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八掌 金甲符兵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4-09    作者:忘语


“掌门师侄虽然所说有理,但可曾想过元魔道友是何等之人,他既然提出此等建议,怎会对此没有何后手的。况且先前的提议,他明显只说了一部分,还有些东西应该未曾公开的。”彦师叔忽然一笑的说道。

“师叔的意思是说,元魔前辈可能手中有顶阶血契或者其他类似的东西,能够打消我等诸宗的顾虑!”蛮鬼宗掌门闻言,有些动容了。

“嘿嘿,多半如此了。否则以元魔身份提出此建议,反被诸宗拒绝的话,岂不是大丟脸面事情。至于事底如何,相信下次正式召开整个云川诸宗大会的时候,应该会揭晓了。”彦师叔胸有成竹的说道。

蛮鬼宗听了后,脸sè变了几变的点点头。

……

柳鸣走出石殿后,略一犹豫后,没有马上返回自己住处,而是腾空一起的向另外一片建筑飞了过去。

片刻后,他就在某座大门紧闭的石屋前落了下来,袖子一抖,一根手指冲门上虚空一弹,发出清楚之极的敲门声。

“柳鸣,你能安然回来真是太好了,不过这两rì我不想见任何人,你先回去好好休息吧。”沉默许久后,才从门后当即传出了钟姓道姑十分平静的声音。

“是,师傅。朱师叔的事情,我也很遗憾,但还望师傅多多保重!”

听到道姑如此声音,柳鸣自然不好多说什么安慰的话语,只能低声的说了两句,但见石屋中静悄悄的再没有声音传出后,就悄然的离开了。

一小会儿后,柳鸣就出现在了自己居住的石屋中,长吐一口气的在一块蒲团上盘膝坐下,目光闪动的回忆了一番后,不禁嘴角泛起一丝苦笑。

虽然他在凶岛上时,就知道弱肉强食强者生存的道理,但这几天在面对厉鲲这位化晶期追杀的自己无能为力的弱小感觉,还是让心中大为触动,而差不多真死在那金甲人手中的一次的经历,更是让其对强大追求瞬间变得渴望无比起来。

柳鸣足足在石屋中这般默默盘坐了一个多时辰后,才忽然单手一个翻转,将一个玉盒从袖中摸出,将盖子一打而开。

一张看似有些残破的黄sè符箓,立刻在眼前呈现而出。

柳鸣目光闪动,手指一动,就将符箓从盒中夹出,翻来覆去的仔细观察起来。

他在山脉时就检查过一遍此符箓,但可惜因为急着赶路,只是匆匆看过而已。如今回到了诸宗所属巨城,自然有时间可以慢慢研究了。

这符箓周边铭印着许多淡金sè灵纹,中心处却是一个穿着皮裙的金sè小人画像,栩栩如生,和当rì那金甲人背后呈现的金sè巨人虚影极其酷似。

等他一将法力注入里面后,当即符箓表面金光一闪,一股上古特有的蛮荒气息散发而出,给其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

柳鸣一惊,急忙将法力一收,符箓再次恢复了平静。

他盯着此符箓好一会儿后,见其真没有什么后续动作后,才再次将法力一点点的注入里面。

这一次,符箓在金光闪动中再散发出蛮荒气息,同时表面那金sè小人图像则渐渐变得淡薄起来。

柳鸣见此神sè微动,正想再加大几分法力的时候,忽然察觉到什么似的,猛然往身躯一侧望去,结果吓了一大跳。

只见在离其不过数尺远的地方,赫然浮现出一名身披金sè战甲的人影。

这让以为是那名金甲人出现的柳鸣,差点立刻将袖中的金sè短剑一劈而出了,但其瞬间就发觉了金sè人影和那名金甲人间的异处了。

那金甲人可是浑身凝实和常人无异,并且面容五官酷似厉鲲这名海族强者。

而眼前的金甲人身形却非常模糊,只是一道淡淡虚影而已,但面容却隐约和自己有七八分相似的样子。

到了这时,柳鸣自然也知道这名金sè人影是和手中符箓幻化而出的,眼珠微微一转后,当即压住心中讶然,将体内法力继续往手中符箓中灌注而去。

原本模糊不清的金sè人影,缓缓清晰起来,并在“噗”的一声后,手中符箓忽然化为点点金光的凭空消散了。

与此同时,金sè人影则彻底的和常人无异了,不但身上甲衣金光灿灿,并且五官身材等和柳鸣一般无二。

柳鸣脸上肌肉抽蓄一下后,缓缓站起身来,围着眼前的金甲人转了两圈后,才目光闪动的喃喃说道:

“早就听说过,真正的大能之士能够撒豆成兵,画符成真,没想到这竟然是真的。这应该就是传闻中的符兵了,不过可没听说过符兵,能够拥有自己灵智的。”

他自语到这里,早已经用jīng神力将眼前金sè甲兵内外全都扫过了一遍,只有堪堪灵徒初期的气息,双目木然,面孔丝毫表情没有,根本无法和先前的那名有灵智的金甲人相提并论。

“难道是是催动此符的方法不对?”

柳鸣也只能如此思量了。

他自然不知道,眼前东西并非其所知道的一般符兵,而是早已在世上存在不多的黄巾力士密符。

二者表面看起来酷似,实际上却是天壤之别的!

柳鸣双目一眯后,忽然手臂一动,伸手在眼见金甲符兵身上的甲衣上摸了两下,一股温热之意一传而来,和平常甲衣的冰凉明显不同。

下面的时间,他又用各种方法测试了眼前的金甲符兵好一会儿,终于肯定眼前的符兵真没有丝毫灵智,只是一具空壳而已。

并且这符兵的身体却仿佛无底洞一般,竟然可以长时间承受法力灌注而不见有丝毫溢满出,并且随着大量法力的注入,其修为也从凝灵徒初期渐渐提升到了中期境界。

这时他已经将体内四分之一左右法力,全灌注到了金甲符兵体内了。

若是如此估算的话,他若是将全身法力一滴不剩的全灌注其中,应该可以让此符兵提升到灵徒后期境界毫无问题的,甚至若是能让其燃烧法力的话,就是临时发出一两记凝液初期程度的攻击,似乎也是大有可能的事情。

这一切,也的确和那名在山脉差点击杀他的金甲人情形,大体差不多的。

柳鸣略微犹豫了一下后,当即后退两步,单手一掐决,顿时将自己一缕神念从神识海中放出,并小心翼翼的侵入眼前符兵头颅内。

……

“轰”的一声。

金甲人单手握拳的冲地面狠狠一击后,当即金光狂闪,一个尺许深石坑浮现而出,但从中卷出的震波一接触石屋四壁处后,当即禁制之光微微一颤,就此再无任何声音了。

“果然用cāo纵傀儡之法,也可以cāo纵这符兵。但应该有其他专门的控制法决,否则符兵也不会有这般大名头的。回去后要好好查下资料,看看有没有相关的说明了。”柳鸣就站在旁边,目睹金甲符兵的一击后,若有所思的自语两声。

随之“啪”的一声。

柳鸣手臂一动,一只手掌就排在了金sè符兵肩头上,手心处只是淡淡黑气一卷,就将符兵体内的jīng纯法力一吸而回。

符兵体表一片符金sè文浮现后,瞬间化为一团金光的爆裂而开。

当光芒全部一敛之后,那张有些破旧的黄sè符箓再次浮现而出。

他袖子一抖后,当即取出遇险,将此符箓小心的收进其中,并在外面再贴上数张禁制符箓。

在见识过金甲人的玄妙厉害后,他对此物自然不敢有丝毫小视的。

做完这一切事情的柳鸣,重新在蒲团上盘膝坐下,并抬起双手的细细打量起来。

一只手掌淡淡光霞一闪后,一枚米粒大小的赤红sè鳞片竟然在手心处浮现而出,并飞快变大起来,转眼间就有两寸般大小了。

柳鸣脸sè看着手心中的赤红鳞片,脸sèyīn沉异常。

他如此长时间一直贴身穿着那件简陋的蛟鳞皮甲,自然轻易认出手中之物正是那赤蛟鳞片。

柳鸣在山脉中一苏醒后,在检查须弥螺中东西的时候,除了发现金jīng息土和琉璃熔火金被用掉了,自然也一眼发现赤蛟外壳同样消失不见的事情。

相比以上两物,赤蛟空壳价值之大自然还在它们之上的。

不过他在检查身上新出现的那件赤红皮甲后,也就发现塔是蛟皮炼制而成的,但开始一直未找到那些蛟龙鳞片的踪影。

当时柳鸣在感应到自己肉身暴增的强横后,不由的将此事和那些失踪的鳞片联系到了一起。

但在他乘坐机关飞舟回来的路上时,无意中的一次催动法决刺激到手心肌肤时,就就凭空生出了这般一枚蛟鳞来。

他原先的内视体内时,可是未曾发现此鳞片丝毫踪影的。

好在这枚鳞片没有法力刺激下,很快就再没入肌肤内不见了踪影。

如此一来,柳鸣当时虽然大为震惊,但当时急着先赶回城中,只能同样先放置脑后再说。

现在的话,他总算可以尝试用不同法决来刺激体表肌肤了。

下面的时间,柳鸣一手仍然手心朝上的放在眼前,另一只手却五指掐诀不已,当即体表黑气滚滚而出,围着其身躯徐徐转动不已。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