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三章 蛟骨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4-05    作者:忘语


“柳鸣”手腕一抖,将符箓往身前一抛,两手一夹,再一搓,当即一片血焰在两手间汹汹燃烧而起,同时从黄色符箓中传出了金甲人的惶恐求饶声。.

“前辈住手,我愿意降服与你,千万不要抹去我灵智。有笑的在你身旁为仆的话,定能给前辈帮上大忙的。”

“哼,区区一个符灵,你当我自己不会培养吗。与其留下你,不如我自己重新培养一个了。”

“柳鸣”面无表情的说道,接着两手又狠狠搓了一下。

金甲人再一声惨叫,一股黑气从黄色符箓中一冲而出后,就再无任何声音传出了。

这枚黄巾力士密符的符灵,竟然就这般真被“柳鸣”轻易抹去了灵智。

“柳鸣”做完此事后,一张口喷出一个寸许高的迷你海螺,只是在身前滴溜溜一转,就化为了尺许般巨大。

正是须弥螺

他将手中符箓往须弥螺上一拍,当即一个模糊的没入其中。

接着“柳鸣”对眼前的巨大海螺不管不问,反而目中晶光一闪的放出一股恐怖之极精神力,往自己身体内一扫而去。

“剑胚之灵,竟有两个之多!人族剑修的确非常难缠,兼修飞剑之术,倒是不无不可的。如此一来,这位六阴真人的剑胚,倒是好能派上大用场了。嘿嘿,剑胚之灵上的血脉之力对别人来说,是棘手之极,但对我来说,抹除上面印记还不是轻而易举事情,刚才只是稍微借用了其中一点力量。另外,这副肉身也太弱了一点,前面修炼的冥骨决也是肤浅之极,根本未得精髓所在,必须要好好的再改造一番。嗯,那条赤蛟的空壳应该可以拿来一用……算了,在做这一切之前,先将这里一切收拾一下,赶紧离开的好。否则那个海族的化晶小辈再赶过来,以我现在情形对付起来还要大费手脚的。”“柳鸣”一边双目晶光闪动不已,一边喃喃的自语说道。

他单手一动,从须弥螺中取出一件绿色长袍披在身上,袖子再一抖后,霞光闪动,又将须弥螺一收而起。

随之他单足跺地,就化为一团黑光的腾空而起,围着附近区域周边一阵风似的转动一圈,就将边缘处插着的那一杆杆蓝巨幡,不知用什么手法的全都一收而起,重新化为一叠厚厚的蓝色小旗。

在最后一枚蓝色巨幡被收起的一瞬间,原本笼罩整个天空的晶莹巨网,当即化为一片海水的洒落而下。

光芒一敛!

“柳鸣”身形就出现在了这片区域的中心处,只是看了看手中的一叠阵旗,就同样两手一搓,血焰一闪,就将阵旗中原本留下的印记全都化为了乌有,接着再单手冲下方一招。

“嗖”的一声。

一颗黑色圆珠从地面上冲天而起,几个闪动后,就没入其一条袖中不见。

这时,“柳鸣”才再无任何留恋的遁光一起,直奔山脉深处激射而去了。

……

厉鲲感觉自己几乎要发疯了!

他虽然坐镇在海族浮城中心湖的巨阵中,却犹如笼中之虎般的在法阵内来回走动着不停,眼中尽是惊怒之色,胸口衣襟上更是凭空多出数团殷红血迹,浑身上下气息都给人一种近似爆发前的恐怖感觉。

j就在不久前,他忽然失去了和金甲人间的那一丝冥冥间联系,结果不及防下,不但让心神受创,更在法力反噬下,脱口喷出数团精血去,隐约感到自己剩余寿元凭空少去了小半之多。这自然让其惊怒交加,第一时间就知道金甲人那边出了事情。

不过就在他犹豫是否要违抗彩袍女子命令,马上赶去山脉的时候,结果和那套小葵水阵旗又凭空失去了联系。

如此一来,他就是现在赶去,对方肯定也逃之夭夭了。

况且对他来说,对方竟然能将金甲人斩杀掉,肯定不会是那人族小子,十有**是另外一名化晶期人族强者插手此事了。

这样话,就算对方滞留在原处,他现在一个人赶过去也根本无用的。

厉鲲咬牙切齿,将柳鸣彻底恨之入骨了。

……

两个时辰后,山脉深处的一座天然洞窟中,“柳鸣”盘坐在一块黄色蒲团上,身前有一白一黄两枚寸许长的小剑虚影悬浮在低空处。

正是柳鸣用太钨之铁凝练而成的太罡剑胚和六阴真人神念当年留给其的剑胚之灵。

二者看似有些相似,但一个才不过是培育数年时间,一个则起码培育了上千年之久,再加上祭炼剑胚之人的法力修为是天壤之别,二者威能悬殊之大可想而知了。

而且按理说,一般情形下无法离体的两枚剑胚之灵,此刻竟然这般大模大样离体暴露在了虚空中,若是让其他大能剑修知道此事情,恐怕更要为之目瞪口呆了。

不过这时的“柳鸣”,却两手飞快掐诀不已,口中念动一种晦涩难懂之极的咒语,同时体表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黑光,眉宇间的那枚黑色符文,更是发出刺目的光芒,

“噗”的一声。

黑色灵纹骤然间化为一团汹汹燃烧的黑焰,并一闪的有一缕从中激射而出,正好落在了面前的黄色剑影上。

原本静静不动的黄色剑影,顿时嗡嗡的作响起来,并在黑焰中拼命挣扎扭动不已,但偏偏在原地无法移动分毫的样子。

就在这时,“柳鸣”却伸出一根手指冲白色剑影又是一点。

当即此剑影一个晃动后,就稳稳的跳入到旁边的黑焰中,并和黄色小剑瞬间重叠到了一起。

“柳鸣”一声低喝,再一张口,喷出了一团淡金色精血,全都一滴不剩的落在了黑焰中。

“腾”的一下!

原本淡黑色的灵焰,瞬间化为了淡金色,同时原本重叠一起的两柄小剑,则在金焰中以肉眼可见速度飞快融合起来。

不过几个呼吸间工夫,两柄小剑就化为了一柄淡金色剑影,但是表面光芒却微微闪动不已,显得不太凝固的样子。

“很好,一缕神识之焰作用下,果然轻易就消除了六阴真人的印记,将其剑胚之力全都灌注另一枚剑胚之灵中,虽然中间不可避免的会损失一小部分威能,但也总比看着不能用强上百倍了。下面只要让这枚新诞生的剑胚之灵,在神识之焰之力作用下,好好煅烧一番,就可将其中多余杂质彻底剔除干净,再无任何后患了。”“柳鸣”望着眼前的金色剑影,不禁露出一丝笑容的自语一番。

随之他任由金色小剑在虚空中由火焰包裹,自己则往袖中一摸,竟然顺手拽出了一个尺许高大的迷你赤蛟空壳来,只是腹部柔软之处,赫然残缺一小部分。

“化晶期的赤蛟,以这具肉身的修为,现在倒也勉强能用了。不过这人族小子,也未免太有眼无珠了,不知道此蛟一身真正的精华就在眼前,这些年竟然丝毫都没有发现过。”“柳鸣”打量了眼前赤蛟空壳两眼后,嘴角忽然泛起一丝讥讽的神色。

随之他忽然手臂一动,单手往赤蛟头颅下方一个看似普通的赤红鳞片一摸,当即表面红光一闪,就从中拉出一副巨大之极的晶莹骨架来。

足有七八丈之长,通体晶莹,并散发着淡淡红光,正是这头赤蛟一身完整骨骼,浑身散发这惊人之极气息,一根都未曾缺少的样子。

原来当年这头化晶赤蛟伤重后,不但将整副空壳留下,甚连一身横炼蛟骨也用一点空间秘术,勉强藏入脖颈处的一枚蛟鳞中。

以柳鸣实力,自然无法看破这等空间神通,但想瞒过现在的“柳鸣”双眼,却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惜是头赤蛟,若是土蛟或金蛟之骨,就更好了。不过这种情形下,也只能勉强用了。不过这人族小子想要修炼的龙虎冥狱功,在溶入了这副蛟骨后,修炼起来却是事半功倍了。嘿嘿,但这等鬼道功法我怎可能去修炼的。等我改造完了肉身,就会立刻离开这偏僻之地,要设法重返魔域,好重修我无上魔功。”“柳鸣”用手指抚摸了下眼前巨大之极的蛟骨,却面露一丝遗憾的自语说道。

他一说完这话,当即就不再耽搁什么的单手再一掐诀,眉宇间的黑焰一闪之下,又有一缕弹射而出,正好落在眼前的一根蛟骨上。

只见那根晶莹蛟骨在黑焰燃烧下,竟蜡烛般的飞快变软溶解起来,顷刻间就化为了一颗豆粒般的大小的晶莹颗粒。

柳鸣再单手一招,就将这晶莹颗粒抓到手中,并毫不犹豫的抛入口中吞了下去。

接着,他体表黑光再次一盛,眉宇间黑焰滴溜溜一转,就开始双目一闭修炼起来。

但不过一盏茶的工夫,“柳鸣”忽然脸上晶光一闪,表情就一下变得痛苦之极。

与此同时,他体表肌肉一块块的开始蠕动不已,同时体内深处传出一阵“嘎嘣”的密集爆竹声,一根根粗大青筋当即从皮肤上弹跳而起,一些地方更是瞬间的皮开肉绽,鲜血直流!(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