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四章 海族决战(五)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3-28    作者:忘语


这时候,圆钵中才一股蓝光冲天而起,滴溜溜一凝后,就化为了一名身披五色霞袍的年轻女子。.

此女看似不过二十一二岁,但生的明珠生晕、美玉莹光,眉宇间隐然有一股说不出清气,仿佛不是尘世中人一般,面颊两侧还各绘有一道淡淡金纹,给其更增添几分神秘气息。

显然,刚才那枚蓝色圆环就是此女之物,并且一出手,就同时击伤了张绣娘和云姓青年二人,其实力之是深不可测。

就算是柳鸣,见此情形,也不禁脸色难看之极了。

这时,张绣娘已经面带一丝红晕的从柳鸣怀中挣脱出来,低声称谢了一声后,就神色再凛然的看向了对面彩袍女子,同时袖中寒光闪动,雪白长剑再次一现而出。

“阁下是什么人,竟然躲在灵器中偷袭我等,这算什么本事?”张绣娘娇叱的喝问了一句。

但彩袍女子目光淡淡的扫了柳鸣三人一眼后,只是单手虚空一招,那枚蓝色圆环就一个闪动的激射而回,稳稳的落在了手中,然后才淡淡的说道:

“偷袭你们这些小辈,真是可笑之极的话语。本殿正是在这灵器中小憩一会儿罢了。不过云川三大海族,真是废物。竟然连区区一件翻海钵都无法守住,看来我不提前出手也不行了。”

话音刚落,此女身形一飘,就大模大样的冲柳鸣和张绣娘走了过来。

至于云姓青年驾驭的那头三眼金猿,纵然拼命挣扎身躯,却全身上软绵绵一片,每一根骨头都被击的粉碎,根本无法再起身迎敌。

“柳师弟,有什么绝招全都施展出来了。我们若不能一招击击退对方的话,恐怕此地就是我等的葬身之处了。”张绣娘黛眉一挑的冲柳鸣低声说了两句,就一张口,冲手中长剑喷出数团精血去,再略一抖动后,雪白长剑瞬间就化为了血濛濛之色,同时身上气息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暴涨而起,隐约间已经无限接近化晶存在的样子。

柳鸣闻言脸色一沉,二话不说的将全身法力往手中白骨令牌上狂注而入后,再猛然往后方一抖。

令牌一个模糊,竟然一闪即逝的没万骨人魔身躯中。

下一刻,人魔当即扬首一声巨吼,浑身黑气滚滚一凝后,就化为了数丈高的滚滚黑焰。

接着万骨人魔两手同时虚空一抓,“噗”“噗”两声,两道十几丈长的黑炎巨剑,就凭空凝结而出了。

柳鸣用冥骨决再一催,万骨人魔立刻冲对面彩袍女子一冲而去,同时手中两只巨剑只是一晃,就各有一道黑濛濛惊人剑气狂涌而出。

但黑色剑气方一卷出的瞬间,从里面先飞出化为朵朵黑焰,滴溜溜一站转后,从四面八方向彩跑女子狂击而去。

就在这时,张绣娘也一声低喝,身躯一动,整个人连同手中长剑就瞬间化为一道刺目的血色惊虹,也奔对面女子一卷而去。

正是御剑术修炼到小成境界后,剑修才能会的身剑合一之术。

这一剑,张绣娘几乎再没丝毫保留了,并且在精血加持下,威力更是到了一个连普通化晶强者都要为之动容的地步。

与此同时,原本看似无法动弹的三眼金猿,在拼命一动头颅后,忽然眉宇间的第三只血目骤然间睁的滚圆而起。

闷声一响!

一道血色光柱从血目中一喷而出,一闪之后,就诡异的到了彩袍女子近前处,竟比黑焰和血色惊虹还要早到了一步。

彩袍女子面对柳鸣等三人的合力一击,丝毫慌乱之色没有,反而轻哼了一声后,单手一个翻转,就将手中那枚蓝色玉环一把夹在了两手间,同时口中咒语声一起。

一道粗大无比的蓝色光环就从其身上荡漾而开,果所过之处,虚空都为之一凝。

无论光柱,还是黑色魔焰,一被蓝光扫到后,全纷纷的溃散而灭。

万骨人魔两口黑焰魔剑直接斩到上面后,更在一股蓝光反卷而后,就将其身上魔焰一扑灭,直接化为了一座蓝色剔透的小型冰山。

巨大骷髅当即在冰中无法动弹一下了。

而柳鸣和其的联系,更是瞬间而断,在无法感应到分毫了。

张绣娘所化血色惊虹和光环一接触后,却在脆响声中,直接没入光环中大半截去,然后就硬生生的卡在了蓝光中,再无法动弹分毫了。

但张绣娘仍然拼命催动手中长剑不已,当即一股惊人剑意从其身上冲天而起,只见血光再骤然大盛后,只听“嘎嘣”一声,附近蓝光当即寸寸的碎裂而开。

血色惊虹一个闪动后,竟真突破了蓝色阻挡,闪电般的奔里面彩袍女子一卷而去。

彩袍女子见此,目光微微一闪,脸上首次现出一丝讶色了,但只是袖中一抖,手中就多出了一柄金灿灿的三叉短戟,一个模糊后,就冲对面惊虹迎头一劈而去。

三叉戟一声嗡鸣,当即大片金光一卷而出。

“轰”的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看似威力无比的血色惊虹,一接触之下,竟然被金光击的倒飞出去,几个闪动后,才寸寸的碎裂而开。

光芒一散后,张绣娘才面色苍白的重新出现在柳鸣身边处。

纵然此女一向心志坚毅无比,此刻看向彩袍女子的目光也不禁满是骇然。

“剑意,身剑合一术!不错,没想到年纪轻轻,竟然能将剑修之道修炼到了如此地步。可惜,你现在的法力根本不是自己修炼而来的,否则还真有逼退我的一丝可能。”彩袍女子看着张绣娘,脸上却浮现出一丝异样的神色过后,终于再次开口了。

“快走。此人不是你们能力敌的,能跑一个是一个!”

广场外的白发青年和绿衫女子自然都将这一切全都看进了眼中,当即互望一眼后,就有白发青年冲柳鸣等人大吼一声。

随之二人也不再和附近海族守卫纠缠什么,一个单手一掐诀,身躯一扭,就直接没入地下不见了踪影。

另一个则手中一张符箓一晃,身躯就瞬间化为点点青光的一散而开。

柳鸣听到这声音,脸色一沉,顿时将袖中早已拿出的一张金色符箓一捏而碎,接着体表金光缭绕,就“嗖”的一声,化为一团金色光球破空而走。

至于旁边的张绣娘,甚至在柳鸣发动前,腰间一枚悬挂的白色玉佩就先一步的碎裂而开,从中飞出一股白霞的将此女一卷而起,向另一方向破空而去了。

这时,那边的三眼金猿也一声大吼声,身躯就瞬间的爆裂而开,接着里面血雾滚滚一凝后,一道血光冲天而起,再一个盘旋后,就向天边风驰电掣般的也慌慌遁走了。

柳鸣几人身为诸宗最重要弟子,并且敢冒奇险执行此任务,自然每一个人身上都事先准备好了压箱的保命手段,此刻一见事不可为,当即一哄而散,竟然丝毫迟疑都没有。

不过他们走的如此干脆,倒是让彩袍女子微微一怔,但马上就轻笑了一声,身躯一动,也化为一道蓝光的冲天而起,所追方向赫然正是张绣娘所走方向。

……

柳鸣头也不回的一口气向前方遁出了儿百余里远后,符箓之力才终于消耗完毕,体表那层金光一下化为点点灵光的溃散开来。

他这才停下了遁光,用精神力朝后面飞快一扫。

柳鸣见后面并没有那彩袍女子身影后,才神色一松的大吐了一口气。

这后出现的海族女子,实力之强实在是生平仅见,给其压力之大,就在诸宗那些化晶强者身上都未曾见到过!难道此女是比化晶更加强大的存在,是那传闻中的真丹境老怪物不成?

但似乎又有些不太像!

要真是此等存在,恐怕此女只是动动手指,就能将他们像对付蝼蚁般的直接捻死了。

听说化晶期能修炼到最后的大圆满境界,俗称假丹期,也不是一般化晶强者可比的。此女多半境界的顶尖强者!不过海族真有此等存在的话,何必要隐藏起来?若是前面就出手的话,诸宗多半无人能抵挡的,人族联军早就大败而退了。

而万骨人魔竟然就这般落在了此女手中,回去后还不知道如何向蛮鬼宗掌门交代的。想想还真是万分可惜的事情!

柳鸣飞快思量着,脸色阴晴不定的变化着,但心念再一转后,又摇了摇头。

此种事情,还是交给那些化晶期强者来考虑吧。他虽然逃出了如此之远,但以那海族女子恐怕实力,此地多半还不太安全的,还是快些先返回城中的为妙。

柳般有了决定后,当即取出一颗丹药服下后,就要一催足下灰云的继续向前。

但就在这时,忽然不远处的高空中传来了一个苍老的男子声音:

“妙啊,实在是大妙!人族小子,没想到这般快又和老夫见面了吧。这一次,看还有谁能救下你一条小命!”

柳鸣听了这话,当即一个激灵,抬首往那边高空一看后,面色顿时变得没有半点血色了。

只见在数里外的高空中,一个身穿紫袍的枯瘦老者,正满面狞笑的望着。

赫然是那名银鳞族的厉姓老者。(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