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一章 海族决战(二)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3-26    作者:忘语


这蛮力鬼王每走出一步,身形就骤然暴涨一倍,“蹬蹬”的几步,身躯就涨到了数十丈之巨,手中大棍也随之巨大上百丈,只是两手一握,就冲对面遥遥一砸而下。.

“轰”的一声。

一道十余里长的淡灰色棍影当即在海族上空浮现而出,发出嗡嗡声的往下一落后,下面海水当即在无形巨力下一分而开,竟被灰色巨棍虚影硬生生切成两半。

一阵地动山摇后,地面上硬生生显露出一条一眼望不到头的巨大沟壑。

身处附近的海族海兽,自然死伤大片。。

蛮力鬼王一棍之威,竟然强大如斯!

就在蛮鬼宗的无头鬼王现身同时,风火门所在的黑色巨峰上则青红两色光霞一卷而出,也凝聚出一青一红两只体长三十多丈长的巨鸟,发出尖鸣的飞扑出去。

一只双翅抖动下,密密麻麻的风刃向前方席卷而出。

一只一张口,则一团团头颅大火球,狂喷而出。

九窍宗的那座青色木城,上面傀儡尽数离开后,也在轰隆隆声中一阵模糊的变形,化为了一只身高数百丈的人形傀儡,两只擎天巨臂一抬冲前方一指,当即从指尖处喷出一道道乳白色光柱,划破虚空的落在海族大军中,顿时横扫了一大片。

至于天月宗众弟子,在一干灵师促动下,纷纷组成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剑阵,合力催动一道道数丈长剑光,也冲对面一斩狂斩乱杀。

而元魔宗等三大外来宗门,则在众弟子齐心催动下,也分别召唤出一张绿油油的巨大鬼脸和一只身高十几丈的七色彩蝶。

一个张口喷出无数阴森魔风,一个则双翅顺风一抖后,密密麻麻的艳丽荧粉一飘而出。

被黑色魔风卷入的海族人海兽,体表水幕连同自身血肉都飞快的萎缩消失瞬间化为一具具干尸的从空中坠落而下。

而沾染到巨蝶荧粉的海族,则片刻后满脸赤红,身躯颤抖不已,并最终从耳鼻中喷出一股股赤焰的[***]而亡。

就人族这边各种手段尽出的时候,海族那边也丝毫不甘示弱!

在阵阵咒语声中,海族竟然用大量海水凝聚出了五头数百丈高的的蓝色巨人,虽然头颅四肢均都齐全,但面上蓝濛濛光滑一片,没有任何五官,并且两手中全握着一柄同样用海水幻化出的百丈长巨剑。

这些水巨人方一现身而出,立刻就有两头迎上了蛮力鬼王,一头则冲向拉那青木城池所化傀儡,剩下两只在海族前方不停横扫那些飞来血蝠和下面蜂拥而来的傀儡兽。

那十几头体形惊人的海兽,也均都冲出了海族阵营,对这人族阵营的光幕就一阵猛撞狂击。

其他密密麻麻海兽则一部分冲向了傀儡兽,一部分则紧随其他巨兽的疯狂攻击人族防护光幕不已。

更让人吃惊的是,海族上空的黑云中一阵刺耳尖鸣声响起后,忽然从中冲出十几头体长三十丈的白色鲸鱼,周边全都悬浮飞动着百亩大小的大片海水。

在这些海水中,隐约无数银光闪动不已。

正当人族这边高层为之一怔的时候,空中海水中“嗤嗤”声一响,就从中飞出不计其数的银色飞鱼、

每一只都不过手指粗细,但均都背生肉翅,满口细小獠牙,转眼间就普天盖地的冲入到两阵间。

无论人族防护光幕,蛮力鬼王、大小傀儡,血蝠,巨蝶,鬼脸,几乎均都是它们攻击目标。

让人看了不禁毛骨悚然之极。

就在这时,人族中不知谁一声命令后,忽然前排诸宗弟子头上光幕骤然一散而开,所有人一声呐喊后,纷纷驱云的对面冲去。

对面海族人,也在一阵号角声中,同样忘我的一涌向前。

瞬间工夫,双方终于混战成了一团。

……

柳鸣早已在洞窟中睁开了双眼,神色凝重的盘坐地上不动。

其他人也大都如此。

为了防止海族人发现,他们五人虽然身处禁制中,并不敢将神念放出洞窟分毫,但也能想象出战场上的正在交战两族间的惨烈情形。

这一场大战,无论哪一方战胜,恐怕自身也会损失惨重无比,没有数百年时间都休想恢复元气的。

如此一来,再加上他们即将面临的重任,自然让洞窟中气氛十分的凝重。

纵然看起来一向嬉笑自若的绿衫女子,面上也不苟言笑起来。

“墨师姐,已经开战如此之久了,应该差不多了吧。”云姓青年盘坐了一会儿后,终于忍不住的问了一句。

“云师弟不用心急!若是真轮到我们行动的时候,自然会有人发消息的。”绿衫女子平静的回道。

一听这话,云姓青年不禁一咧嘴。

以其姓情,这般静静坐等就如同煎熬一般,实在难以忍受的很。

就在他想了想后,再想开口问些什么的时候。

忽然一声包含无边怒意的长啸声从地面上隐约传来,竟然能够深入地下洞窟中,让他们都听得清清楚楚。

接着一股让人心惊胆战的庞大神念之力,从洞窟上方一扫而过,但碰到笼罩整个洞窟的禁制时,却被巧妙一滑而过,并未接触到洞窟内任何一人。

“海族化晶强者!”云姓青年一下失声出口了。

其他人也均都一惊。

而那庞大神念竟然一遍遍的不停在附近区域扫过,明显是在寻找什么人的样子。

这让众人不禁惴惴不安起来。

忽然长啸声嘎然一止,庞大精神力如同潮水般的一收而回,着一个震怒之极的声音从海族浮城方向“轰隆隆”的传来。

“人族小贼!你竟然敢如此虐杀老夫族人,我要不将你碎尸万段抽皮扒筋,就愧对族中守护之称!”

话音刚落,一股恐怖之极的气息从海族浮城中一冲而出,并以难以形容的速度向某个方向远去了,并转眼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柳鸣一听这声音,神色微微一沉。

这声音,好像正是当曰两阵间亲自对其出手的那名海族老者声音。

不会真的这般巧,今天留守浮城的化晶强者,就是此人!

要真是如此的话,他可要打起一百二十分的精神了。

就在柳鸣心中隐约感到一分不妙的时候,云姓青年听外面的惊人声音后,却面露喜色的说道:

“是其他两路人,看来他们得手了。”

“再等一下。让他们将那化晶强者引得再远一些,否则以其速度接讯赶回来,只是片刻间时间。”白发青年抬首看了看手中早已拿出的一块银色阵盘,十分冷静的说道。

绿衫女子点点头,也极为赞同样子。

云姓青年也只能连连的点头了。

一盏茶时间后,白发青年手中的银色阵盘,忽然嗡嗡声的大响,凭空浮现出一行金色小字。

“好,出发!记住,只有一炷香的时间,时间到了无论是否得手,我们都必须立刻从浮城撤离掉!”血峰目光一闪,低声厉喝到。

其他人听了心中大凛,自然异口同声的答应道。

于是五人身形一动,依次从洞窟一冲而出,全都出现在了地面之上。

柳鸣只是朝远处浮城方向目光一扫,立刻就看到浮城某面城墙上一股股黑烟冲天而起,并且一些墙壁坑坑洼洼,明显有刚刚被人攻打过的痕迹,同时附近水面上还漂浮着一大片尸体,其中既有海族也有海兽的,鲜血几乎染红了附近大片的水面。

“看来,其他两路人先前出手还真是卖力!我们两个给你们护法,你们动手吧。”血峰见此,则目光一冷的说道。

柳鸣三人闻言,当然也不敢耽搁什么。

柳鸣当即单手往袖中一摸,就掏出了一个黑乎乎的尺许上玉匣,上面封印着密密麻麻的数张符箓。

张绣娘则拿出一叠阵旗,向娇躯四面八方一投而出后,就在霞光闪动中布出了一个古怪之极的法阵。

此女立刻迈入大阵中,当即盘膝坐下。

倒是云姓青年最为简单,只是袖子一抖,当即就从中抛出了一颗血红圆球,表面遍布无数金色花纹。

青年一根手指往额头上一点,同时一张口,冲圆球喷出了一团鲜血去。

“噗”的一声,鲜血爆裂而开,化为血雾全都没入圆球中。

原本看似死物的圆球,当即表面金色灵纹大亮而起,并散发出惊人的光芒。

云姓青年另一手掐诀冲圆球疯狂点指不停。

一阵嘎嘣乱响后,血色圆球就一阵模糊变形的化为了一头两丈高的金猿傀儡。

不过这傀儡和柳鸣以前见过的巨猿傀儡大不相同,不但通体生有厚厚的血肉和厚厚的金色毛发,眉宇间赫然有一只半睁开血目,并闪动着惊人之极的阴森寒光,仿佛真是活物一般。

只有此猿关节处的一圈圈的黑黝黝金属,才能让人勉强辨认出一些傀儡特征来。

而云姓青年,一放出金猿后,猛然将自己手指一咬而破,并飞快用鲜血在眉宇间画出了一个血色符文来。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云姓青年眉宇血色符文滴溜溜一转后,竟然一模糊的也幻化成一只血色妖目,除了有些呆板无神外,赫然都和金猿傀儡眉宇间血目一般无二。(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