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封印与黑蛇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4-26    作者:忘语


一条十几丈长的黑色长河骤然从黑雾中一冲而出,并狠狠撞击到了银色飞轮附近处。

“轰隆隆”的巨响声传出,七色光幕在黑色河水连绵冲击下,竟首次开始微微的颤抖起来,连同下面法阵中一些灵纹在震动中都开始寸寸碎裂而开。

单甘见此,心中更是大喜。

若是上古封印大阵完好无损的时候,恐怕比他实力全盛时强大百倍的存在,也根本无法撼动分毫。

但眼前大阵早已不知经历了多少万年岁月流逝,不但里面所剩能量寥寥无几,大阵本身更是已经风化大半,威能比当初根本千不足一了。

大阵中封印的,自然是上古时候统治云川甚至整个沧海之域巨魔的一只魔足。

按照一些典籍记载,此巨魔当年被沧海数族大能之士联手斩杀后,无法将其肉身彻底毁去,只能将手足头颅分别斩掉,各自寻找一隐秘之地加以封印起来。

这处和镇妖塔相连的秘境,正是其中一处封印之地。

不过这些封印之地的确切位置,当年就被那些大能之士特意隐瞒起来,知道的人少之又少,再经过这般多年后,自然更是没有人知道其真正所在了。

元魔门当初那位开山祖师在这里设立元魔门,后来发现这处秘境入口并修建了镇妖塔将其锁定联系一起,自然也是无意而为的。

镇妖塔出现魔化妖兽的事情,也是近些年发生的事情,并且在此之前丝毫征兆没有。全都是凭空出现一般。

当时的“单甘”正是修为最盛之时,好奇之下。花费了不少时间来研究这些魔兽出现源头,结果经过数十年的追查。最终查到了秘境中,并找到了一些和封印相关的蛛丝马迹,终于能确定元魔门这个不知被探查了多少遍的小秘境,竟然是巨魔肢体的封印之处。

这自然让“单甘”惊喜交加!

但还未等这位昔日元魔,想要采取具体行动时,却因为冲击真丹境界失败遭受魔功反噬,不但修为大降将元魔之位让出,更不得不躲在元魔山腹部的禁地中,日夜化解自身走火入魔之危。

如此一来。他自然将封印之地的事情,全抛到了脑后。

但等这位昔日元魔,花费多年时间研究后,终于发现要解决魔功反噬之危,必须吸纳一丝真正魔族才能有的真魔之气,才可能平息反噬之危后,自然立刻想到了秘境中可能存在的封印之地,最终才有了此行。

至于将封印解开,是否会惹出什么后患来。“单甘”在自身性命不保情形下,自然不可能顾忌这般多了。

更何况在他预料中,那上古巨魔纵然神通广大,威能深不可测。但封印之地只是其一肢体封印所在,外加经过如此多年,早应该变得衰弱无比。没有多少威胁了。

这一次,他也没有打算将封印彻底毁掉意思。只要能将封印禁制打开一条缝隙,够其收集一缕真魔之气也就足够了。

否则按照上古时候的那头巨魔之威。能将其肢体封印起来的封印,怎可能是他区区一名假丹期存敢打主意的。

更何况眼前的“单甘”肉身,还是这位“元魔”临时借用而来的,真正修为还只是一名灵徒,只是借助秘术之力才能强行灌注一些本体法力进去,让他可以在需要时候以激发肉身寿元为代价,甚至可以发挥出不弱于本体的实力。

当然如此一来,能坚持的时间自然奇短无比。

至于他拿出的这几样宝物,也是其精心挑选专门用来破阵的灵器,虽然在其收藏中谈不上名列前茅,却正好适合现在这种情形下使用,在破阵上都有奇效的。

他原本看眼前的封印大阵保存颇为完整,还大为的担心,却没想到真动手一试后却只是徒有虚表,竟真有可能强行攻破的。

这自然让“单甘”狂喜之极,不由分说开始一一激发眼前宝物,加入攻打封印中。

那个金色小瓶盖子一打而开后,从中当即喷出了一缕银色液体,加入黑色长河后,竟然立刻让其威力增加了近半之多。

至于那几块玉牌一抛出去后,则从中喷出一道道银色电弧,劈的七色光幕更加摇摇欲坠。

这也是这位昔日元魔,在进入假丹期后一口气凝练出不少分神,否则哪怕一般化晶期存在,也绝无法同时操纵这般多宝物的。

不过如此多宝物同时攻击下,“单甘”体内法力也潮水般的狂泻而出,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就让他不得不再次动激发肉身寿元起来。

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他原本看似年轻的面孔开始渐渐生出皱纹出来,同时满头黑发也渐渐灰白起来。

片刻间工夫,“单甘”就化为了年近花甲的老人。

但这位昔日元魔,对自己现在模样视若无睹,只是拼命催动宝物不已。

眼见法阵内灵纹已经破碎了三分之一之多,大阵上方仍然维持着薄薄一层光幕,还能苦苦支撑没有碎裂而开。

如此一来,“单甘”自然心中大急起来。

以他肉身残留寿元,可根本无法坚持太久了。

他心念飞快一转后,当即一咬牙,忽然单手一拍天灵盖,一团黑气冲天而起,隐约化为一名面目古奇的男子面孔。

男子面孔一出现的瞬间,就口中念念有词不已,下面“单甘”竟伴随咒语声的两手掐诀不已。

天空中波动大起,一团灰蒙蒙云雾竟在七色光幕上空浮现而出,并转动的化为了漩涡状,随着咒语声越来越急,越涨越大起来。

“单甘”身上散发气息,更是瞬间达到了化晶期程度。

巨大漩涡纵然中心处轰鸣声惊人,却总不见有任何东西出现。

下面的男子脸孔见此,顿时变得有些狰狞起来,虽然口中终于声未停,但下面“单甘”却单手虚空一翻转,当即多出了一柄黑幽幽短剑,并往自己肩头处毫不犹豫的一划而过。

手臂当即无声的脱落而下,瞬间爆裂而开化为了一团血雾,并“滋溜”一声的钻入到了漩涡中。

下一刻,漩涡中传出了女子惊心动魄的轻笑。

这声音方一传入下面男子脸孔耳中,竟让它立刻面现痛苦之色。

下面“单甘”虽然还是你面无表情,但两耳却缓缓流下两股黑血来。

男子脸孔口中咒语一停,手指冲天空漩涡处一点,同时一声大喝出口:

刹那间,漩涡中的女子笑声嘎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只看似纤纤却被淡绿色鳞片包裹的手掌,从漩涡中心处徐徐一探而出,五指一分后,轻轻的向下方虚空一按。

“轰”的一声巨响。

下方七色光幕顶部,骤然间向下凹进一个亩许的巨大掌印,再加上其他几件宝物在一侧仍然狂攻下,终于发出闷响的寸寸碎裂而开。

但这一击后,空中漩涡和里面纤细手掌虚影,却同时一闪的消失了。

而黑色男子面孔却面现狂喜之色,一声大笑后,就再次钻入下方“单甘”的天灵盖中。

“噗”的一声。

“单甘“木然脸孔方一恢复表情后,就忽然脸色大变的喷出数团黑血,满头灰发竟瞬间变得雪白无比起来,同时满面皱纹,一股死气从身上散发而出。

但纵然如此,“单甘”等吐血完毕后,却哈哈大笑起来:

“虽然这具肉身只剩下了数月寿元,但只要能得到真魔之气,却一切都值了。”

话音刚落,银色飞轮等几件宝物“轰”的一声后,全都光芒一敛的坠落而下。

其中那副卷轴和几块玉牌,在半空中化为青烟的直接溃散而灭。银色飞轮边缘处却瞬间浮现无数裂痕,显然也报废掉了。

只有那条黑色长河一个卷动后,化为一团黑色液滴的从空中徐徐落下。

显然这时的“单甘”,用寿元换来的强大法力终于耗了个干干净净。

不过此时的他,望向已经彻底裸露出来的巨足,却满面兴奋之色,对如何抽取一丝真魔之气,早就胸有成竹的模样。

“单甘”单手一个翻转,手中蓦然多出一个黑色葫芦,当即有些跌跄向巨足走去。

巨足在白色符链捆束下一动不动,仿佛周围的七色光幕碎裂,对其丝毫影响没有。

“单甘”见此,自然放心起来,几个晃动后,就目露火热的走到了距离巨足不过丈许远地方,将手中黑色葫芦一托而起,就要对准足底部分开始晃动。

就在这时,“嗖”“嗖”几声,离他最近的巨底生长的几黑色硬毛,忽然化为几条黑色长蛇的一扑而出。

“不好”

“单甘”身为昔日元魔,虽然觉得巨足不可能对其再有什么危险,但还是一直提着一丝小心,一见此幕,当即失声出口,袖中早已抓着的一张符箓,瞬间捏碎而开。

他身前当即浮现出一面白色光盾,那些硬毛所化黑蛇带着残影的一咬在上面,竟遇到克星般的发出“嘶嘶”声的一缩而回。

“单甘”见此,面上浮现一丝侥幸的得意,正想再晃动手中葫芦时候,耳中却忽然听到“噗”的一声,面上笑容瞬间为之凝固不动,同时一条黑蛇头颅从额头处洞穿而出,一个盘旋后,用血红双目死死盯着“单甘”,口中隐约在咀嚼着什么。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