊疑的神色。

就在这时,另一道黑光从大殿后面激射而来,几个闪动后就到了附近上空,光芒一敛,现出了一名二十多的锦袍男子,一见下面几人后,就立刻面色煞白的说道:

“几位监察师兄不好了,辛师伯的命牌碎开了。”

这话一出口,下面众人全都面色大变,一时间鸦雀无声了。

……

镇妖塔外,正在附近静静盘坐的元魔门掌门,忽然袖中传出阵阵的嗡鸣哼,当即一怔的袖子一抖,一块白色圆盆一飞而出,一个盘旋后,就不动的悬浮在了其面前。

圆盘上白光闪动,隐约有一行银色小字浮现而出。

元魔门掌门只往上面扫了一眼,就“腾”的一下站起身来了,面色变得难看之极!

“掌门师兄,出了何事?”附近盘坐的萧悦白见此,当即诧异的问了一句。

“师傅,他老人家已经去了!”元魔门掌门半晌之后,才现出一丝悲痛的传音说道。

说完这话后,他目光不由的扫向了那叫“柔儿”的长发少女。

少女此时在附近一颗大树下盘坐着,津津有味的看着一本淡银色典籍,显然还不知道此消息。

“什么,这不可能!师傅他老人家虽然遭受魔功反噬,但怎可能这般快就陨落的。”萧悦白先是一呆,但马上失声出口了

但他这句话却并未用传音之术。

无论长发少女,还是在镇妖塔附近其他盘坐的元魔门灵师,闻听此话,全都身躯一震,目光“唰”的一下,不约而同的扫向了大汉。

“萧师兄,你……你说什么?”长发少女声音有些发颤,仿佛根本没有听清大汉先前所说话语内容。

……

柳鸣看着不远处和四面数条走廊相连的祭坛,还身处刚发所看一幕的骇然中。

他不久依靠追踪气息,终于跟到了附近处,并堪堪看到了那条所追黑蛇匿身形击杀了祭坛上老者的情形。。

他所追黑蛇的本体,竟是一根毛发的真相,这让他有一种不太真实的感觉,但随之而开的,自然是无比的骇然和惊惧。

区区一根毛发跑到镇妖塔中,就能化为一头凝液后期的魔蟒,祭坛上巨足本身的恐怖可想而知了。

有关上古时候巨魔被分解封印的传闻,柳鸣当年在秘境中见过那擎天魔手后,回去后也查阅了相关典籍,总算也知道了一些不多的相关传闻。

如今再见这一只巨大魔足,他虽然大感吃惊,倒也不是当初见到擎天魔手时的一头雾水模样了。

“这上古巨魔肢体的封印之处,普通修炼者一生恐怕都难得一见,自己竟然短短数年内就先后遇到到了两处!还真是缘分不浅啊。不过先前那个老者是谁,看起来有些面善,难道也是元魔门弟子,但看起来修为好像不是太高的样子!”

柳鸣在远远看到祭坛的第一眼,就是施展隐匿之术的遮掩了自己身形,此刻在从骇然中恢复清醒后,立刻心念飞快转动的思量眼前的机缘起来。

这也是他看到了巨大魔足仍然身处那些白色符链捆束之中,否则要是当初见到的擎天魔手般活物,早就第一时间的逃之夭夭掉了。

如今的他,看着远处祭坛上的巨大魔足,脸色阴晴不定的变化着。

他之所以的没有马上退走的另一个主要原因,却是想趁机弄清楚那神秘气泡和这封印肢体间的关系。

毕竟当初在另一封印之地的秘境中,他可是在那擎天魔手复活不久后,就突然诡异的昏迷过去,再醒来之后,不但那魔手不见了踪影,体内更是莫名的多出了另一个“柳鸣”来。

要是说二者间,没有丝毫联系!他自然绝不会相信的。

不过现在面对的可是上古时候君临整个云川大陆,一根被封印肢体上毛发都可化为恐怖魔蟒的深不可测存在,自然心中也是一百二十个的小心谨慎。

柳鸣就这样静静的在原地等了好一会儿后,仍没有见到祭坛上巨足有丝毫异动后,终于一咬牙的向祭坛所在一飘而去。

现在可是他弄明白体内神秘气泡来历的难得良机,也可能是唯一的机会,故而纵然明知靠近祭坛要冒不小风险,也顾不得这般许多了。

毕竟经历过上次夺舍的事情后,他对神秘气泡的忌惮已经到了极致,若是不弄清楚其真面目,恐怕以后真要有些寝食难安了。

眼看离祭坛不过数丈远距离后,柳鸣身躯不再掩饰的一现而出,同时不客气的一口气往身上拍了许多符箓,,体表顿时浮现出五颜六色的光幕。

他再单手一掐诀后,体内更是狂涌出大股黑气,滴溜溜一凝后,就化为一条黑色雾蛟,张牙舞爪的在附近盘旋飞舞不定。

同时,柳鸣身躯胸膛腹部等要害处,更有一片片赤红鳞片无声长出。

如此一来,他才深吸一口气后,终于踏上了祭坛一侧的阶梯,一步,两步……

几个呼吸间工夫后,柳鸣终于踏上了祭坛顶部,双足一顿后,就在近距离处打量起祭坛上法阵和中心处封印的巨大魔足。

如此近距离下,他仍然没有感受到灵海中有任何异样,大松一口气的同时,心中又不禁有一丝疑惑起来。

但是片刻后,他目光就落在巨足附近地面上的几件东西上。

一件明显有些残破的银色飞轮,一小团包裹着什么东西的黑色雾气,一颗黑幽幽发亮的晶石。

那银色飞轮不说,他神念只是略一扫过去,就轻易判断出这件灵器彻底报废了,甚至连重新拿回去修补的价值都不太大了

倒是那黑色雾团中东西和黑色晶石,让他精神一振。

柳鸣单手一招,一股吸力一卷而出,黑色雾团和晶石同时一颤的向其飞来。

黑色雾团方一入手的瞬间,顿时让他手臂微微一沉。

柳鸣双目大亮,二话不说的张口冲雾团猛然一吹。

狂风大起!

黑色雾气全被一卷而开,露出了里面不过豆粒大小的一颗黑色液滴。

“一元重水!果然是另一滴重水,不过好像被人用特殊手法已经炼制过了。”柳鸣喃喃的说道,脸上露出十分欣喜的神色。

以他现在的力气,这滴重水的分量托着还有些吃力,可见它价值之大还在他得到的第一滴重水之上了。(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