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飞雪术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4-18    作者:忘语


柳鸣双目微眯的看着对面青年的一番异变,脸上回复了原先的淡然。.

关止殃见此,心中“腾”的一声,不禁怒火狂升!

青年骤然上前一步,手臂一动,一只拳头就相隔十几丈远的一捣而出。

虚空爆鸣声大响!

柳鸣面前波动一起,一个黑濛濛拳影就凭空闪现,一股庞然巨力随之狂涌而至。

“砰”的一声。

柳鸣一只袖子只是一抖,一只看似白皙手掌一探而出,就一把将那黑色拳影抓住,五指一用力,就将这拳影硬生生的捏爆而碎。

那股无形巨力击在柳鸣身上后,只发出一声枯木般的闷响后,就再无任何反应了。

显然这点力量对身穿蛟龙皮甲的他来说,根本造不成任何影响。

无论对面的关止殃,还是光幕外的其他人见此,全都不禁呆住了。

“不可能!你竟然这般轻易接下刚才的攻击!”关止殃总算回过神来,惊怒交加的怒喝一声后,忽然两条手臂一阵模糊,无数拳影在其身前骤然浮现,但一颤之后,又全都无声无息的不见了。

就在这时,虚空中才骤然间响起刺耳的尖鸣。

密密麻麻的黑色拳影,争先恐后的在柳鸣面前涌现而出,数量之多,让人一眼望去不禁头皮发麻。

柳鸣见此情形,却只是眉梢动了一动,猛然深吸一口气,又是一拳似缓实疾的捣出。

“轰”的一声惊天动地巨响。

密密麻麻拳影骤然间遇到一堵无法逾越墙壁般的凝滞住了,随之在一股无形震荡中,纷纷的爆裂而开,所化气浪将平台上大半虚空都卷入了其中,让附近空间全一阵的嗡嗡作响不已。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却在震荡闪动中,不慌不忙的从中走了出来,接着几个晃动后,就到了离关止殃不过数丈远距离处,并将一条手臂一抬而起,五指一分的冲对面虚空一按。

“轰”的一声!

一只丈许大的黑色巨手虚影,凭空在关止殃上空浮现而出,缓缓一落。

青年只觉四周虚空骤然一紧,一股让其心中发寒的恐怖巨力一压而下,竟让包裹其的黑色光晕也为之一阵的扭曲晃动。

“休想!”

关止殃虽然心直往深处沉去,但口中却一身怒吼,黑色光晕骤然模糊后,竟然化为了一只巨大牛首,双目银焰一盛后,忽然冲空中张口一喷。

当即一股黑茫茫光波狂涌而出,竟一下抵住了空中巨手,让其无法再落下了。

柳鸣见此情形,略有些意外。

要知道,他此刻的力量之巨,随着龙虎冥狱功修炼和体内残余蛟龙精华的慢慢炼化,几乎是海族大战前的一倍以上,就是同阶的炼体士多半在其面前也不堪一击了。

眼前的青年,竟然单凭一个秘术加持,竟然就能抗衡其此刻的力量,可见本身肉身也强横异常的。

不过到了这时,柳鸣自然没有再留手的意思,当即默默一催法决,其体内一声龙吟传出,体内滚滚黑气再一冒而出后,竟化为一头黑色蛟龙,张牙舞爪的围着身躯一阵盘旋飞舞。

而就在这时,原本压下黑色巨手,背部黑芒大放,竟然凭空多出一条栩栩如生的蛟龙标记,晶莹发亮,并闪动着神秘的黑芒。

下面青年只觉头顶上空巨力昨曰间狂涨倍许,当即一声闷哼,张口喷出一团精血去,体表所化牛首虚影更是寸寸的碎裂而开。

黑色巨手一个模糊,就凭空压在了离青年头顶处不过数寸的地方,并“嘎然”一止的停了下来。

“关道友,承让了!”柳鸣微微一笑,将探出手臂一收而回,黑色巨掌一闪的溃散而灭,但其心中也为龙虎冥狱功之霸道,暗暗有些心惊不已。

关止殃脸色再无任何一丝血色,一片惨然之色,半晌后才忽然从怀中摸出一个皮袋,冲对面一抛而出,就头也不回的破空离开了。

柳鸣一把将皮袋接住,分出一缕精神力一扫,就发现里面装满了近百块指甲大小的黑色晶石,当即心中欣喜的将其收了起来。

要知道,这魔晶不但是魔头最喜爱之物,更难得是还能弥补其损失元气。

他那只飞颅,以前原本就有凝液境的实力,只是后来受伤太久,元气大亏后,才跌落境界的。现在有了这批魔晶,应该对其有不小益处的。

这时,光幕外一干人,却大都目瞪口呆了。

那叫柔儿的长发少女,更是小嘴一时张开无法合上。

寒梨面色却有些阴晴不定了。

“看来还是关师兄有些轻敌了。他刚才施展了召魔秘术,却根本没有动用任何灵器。否则,就算不敌此人的话,也绝不可能轻易被击败的。。”一名十**岁的青年,勉强一笑的说道。

“哼,别掩耳盗铃了。关师兄是未动用灵器,但人家同样也未使用任何增幅之物的。就算关师兄灵器等阶高些,但绝无法在这人手中坚持多久的。啧啧,不愧为元师伯称赞过的人,果然实力非同一般,恐怕就是凝液后期炼体士力量之巨,也就不过如此了。”柔儿却小嘴一撇的说道,双目有些放光的盯着柳鸣,竟仿佛在看一件稀世珍宝一般。

先前说话的青年闻言,只能咧嘴的苦笑不已了。

这叫柔儿的少女,似乎身份非同一般,让他们这些人根本不敢加以得罪。

其他人闻言,也一时间无语了。

寒梨忽然体表白光一卷,整个人就一下冲天而起的没入到光幕中,并在几个晃动后,出现在了柳鸣不远处的虚空中,冷冷望着对面的一言不发。

“寒道友,你终于上来了。请出手吧!”柳鸣看着眼前少年,脸上却现出一丝凝重之色来。

“你现在无需接十招了,现在只要能接下我一招,我就承认你有进入镇妖塔的资格了。”瘦弱少年望着对面的柳鸣,面无表情的说道。

“一招?”柳鸣闻言,有一丝意外了。

“不错。看过你刚才出手,能接下我这一招话,其他九招也没有施展的必要了。”少年体表开始散发出丝丝寒气的说道。

话音刚落,他一张口,就喷出了一个黑幽幽的古灯,单手再掐诀的冲其虚空一点。

“噗”的一声!

古灯当即被一点而亮,一朵淡黑色灯焰当即浮现而出,再一个模糊后,灯焰瞬间的狂涨巨大,转眼间将少年身躯护在了其中。

那盏古灯则一声嗡鸣,直接没入少年身躯中不见了踪影。

寒梨这才神色一松,口中念念有词,两手开始飞快的掐诀起来。

柳鸣原本不动声色的望着少年的举动,但只听了少年口中的法决几句,就面色一变起来。

“飞雪术!你竟然学会了这等高阶法术,以为我会让你有时间施展吗!”

话音刚落,“呼呼”两声!

柳鸣竟毫不犹豫的冲对面虚空捣出两拳去。

虽然没有拳影闪现而出,但两股无形巨力,却一前一后的撞到了少年体表的灯焰上。

但让柳鸣一怔的情形出现了。

两股巨力一接触黑色灯焰的瞬间,就泥牛入海办的没入其中,再无任何反应了。

柳鸣脸上现出讶色,但下一刻,两手同样掐诀,一道青濛濛巨型风刃就在面前浮现而出,只是手腕一抖,就化为一根清线的一闪不见。

少年体表灯焰上当即微微闪动,就有同样青线一个模糊的没入了其中,仍然丝毫异常事情没有发生。

这一次,柳鸣只是瞳孔一缩,二话不说的再一掐诀后,身前点点蓝光凝出,一颗淡蓝色冰锥浮现而出,并转眼间化为了丈许般巨大。

“去”

柳鸣一声低喝,身前长枪般冰锥化为一道蓝芒的激射而出,只是一个模糊后,就狠狠扎到了灯焰上,要将少年身躯就此洞穿而过。

但是灯焰表面黑光微微一闪,巨大冰锥也无声的没入了其中,但是这一次灯焰狂闪几下后,就自行的爆裂而开,化为点点黑光的凭空消失了。

就在这时,少年咒语声也“嘎然”一声的止住了,两往胸前一合,再一分而开,一团不起眼的黑色冰花凭空浮现,再一个模糊后,就冲天而起,没入高空中不见了踪影。

柳鸣只觉四周凭空一股寒风卷来,接着高空中一声闷雷,无数雪花漫天飞舞而下、

一开始,这些雪花不过豆粒大小,但转眼间化为了数寸大小,通体晶莹闪烁,边缘锋利无比,被狂风一卷的撞击一起后,竟然发出了金属撞击般的脆响声。

柳鸣一听此声音,面色一沉,单手骤然往身上一拍而去。

“噗”的一声。

一层红光从他胸前泛出,瞬间化为一层赤红光幕的将其罩在了里面。

下一刻,密密麻麻的雪花,就散发奇寒的往光幕上空狂卷而来,当即表面无数晶光闪动,同时发出了雨打篱笆般的爆鸣声。

一时间,仿佛无数利刃拼命切割红色光幕不已,同时四周寒气为之一盛,四面八方也开始凝结出一片片的晶莹薄冰。

(有些抓狂了,要再把时差调回去才行的!)(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