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五章 金月剑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4-06    作者:忘语


接着“柳鸣”眉宇处的黑焰骤然一个模糊,就化为一团虚影的脱离柳鸣肉身破空而走。.

但就这时,柳鸣身体内忽然传出阵阵的梵音之声,一轮乳白色光晕其身上一散而出。

随之虚空中波动一起,一个豆粒大小晶莹气泡无声无息的在光晕中心处浮现,并且只是滴溜溜一转,就从中冒出八枚看似普通的灰濛濛符文。

这些符文方一出现不过米粒大小,但是迎风一晃后,就化为了斗般大巨大,并且在梵音中一个模糊后,就在洞窟中不见了踪影。

下一刻,那已经遁出了洞窟所在山头外百余丈外的虚影,突然四周虚空波动一起,八枚灰濛濛色符文无声的浮现而出,并同时往中间一扑,就准确无比的将虚影一下包裹进了其中。

“不,我好不容易逃出那鬼地方,决不再回去了。”

黑焰中骤然传出一个陌生男子的疯狂声音,随时黑焰灼热一盛,竟然化为一朵黑色火莲,每一瓣都黑焰滚滚,拼命在灰色符文包裹中挣扎不已,竟真有要将符文就此撑破的趋势的。

不过就在这时,八枚灰色符文却骤然间光芒大放,只是在黑色火莲外缓缓一转后,就融为一个丈许大的灰色纹阵,里面七色光霞一现而出。

一声惨叫!

黑莲就在七色光霞一卷而过后,就此的飞灰湮灭,重新显现那朵黑色火焰,只是比先前明显黯淡了许多。

接着灰色纹阵只是滴溜溜一转,七色光霞飞快的一层层卷上,瞬间就将黑焰包裹成了一颗七色光球。

随之纹阵再一个模糊,就将七色光球一包的向来处山头处激射而回了,并在片刻后,一个模糊重新出现了洞窟中,没入气泡中不见了踪影。

晶莹气泡一颤之下,从中发出的梵音之声当即“嘎然”而止,附近的乳白色光晕更是一闪的凭空消失了。

接着气泡只是在虚空微微闪动几下,就往下一沉,无声无息的重回到了柳鸣身体内。

而柳鸣仍然躺在洞窟地面上,一动不动。

不知过了多久后,他才有一根手指微微抽搐了两下。

再过片刻工夫后,柳鸣口中终于传出一声**,并睁开双目的缓缓坐起了身子。

不过这时的他,双目满是茫然之色,竟一时间还神游天外的样子。

再过了一小会儿后,柳鸣眼中终于恢复了一丝清明,但其马上一个激灵的跳了起来,并两手一抬的上下重新打量了自己一遍,脸上满是骇然之色了。

先前他在被那金甲人用化晶期修为一拳击中后,虽然在几枚蛟鳞防护下没有马上毙命而亡,但也差不多到了快油尽灯枯的地步了,就在他一发狠心,准备趁势装作毙命,来**金甲人近前,再不惜自爆体的太罡剑胚给对方最后一击的时候,却忽然两眼一黑,就再次出现在了那个灰濛濛的神秘空间中。

他正在大吃一惊的时候,就看看到此空间内的另一个“柳鸣”,却蓦然睁开双眼,冲其诡异笑了一笑后,就化为一团黑焰的在原地消失了。

如此一来,柳鸣心中骇然可想而知了。

而他虽然满腹惊疑担忧,但在无法离开下,也只能在这神秘空间中静静等着。

结果他在此空间一呆就是七八天久,结果这一曰,当空间内波动一起,一颗七色光球丝毫征兆没有的出现在空间内后,其忽然两眼一黑,神识就这般莫名的重新回到了身躯内。

柳鸣打量着这副和以前截然不同的身躯,自然满脸的阴晴不定。。

他瞬间就能感受到这副肉身比以前不知强大了多少,其至两手缓缓一握,一股让其也心中发寒的巨力就从体内一涌而出。

柳鸣再用精神力一扫自己体内,更是感受到了身体各处和原先的不同的细微处,心中越发的吃惊了。

等他将精神力一收而回,用手掌摸了摸贴身所穿的那件新炼制出的赤红皮甲,再看了看附近地面上的一柄金灿灿短剑和一颗明显比先前大上一圈的黑色圆珠以及一枚悬浮低空的金濛濛剑影后,脸色不禁又阴暗不定的变化了几次。

柳鸣就算再愚钝,这时也明白自己先前是被什么东西占据了肉身,并且十有**就是那神秘空间突然消失的第二个“自己”。

但既然对方是打算夺舍自己,自己又怎会突然莫名的回到了自己肉身内,难道对方夺舍没有成功?

而在他离开那神秘空间前,忽然又出现在空间内的七色光球又是什么?难道和第二个“自己”有什么关系?

这一连串的疑问,全在柳鸣心头涌现而出,让其面容不禁阴沉无比,丝毫没有因为这次的死里逃生,而有什么高兴之色。

不过话说回来了,任谁知道自己可能被什么东西随时夺舍,恐怕都无法笑出来的。

好在他是心志异常坚毅之辈,也知道夺舍这东西虽然诡异,但只要事先有了准备也并非无法加以克制的,故而将心思一收后,当即单手冲下方掉落的几样东西一招手。

“噗”的一声。

那枚金色短剑和黑色圆珠全都一个模糊的落入了其手中,另外一枚金濛濛的剑影在一接触其**的瞬间,却一闪即逝的没入其体内不见了踪影。

柳鸣为之一惊,急忙再用精神力往体内一扫而去,结果发现那枚金色剑影正静静的停在丹田的灵海附近处,一动不动着。

而原先的那两枚剑胚之灵,则早已不翼而飞了。

柳鸣眉头紧皱,用神念略一沟通这看似有些陌生的剑胚之灵后,先是一惊,随之又大喜起来。

惊的自然是这枚剑胚之灵中蕴含的恐怖威能,喜的是此物竟然能和其心神隐隐相联,仿佛原本就是其自己培育而成的一般。

他心念飞快转动,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也能隐约猜到这枚金色剑胚应该和消失的那两枚剑胚多半大有关系的。

否则就无法解释这一切了!

柳鸣如此思量着,强压住心中的喜悦之意,目光又放在手中的金色短剑和黑色圆珠上了。

这两样东西和体内的剑胚之灵一样,都给其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但毫无疑问,二者应该就是原先的青月剑和那枚重水珠。

柳鸣一把将金色短剑抓住,神念往其中细细一探后,脸上顿时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二十八重禁制,竟然是极品灵器,这怎么可能的。”

他一下失声出口,马上单手往金色短剑上一拍。

当即一阵清鸣声从剑身上一发而出,同时一层层金色纹阵凭空从小剑上一涌而出。

柳鸣目光一扫之下,更是不禁张口结舌了。

这柄金色小剑上的确浮现出了二十八重禁制不假的。

片刻后,他总算回过神来,但马上将法力往短剑中一注而去,并抓住手柄的往随手往洞窟一侧石壁虚空一划。

“呲啦”一声。

一道丈许长金芒轻而易举的从剑尖上一卷而出,并切豆腐般的在石壁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细长剑痕。

“果然真是极品灵器,虽然只是其中最低阶存在,但也是极品灵器,绝非上品灵器可比的。但从此剑催动如心的程度来看,也的确是原来那柄青月剑不假,那人到底是如何做到的,竟然能将一柄中品灵器一下提升到了极品。不对,这上面的金色好像也有些熟悉……这不是琉璃熔火金吗!”柳鸣先是喃喃的自语几声,目光在金灿灿那剑身上再仔细观摩一番后,就忽然一下认出剑身上多出了一层材料是何物起来,不禁又为之怔住了。

琉璃熔火金可以对灵器有一定增幅作用,他自然是知道的,但若单纯用此材料包裹青月剑的话,也顶多起到提升一两重禁制作用,甚至连进入上品灵器都是绝无可能的,更别说什么极品灵器了。

柳鸣再用神念仔细研究一番金色短剑内部所铭印的一层层复杂无比的纹阵后,才发现除了后面多出了那些禁制外,前面那十几重纹阵中不少都和青月剑原先铭印的有些似是而非,明显也被人改动了不少。

柳鸣在有些恍然的同时,还是暗自心惊不已。

能拥有这般惊人炼器造诣之人,可以轻易改动已经其他灵器内部禁制之人,毫无疑问是一名真正的炼器大师,甚至在炼器大师中说不定也是最顶尖的那一类。

很显然这柄青月剑应该是那夺舍之人,重新加以炼制的。

难道夺舍自己之人,真是一名炼器大师不成!

柳鸣再摸了摸身上的赤红皮甲几下后,面上更有几分诧异之色了。

但如此一来,这柄极品剑器不太适合叫青月剑了,改称“金月剑”才更恰当几分的。

他将金色小一收而起后,目光又放在了那颗黑色圆珠上。

此珠猛一看,除了比原先大上一圈外,似乎并没有其他太大的变化。

但柳鸣有金色小剑的先例后,自然不会其表面模样轻易瞒过,当即单手掐诀也冲此圆珠一点而去。

“轰”的一声。

圆珠表面当即泛起了二十五重纹阵虚影出来。

“只是上品灵器!”

柳鸣目睹此景,脸上略有一丝失望。

但就在下一刻,圆珠上浮现纹阵骤然全部一颤,就“轰”的一声,化为了一团团浓浓黑雾,里面隐约有一座土黄色小山虚影若隐若现。

“这是……”

柳鸣神色又为之一凝!(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