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封印巨足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4-25    作者:忘语


一顿饭工夫后,二人就追出了十几里之遥。

前方黑蛇猛然往地下一落,瞬间钻入了黄沙之中不见了。

“呼”的一声

柳鸣带着一股狂风的到了黑蛇钻入之处,二话不说的一拳冲下方狠狠捣出。

一声地动山摇的巨响!

黄扑扑气浪夹带尘土的向四面八方狂卷出后,一个丈许深大坑当即显现而出。

但巨坑中心处空荡荡一片,并没有任何东西。

柳鸣眉头皱起后,一根手指往额头上一点,一股庞大精神力从中一卷而出。

“空间裂缝”

下一刻,他顿时失声出口,脸色一阵的阴晴不定,但片刻后,还是从袖中摸出一张符箓,往身上一拍。

一声闷响,符箓顿时化为了十几枚淡黄色符文的爆裂而开。。

柳鸣体表浮现一层黄光,再单手一掐诀后,当即无声无息的往下方沉去,也没入了黄沙中。

虽然四周都是黄色沙粒,但柳鸣双目在秘术加持下,却可以洞穿数丈内一切。

没入地下不过七八丈深处后,一个直径不过丈许的白色光晕就沙中浮现而出。

此光晕在原处徐徐转动不停,散发着淡淡的空间波动,但里面又隐约能看到什么东西似的。

柳鸣单手掐诀,身形一个晃动后,就到了白色光晕的近前处,双目一凝的往里面扫去,结果脸色不禁有些怪异了。

只见光晕中心处,隐约显现出一副黑乎乎的模糊画面。

他仔细分辨之下,才能大概看出画面显示的是某种建筑的内部景象。

这让他沉吟了起来。

毫无疑问!

那条黑蛇肯定从这诡异空间裂缝中逃到了另一边去了。

要让他就此的放弃不追,自然大不甘心的。

毕竟他当初承诺的是将这头魔蟒斩杀掉的,若让逃掉的话,等出塔时候可不好面对元魔门掌门等人的,恐怕已经到手的血虎头颅说不定也会出什么争议。

这镇妖塔中妖兽几乎相当于元魔门自己豢养的,能拿出一头稀有的血虎让其斩杀,可算是已经支付了不低的报酬。

而他虽然不知道这空间裂缝如何出现。另一边通向什么地方,但既然那条黑蛇能安然无恙的通过,他多半也应该无事的。

柳鸣心念飞快的一番转动后,心中也就有了决定,但为了小心起见,却没有马上洞穿眼前裂缝而过,而是袖子一抖,当即一枚破旧符箓飞出,一个盘旋后,就静静悬浮在了面前虚空中。

他口中念念有词。两手车轮般的飞快掐诀后。一根手指冲眼前符箓虚空一点。

“噗”一声!

残破符箓骤然无数金色符文飘舞而出。再往同一出凝聚后,就幻化出一名金甲符兵来。

柳鸣身形一飘,手指瞬间点在了符兵眉宇处,一股精纯法力灌注而入。

片刻后。符兵原本紧闭双目一睁而开,二话不说的一个转身,主动向近前处的白色光晕中一飘而去。

柳鸣单手掐诀,在原地目光闪动的和符兵中一缕精神力保持着密切联系。

无声无息!

金甲符兵一走到光晕前的瞬间,里面一股吸力卷出,并将其直接拉扯了进去。

柳鸣只觉头颅微微一沉,金甲符兵身影就出现在了白色光晕的另一边,并还能清晰的保持着联系。

金甲符兵在另一边,四下打量了一番后。就静静的站在原处不动了。

“很好,果然没事!”柳鸣见此,却心中一松的说道,接着不再迟疑的也冲光晕一飘而去。

一阵白光闪动后,他就出现在了一条完全用黑色石头砌成的狭长走廊中。两侧全都是高大古朴的黑色石柱,白色光晕正身处其中一根石柱上,犹如镶嵌中一般。

柳鸣讶然的四下一扫也就将附近情形看了个清清楚楚。

只见走廊上面和前后全是和镇妖塔中顶部差不多的黑蒙蒙雾气,而走廊两侧的却是一大片星河般的黑色虚空,点点银光,一眼无法望到尽头。

整条走廊竟然没想有任何支撑的悬浮在半空中。

柳鸣吃惊的走到走廊一边,往下方一望而去,同样星光点点,根本看不到任何底部存在的燕子。

他再单手掐诀的将庞大神念一放而出,但方一扫到走廊边缘处后,就顿时被一层无形障壁硬生生反弹而回。

这条诡异走廊竟然被人下了某种无形禁制,神念根本无法离开走廊范围半分。

柳鸣有些骇然了,暗自一催动法决,见体表黑气滚滚涌动,这才心中微松松。

到了这里,其一身法力倒未受到丝毫压制!

他再一掐诀后,足下当即黑云翻滚,就将其轻轻一托而起了。

原本大受限制的飞遁之术,似乎在这里也恢复了正常。

柳鸣有些恍然了!

这说这里多半并非镇妖塔内,而是另外一个真正的独立空间了。

但这时,那黑蛇早已经跑的如影无踪了,他再想追踪的话,恐怕要多费些手脚了。

不过好在,此蛇才离开这里不久,因该还留存一些气息未散开的。而他先前又清楚记住魔蟒的气息了。

他略一犹豫后,单手翻转,一叠五颜六色的阵旗浮现而出,只是往高空一抛而去后,阵旗全都没入附近虚空不见了踪影。

他冲高处虚空一点,一片白色光晕浮现而出,再一阵模糊后,就化为了和附近虚空一般颜色,将整个空间裂缝全都遮蔽了起来。

柳鸣神念一动的吩咐金甲符兵一声,就从怀中摸出一个圆形阵盘,双手十指在上面一阵虚空连点,一道淡淡黑气在上面浮现而出。

他身形一动,就朝某个认准方向激射而去了。

……

一座同样悬浮在虚空中的小岛般的黑色祭坛上,“单甘”站在一座遍布密密麻麻七色灵纹的巨**阵边缘处,望着法阵中心处的一个被无数乳白色符链紧紧捆束住的庞然大物,脸色纵然有些苍白,但仍掩不住发出内心的狂喜之色。

法阵中心处的被捆束个结结实实东西,表面遍布黑色鳞片,趾甲有丈许般长,足底处则有十几根数尺长的黝黑粗毛,竟是一只小山般大小的擎天巨足。

若是柳鸣在此看到此物,自然会大惊失色。

这擎天巨足和他当年在另一秘境中见过的擎天魔手十分相像像,明显是出自同一躯体的。

不过除了巨足被缠绕的一根根白色符链外,更有一层七色光幕将整个法阵笼罩其中,并且再仔细一看后,还可发现那些乳白色符链大半都直接没入巨足血肉之内的,仿佛天生就长在一起一般。

“单甘”围着七色光幕徐徐转了一圈后,脸上笑容渐渐收敛了起来。

“这上古封印竟然比预料中保存的完整,原先手段能否破开可不好说了。”

青年再有些郁闷的嘟囔几句后,就神色凝重的从怀中摸出一大堆东西来,包括数枚近似半透明的玉牌,一个金色小瓶,一块巴掌大银色飞轮,以及一副看似十分残破旧的黄色卷轴。

“单甘”袖子一抖,这些东西一一的悬浮在面前处,再用一根手指点出,银色飞轮当即化为一团银光的激射而出,一个闪动后,就狠狠撞在了七色光幕上。

“当”的一声!

七色光幕纹丝不动,银色飞轮却如同斩在精钢般的反弹而开。

青年对此却毫不奇怪,反而单手掐诀猛然一催,顿时飞轮边缘处“咔嚓”声一响,凭空现出密密麻麻的寸许高利齿,并嗡嗡的开始疯狂转动起来,再次冲七色光幕一斩而去。

一阵刺耳的尖鸣后,银轮和七色光幕间当即无数火星迸射而出,光幕仍然纹丝不动。

“单甘”哼了一声,单手在冲那副黄色卷轴一拍。

卷轴徐徐一打而开,露出一副用密密麻麻灵纹绘制好的古画,中心处铭印着一头金光灿灿的三足乌鸦,双翅斩开,扬首做做出高飞之式!

青年一张口,喷出了一枚四方的血红丹药,并一颤的冲古画前一飞而去,同时一浓浓的药香之气弥漫开来。

接着“单甘”两手飞快掐诀,一道道法决往古画上打去。

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古画上看似静静不动的金色乌鸦,开始模糊不轻起来,接着一声难听的叫声后,忽然金色鸦首虚影从中一探而出,一口将丹药吞了进去。

随之此画金光大放,里面再传出几声“呱呱”的声后,当即一只完整的三足金鸦从中一飞而出。

“去”

青年口中一声低喝,一根手指冲金鸦一点。

当即此鸟在空中一个盘旋一张口,一缕金色火焰一喷而出,正好露在了银色飞轮之上。

整只飞轮“腾”的一声,被一团金色火焰包裹起来,边缘利齿转动处,更是凭空浮现出一根根金色火线,让其切割威力比先前大增了数倍以上。

原本纹丝不动的七色光幕,当即开始微微晃动起来了。

“单甘”见此一喜,手指再一弹而出。

“砰”的一声。

金色小瓶当即爆裂而开,从顿时滚出一团黑色液体

此液体方一现身而出,立刻发出惊涛骇浪声音,再滴溜溜一转,则从中喷出滚滚黑雾来。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