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五章 无尽追杀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4-13    作者:忘语


“夫君?从他选择将我交给那恶贼时候起,我就没有什么夫君了。我虽然不会怪他,但也绝无法原谅其的。小妹若能报的血仇话,此后也会相伴佛灯,再无任何所求了。”张丫闻言,脸现一丝惨然之sè的说道。

柳鸣听到这里,神sè略有些动容,但一会儿后才轻叹一声的说道:

“既然张家妹子,真下定了决心,我自然也不会将身上这点本事敝帚自珍的。你跟我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去何地方?”

“嘿嘿,自然是一处无人打扰,能够让你潜心修炼之地!”

……

三年后,一个异常荒凉的山谷内,一名身穿绿sè长袍的貌美妇人,在一片平坦土地上舞动一长一短两件剑器,并化为两团寒光的将自己身形全淹没了进去。

忽然少妇跳跃而起,手腕一抖,两种宝剑当即化为两道寒光的激shè而出。

“砰”“砰”两声后!

这两柄利刃就蓦然出现在了数丈外的一颗巨松上,并没入树干半截之多,可见附带力量之大。

“恨好,妹子,你这招脱手剑已经青出于蓝胜于蓝,连我也不及了。若是出其不意施展下,想来世上能躲过的也没有几人。”旁边传来一阵拍掌声,广场附近竟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名皮袍青年,面带笑容的冲少妇说道。

“柳大哥,这都是你教的用心结果。况且小妹这点本事,哪有你说的这般夸张。我心里可清楚的很,我要是和你动手的话,根本支撑不过十招的。”

这名少妇自然就是张丫,不过这时的她,明显比三年前丰润了一些,身材也更加的婀娜诱人,已经尽显少妇风情了。

“我刚才之言可没有夸大。你难道没有发现,在修炼剑术的时候,明显比其他兵器要顺手的多吗?”柳鸣微微一笑的说道。

“小妹也有些纳闷!这些年,柳大哥也传授其他众多本事,但我唯独对剑器却十分容易的上手,仿佛以前真曾经练习过的一般。”张丫闻言一怔,但马上苦笑一声的说道。

“这说明你在剑道上真有非同一般的天赋,说不定你上辈子也真是一名剑道强者的!”柳鸣却若有所思的说道。

“柳大哥,你又说笑了。好了,你觉得以我现在本事,是否能杀掉那个恶贼了?”女子摇摇头,又面带恨意的问道。

“以你现在本事一对一正面较量的话,应该和那恶贼在伯仲之间吧。但若是刚才脱手剑偷袭的话,却有不小的成功几率。”柳鸣听了后,略一沉吟的回道。

“既然柳大哥都如此说了,那肯定是没错了。小妹明天就告辞离开,去外面找那恶贼去了。”张丫jīng神一振的说道。

“明天!这是不是有些太急了!”柳鸣眉头一皱起来。

“柳大哥,你知道的,我这三年根本渡rì如年,每一晚上一闭眼,都会想到我那死去孩儿的模样,说什么也无法再留在这里了。”张丫面sèyīn沉的说道。

“我明白了。既然这样,柳某也不留你了。你再住一晚上,明天就离谷吧。”柳鸣闻言,只能点点头的答应了下来。

晚上深夜时分,女子特意做了一桌好菜,并准备了一些清酒,说是要答谢柳鸣这三年的传艺之恩。

柳鸣在女子劝说下,不知不觉就多饮了几杯,并在不久后回到自己屋中,昏昏沉沉的上床熟睡了起来。

这一晚上,青年做了一个非常香艳的*梦。

在梦中隐约一名面孔有些模糊的女子到了其床上,二话不说的脱掉所有衣服,用绸缎般光滑身子死死抱住了他,和其抵死缠绵的过了一个非常荒唐的夜晚。

第二天早上,当柳鸣在一阵头痛中醒来的时候,除了床上仍然残留的熟悉女子体香之气外,赫然再无任何一人了。

而在床头处,却多出了一张留有点滴泪痕的纸条。

他急忙将纸条拿起来扫了一遍后,不禁苦笑不止了。

……

三个月后,某个官道附近的茶棚中,有术行人在这里歇息饮茶,其中四人都是身强力壮的彪形大汉,并且大都佩戴者刀剑,似乎都是行走江湖中人。

另外还有两名货郎和一名满头白发的老妪各也各占了一个桌子,但均都默默的喝着茶水,根本不敢朝那些大汉多看的胆小样子。

就在这时,远处官道上一阵马蹄声传来。

接着一匹浑身黝黑骏马疾驰而来,片刻后就到了茶棚前,并被骑士一勒缰绳的停了下来。

上面人赫然是一名身穿青袍的丑陋青年,目光只是朝茶棚中扫了一眼后,就二话不说的跳下马来,大步走进了茶棚。

“客官请,不知想饮些什么茶水?”一名小二急忙走了上来,引着青年朝老妪旁边一张桌子走去,满脸赔笑的说道。

“废话少说,给我来一壶最贵的就行了。”丑陋青年大咧咧的说道,身躯一晃后,就要从老妪身边经过。

那小二闻言大喜,正想再奉承几句的时候,那名有些颤巍巍的老妪身上,却忽然寒光一闪,一长一短两柄宝剑凭空出现在其手中,电光火石般的扎向了丑陋青年。

那丑陋青年一惊,但手臂一动,一口同样明晃晃的软刀就从腰间一抽而出,竟然堪堪架开来两口利刃,并马上大怒的低喝道:

“什么人,竟然敢偷袭本大爷!”

“恶贼,我要你的命,到阎王那里再去找我的名字吧。”那老妪却充满恨意的叫道,声音却悦耳异常,和外表大不相符样子,但其手中两口宝剑只是一舞,就化为两团寒光的向对面滚滚卷去了、

“哼,你家大爷的仇人多了,也不差再多出一个来。”丑陋青年闻言,却一阵狂笑,毫不畏惧也挥动手中兵刃迎了上去。

转眼间,二人就在刀光剑影中战到了一起。

至于茶棚中的其他人,自然知道遇到了江湖上最常见的仇杀,大惊的纷纷躲避了开来。

但二人不过斗了片刻后,那丑陋青年忽然身形一晃,就直奔茶棚外的骏马一扑而去,同时口中大笑的说道:

“本大爷还有要事,哪有时间和你这里纠缠!”

“想走,先把命给我留下。”那名老妪一声凄厉尖叫,手中两口宝剑一颤,就化为两道寒光的脱手shè出。

只是一闪,那柄长剑就竟将那匹骏马头颅一切而断,而那柄短的却一闪即逝的没入到丑陋青年肩头上。

那青年一痛楚的闷哼,单足蓦然一跺地后,就方向一变的向另一方向飞shè而出,几个跳跃后,就带和肩头上短剑,逃入到了茶棚附近的一片树林中。

那老妪身形一晃,一轻风般的将骏马尸体附近的长些宝剑一抽而回,也方向一变的向树林中一追而去。

片刻后,树林中就再次响起了叮当的打斗之声。

这让茶棚中众人在脸sè苍白之余,不禁面面相觑起来。

一刻钟后,数里外一条滚滚河道旁,老妪手持宝剑的站在岸边处,望着眼前滚滚河水,双目血红一片。

她蓦然用手掌往脸上一抹,当即露出了一张秀丽异常的少妇面容,但口中却发处满是恨意的大叫:

“恶贼,记住了,就算你这一次从我手中逃得了xìng命,但哪怕十次,一百次,一千次,我也要将你碎尸万段,以报我那孩儿之仇。”

说完这话后,少妇一转身,不再有丝毫迟疑的离开了河边。

……

三年后,一片荒原上,一男一女在一边厮杀,一边向前奔跑着。

“你这疯婆娘,这已经是第五次纠缠我了。你真以为我杀不了你吗?”前面的丑陋青年,一边挥动手中软刀,一边惊怒之极的冲后面大骂道。

“哼,凭你工夫若是肯和我拼命,自然能够杀了我。不过只要能为我那孩儿报仇,我本来就不想活在此世上了,到时一定会拉你一同下那九泉之地的。”

后面少妇手持两柄宝剑,招招全是同归于尽的攻击招数,让前面丑陋青年根本不敢多加纠缠,只能挡了几招后,就再次向前逃窜而去。

少妇自然仍然紧追不舍。

转眼间,二人就在一座高坡上消失不见了。

……

十年后,一座巨山的山腰处,两道人影从山顶处激shè而下,并时不时的从他们中传出“当当”的兵器打斗声。

“疯婆子,你这是第十六次偷袭我了。哼,但本大爷怎会让你真得手的。”一个男子声音大喝的传出。

“我早说过了,十次百次不行,那就杀你千次万次!”另一个女子声音冷冷响起。”你要真有这般大本事,尽管来试试!”男子大怒的之极的回道。

不一会儿后,二人身影就一阵风的没入下面山林中了。

……

二十年后,一处燥热异常的沙漠中,一男一女正拼命的般的互相攻击着,转眼间二人身上就尽是滚滚血痕。

忽然前面青袍的丑陋男子将手中兵刃一收,二话不说的转身就跑。

后面那名中年美妇,则同样一言不发的手持双剑紧追了下去。

(今天第二章来不及更新了,但明天会三更加以补上的!)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