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章 山脉激战(上)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4-02    作者:忘语


“小子,你是自己出来,还是让我亲自出手揪你出来!”金甲人神念瞬间就锁定了地下河床处,当即阴森的说道。.

这时,柳鸣也发现那名化晶期厉姓老者不在地面上了,取而代之的却换成了一名凝液境后期的金甲人,并且面貌还和老者十分相似的样子,心中自然惊讶万分。

不过,他已经被对方发现,还如此近距离的被其神念锁定住了,知道再想隐匿躲掉是不可能的事情,当即略一沉吟后,就将手中蓝色小旗一晃,另一只手再闪电般抓出,就将两件宝物暂收收起,同时体表那层透明水幕和里面的浓浓水汽则瞬间溃散而灭,背部两张黑色符箓也一下自燃的化为了灰烬。

先前他之所以能瞒过海族老者的搜索,一方面是所藏地方隐秘,另一方面则是靠了重水珠和精水旗的遮蔽,特别是前者所放水雾,几乎让其和河床融为一体,再加其还使用了敛息和闭气之术,几乎将自身生机全都降到了最低,如此多条件加在一起,才堪堪瞒过了厉姓老者这般一名化晶存在的神念搜查。

当然,这也是这位海族强者本身并不擅长精神秘术,若是换了其他精通此方面秘术的强者,柳鸣就姓命堪忧了。

片刻后,一股黑气从地面中一冲而出,再滚滚一凝后,就幻化出了柳鸣身影来。

“阁下是什么人,也是海族人?”他用神念向四周一扫而过,并未发现海族老者隐藏起来的行迹,当即心中一松,目光闪动的冲对面问了一句。

“我是什么人,你无需知道。你只要知道,我是厉老鬼留下专门收拾你的人就行。那枚圣兽之卵应该带在身上了吧,你若是将其自动交出,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否则的话……”金甲人毫不客气的出言威胁起来。

“阁下口气倒是不小,圣兽之卵又是何物?”柳鸣微微一怔,但脑中却不禁闪过那个不知名的紫色兽卵来。

但此种情形下,他自然绝不会承认此物在自己手上的。

“你不知道圣兽之卵?算了,不管你是真不知道,还是明知故问,只要杀了你,我自然就可知道了了。记住,杀你之人叫‘厉甲’。”金甲人先是眉头一皱,但面上煞气一现的说道,接着单手一招,蓦然地下“嗤嗤”声一响,密密麻麻的金芒从泥土中激射而出,暴雨般奔柳鸣而去。

柳鸣见此,脸色一沉,单手一掐诀,体表黑气当即滚滚一凝,就幻化出一根根黑色触手,只是疯狂一舞,就幻化出一层虚影黑幕,将身形全都护在了其下。

与此同时,一层淡蓝色罡气也化为光罩在黑幕中浮现而出。

下一刻,雨打篱笆般声音,在虚空中骤然响起。

看似气势汹汹的金芒一打在黑幕上,当即化为团团金光爆裂而开,但除了让触手溃散一些外,并未能奈何此防御如何!

柳鸣见此微微一怔,尚未明白对方此攻击是何用意时,那些爆裂开的金色光团往一处聚集而去,再一个模糊后,就此幻化成另一名金甲人来。

此金甲人在如此近距离一现身而后,当即面上狞色一现,手臂一动,就一拳狠狠捣出。

与此同时,远处的另一名金甲人,则就此化为金光的溃散开来。

而金甲人如此诡异手段,柳鸣自然也大吃了一惊,再想躲避根本来不及了,只能双臂飞快一动,当即交叉横档在了身前处,同时一层金液一卷而过,双臂也化为了金灿灿颜色。

“轰”的一声。

一只金色拳轻易击在了黑幕上,让其在一阵异样波动中寸寸的碎裂而开。

至于后面的蓝色光罩,更是在一团脸盆大小拳影骤然浮现后,被其中爆发巨力轻易撕裂而开。

巨大拳影一个模糊后,就狠狠撞在了柳鸣交叉防护的金色双臂上。

一声地动山摇般的巨响!

金色拳影当即在柳鸣和金甲人间爆裂而开,化为一震波的向四面八方卷去。

柳鸣和金甲人身躯一震,在面前巨力反冲下,几乎同时“蹬蹬”的向后接连退去。

等二者身形一沉的再站稳身形,互望一眼后,几乎同时失声出口。

“你用的是何秘术?”

“你是炼体士!”

柳鸣和金甲人微微一怔后,又不禁同时沉默起来。

不过柳鸣面色有些阴晴不定,金甲人却有几分凝重之色显露而出。

“看来我倒是小瞧你了。能让厉老鬼也吃瘪之人,果然不是一般的人族修炼者。不过就算是炼体士如何,你的凝液境初期的修为放在这里了,只要不近身攻击,你一身强横肉体也不过是个靶子而已。”金甲人终于目中寒光一闪的说了一句。

随之他单手一扬,一道金光飞出,一个模糊后,就忽然化为密密麻麻的金丝一散而开,并在“嗤嗤”声中,以惊人速度向柳鸣激射而去。

柳鸣则脸色一沉,单手一个翻转,手心中顿时多出了一面蓝濛濛小幡,反手一插,就无声无息的没入了自己身躯内。

他体表蓝光一闪,瞬间化为了半透明的晶莹形态。

那些金丝一阵闪动,就轻易的洞穿了柳鸣身躯,并留下密密麻麻的小孔,里面赫然尽是不知名的半透明液体。

“精水旗!是海族哪个废物,竟然让这等宝物落在一名人族手中!看来一般手段还真无法奈何你了。既然这样,那你就接我真正神通一击吧!”金甲人目睹此景,当即咒骂一声,但又阴森异常的说道。

随之只见金甲人身躯骤然向后一晃,双肩一抖,体表金甲当即无数金色符文飘舞而起,同时一个十余丈高的金色巨人虚影在背后无声的浮现而出。

这巨人虚影虽然模糊不清,但隐约能看到其面目獠牙毕露,半身赤裸,腰间围着一个简易皮裙,十分孔武有力的样子。

金甲人单手一掐诀,口中一声大喝,背后金色巨人当即手臂一抬,举起一只硕大手掌向对面徐徐一抓而去。

柳鸣只觉头顶一暗,一只屋子般大小手掌虚影就在无数符文翻滚中浮现而出,并五指一分的一压而下。

四周虚空“嗡嗡”声一响!

柳鸣顿时产生出一种避无可避的感觉,同时一股庞然巨力降临其身上,几乎让其瞬间无法动弹分毫了。

他双眉一挑,知道真到了自己拼命的时候,当即骤然一咬舌尖的也大喝一声,四肢骤然一粗后,当即将吃奶的力气也都调动了起来,瞬间就摆脱了巨力的束缚,同时猛然向前一步,身体内的蓝色小幡当即一冲而出,同时缩在袖中一只金灿灿手掌顿时将重水珠抓住,并一挥的冲高空巨掌一击而出。

“轰”的一声。

柳鸣拳头和空中巨掌相比看似瘦弱无比,但方一击出瞬间,附近虚空却一阵模糊扭曲,同时传出刺耳爆鸣声,一团光濛濛金色光晕瞬间在拳头和巨掌间爆裂而开。

灰濛濛飓风一起,一圈圈金色气浪向四面八方狂卷而开。

金甲人只觉身躯一颤,体表金色符文当即一卷的溃散小半,同时背后巨人虚影一个模糊,竟就此化为金光的碎裂而灭。

金甲人满脸的惊疑,努力睁大双目向对面看去时,但在灰濛濛狂风阻挡下,根本看不清任何东西。

不过下一刻,对面风中寒光一闪,一道丈许长的青色惊虹激射而出,只是一个闪动,就横跨十几丈距离,到了金甲人面前处,不由分说的围着其头颅就是一绕。

“咔嚓”一声脆响。

金甲人脖颈处泛点金光的碎裂而开,硕大头颅更是骨碌碌的直接滚落而下。

这时,对面飓风才骤然间一分而开,柳鸣手掐剑诀的从中走出,脸上露出一丝喜悦的表情。

那道青虹自然是他用刚刚学会的御剑术,将青月剑直接祭出的结果,出其不意下果然将真斩杀了眼前的这名强敌。

但马上,其面上笑容就一下凝滞了。

因为那具无头金甲人尸体竟然没有倒下,反而一条手臂一动,骤然暴涨大截的一抓而出,竟一把将附近刚刚现出原形的青色短剑死死抓住。

接着破空声一响,那颗金甲人头颅竟然诡异的一冲而来,并一张口,冲青色短剑喷出一连串的金色符文。

这些符文看只是滴溜溜一转,就诡异的贴在了剑身上。

原本拼命挣扎并低低嗡鸣的短剑,表面光芒一黯,竟然就此不动起来。

柳鸣则面色大变,竟然无法感应到青月剑和自己间的联系。

这时,金甲人头颅一个飞动,就稳稳的重新落在了无头身躯,脖颈断开处只是一圈金光闪动,就恢复如初起来,再无半点伤痕存在。

金甲人头颅上原本合上的双目,则一睁而开,冲柳鸣诡异一笑。

柳鸣看到这里,自然目瞪口呆了!

“没想到,你竟然还是兼修飞剑之术,还是一名剑修,若是换了其他凝液境后期存在,在刚才一击下,说不定真要陨落掉了。但想伤我,却是妄想的事情。既然我的本命神通也杀不了你,那就只有用强横实力,直接将你碾压了。”金甲人笑容骤然一冷的说道。(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