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一章 山脉激战(下)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4-03    作者:忘语


“强横实力?碾压?”

柳鸣刚才全力一击后,也觉得浑身酸痛无比,听闻此言,不禁心中大凛,同时又有几分惊疑。.

以他现在眼力,自然能看出刚才一击差不多已经是对方现在法力所限极致了,除非有比其本命神通还厉害的其他秘术,否则万万无法作出比刚才更加强大的攻击。

不过,柳鸣自然不会老是这般被动承受攻击,当即强压住心头疑惑,单手一掐诀,当身前点点蓝光飞快凝结而出,再往一处猛然聚集后,就幻化出了一根晶莹剔透的冰锥,开始不过尺许长,但顷刻间就化为了半丈般大小。

柳鸣目中冷光一闪,掐诀手掌骤然往身前巨型冰锥上一拍,当即蓝光一闪,冰锥一闪即逝的激射出去。

与此同时,其另一只手中却在青光闪动后,也堪堪形成了一枚数尺长的巨型风刃,也手腕一抖的的骤然消失不见。

接着柳鸣自身,再一跺足后,就弩箭般冲对面激射而去。

金甲人只觉眼前波动一起,一枚青濛濛风刃就后发先至的到了近前处,并一闪的一切而来。

与此同时,后面那根蓝濛濛冰锥也到了前方不远处,从上面散发的丝丝奇寒气息,同样一卷而至。

金甲人一声冷哼,一条手臂在符文泛起后,金灿灿拳头就向前方一捣而出,一股金濛濛震波从中狂涌而出。

“轰”的一声!

青色风刃和后面冰锥在金色波荡狂卷过后,骤然一凝,接着就诡异的同时爆裂而开。

那青色风刃在破碎后,无数青色碎片迸射飞溅,而那巨型冰锥在爆裂的同时,一股蓝濛濛寒气就从中一卷而至。

金甲人只觉身躯一寒,体表竟瞬间浮现出一层淡淡的晶莹寒霜,让其动作顿时迟缓了多半,连护身金光都无法阻挡此寒意分毫的。

几乎同一时间,一根碧芒从风刃碎片中出其不意的激射而出,一闪即逝的就从金甲人眉宇处洞穿而过,让其面孔一凝的泛起了一层乌黑。

与此同时,扑到附近的柳鸣,则身躯一扭,就以不可思议角度闪到了金甲人背后处,那只抓着重水珠的拳头一晃,就无声无息一击而出。

“砰”的一声。

金甲人护体罡气纸糊般的被一击而碎,拳头当即结结实实的击在了金甲人的后背处,并从中瞬间涌出一股难以形容的淡黑色震波,并且疯狂注入前方躯体中。

一声低吼!

金甲人身躯瞬间气球般的吹大,并最终一声闷响的自爆而开。

一股金濛濛气浪,顿时向四面八方一卷而去。

柳鸣这才面上一喜的向后几个闪动,退在了十几丈外的另一虚空处,眼都不眨的看着对面气浪中心处。

“果然是好手段,怪不得这般自信了。不过,你现在既然出手过了,那就安心的去死吧。”

话音刚落,金色气浪中一股强大气息浮现而出,并化为巨大漩涡般的以惊人速度疯狂巨涨,转眼间就突破了凝液后期限制,竟然达到了化晶期恐怖程度。

这时气浪才一分而开,从中现出金甲人身影,其浑身上下完整无损,仿佛先前被碧影针洞穿头颅和身躯爆裂事情根本就未曾发生过一般,并且身上气息之强已经丝毫不下先前的厉姓老者了。

柳鸣见到此幕,心中顿时直往深处沉去。

他虽然不知道对方到底用了何种秘术,不但几乎是不死之躯,还能将修为提升到这种程度,但进入化晶期的对手已经远超其预料之外,也根本不是他所能抵挡的了。

柳鸣心念只是飞快一转,猛然身躯一沉,就化为弩箭般的向下方地面激射而去,同时手中也瞬间多出了一枚淡黄色的遁地符。

在眼前情形下,或许再次逃入地下,才是其能够保住姓命的唯一方法。

不过就在这时,已经拥有化晶期修为的金甲人,却嘿嘿一声冷笑,就没有任何顾忌的出手了。

只见他只是看似普通的一蹲,肩头一动,一条手臂就冲下方柳鸣所在一拳捣出。

柳鸣只觉背后响起爆鸣声,一股让其毛骨悚然的感觉瞬间降临身上,当即心中大凛,不假思索的身躯一个模糊,就此一百八十度转过身躯,同时单手一扬。

“噗”的一声!

一颗黑濛濛圆珠骤然射出,并一晃化为脸盆般大小,同时体表泛起无数黑文,所过之处,虚空全都嗡嗡作响,同时一阵的扭曲模糊。

显然这一投,柳鸣已经将重水珠的威力发挥到极限了。

不过下一刻,重水珠前方就传来“轰”的一声晴空霹雳般巨响,一个水缸般大小的半透明拳影骤然浮现而出,正好和重水珠撞到了一起。

“嗖”的一声!

黑色圆珠体表符文一颤之下,竟立刻恢复了拇指般大小的激射而回,速度隐约比先前射过来时还要快上三分样子。

柳鸣目睹此景,自然脸色大惊,不假思索的一只金色手掌冲激射而来的黑色圆珠一抓而去,同时心中拼命催动重水珠禁制,想让其硬生生停下。

不过这时的黑色圆珠,在反弹而回的时候,已经附带了莫大外来力量在上面,体内禁制纵然立刻生效,也不过让其射回速度略微一缓而已。

但趁此机会,柳鸣抓出手掌一个模糊,就五指堪堪抓住了黑色圆珠。

但下一刻,柳鸣只觉五指一热,从手中之物中狂涌出一股令人难以置信的恐怖力量,几乎比重水珠本身重力还要强大三倍以上。

柳鸣脸色大变,口中一声怒喝,抓出手臂就骤然粗大一圈,**上金色更是光芒大放,隐约可见一根根粗大虬筋凸鼓而起,同样也有一股巨力从手中涌了出来。

“轰”的一声,两股巨力瞬间在其手上爆发而出,隐约一团黑色光晕一闪而逝!

柳鸣身躯一颤,当即张口喷出一团精血,同时“蹬蹬”的向后倒退数步去,虽然未让手中圆珠脱手而出,但抓住金色手掌虎口处,赫然变得鲜血直流,同时一股剧痛从流血处瞬间传出。

显然这一击,让柳鸣负伤不轻。

不够就在这时,不远处晶莹拳影只是一个模糊,赫然也无声无息的到了柳鸣身前处。

柳鸣见此,自然惊怒交加,再想施展什么手段躲避,根本是来不及的事情了,只能心中一横,两条手臂同时一抖,也幻化出密密麻麻金色拳影一迎而上。

当即虚空中一团团金光密密麻麻的爆裂而开,地动山摇般巨响连绵的传出,以柳鸣为中心的虚空瞬间刮起一道道金濛濛飓风,并有惊人震波向四面八方一圈圈的荡漾而开,所过之处,虚空全都为之尖鸣不已。

在高空击出一拳后就面无表情的金甲人,见此情形神色微动,并没有再采取什么行动,只是这般静静的看着下方不言不语了。

片刻工夫后,当金色飓风一卷的溃散而灭,漫天震波也渐渐消失后,低空处顿时只剩下了一个孤零零笔直站立的身影。

金甲人双目一眯后,就将柳鸣此时的情形,看了个一清二楚。

只见这时的柳鸣,仍然摆出双拳击出的姿势,但拳头上尽数皮肉绽开,两条手臂也是鲜血淋淋,几乎没有一寸完整之处,同时面孔苍白之极,眼鼻中鲜血直流,胸前更是防御大开,上半身外衣尽数碎裂,里面贴身所穿蛟鳞皮甲暴露而出,并在上面留下了深入数寸的清晰拳印。

“以凝液初期修为,竟然能接下我用化晶期境界催动的全力一击,你也算是我见过的第一人了。不过,你现在五脏六腑应该都被我拳力尽数震碎,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你最后可还有什么遗言要说吗?”金甲人打量了下方的柳鸣两眼,脸上复杂之色闪过后,竟用一丝凝重的口气说道。

柳鸣听了这话,脸上却泛起一丝苦笑,开口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浑身**寸寸的爆裂而开,无数血丝从体表一喷而出,让其彻底化为了一个血人。

他更是双臂一收,身躯晃了几晃,就此从低空摔落而下,重重摔到了下方地面上。

至于其一只手掌握住的重水珠,则一个滚动后,从其松开的五指中一滑而出,一直滚到三尺多远后才停了下来。

但圆珠表面,满是鲜血和灰尘了。

这时,金甲人才长吐了一口气,身上气息骤然急降而下,顷刻间就恢复了凝液后期的程度,并喃喃的自语了一句:

“想不到,区区一个凝液境人族,竟然将我逼到了这种程度。不过如此一来,我能化形的时间可就大大缩短了,必须快些将那圣兽之卵找出来,带给厉老鬼才行了。”

话音刚落,他目光在地面上不动的柳鸣身上扫了几眼后,蓦然单手冲其一招。

“噗”的一声,一叠厚厚符箓就从柳鸣袖中一飞而出,在低空中一个盘旋后,其中十来张储物符一个颤抖,就化为黄光的激射而来。

不过就在这时,忽然下方波动一起,一只鲜血淋淋手掌凭空浮现而出,并一把将这些符箓抓在了手中。(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