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四章 重炼宝物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4-06    作者:忘语


那些皮肉绽开过于厉害地方,甚至露出了深藏里面的晶莹白骨。而这些白骨表面原本存在一些银色灵纹,但其中又徐徐多出了一些赤红色细丝来,二者交织重叠到一起,只不过后者一阵模糊后,就全都诡异的渗入骨头深处,再也看不到丝毫的踪影了。

不过他伤口处原本流淌的淡金色血液,在片刻后就十分诡异的就不再流出一丝血液了。

“柳鸣”一声不吭,手中法决再次一催,蛟骨上方悬浮的那朵黑焰一个跳动,又落在了另外一根骸骨上。

看似坚硬无比的这根蛟骨也瞬间炼化成了一颗晶莹剔透的颗粒,又被柳鸣硬生生的摄入口中。

当即“柳鸣”体内骨骼内再次传出一阵爆响声,体表更是瞬间裂开更多细小之极的伤口,而面上再无任何痛苦表情了。

看上去实在是无比的诡异!

半曰后,原本数丈之巨的整具蛟骨全化为了一枚枚的晶莹颗粒,并被“柳鸣”一一的吞入了腹中,然后轻易的溶入自己骨骼之内。

这时的“他”,能清楚感应到自己肉身的翻天覆地般变化,强横程度恐怕就比先前的肉身暴涨了一半以上。

当然这些由蛟骨中提炼出的赤蛟精华,也不可能这般简单的全被炼化掉,起码还要花费数年时间,才能一点不剩的全被柳鸣吸收殆尽。

做完这些事情的“柳鸣”未就此满足,目光扫过身前的那具赤蛟空壳后,单手一抓,就将其凭空抓到了手中,手腕微微一抖,当即一股淡黑色震波从五指中一涌而出。

惊人一幕出现了。

只见赤蛟空壳一颤之下,当即空壳“噗、噗”声连绵不绝,所有赤红鳞片在这股震波作用下,全都从蛟皮上纷纷的脱落而下,并化为点点红光的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出。

“柳鸣”袖子一抖,大片黑霞飞出,将所有蛟鳞全一卷包住,往回一缩的全摄到了其手中。

看着手中厚厚的一层的数百枚赤红鳞片,“柳鸣”面上现出一丝喜色来。

“柳鸣”猛然一张口,数十枚鳞片一跳而起,鲸鱼戏水般的全部被“柳鸣”吸入到了腹中,其他鳞片却一颤之下,自行的悬浮在虚空中纹丝不动。

接着“柳鸣”两手一掐诀,口低喝一声“万灵**”四字之后,双目骤然同时放出一金一紫两种截然不同的诡异光芒,浑身原本散发出的那淡黑色光晕,也突然一散化为了缕缕的深紫色光霞,并如同一道道活物般的围绕其身躯狂舞而起。

“柳鸣”就此盘坐原处的一动不动了,但在此过程中,“柳鸣”的一条手臂上却开始有赤红鳞片凭空冒出。

一枚,两枚,三枚……

转眼见,所有赤红鳞片竟然都从手臂内冒出,每一枚都闪动着晶莹赤红的光芒,并仿佛天生长在上面的一般。

这时,“柳鸣”才神色一松,忽然手臂一抖,表面袍袖一卷而起,一条被蛟鳞彻底包裹的狰狞手臂,就在眼线呈现而出了。

“不错,幸亏先吸收了这头赤蛟的骨骼精华,否则以这具肉身修为,还无法这般轻易施法成功的。”

“柳鸣”望着眼前的赤红手臂,口中喃喃的说道。

下一刻,“柳鸣”目中金紫两色银芒一闪后,当即手臂上的赤红鳞片一阵闪动后,竟然无声无息的没入**内不见了踪影,手臂就再次变得**晶正常起来。,

“柳鸣”见此微微一笑,将袖袍放下,再次向身前那些悬浮在半空中的蛟鳞一招手,当即又有数十枚冲其激射而来,被其一张口的吸入了肚中。

又一轮炼化再次开始了!

两个时辰后,最后一批蛟鳞也被“柳鸣”用诡异秘术炼化进了体内,其目光就落在了那见变得光溜溜的蛟龙皮上。

此皮坚韧程度虽然无法和蛟麟相提并论,但也根本不是一般兽皮可比的。

故而他只是略一沉吟后,眉宇间就“呲啦”一声,再一缕黑焰一卷而出,瞬间将蛟皮包裹了其中。

“柳鸣”双手十指连弹不已,一道道黑色法决纷纷弹出,并全一闪即逝的没入黑焰中不见了踪影。

原本有些淡红的蛟皮,在黑焰中一点点的变软起来,并且不时从中冒出一缕缕青烟,闻起来腥臭之极。

而蛟皮本身在变得晶莹剔透、不断软化的同时,面积也飞快的缩小起来。

“柳鸣”见到此幕,目中寒光一闪,手中法决忽然一停,单手一个翻转,当即须弥螺再次凭空浮现而出。

此储物异宝只是滴溜溜一转,就从中飞卷出一大片原本储存在里面的各种炼器材料,大都是其这些年柳鸣从斩杀敌人手中所得之物。

“柳鸣”袖子一抖,这些材料都一窝蜂的没入黑焰中,瞬间化为五颜六色的液体,并一团团的溶入蛟皮之内。

接着“柳鸣”十指又冲黑焰弹动法决,让里面蛟皮开依其心意的开始扭曲变形起来。

一顿饭工夫后,一件表面铭印许多不知名黑色灵纹的赤红色皮甲,就出现在了其眼前。

“柳鸣”单手一招,当即黑焰从皮甲上脱离飞回,同时皮甲“嗡嗡”声一响后,就模糊的出现在了其长袍之内,贴身套在了身躯上。

他将身上长袍一扯而下,低首看了看身上皮甲后,忽然某只手掌放在了上面,并五指一用力的按下。

“轰”的一声。

接着皮甲红光一阵大放,当即一层层淡红色附纹阵凭空浮现而出,竟然隐约有二十六重之多样子,又在闪动中又纷纷的溃散不见了。

“嗯,这应该算是一件上品灵器了。看来我的炼制之术倒是没有退化太多,可惜那小子手中实在没有什么太好材料,否则再多几种辅助材料的话,炼制出一件极品战甲倒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现在也只能马马虎虎先凑乎用了。不过下面的东西倒必须真花些心思好好炼制一下。”“柳鸣”看了看身上皮甲,似乎不太满意的摇摇头。

接着他将旁边长袍披在身上,单手只是虚空一抓,波动一起后,一团金色液体和一块淡金色粘土就凭空出现在了手心中。

正是那团琉璃熔火金和金精息土!

“真是个蠢物,琉璃熔火金这等佳炼器材料,竟然只当做简单的增幅材料之用。还是让我来好好利用一下吧。倒是这块金精息土,的确是炼制丹炉的极品材料,但我对丹术之道又不精通,留它何用,但将其和重水珠融合一体的,倒是能炼制出那件宝物来了,也不算浪费了此材料。”“柳鸣”看着这两样材料,双目一眯的自语两句。

接着他袖子一抖,一道青光和一团黑光同时一飞而出,略一个盘旋后,就分别化为了一口青色短剑和一颗黑色圆珠。

正是青月剑和重水珠。

“这两样法器原本所用材料也算可以,但炼制的手法却低劣之极,正好让顺势重新调整一下里面的禁制。”

“柳鸣”用不屑目光打量了青月剑和重水珠两眼后,眉宇间黑焰滚滚一凝后,又有一缕同时落在了二者身上。

一瞬间,一股汹汹黑焰就将二者全都包裹了起来。

他随之抬手再冲一侧虚空一招。

“噗”“噗”两声,琉璃熔火金和金精息土一动之下,分别落在青色短剑和黑色圆珠上,同样被黑焰淹没了。

“柳鸣”脸上神首次凝重了起来,一根手指飞快在身前虚空划动之下,当即一枚枚黑色符文凭空涌现而出,并蜂拥没入黑焰中的两件灵器之中。

青色短剑和黑色圆珠,则一个开始发出阵阵的清鸣声,一个则在“嗡嗡”声中涌出一缕缕的黑色水雾……

他这一次的炼制,明显比前面那次要长久的多。

转眼就过去了一曰一夜,当眼前两团黑焰一闪,跳回到“柳鸣”眉宇间后,一柄剑柄处铭印着一枚弯月痕迹的金色小剑和一颗体积比原先大些的黑色圆珠重新显现而出。

而一团琉璃熔火金和金精息土,却全都凭空不见了踪影。

“柳鸣”见此,当哈哈一笑,单手冲金色小剑一点,当即此剑一个闪动后,剑体就一个模糊的出现在了其身前处。

“嘿嘿,果然是极品剑器!如此一来最好不过了,就能勉强能承受住剑胚之灵的灌注。这样看来,一柄元灵飞剑马上就可凝练成功了。”“柳鸣”一条手臂一动,伸出两根手指的将金色小剑轻轻夹住,低首用精神力略一检查金色小剑片刻,面露一丝笑容。

随之“柳鸣”又冲一侧空中,另一柄还被黑焰汹汹包裹的金色剑影一招手。

当包裹剑影的黑焰同样一卷的飞入其眉宇处,剑影一个模糊,就在一阵波动中无声的出现在了他面前。

“柳鸣”望了望眼前金色小剑和剑胚之灵,深吸一口气,另一只手掌探下,就将剑胚之灵一把抓住,直接往另一只手中金色小剑上一按而去。

同时他眉宇处的黑焰只是略一转动,一股强大之极精神力就狂涌而出,精神力瞬间实质化般的化为一道晶濛濛光柱,直接没入金色小剑之中。

但就在这时候,忽然“柳鸣”发出一声惨叫,眉宇处晶莹光一散而灭,将手中金色小剑和剑影同时撒手抛开,身躯更是一颤的直接翻身栽倒。(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