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六章 安然归来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4-07    作者:忘语


这好像和原先大不相同,原先重水珠催动的时候,可没有这般异像发生的。.

柳鸣心中大为诧异,急忙放出精神力往圆珠内部一扫而去,结果片刻后,脸色骤然一变,慌忙袖子一抖,一团蓝光闪过后,那枚被先前“柳鸣”收起的须弥螺,再次浮现而出,。

柳鸣一把将须弥宝物抓住,神念往其中一探而去后,当即失声出口:

“金精息土果然不见了!那家伙竟然将这等材料溶入重水珠中了,却只将提升到到了上品灵器!”

他此刻的表情,自然无比痛惜!

要知道,这块金精息土他原本是打算用来炼制成一个灵器级丹炉的,如今竟然被你夺舍人全部耗费掉了,自然惊怒交加起来。

要是金精息土真能将重水珠品级一下提升到极品也就算了,但如今不过提升到上品灵器的层次,自然大为的得不偿失了。

柳鸣心中的痛惜只维持了片刻,心念略一转动后,又隐约感觉有些不对起来。

以夺舍之人轻易将青月剑提升到极品剑器的炼器大师手段,怎可能不知道金精息土的珍稀。

柳鸣看着手中圆珠,目光略微闪动几下后,忽然将其和须弥螺等其他东西全都一收而起,确认再无任何东西遗漏而出后,就立刻从体内冒出一团黑气的冲天而起。

“噗”的一声!!

柳鸣就在黑气包裹下,从山头中一冲而出,接着黑气再滚滚一凝,其身形就高空中显现而出。

他抬首看了看天空,神念一放而出的在四周搜索了一遍,却定这里的确没有外人后,才单手一个翻转,黑色圆珠在手心中闪现而出。

柳鸣口中念念有词,开始将法力往手中圆珠中狂注而入了。

手腕一沉,圆珠瞬间变得重逾万斤!

要不是他事先早有提防,并且现在力气倍增,还真差点让此宝脱离五指的直接坠落而下。

但下一刻,他口中咒语声一停,眉梢一挑后,手中圆珠就骤然冲附近一座数百丈高小山一抛而出。

圆珠方一离开手掌的的瞬间,当即无数黑雾从中狂涌而出,并一个晃动的到了那座山头上方。

“轰:的一声!

一座千余丈高的土黄色巨山虚影从黑雾中一闪的浮,所有黑雾随之一卷的化为一条黑乎乎长河般存在,围着巨大山峰几个盘绕后,二者就轰隆隆的一同落下。

一声惊天动的巨响!

下方山头在土黄色巨山虚影一压之下后,顿时寸寸碎裂爆裂而开,同时方圆里许内的区域,黑雾涌动,让虚空骤然变得粘稠无比起来。

柳鸣见此情形,心中为之一凛。

这等程度的攻击,恐怕已经不是一件上品灵器能做到的事情了,况且他刚才根本没有动用全部法力,圆珠中新增添的那些禁制也根本未曾真正祭炼过的。

他在若有所思的神色中,单手冲远处虚空一招。

土黄色山峰虚影和附近黑雾全都一闪的散而灭,黑色圆珠则发出破空声的从一片乱石堆上冲天而起,几个闪动后,就回到了其手中。

柳鸣再仔细打量了手中圆珠几眼,谨慎的将其放入到了袖中。

随之他再袖子一甩,一颗青色圆球中一飞而出,再被法决一催后,就在“嘎嘣”的机关声中,骤然化为了一艘两丈长的青色机关飞舟。

柳鸣身躯一晃后,就无声的飘落而飞舟前端,并用足尖略一点身下飞舟。

此舟一个模糊后,就化为一团青光的破空而走。

在飞舟上的柳鸣,手中却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块法盘,并根据上面显示的一些灵光,时不时调动飞舟前进方向。

数个时辰后,飞舟无声无息的来到了山脉边缘处,并出现在一个附近山峰全都倒塌毁掉,地面倒处一片狼籍的区域上空。

这正是他先前和金甲人交手之处!

柳鸣确定这里的确并没有任何海族埋伏后,才敢真驱舟现身而出的。

他目光在那些几乎夷为平地的山头和地面上一个个大坑处扫了一遍,很轻易通过这些痕迹确定自己被夺舍的时间并不太长,应该顶多也就三四天的时间。

接着他单手再一个翻转后,一叠淡蓝色阵旗和一个玉盒凭空在手中浮现而出。

二者是他不久前,在检查须弥螺中东西时,意外发现多出的两样东西。

这些阵旗不用说,他一眼就认出了正是当初插在此区域周边的那套看似威力不凡的阵旗。

至于玉盒中的那枚符箓,他隐约有些猜测,但又有些不太肯定了。

柳鸣站在飞舟前端,看着手中两样东西好一会儿后,才袖子一抖的将它们重新收起,再次促动机关飞舟的破空离开了。

不过在离开山脉的一瞬间,他单手掐诀的冲身下飞舟虚空连点几下,当即激发了上面附带的一层隐匿禁制,让此舟当即变的若有若无起来。

但他心中早已经有了决定,要是在巨城附近碰到海族探子或者感觉有其他什么不妥话,立刻就掉头的往大玄国深处逃遁而族。

柳鸣的担心,显然是有些多余了。

他这一次飞遁了半曰后,没有碰到海族人的探子,反而碰到了人族巡逻的一队宗门**。

其中正有几名蛮鬼宗**。

柳鸣大喜之下,就此迎了上去,并很快从些这些师侄口中得知,两族大战竟然因为有假丹期强者插手缘故,已经提前结束,并且海族大军还退回了海岳国内的消息。。。

柳鸣听了这等消息,自然又惊又喜,再仔细询问一二后,也知道张绣娘等其他几名和其一同潜入海族浮城的同伴,除了他之外,都安然的返回巨城了。

而蛮鬼宗不久前,还刚刚派出数队**,去寻找他这位宗内在此行动中唯一失踪之人。

柳鸣听到这里,心中彻底放松了下来,当即不再有丝毫掩饰的催动机关飞舟,大模大样的向巨城所在全力飞遁而去了。

数个时辰后,柳鸣就出现在巨城中的蛮鬼宗区域内,并且身处蛮鬼宗掌门和彦师叔二人面前了。

“很好!柳师侄,你失踪这般长时间,我和掌门师侄原本以为你可能遭遇了不测,如今亲眼见你回来,总算是大松了一口气。”彦师叔脸色有些苍白,但望着柳鸣的目光仍然满是欣慰之色。

显然不久前的结束的大战,让其也损伤了不少的元气,短时间内是无法挽回了。

“柳鸣无用,让师叔多加担心了。**从海族浮城中逃出时,竟然在回来路上碰到了海族那名原本被引开的化晶期强者,只好借助金光符之力逃亡了附近的山脉中,再借助地形之力藏了起来,一直到现在才敢返回城中的。对了,师侄在海族浮城中时遭遇大敌,让那具万骨人魔被人抢走了,还望师叔恕罪!”柳鸣满脸惭愧之色的冲彦师叔说道。

“柳师弟不必在意,此事我和师叔已经听回来的其他人说过了,你们竟然在海族浮城中遭遇到了沧海王族的假丹期存在,能从其手中逃得姓命已经是万幸之事了。万骨人魔被对方抢走也是无奈的事情。当时即使是我或者彦师叔在场,结果也是差不多的。”蛮鬼宗掌门闻言,苦笑一声的说道。

“不错,这一次谁也没有想到沧海王族竟然会派出殿主级强者帮助云川三大海族部落,要不是元魔道友事先得知此消息,悄悄出关跟着援军也来赶了过来,恐怕这一战,我等诸宗真要全军覆没了。”彦师叔也轻叹一口气的说道。

“多谢师叔和掌门师兄大量!师侄在过来的时候,也听一些宗内**说过此事了。听说连海族大军已经退回了海岳国,但对我等宗门和海族间最后如何约定的,还是不太清楚的。”柳鸣神色微松,但又有几分疑惑的问道。

“我们诸宗和海族间的休战约定,十分的简单。云川三大海族就以已经占据的沿海几国为界,三百年内从此不再侵犯我等云川内陆,而我等人族内陆诸国在此时间内也不得派大军这几国境内,默许它们暂时作为三大海族部落的领土。”彦师叔缓缓的回道。

“什么,海岳几国从此就归海族所有了,这岂不是养虎为患吗?一旦海族长久占据沿海几国,恐怕真要在这些国家落地生根,数百年后再想驱赶它们,要比现在不知难上多少倍。”柳鸣听了后,脸色微微一变。

“此事我等自然也知道的。不过对方有沧海王族的假丹期存在撑腰,就算元魔道友也无法让对方做出太多让步的,并且其中还另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理由。我等诸宗已经商量过了,也只能先答应海族的条件。”彦师叔眉头一皱的回道。

“原来如此。看来还是我等人族实力不足缘故。不过这沧海王族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竟然能轻易派出假丹期强者!师侄以前虽然听说过此族名头一二,但对此族具体情形如何,还是一头雾水的。”柳鸣叹了一口气后,又有些好奇的问道。(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