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里零八章 镇妖塔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4-20    作者:忘语


“师祖对弟子一向疼爱有加,甚至连门中的无上**都传授了下来,单甘铭记在心,无比感激。”单甘恭敬无比的说道。

“很好!我现在有一件事情需要验证一二,你先将这杯灵酒喝掉,然后会对你施法,让你暂时坠入幻境中,但明天一早就会醒来了。”棺木中男子淡淡说道,随之黑色棺盖一挪而开,从中飞出一杯香气扑鼻的酒杯来,只是一个晃动,就稳稳到了单甘近前处。

青年将酒杯接住,目光往里面一扫后,只见杯中灵酒粘稠淡青,散发着浓浓的药香之气,面上不禁现出一丝迟疑之色。

“这灵酒元含莫大灵力在其中,和我以前赐下的灵丹一般,对你身体是大有好处的。你快快喝下,等施法完后,回去还要好好的炼化一番,才能将灵酒中药力全部炼化掉的。”棺木中男子又说道。

虽然棺中男子话语声有些不耐烦,但青年却心中微松,同时想起对方对自己多年的刻意栽培,更觉自己刚才是有些多想了。

以这位师祖的通天本事,若真想对自己不利的话,又怎会在一杯药酒中动什么手脚。而且以前无端给自己赐下灵丹妙药的事情,也的确不算少的。

单甘如此想过后,当即拜谢一声后,就将杯中药酒一饮而下,当即在满口津香中,腹中一股热流狂涌而出,并飞快转化为一丝丝的精纯法力。

这药酒果然有提升法力的奇效1

青年略一感受后,当即心中一喜,再无任何怀疑了。

就在这时。棺木中然一股黑气冲天而出,再滚滚一凝。化为一张模糊不清的黑色脸孔,眼眶中隐约两只绿濛濛的眼珠。

单甘目光只是下意识的一接触绿色眼珠。当即只觉眼前绿光大放,同时神识“轰”的一声后,脸上表情就此的凝滞起来。。

就在这时,黑色脸孔却口吐一阵晦涩的咒语声,并化为一团黑气的往青年身上一扑而去。

一生凄厉惨叫,忽然在大殿中响起……

第二天一早,“单甘”若无其事的走出了大殿,头也不回的飘然离开了。

与此同时,大殿中的黑色棺木中却寂静无声。再无任何声音发出了。

……

同一时间,巨魔山的议事大殿中,黑袍老者和萧悦白则正谈论着柳鸣的事情。

“这般说,柳鸣肉身强大无比,竟是一名炼体士了。”元魔门掌门刚听完萧悦白的讲述,脸现一丝讶色的说道。

“的确如此。否则他也不可能一招就压服了已经召唤了夷杀之力在身的关师弟。”萧悦白有几分凝重的回道。

“嗯,关师弟虽然不是真正的炼体士,但本身却也兼修了一些炼体之道,再加上早年有些奇遇。肉身之强非比寻常的,更何况其所召唤的夷杀魔神,也是以力大而著称的。二者合一后,竟然还被柳鸣轻易用力量击溃。他恐怕还不是一般的炼体士。”黑袍老者目光闪动几下后,如此的缓缓说道。

“ 掌门师兄意思是,柳鸣在炼体士中也是跨境界的存在。”萧悦白闻言。脸色真的大变了。

“多半如此了。不过他动手的时候,能从体内也召出了一条黑色雾蛟!这是什么秘术。蛮鬼宗有此种功法吗?”黑袍老者略一沉吟的又问道。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师兄想知道的话。 我可以花些时间去调查一下。但相对于此,我对其后面祭出的那件圆珠灵器,更感兴趣一些的。寒梨的飞雪术已经修炼到了小成境界了,全力催动下,威力之强就连我也不敢在原地硬接的。但柳鸣单凭一件灵器就轻易破除掉了。一般的上品灵器可做不到此种事情的!”萧悦白则啧啧称奇的说道。

“算了!虽然他施展的功法虽然有些奇特,但哪一宗没有几门罕有人知的特殊秘术。至于他所用灵器,威力越大越好。如此一来的话,若说原先只有五成把握的话,现在应该足有六七成之多了。这对本门来说,也是一件好消息的。”黑袍老者则若有所思的回道。

“的确如此。但有关要对付的是一头后期魔兽,而并非普通妖兽事情,还要不要给他提前透漏一些。若是他知道此事,做些准备话,说不定把握会更大上一些的。”萧悦白点点头后,再问道。

“这个不用了。就算他知道此事,也不会有太大用处的。反可能因为畏惧,可能改变主意的不再入塔的。若是他能活着从塔中出来,我们只要推说并不知道这妖蟒会被魔气侵染,进化成魔蟒之事就行了。大不了,到时再多给其些好处就是了。倒是寒梨那边,那几样克制魔兽之物一定要准备充分。万一到时那头魔蟒实力之强远超预料的话,也能保证寒师弟一定能够安然的出来。”黑袍老者摇摇头,说出这般一番话来。

萧悦白闻言,当即没有什么反对意见。

……

剩下的大半月中,除了萧悦白造访了一次,再没有其他人来过柳鸣住处了。

这一曰,他正在阁楼二层打坐休息的时候,忽然从窗户外飞俩一颗赤红火球。

柳鸣神色一动,单手只是虚空一招后,顿时“轰”的一声,火球化为一片红光的爆裂而开,同时从里面传出了萧悦白含笑的声音:

“柳道友,你可以到本宗大殿来了。镇妖塔不久后就要正式开启了。”

柳鸣听了这话,心中一喜,二话不说的起身,化为一团黑气的也从窗口处飞了出去。

一顿饭工夫后,柳鸣在一名元魔门弟子引领下,再次来到了巨魔山顶的议事大殿中。

只见那里,除了萧悦白、黑袍老者外,还另有其他五六名灵师。

其中就有寒梨和不久前曾经在平台外见过那十三四岁模样的长发少女。

至于其他几人,大都四五十岁的模样,一见柳鸣走进来,也都用好奇目光打量不停。

“柳道友,可准备好了,我们这就要出发了,其他弟子已经在镇妖塔前等候了。”元魔门掌门见到柳鸣,就面带一丝微笑说道,并没有介绍其他人的意思。

“自然没问题,在下一直就在等这一天到来的。”柳鸣见此,自然也不会多事,也是一笑的回道。

接着他冲萧悦白和寒梨也分别点下头。

萧悦白当然报以笑容,寒梨却只是面无表情的颔首一下。

而那名叫柔儿的长发少女,却用笑嘻嘻的目光看着柳鸣。

于是下面时间,一干人等跟着黑袍老者走出了大殿,并腾空而起的往巨魔山后面的石林中飞去了。

大约飞了七八里远的样子,前面的擎天石柱一下变得稀疏起来。

柳鸣在人群中双目一眯,也就看到那座所谓的“镇妖塔”。

竟是一座看似不过百余丈高的黑色石塔,和四周一些高大石柱比起来,真是有一些小巫见大巫的样子,实在不起眼之极。

要不是在这座石塔前,已经站着数十名神色兴奋的元魔门弟子,恐怕柳鸣也不敢确定此建筑真是“镇妖塔”。

一干灵师当即在人群中一落而下,众多灵徒恭谨的冲黑袍老者等人纷纷的见礼。

“几位师弟,开始解除封印。”黑袍老者一摆手,十分干脆的冲萧悦白等人说道。

这些人自然答应一声。

除了长发少女、寒梨、柳鸣之外的其他凝液境灵师,当即大步走到了石塔近前处,从四面八方将其包围了起来,再各从怀中掏出一面黑幽幽古镜来。

镜子不过巴掌大小,镜面光滑阴森,也不知是何种材料炼制而成的。

元魔门掌门一声吩咐下,当即几人一声低喝,将法力手中法器中狂注而入。

下一刻,“噗噗”声大起,一道道黑色光柱在古镜颤抖中从中一喷而出,同时击在了塔顶某处。

当即轰隆隆声大起,黑色光柱所喷之处,一阵剧烈的空间波动,一颗黑色光球在飞快的凝聚而出,体积也一点点涨大而起。

柳鸣在原处凝神望着黑色光球,神色颇为郑重。

他通过精神力,能清楚感应到黑色光球中蕴含的恐怖威能,若是爆炸开来,恐怕足以将里许内一切全被抹平了。

柳鸣神色一动,忽然丝毫征兆没有的转首目光一扫,结果正好对上了灵徒中一人的目光。

但等他看清楚此人面容后,却不由的微微一怔。

这名看起来二十多岁的青年,正是单甘这名元魔门弟子。

单甘似乎也没有料到柳鸣会转首过来,当即尴尬的一笑后,马上又低首下去了。

柳鸣心中有些微微的不舒服感觉,但还是不动声色的重新转过头颅,再次凝望塔尖处的黑色光球。

这时,光球已经膨胀到了直径五六丈之巨,四周催动黑色古镜的一干灵师,也大都满头大汗,开始发出重重的喘息声。

此刻,元魔门掌门却神色凝重的将手中古镜往身前一抛,单手一个翻转,竟然取出了一个晶莹洁白法器,并口中念念有词的往空中祭出。。)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