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 斩杀妖虎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4-23    作者:忘语


就在柳鸣二人传音商量的时候,原本虚空趴伏着的血虎,忽然鼻子动了动,头颅一下扬起,另一只完好眼睛闪过一丝疑惑的的向柳鸣二人所在方向扫来。

这头妖兽相隔如之远,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

“动手”

柳鸣见此,当即冲少年一声低喝,袖子一动,一口淡金色短剑瞬间在手中浮现而出。

一根手指往剑身上面一抹而过,当即放出森然寒光来。

与此同时,寒梨则将早已摸出的白色短尺虚空一晃,当即寒风大起,一圈圈白色光环凭空在身前浮现而出,又瞬间模糊的不见了踪影。

下一刻,远处血红妖兽似乎察觉到了不妙,一声低吼后,就四肢一动飞快站了起来。

就在这时,它身躯四周蓦然寒气一卷,凭空多出了数枚白色光环,并晶光流转的骤然一勒后,就化为了剔透的粗大冰环。

刚起身的血虎,一个不及防,“砰”的一声,狠狠摔倒在了淤泥上。

但妖兽马上大怒的扬首巨吼,体表当即腾腾血焰疯狂涌出,冰环接触之后,竟纷纷的融化开来。

不过就在这时,柳鸣身惊人气息爆发而出,手中金色短剑一个模糊的化为了数尺来长,同时再用剑诀骤然一催后,化为一道两丈长金虹的破空飞出。

血虎只觉远处金光一闪,惊虹就瞬息而至的到了头顶处,并化为一柄金濛濛剑影往下方一斩而去。

数丈长剑影中心处,赫然另有一柄数寸长金色短剑。

妖兽在冰环束缚下,此刻根本无法避开,但在感到自己性命即将不保情形下,也不可能这般的乖乖的束手静等屠戮。

它又一声巨吼后,皮毛中顿时无数血丝迸射而出。体表血焰一下比先前大盛倍许,并幻化出一条血红虎影的迎着剑影一扑而去。

同时,血虎头颅处天灵盖一开。一颗鸡蛋大小血红晶核也一冲而出。

以金月剑的极品剑器等阶,又怎是区区一道精血妖气凝聚而成的虚影所能抵挡的。

只听的“咔嚓”一声!

血色虎影就被金色剑影一斩而灭。并狠狠斩到了下面飞出的血色晶石上。

“轰”的一声巨响。

血色晶石化为一团血色骄阳的爆裂而开,金色剑影被无数血芒洞穿之下,瞬间千疮百孔的破裂而灭。

但是下一刻,一声剑鸣声传出!

破碎剑影中灵光一闪,一道金色晶虹席卷而下,轻而易举的将血色骄阳一切两半,并顺势而下的在下面妖兽脖颈处一个缠绕。

无声无息。一根血线在妖兽脖颈皮毛中浮现而出!

血虎硕大头颅晃动几下后,当即骨碌碌的滚落而下。

不仅如此,晶虹再一个模糊,又从中爆发出大片剑影。将血虎无头身躯全都卷入了其中,并搅成了一堆碎肉。

不过那颗虎头在淤泥上滚动数尺远后,却突然从鼻中喷出一股绿气,将头颅一裹的冲天而起,打算破空而走的样子。

柳鸣对此似乎早就有了预料。只是手臂一动,一只手掌就冲远处虚空一抓而去。

“噗”的一声!

一只黑气缭绕的丈许大巨手,在远处浮现而出,并闪电般一捞而下,将血虎头颅一把抓住。徐徐一落而下。

血虎头颅脖颈处的切开处,虽然血肉骨头森然可见,却一滴血都未曾流出,并且反而大口狂咬之下,口鼻血焰狂喷不已。

就在这时,柳鸣单足一跺地面,身躯顿时化为弩箭般的激射而出,只是几个闪动,就到了大手抓住妖兽头颅前,二话不说的双臂一抖,就是七八拳一阵狂击。

以柳鸣现在一身巨力,自然“砰”“砰”几声后,就将血虎头颅硬生生砸昏了过去,。

这时他才袖子一抖,几张早已准备好的符箓在灵光闪动中激射而出,瞬间贴在了头颅上,同时发出嗡嗡的声音,并漂浮出五颜六色的符文。

血虎头颅在符文包裹中飞快缩小,最终化为了拳头般大小,但始终处于昏迷之中。

黑色巨手“砰”的一声后,也化为点点灵光的溃散而灭了。

“柳兄果然手段了得,竟真一击就斩杀了这头中期血虎!这柄剑器是上品灵器吧。”寒梨现出了身形,走了过来,但打量了那柄悬浮在柳鸣身前的金色短剑,面现一丝震惊和迟疑的问道。

“寒兄弟,果然好眼力!我能一击得手,也有些意外的。看来这头血虎先前和那头大风鸟的争斗中,的确是负伤极重。否则在下绝不可能这般容易得手的。”柳鸣抬手一招,就将金色小剑一闪的收入袖中,微然一笑的说道。

随之,他单手翻转,取出一个散发阵阵寒气的玉盒,将血虎头颅直接装入了其中,并在盒子上又贴上几张符箓后,才十分小心的收了起来。

“柳兄难道没听说过,越是负伤的野兽才越危险吗?妖兽也是同样如此!这头血虎就算负伤再重,也是一头凝液中期妖兽,要不是柳兄手段了得和这口剑器不同寻常,换做我也无法做到此等事情的。对了,柳兄先前施展的可是传闻中的御剑术?”少年摇摇头后,又神色一凝的郑重问道。

“不错,的确是御剑术不假,但我也只是初涉此道而已。”柳鸣目光闪动的回道。

“这般说来,柳兄还是一名剑修!”这一次,寒梨纵然心高气傲,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了。

“剑修谈不上,我只是修炼了一些剑修之术而已。”柳鸣摇摇头。

“若是懂的御剑术之人,也算不得剑修,恐怕这天底下也没有多少真正剑修了。不过这样一来,柳兄竟然是剑法体三者同修了,并且每一种都有非同小可的造诣。这般妖孽的天资,竟然没有被列入六子推荐之内?难道贵宗还有更加妖孽的弟子不成?”寒梨满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忍不住的问道。

“柳某灵脉资质其实低劣的很,蛮鬼宗胜我的多了,不被选入六子推荐之中,也是情理中事情,没有什么可奇怪的。倒是寒道友也是实力非同小可,不也同样没去参加六子选拔吗?”柳鸣平静的回道。

“哼,如此实力,还说资质一般。这番话说出去,根本无人相信的。至少三十岁以下灵师中,柳兄绝对是我见过的第二妖孽之人。至于我未被推荐参加六子选拔,也是另有原因。但单论资质的话,自问除了那一人外,也绝不输给其他任何人的。”少年眉头一皱的回道。

“哦,能让寒兄弟心服口服之人,莫非就是贵门传闻中拥有天灵根的那位道友。”柳鸣听到这里,不禁双目一眯的问道。

“哼,除了这姓叶的臭屁家伙,还能有何人。虽然在门中,我和其一向走不到一块,但对其天灵根资质之强,也真是自愧不如的。他不过比我早入门七八年时间,现在已经是凝液后期的修为了。但话说回来了,柳兄能在剑法体三者上都有如此惊人实力,恐怕资质纵然不如他,但实力应该也不算相差太远了。不过这也好,如此一来,我对完成此行任务就更有些底气了。”寒梨哼了一声后,又面现一丝复杂表情的说道。

这位元魔门的天才少年,总算隐约承认柳鸣实力之强在他之上的。

柳鸣听了这话,脸上笑容却缓缓收起了,并在凝望少年片刻后,忽然叹了一口气的说道:

“到了现在,寒道友还不愿意告诉柳某实情吗?”

“实情?柳兄这话什么意思?”寒梨闻言,脸色微微一变,同时目光有些闪烁起来。

“若真只是一名普通的后期妖兽,你我联手的话,不敢说十成十的把握,但**成胜算总还是有的。寒兄弟为何还是这般信心不足样子。那头后期妖蟒,应该实力远胜普通后期妖兽,或者另有些特殊之处吧。”柳鸣沉默了半晌后,才缓缓问道。

寒梨听到柳鸣这般开门见山的一问,先是心中一沉,脸色有些难看了,但仍然闭口的不言一声。

“寒兄弟莫非是害怕,柳某听了这话会改变主意不再去那第六层了?这个尽管放心!在下既然已经进入此地,并且还已经拿到了说好的报酬,这第六层肯定会去上一趟的。我之所以会现在将此事敞开了说,只是想知道那头妖蟒的真正实力和手段,好能提前做些准备,这样也能提高到此行的把握。寒道友若是不相信的话,我也可先立下誓言!”柳鸣望着少年,一字字说道。

“誓言倒没有此必要了。不管怎么说,柳兄先前也曾经救过我一次,于情于理我也不该再隐瞒下去的。而我原本打算进入到第六层后,再将此事挑明的,现在告诉的话,也不过是提前一些而已。不错,第六层的那头妖蟒的确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凝液后期妖兽,也远比它强大的多,而是一头凝液后期的魔蟒!”寒梨在脸色阴晴不定好一会儿,轻吐一口气后,终于神色一正的说道。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