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召魔术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4-18    作者:忘语


“很好,那就跟我来吧。”

少年冷冷一句后,当即体表白光一卷,就化为一团白光的破空飞走。

柳鸣也二话不说的体表黑气一冒,同样化为滚滚黑气的追了出去。

一顿饭工夫后,二人一前一后的来到了巨魔山山脚下。

那里有一个圆形平台,足有百余亩大小,四周更是竖立着一根根式样古朴的石柱,表面名印着密密麻麻的黑色灵纹。

在石台边缘某处,早有七八名元魔门的灵师等候那里了。

这些人年纪大些的也不过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年纪最小的竟是一名看起来比少年还要年幼一两岁的少女。

此女长发披肩,清澈明亮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白皙无瑕的皮肤,虽然年幼但已是一副绝色的美人胚子模样。

寒梨白光一闪之后,直接出现在了这些人中间,。

柳鸣却身形一晃,体表黑气收起后,直接悬浮在了平台上空,静静等候着寒梨的上台。

元魔门其他人见此,冲柳鸣这边指指点点一番,大都是一副十分好奇模样,但也有人满脸不屑之色。

当寒梨和这些人说了几句话后,就打算在起身飞上平台时候,却被一名膀大腰圆,看起来面目阴冷的青年一把拉住了。

二者只是寥寥数句,寒梨看了看柳鸣一眼后,才有些不太情愿的微点下头。

那名青年大喜,单足一踩地面,就“嗖”的一声,仿佛弩箭般的冲到了半空中,直接出现在了柳鸣对面处。

“你就是蛮鬼宗那个叫柳鸣的小子吧。哼,区区一名小宗灵师,竟然敢跑到我们元魔门撒野,胆子还真是不小。”阴沉青年盯着柳鸣,丝毫不掩饰自己敌意的开口说道。

“撒野?在下只是一名初期灵师,怎敢在贵门做此种事情。道友可不要血口喷人!另外,在下这一次对手,似乎不是阁下吧。”柳鸣淡淡的回道。

“哼,我不知你是如何说动掌门师兄,竟会把我名额取消,让你这般外人进入镇妖塔中。但为了此名额,我不知花费了多大代价,怎可能说撒手就撒手的。也根本无需寒梨师弟动手,关某一人就可以轻易击败你了。”青年话语中明显有一丝怨恨之意。

“原来阁下就是关止殃道友,在下倒是失敬了。我虽然也是不久前才听到关道友名头,但道友真觉心中不忿的话,尽管出手就是了。若在下真败在了你手中,立刻转身离开元魔门,绝不会有半分犹豫。”柳鸣这才有些恍然,但马上淡淡一笑的说道。

“此话当真!”关止殃听柳鸣之言,却不由的一喜。

“嘿嘿,柳某虽然不是什么化晶期强者,但说话自问还是算数的。”柳鸣脸上笑容一敛的说道。

“很好,那就如此说定了。若是关某败在你手中,自然也是心服口服,绝不会再因此追究此事的。”青年哈哈大笑,显然对自己实力自信异常。

“慢着!若是这样的话,柳某可是有些吃亏的。这个名额,原本是贵宗掌门许给在下的。在下若是输了,让出这个进入镇妖塔名额是应该之事,但若是道友输了,难道就只是轻飘飘一句话吗!”柳鸣却在这时,如此的说道。

“那柳道友想怎么样?”关止殃闻言,眉头皱起了。

“在下久闻元魔门盛产魔晶,对修炼魔道功法之人大有好处,也是魔头最喜爱食用之物了。”柳鸣不置可否的说道。

“魔晶!原来你想打此物的主意。这也难怪,整个云川大陆上也只有我们元魔门才蟾此物,还从不对外出售。行,我这还有以前积攒下的百余块下品魔晶,你只要有本事,尽管拿去就是了。”关止殃先是恍然,但马上又狂笑一声的说道。

“好,那就如此说定了。”柳鸣露出满意之色的回道。

平台边上的他元魔门灵师听,闻此言,自然也是一阵的搔动:

那名看似最年幼的长发少女,两手一拍的笑眯眯说道:

“看来这一次,关师兄要破大财了。不但失去了进入镇妖塔的资格,连自己身家也要缩水小半了。”

“柔儿小师妹,你怎么如此说,难道你见过这蛮鬼宗小子出手过不成?”旁边自然有人诧异的问道,寒梨闻言,也心中一动的瞥过来一眼。

“嘿嘿!你们也不想想,许师兄是何等老歼巨猾之人,若是没有几分把握,怎会冒着得罪关家危险,轻易将进入镇妖塔名额让给一名外宗之人。而恰巧的是,我前些天还刚刚听大伯说过,似乎这姓柳小子的确实力不弱,连元师伯都私下里称赞过的。”少女笑嘻嘻的回道。

“什么,元师伯称赞过这人。”

其他人对前面话语还不在意,但听到后面后,纷纷动容起来了。

显然元魔在元魔门众弟子中,已经是近似神灵一般的存在了。

“哼,不管怎么说,关师兄实力也非同小可,结果到底如何,还要打过一场才知道的。”寒梨听到这里,目中精光一闪的说道。

随之他单手掐诀,冲附近某根石柱虚空一点。

“噗”的一声。

一道黑芒从指尖处激射而出,一闪即逝后,就没入石柱中不见了踪影。

“轰”的一声。

平台四周石柱,表面无数黑色符文狂涌而出后,就骤然化为一张淡黑色光幕的将整个平台全罩在了其中。

几乎同一时间。

柳鸣对面的青年,却二话不说的扬首一声长啸,袖子只是一抖,一个黑乎乎东西从中激射而出,再迎风一晃,就化为一个牛头人身的丈许高魔物雕像,浑身黑气缭绕,栩栩如生。

“噗”的一声。

一团精血一喷而出,又瞬间化为一缕缕血雾的钻入到了雕像之中。

关止殃口中念念有词,两手飞快掐诀,十指车轮般的冲雕像弹出一道道黑濛濛法决去。

当即一根根黑色灵纹疯狂的在青年皮肤上狂涌而出,转眼间覆盖了全身每一寸地方,远远看去好不狰狞异常!

“召魔术!关师兄竟然一开始就动用了压箱神通,看来是打算一击决胜负了。”光幕外的一名身材瘦高青年见此,不禁失声出口i,其他人也大都满脸的讶然。

明显关止殃所使用秘术,是大有来历!

柳鸣见此,也是微微一凛,却站在原处不动一下,丝毫没有出手打扰对方施法的样子。

对面青年见此情,心中一声冷哼,口中骤然一声大喝后,十指同时冲眼前雕像一点而出。

一声晴空霹雳!

一道不知从何处而来的黒濛濛光柱,凭空从天上一喷而下,竟然无事平台外光幕的直接没入到了雕像中。

“噗噗”两声!

雕像双目处骤然两团银焰浮现而出,只是飞快跳动几下后,当即大片黑光一卷而出,再滴溜溜一凝后,就化为了一个十几丈高的魔物虚影。

这虚影牛首人身魔影,赫然和雕像模样一般无二。

而那雕像在虚影方浮现的时候,丝毫征兆没有的爆裂而开,化为点点黑光的没入虚影中。

顿时一股令人几乎窒息的恐怖气息,当即从魔影中狂卷而出,让附近虚空都为之一凝。

就在这魔物虚影现身的瞬间,柳鸣只觉灵海中狂跳两下,但马上的恢复如常,赫然和他刚踏上巨魔山时的感觉一般,只是更加强烈了一分的样子。

柳鸣一惊,急忙用精神力往体内一扫而过,大门灵海中一切如常,并没有丝毫异物出现。

“这是……”他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这一次,柳鸣自然可以肯定先前的灵海跳动,绝对不是什么错觉,而是真触动到什么东西的。

对面的关止殃,见柳鸣脸上骤然色变,不禁大笑出口,接着身形骤然往前方一纵,就直接没入到了魔物虚影中。

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整个牛首魔物虚影只是一个晃动,骤然间一个模糊的全缩没入到了青年身躯中。

下一刻,关止殃一声大喝,体表灵纹骤然黑光大放,整个人全被一团黑色光晕笼罩在了其中,原本在魔影身上恐怖魔气,当即从其体表狂涌而出了。

就在这一瞬间,青年就仿佛化身为了先前的牛首魔物一般,并且身上灵压之强,隐约已经不弱于凝液中期的灵师。

如此惊人变化也将柳鸣注意力从灵海异动中引了过来,脸上不禁浮现一丝意外之色来。

“没想到,管师兄的召魔术,竟然修炼到了这种层次。他原本就修有炼体之术,再加上这尊夷杀魔神附带的强横增幅之力,恐怕肉身之强已经到了一个不可思议地步,连凝液后期存在都要暂避其锋芒的。只是可惜了,这尊夷杀魔神雕像,不知花费了其多少心血,以后可要重新祭炼了。这召魔术虽然威力奇大,但每一次的祭品消耗,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起的。”那名长发少女见此情形,脸上先是露出一丝意外,但马上又两手一拍的笑了起来。

其他人见到关止殃召唤来魔影然展现出这般惊人气息后,也大都为之心中一惊。(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