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六章 一夜华发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4-13    作者:忘语


数十年后,一片有些残破的建筑群后面树林边,一名身形单的青袍老者,正面无表情的的站在一个土包前,双手倒背的一动不动。

不知过了多久后,后面脚步声传出。

一个满头白发女子,背着一长一短两口长剑的从不远处一条小路上缓缓走了过来。

“恶贼,你胆子不小,这一次竟然敢约我到此相见!”白发女子在十几丈外蓦然停下了脚步,目光盯着青袍老者,冰冷说道。

“何不敢约你过来。这数十年来,你追杀我也有上百次了吧。但哪一次能够真正得手的!不过你现在倒是变得沉稳多了,要是换做数十年前,恐怕也根本不会多说任何废话,早上来和老夫拼命了。”青袍老者转过身来,面带淡然之色的说道。

“哼,我虽然想将你碎尸万段,但也不得不佩服你逃命本事了得。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亲手结束你性命,并把你心脏挖出,放在我孩儿墓前加以祭奠的。”

白发女子自然就是已近花甲之年的张丫,但这数十年间却不知有何奇遇,虽然满头白发,面容反恢复到了年轻时的娇艳模样,此刻用恨之入骨的声音说完后,目光往老者身后土包一扫而过。

这个土包,正是她当年亲手埋葬自己骨肉衣物的那座没有竖立墓碑的无名坟头。

此女虽然有些奇怪对方为何知道此处地方,但这时其已经被仇恨充斥了胸膛再也忍不住的手臂一动,就在清鸣中将背后双剑全抽了出来。

“嘿嘿,你放心。我被纠缠了如此多年,也已经懒得再逃了。这一次,你我两个人是不死不休,只能有一人才能活着离开此地。”青袍老者嘿嘿一声后手掌往腰间一按,当即一声“呛啷”也将一柄明晃晃软刀从腰间一抽而出。

“很好若真能如此,我自然求之不得的。”张丫冷笑一声,身形一动,就舞动双剑的冲了上来。

老者深吸一口气后,当即举刀迎了上去。

转眼间,二人就在乒乓声中的斗在了一起。

相比数十年前,二人无论招式还是身手明显都比强了许多但越是如此二者在刀光剑影中越显得更加惊险万分。

而和以前不同,这一次二人几乎全都是攻多守少。

不大一会儿工夫,白发女子身上就多出了数道血槽,而青袍老者一条手臂却被洞穿出一个血肉模糊的大洞,软绵绵下垂的再无任何行动之力了。

白发女子瞅了一个机会后,忽然一声娇叱,手中两柄宝剑化为两道惊虹的一射而出。

青袍老者一惊的急忙向一旁跳去让两柄宝剑从身边堪堪一擦而过,并同时大笑的说道:

“你这手工夫,我多年前就不知领教多少遍了,还真以为能伤得了我吗?”

白发女子却闻言,却冷冷的看着眼前对手一动不动。

等青袍老者发觉有些不对时,背后却传来了破空之声。

却是那两口射出宝剑一个盘旋后,竟然反方向的激射而回了。

“噗”“噗”两声。

两截带血利刃当即躲避不及的胸前洞穿而出,青袍老者身形一个跌跄后顿时半跪在了地上。

“咯咯!这手回旋脱手剑,我早在十年前就连练成了但一直忍着没有在你面前显露过一次。如今看来,还真是做对了。恶贼,你终于落到了我手中,下面是先砍掉你的四肢,还是先挖掉你的眼睛。”白发女子见此情形,发出通畅淋漓的笑声,随之身形一动,就来到了老者面前,袖子再一抖,又一口青匕首在手中闪现而出,盯着老者面孔,森然的说道。

青袍老者低首看了看胸前的利刃,再抬首看了看面前满是疯狂之色的白发女子,脸上却现出一丝奇怪之极的表情,轻咳两声后,忽然嗓音一变的低沉说道:

“不错!看来张道友你纵然沉溺在这虚幻世界中,但是在剑道上的天赋还是那般惊人之极。最近可还梦到那些飞天遁地,操行飞剑斩杀强敌的事情吗?”

“这声音……,你……你到底是谁!”白发女子原本手腕一抖,已准备将匕首驾到青袍人脖颈上,但一听此言后,脸色“唰”的一下,变的苍白无比了。

“你这些年屡屡得到消息,并能准确无比的堵住我,就从来没有怀疑过吗·青袍老者洒然一笑的回道。

听着眼前仇人口传出另外一个有些熟悉的男子声音,白发女子身躯开始颤抖了起来,忽然将匕首一收而起,一手捧起了老者的脸孔,一手飞快在边缘处摸索了起来。

结果片刻后,“呲啦”一声,一张薄薄如纸的东西从老者面上一揭开,露出了一张年轻之极的青年面孔来。

“柳大哥,真是你!这是怎么一回事,你怎么会扮成这恶贼的模样,模样还能和数十年前保持一般,难道也是吃了一朵尤昙奇花不成?”白发女子盯着青年面孔,声音发颤的问道。

这青年正是数十前分别后,就未和女子再见过任何一次的“柳鸣”。

“你心目中的恶贼,原本就一直是我。

而这些年提供给你消息之人,也是我派人故意告诉你的。至于我这副模样,却是因为我对现在的世界来说,只是一个外来客而已,自然无需遵从其中的生老病死等规律。”话音刚落,柳鸣忽然站起身来,两手往胸前一拍,两口宝剑从后背被一逼掉落,同时胸前伤口竟以肉眼可见速度飞快弥合起来。

如此诡异一幕,若是换做其他时候,自然让白发女子吃惊异常。

但是现在,女子脸色却渐渐冰冷无比,突然手臂一动,那柄匕首就直接架在了青年咽喉上,同时一字字的向柳鸣狠狠问道:

“这般说,是你杀了我那孩子,所有一切也都是你安排好的。你为何要如此做!”

话音刚落,女子匕首往前一顶,就在柳鸣咽喉上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鲜血直流。

柳鸣对此却视若无睹,只是面露一丝诡异的忽然两手“啪啪”的拍了两下。

附近的树林中脚步声一响,竟然从中走出了一群人来。

为首是一名身穿员外服的中年男子,旁边紧挨着一名差不多年龄的妇人,在其后面却另有两对夫妻模样的年轻男女。

其中一名年轻女子手中,还抱着一名看似不过数月大的婴儿,全都满脸惶恐神色的看着眼前一切。

“你搞什么花样,他们是谁?”张丫见此情形一惊,但马上发现他们都不过是一群普通人,冲柳鸣厉声喝道。

“嘿嘿,张道友,仔细看清楚他们的模样再说吧。”柳鸣却一笑的回道。

“模样?他们是……”白发女子惊疑的打量着新出现这群人后,这才发现这些人面容大都非常面善,特别为首身穿员外服的中年男子,更给其一种数不出的亲切感觉。

“把你的掌心亮出来,给她看看。”柳鸣没有马上回答女子什么,反而转身向中年男子一声吩咐。

中年男子迟疑了一下,还是将自己左手心冲白发女子一亮而开,结果在手掌正中央,赫然有三颗米粒大小的鲜红血痣,成品字型排列着。

白发女子一见这些血痣,当即身躯如遭重创,手中匕首“当”的直接到地上也不自知,只是眼都不眨一下的盯着中年男子,口中全是喃喃的“不可能”之类的话语。

就在何时,柳鸣身躯一晃的到了白发女子身后处,一手往肩头骤然一拍,同时口中大喝一声:

“人生若梦,张绣娘,还不快快醒来!”

“人生若梦!张绣娘,张绣娘……”白发女子原本心情已经激荡不已,在被耳边雷鸣般话语一激后,当即脸上全是茫然之色,但隐约又有一丝恍然的表情掺杂其中。

柳鸣见此情形大喜!

他刚才那一喝,虽然没有丝毫法力在其中,却也动用了凶岛上学来的一种秘术在其中,能够靠声音来震撼对手心神。他如今用在这里,果然有几分效用的。

就在柳鸣再想故技重施的时候,忽然间天空闷雷声滚滚一响,无数黑云瞬间滚滚而出,随之一个只有柳鸣才能看到狰狞巨虫虚影在云下凭空浮现而出,足有亩许大小,并冲下方张口一喷。

柳鸣只觉附近一股冰澈刺骨的寒风一吹而起,正好从其和白发女子身上一卷而过。

“咕咚”一声。

白发女子在寒风中当即翻身栽倒在地,脸上刚刚浮现的茫然和恍然之色,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柳鸣虽然站在原地未动,但在寒风入体的瞬间,也神识骤然一沉,整个人都变得昏昏沉沉起来。

这时空中巨虫虚影,才一个模糊的溃散消失。

一年后,一座翠绿异常的小山下,一男一女两个人影在一条小路旁缓缓而行着。

女的正是张丫,男的却是一名满脸皱纹的灰发老者了,只能从眉宇间还能看出柳鸣的几分神采来。

“柳大哥,你真想不起当初为何要假扮恶人,将我孩子带走却抚养长大的因由了。”白发女子一边陪着灰发老者而行,一边轻叹的问道。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