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三章 张丫和柳名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4-12    作者:忘语


在村落之中,所有屋子大都是用泥土木头砌成,另有一些妇孺老幼在活动着,却未曾看到任何一名青壮之人。.

柳鸣见此情形,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却继续留在树上未曾下来。

结果这一待就是小半曰之久,直到天色将晚的时候,才从村子另一方向山林中,钻出一群膀大腰圆的青壮村民,一个个持叉背弓,身上大都挂着一些野兔鸟雀之类的小型猎物,并说说笑笑的向村子走去。

见此情形,,从村中涌出一大群妇孺幼童,分别迎上了自己的亲人,欢笑声一时间在人群更盛起来。

柳鸣神色一动,目光死死盯住了一名身穿补丁衣裙,看似不过十四五岁的俊俏少女。

少女正拉着一名三十七八岁的状汉,叽叽喳喳的说些什么,并时不时的用手去拉扯壮汉背着的一串猎物,满脸幸福喜悦的表情,看起来和附近其他村中少女并无太大区别的样子。

但在柳鸣眼中,少女除了年龄小些,皮肤略微黑些外,五官相貌和张绣娘起码有**分相像。

如此一来,他几乎想都不想的立刻确定了此女就是沉溺虚幻世界中的张绣娘了。

柳鸣在树上一动不动,就这般看着此女随着那名壮汉和另外一名中年妇女满脸欢笑之色走回了村子中,并进了中心处一座较大些的土屋中,不禁眉头紧皱而起了。

看这张绣娘现在的模样,明显是众人预料中的最坏一种情形,整个人已经沉底沉溺到了虚幻世界之中。

要想唤醒此此种模样下的张绣娘,绝对是困难之极的事情。

而按照元魔彦师叔等人所说,一般手段是无法唤醒此种情形下的张绣娘,必须多种手段结合,才有那般几分可能的。

柳鸣心中这般思量着,目光闪动几下后,还是打算接触此女一段时间后,再看看用何种唤醒方法才有效果。

他当即身形一动,就跳下了大树,几个闪动后,就没入附近山林中不见了踪影。

第二天一早,一名穿着破旧皮袍,脸色有些苍白模样的青年,突然出现在了村外的路口处。

村中的那些青壮一村边见出现一名陌生人,自然将其拦下,并带到了村中几名老者面前,加以盘问了一番。

结果这名看似十七八岁模样的青年,自称失去了记忆,根本不记得自己姓名和来历,也不知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附近的。

青年这种回答,自然让村中之人根本不信,并叫来了村中唯一郎中加以检查一番。

结果这名五十多岁的老年郎中,很轻易的在青年后脑勺处,发现一个高高肿起的黑紫色大包,当即作出了青年头颅受过重创,的确存在不小的失忆可能。

如此一来,村中那些老者不禁有些傻眼了,经过一番商量后,也只能做出拨出一间废弃土屋,让青年暂时留在村中的决定。

好在这青年除了头上受过重创外,四肢身体都还十分健康,应该能够自己养活自己,不会给村中带来太大的负担。

就这样,这个无名青年就村中暂住了下来,并且和其他青壮村民一样,白天跟着出去一同打猎。

结果几天下,就让村中其他人惊奇的发现,这无名青年竟然是一把打猎好手,不但力气大的出奇,手中一柄自制的猎弓更是奇准无比,几天下来,几乎曰曰都是满载而归,收获之多就是村中最好猎人也无法相及的样子。

而这无名青年在留下自己足够吃用的猎物后,其他东西全都无偿分给了村中他人。

这般情形下,哪怕青年仍然没有恢复记忆的样子,村中其他人也不禁对其大为和善了起来

再过月许时间后,整个村落就彻底接受了此青年。

……

张丫是村中原先最好猎人张雄的独生女,据说其母张氏当年也是村中的第一美女,是其父花费了三天三夜时间,在山中猎杀了一头三百斤的巨大野猪当聘礼,才将其母娶回的家中。

张雄夫妻也算恩爱,对唯一独女更是疼爱有加。

但随着此女年纪渐长,容颜也出落的越发惊人,比张氏当年时还要出色三分。

如此一来,张家从两年前起,就有众多人家托人前来说亲,甚至包括了数百里外县城中的某一大户人家。

但张雄夫妇舍不得爱女如此早出嫁,全都一一的婉拒了。

如此再过了两年后,眼看张丫年纪已经到了十五岁,再不出嫁就要成了老闺女后,张雄夫妻自然就不敢再耽搁爱女婚事,当即也就放出了嫁女的风声。

但是作为一家之主的张雄,却提出了以不逊色其当年猎取那种巨型野猪作为聘礼,才肯嫁出爱女的决定。

可就这般一个条件,让村中众多自认勇猛有力的青年,大都心中一凉下来。

巨型野猪的厉害,村中之人哪能不知道的。

就算再出色的猎人,面对此种凶兽,一般情形下也躲之不及的,谁敢主动去招惹的。

要知道,以张雄身手,当年也是在那头巨型野种本身负伤情形下,才侥幸得手的。

况且这巨型野猪本身数量也不太多,一般身处山林最深处,那里各种凶兽无数,一般人也根本不敢深入其中的。

所以当村中有几名青年在因去猎杀巨型野猪,而重伤而归后,一时间无人再敢尝试了。

如此一来,张丫自然也一直留在闺中,未能马上找到合适人家。

面对此种情形,张丫此女本身倒是毫不在意,每曰里白天在家做些农活,晚上则帮助张氏缝补衣服。

这一曰,张雄离开家中和其他人去山林中打猎后,张氏发现家中水缸中缺水后,当即叫爱女去村中心处老井去打上一桶。

张丫毫不迟疑的答应一声,就此提了一个木桶走处了家门、。

一盏茶时间后,此女提着慢慢一桶井水,沿着村中小石路,向家中走去。

如此重的水桶,对她来说还是有些太重了,走了一小段路后,就额头微微出汗,脚步沉重起来。

忽然其脚步一滑,足底竟蓦然踩在一颗滚圆的石头上,当即一声惊呼,整个人连同水桶就要一同跌倒在地。

但就在这时,她身前轻风一闪,一个高大人影一闪而现,手臂只是一动,就一手抓住了水桶把手,一手抱住了其娇躯,一股浓浓的男子气息传来后,少女耳边响起一句有些耳熟的男子声音:

“张姑娘,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啊,原来是柳大哥!你今天没有出去打猎?”张丫虽然满脸羞红之色,但也立刻看清了眼前人影的模样,正是一年前加入村中的那名失去记忆的青年。

不过这位无名青年,在村中住了数月后,在一直无法恢复记忆后,却给自己起了一叫“柳名”的新名字,说自己纵然以后真无法恢复以前记忆,也要给自己留下一个名字的意思。

而这个“柳名”,自然就是柳鸣本人了。

“今天没有。我前些天打到的猎物还剩下一些,倒不用急着再上山的。”柳鸣看着眼前满脸通红的少女,微微一笑的说道,并松开了双手。

“也是,以柳大哥的身手,的确不用天天上山的。我听人说,村中几位大婶,似乎这几天又给你说媒了。”少女将水桶往脚下一放,轻喘了两口气后,瞥了柳鸣一眼的说道。

对张丫来说,作为村中唯一可能达到张雄聘礼条件、并且长的也算顺眼的青年,父母自然在其面前多次提及让对方入赘的可能。

而她自己通过和青年的接触,心中也不禁有些意动的。

“嘿嘿,我要娶自然也只娶妹子这样的人,其他人我可看不中的。”柳鸣看着眼前熟悉面孔的少女,似笑非笑的说道。

“呸,谁说要嫁你了。”少女“腾”的一下,面颊两侧飞红起来,轻啐一口后,一提水桶,就要再次离开。

而柳鸣微微一笑后,身形一晃的让开了道路。

少女提着水桶一闪而过。

“张姑娘,你上次说最近经常梦到一柄**长剑出现,不知这几天在梦中可还梦到过此物?”柳鸣等少女走出几步后,忽然问了一句。

“**宝剑!嗯,前些天还梦到过,但最近几天没有了。对了,柳大哥。你最近给我讲的那些神仙的故事,挺有意思的,下次有机会,再给我多讲一些好吗?对了,你不是失忆了吗,怎么还记得这些故事?”少女一听这话,转身回了一句,但马上又有些感兴趣的说道。

“我也不知为何,脑中还会记得这些故事。张姑娘要是喜欢的话,我再多讲一些,自然没有问题的。”柳鸣听了这话,目光微微一闪,但口中却含笑的回道。

少女听闻这话,不禁大为高兴,称谢了一声后,就再次提着水桶远去了。

“竟然没有效果,这下可有些麻烦了。”柳鸣看着少女远去的背影,却喃喃的说了一句。

就在他留在村中的这一年时间内,不管明的还是暗着,已经换了七八种手段来试图唤醒对方潜藏的原本记忆,但其中效果最好的,也不过是让其做了一些和**者有关的梦而已。

看来一般方法真的不行,恐怕要采用一些过激手段了。

柳鸣心念转动的如此想道。(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