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四章 血仇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4-12    作者:忘语


第二天,柳鸣突然莫名的从村中住处消失不见了。.

一开始此事,自然让村中住户全多一阵搔动,但在一连数月仍不见有柳鸣丝毫消息后,村中人也就渐渐很少有人提及此事,并最终将村中出现过这般一名“失忆青年”渐渐的真忘掉了。

张丫虽然一开始也很关心“柳名‘的事情,但时间一长后,“柳名”在其脑中的记忆也同样的渐渐模糊起来。

而再过半年后,张雄终于答允了县城中一名大户人家的求亲,并在年底的时候,吹吹打打的将其嫁到了县城之中。

新郎官是一名温文尔雅的英俊青年,无论家境还是相貌都远非“柳名”可比的,并且在婚后,更对张丫无比体贴,异常疼爱,让此女彻底沉醉在了婚后的恩爱生活之中,只觉的自己此生再无任何遗憾了。

而“柳名”的影子,更是彻底从此女心中再无任何一丝留存了。

第二年初,张丫终于身怀重孕了,并且经郎中诊断,怀的还是一名男婴。

如此一来,她公公一家大喜之下,上上下下更是对其无比疼爱,其夫君更是终曰相陪其身边,和其不时议论曰后生子后的甜**生活。

半年后,其终于产下一名白白胖胖的男婴,当即举家欢庆。

这一曰,张丫做在庭院中石凳上,看着旁边摇篮中刚刚满月的爱子和身边说笑的夫君,只觉此生再无任何遗憾了。

,忽然外面传来一声惨叫,接着有人惊呼“有强盗进城”的话语,随之惨叫声大起。

张丫相公一惊,急忙起身想要出去看看的时候,庭院大门外就一下跑进来一名吓人,刚要张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一根乌黑长箭激射而来,瞬间将其钉在了地面上。

这时,外面才呼啦冲进来七八名彪形大汉,人人满面凶色,手持利刃,而为首一人,却是一名面容丑陋的青袍青年,目光略微一扫少妇后,脸上竟浮现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

张丫旁边男子大惊之下,当即拦在了女子面前,张口再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却被一名彪形大汉抬足一脚的踢翻在了地上。

张丫一声惊呼,当即俯身想要将自己相公扶起,却忽然感觉旁边人影一晃,那为首的丑陋青年,竟然到了其面前处,并一抬足就将地上男子踩得结结实实,无法起身分毫。

“大王,你要做什么。若是需要银两的话,尽管拿去就好了。”男子在地上面无人色的叫道。

“银子我不需要,但对你夫人和儿子却有些兴趣。但不要说,我不给你机会。你夫人和儿子,你可以留一个,另一个我就要带回山寨了。”丑陋青年狞笑一声的说道,并且寒光一闪,一口利刃就加到了地上男子的脖颈上。

“什么,大王为何要带走犬子!”男子一惊,失声的问道。

“嘿嘿,我喜欢小二心脏下酒喝,带回去做佳肴不行吗?我说到三,要不是不回答的话,我就一刀先杀了你,再两个一起带走。一、二……”丑陋青年冷冷的说道。

这话一出口,当即让张丫和地上男子如同五雷轰顶。

“我们李家三代单传,决不能绝后的。大王真要看上我夫人了,就带走他吧。”地上男子嘴唇微抖的说道,但目光根本不敢看旁边女子一眼。

而张丫闻听此言,却脸色瞬间再无任何血色了,但其看了看旁边的篮中的婴儿后,却一咬牙的没有说出任何话语来。

“h哈哈,很好。但本大王现在改变主意了。”丑陋青年闻言,当即哈哈狂笑一声,忽然手中单刀刀背往下一磕,就将男子打晕了过去,然后身形一动,就出现在了女子背后处,附身将摇篮中婴儿一把抱起。

“恶贼,你要做什么。”张丫见此,惊怒之极,两手一抬,就就要冲过去将自己爱子抢下。

但就在这时,其脑后突然一疼,两眼一黑下,整个人就倒了下去。

但就在他昏迷前的一瞬间,隐约听到丑陋青年怒喝的声音:

“蠢货,谁让你们出手了,我不是说过不准动这女子吗!”

随之,张丫就再无任何神智了。

不知过了多久后,当女子再次悠悠的从一张桌子上醒来时,却发现自己赫然身处一间布置富丽堂皇的厢房中,并且自己一身的新娘服饰。

而在她对面不远处,那名丑陋青年一边打着饱嗝,一边把玩着一个熟悉异常的银锁。

“你把我儿子怎么样了。”张丫一见此景,当即再也顾不得其他的颤声问道。

“嘿嘿,这还用问吗,当然下了本大王的腹中了。好在,本大王已经吃饱喝足,你我拜天地吧!”丑陋青年将手中银锁往桌上一抛,当即面露**笑的站起身来。

张丫一听此言,顿时整个盯着银锁,再也不动一下了,双眸隐约满是血红之色。

“怎么,这般想要儿子的话,那和本大王再生一个就是了。”丑陋青年两步走到张丫面前,一把将女子下巴托起,看似随意的说道。

突然张丫猛一张口,竟然死死咬住了青年的两根手指,满口银牙拼命用力下,就要将口中之物咬成四截。

但是丑陋青年两根手指,却犹如精铁般坚硬,根本无法咬动分毫,但纵然如此,女子仍然双目喷火的望着青年,口中根本不松分毫。

“哈哈,就凭你这点力量也想伤我,真是痴心妄想,还是乖乖的做我本大王的压寨夫人吧。”丑陋青年狂笑一声,手腕只是一抖,就让女子牙齿一麻的松开,身躯更是直接摔到在地上。

“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张丫双目留下两道血痕,死死盯着眼前青年的喃喃说得到,其面上恨意之强,就算对面青年看到,也不禁心中一凛。

“哼,想杀我。你这辈子别想了。”丑陋青年脸色骤然一沉,忽然袖子一抖,当即一股劲风一卷而出。

张丫只觉面上微微一疼,整个人就在无比渴望力量的意识下,再也无法坚持昏迷了过去。

这一次,她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

在梦中其可以飞天遁地,如同神仙般的施展一些不可思议的法术,并驾驭一柄**飞剑和斩杀一些怪兽对手。

但古怪的是,在整个梦境过程中,其眼前时不时浮现一些模糊的身影,同时耳中还时不时的传来“张师妹”“绣娘”等古怪的话语声。

张丫骤然一惊,整个顿时再次醒来了,但先前梦中经历一切,却赫然已经忘掉了十之**。

但这时的她,虽然仍然身处原先的厢房中,但四周家具却全都被打的稀巴烂,所有一切装饰,更是无一完整的,仿佛有飓风从这里卷过一般。

而就在这时,外面脚步声一响,一名身穿皮袍的高大青年手持一柄沾满血迹的长剑走了进来。

女子转首一看清楚青年模样后,当即身躯一颤的叫声来:

“柳大哥,是你!”

“张家妹子,不好意思,我来晚了一步。”皮袍青年将手中长剑一撒谎呢的插回背上剑鞘内后,有些歉意的说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那个恶贼呢!”张丫神情激动的问道。

“你要说此地的那个山大王话,他中了我一剑,已经被其逃掉了。其手下其他爪牙,却全都被我斩杀干净了。至于我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也是刘某听闻这里有一伙无恶不作的歹徒,所以特来上山铲除他们的,没想到却碰到那贼子要对张家妹子你行不轨之事。”柳鸣缓缓的说道。

“原来这样,多谢柳大哥救命之恩。看来柳大哥已经恢复原本记忆了。对了,柳大哥,你可曾在这里看到一个婴儿?”张丫称谢一声后,又忽然焦急的说道。

虽然此女基本上不报太大希望,但还是希望那俘掠自己而来的恶贼,并没有真冲自己爱子下手。

“婴儿没有见到,但是在一个厨房的地方,好像看到一些包裹婴儿的衣物。”皮袍青年略一沉吟后,说道。

“柳大哥,你能搀我过去看上一眼吗!”张丫闻听此话,只觉得头颅嗡的一下,身上最后一丝力气也彻底失去了。

“这个自然没问题!”皮袍青年并没有多问什么,而是一口答应了下来。

……

一个时辰后,张丫十指鲜血直流的用双手硬生生在一片树林内挖出了一个小土坑,然后将一些婴儿衣物一件件的抛入到了眼前所挖的一座土坑中,并垒砌了一个小土包。

接下来的时间,女子神色木然的站在这个土包前一动不动。

皮袍青年则站在身后处,也神色凝重的一言不发。

不知过了多久后,张丫终于回转过身来,向青年冷冷问道:

“柳大哥,我一定要杀了那吃我爱子的恶贼。你能教我你一身所学吗,你既然能够击败那恶贼,我若学全了你的本事,自然也能够杀了他。”

“你要学我的本事?你是一个弱小女子,这可要吃许多苦头的。”柳鸣双目一眯,望着眼前女子缓缓说道。

“只要能报此血仇,就算吃再大的苦,我也愿意!”女子毫不犹豫的回道,神色坚毅异常,哪还有以前的丝毫柔弱之色。

柳鸣只觉眼前女子面容一个模糊,竟然仿佛面前真站的是以前的张绣娘,心中不禁一怔。

“你要跟我学本事自然没有问题,但你夫君怎么办,不回去陪伴他了。”柳鸣不动声色的反问道。(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