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九章 极品灵器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3-25    作者:忘语


“血师兄莫非是说笑,就凭我们几个就摧毁海族的浮城?哪怕我们几个全是化晶期强者,恐怕也是妄想的事情吧。”云姓青年一听这话,当即失声出口。

“云师弟不必太激动。几位制定此计划的前辈,并未让我们现在动手。而是等大战开始,浮城中力量大都被引走后,才轮到我们出手的。并且我们只是其中一路而已,到时,另外还有其他两路会和我们一起出手。不过他们只是佯攻,我们才是真正的主力。”血峰淡然的说道。

“原来如此!要是这样的话,到时倒可以一试的。”云姓青年听到这话,才神色略松的点下头。

张绣娘和柳鸣仍然眉头紧皱,显然都意识到此行任务的艰难。

“我虽然不知道那些化晶前辈为何会指定你们三位新进阶的灵师当做此行主力,甚至我和血峰道友实际上都是处于辅助配合位置,但你们应该很清楚其中的缘由吧,能否现在告知一二了。”绿衫美女秋波流转的问了一句。

“这个……”云姓青年闻言,不禁露出了迟疑之色。

“墨道友!”旁边的白发青年听到这话,却低声喝道。

“咯咯,我给开玩笑而已。那几位前辈怎可能派错人选,至于其中原因我也不急于一时知道,想来到了明天,也就清楚一切了。”绿绿衫女子又花枝招展的轻笑起来。

“这倒将云姓青年弄的有些尴尬之色。

“墨师姐,我等任务恐怕不是摧毁海族浮城这般简单吧。不是小妹自夸,因为某些特殊原因,我若出现在明天的天月宗阵营中,能够发挥出的作用绝不逊色一名化晶期强者的。如此一来,想来柳师弟和云师兄二人,应该也都有差不多的作用。若只为单纯摧毁海族大本营,根本是得不偿失的。”张绣娘再次开口了。

“不错,柳某也有同样的疑惑。而且就算我等任务真是摧毁这座浮城,应该也有一个具体目标吧。是将城中所有海族杀光,还是只将所有建筑或里面禁制法阵毁掉?”柳鸣也有些迟疑的开口了。

“张师妹三位既然是我们诸宗不可多得的强大战力,自然不会将目标放在区区一些留守海族上。至于浮城本身也是无所谓的事情,只要有海族有足够人手,凭空重新再建一座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我们的此行目标,实际上是毁掉浮城中心处的一座巨大法阵,并要抢走作为阵眼的一件灵器。”白发青年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什么法阵和灵器,竟然要花费这般大力气去图谋?”云姓青年十分诧异了。

柳鸣同样露出了凝神细听的表情。

张绣娘却眨了眨眼睛,有些若有所思的样子。

“那座法阵叫什么名字,我和血峰兄还真不知道。只是知道这座法阵是那些海族人能在陆地聚集大量海水的关键所在,那些海族人之所以能够驱动海水攻打我们,其实大半都是依仗此法阵和这件灵器威力。否则,海族人自己纵然能够聚集艹纵海水,也绝不像以前所见的那般多和轻松。而作为阵眼的那件灵器,则是一件极品灵器,是属于不可替代之物。眼前这波海族人手中也只应该只有一件,一旦丢失,海族人再向布置或修补法阵,也绝非短时间内能做到的事情。”绿衫女子笑嘻嘻的说道。

“竟然是极品灵器”

云姓青年听了这话,面上满是震惊之色了。

要知道他手中还只有两件下品灵器而已,甚至连中品灵器都没有一件。

“原来如此,绣娘以前也曾经听叶师叔提过此法阵的事情,若这能如此的话,的确能立刻削弱海族人近半的实力。”张绣娘轻吐一口香气的说道。

“若是如此的话,海族人应该对此法阵和这件极品灵器重视异常,甚至有专门强者加以守护吧。”柳鸣在听到极品灵器的字眼后,同样心中一震,但心念一转后,又担心的问道。

“柳师弟说的没错。据我们所知,这座法阵内每曰都会有一名海族化晶期强者镇守的,即使每次和我们人族诸宗大战,也不会例外。不过此人不用我们艹心了,自有另外两路人将其引走的。我们的任务,就是以最快速度将大阵攻破,然后抢走那件极品灵器。”血峰仔细的回道。

“柳某明白了。”柳鸣听完后,神色也微微一缓下来。

云姓青年眼珠一转后,却有几分好奇的又问道;

“墨师姐,血峰师兄,你们可知道其他两路人用何种方法引走大阵中的化晶强者,一般来说,这海族强者既然负责镇守大阵,怎肯轻易离开的。不会到时出什么意外吧。”

“此事我二人可真的不知道了。但既然等诸宗前辈制定了此计划,想来有十成的把握才是。”绿衫女子闻言,脸上笑容缓缓一收而起,首次肃然的回道。

“嘿嘿,小弟明白了。”云姓青年眨眨眼睛后,似乎想起了什么的回道。

柳鸣见此,有些诧异的看了青年一眼,倒是不知道对方是真明白还是假明白的。反正他是一头雾水,不知其他两路人会用何种方法引走大阵中的海族强者。

但这一切到明曰就可全部揭晓了,他也懒得多想此事了。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五人就在这地下洞窟中调息养神起来,好为明曰大战做最后准备。

第二天一早,赤红太阳方一从地平线上跳出的时候,人族和海族巨城方向,几乎同时有了动静。

人族诸宗一方,还是各种飞舟战车整齐的腾空而起,以宗门为队列的向前方滚滚而去。

不过相比前几次,在人族队伍中多出了七八巨大无比的庞然大物,每一个都足有三四百丈以上。

其中最惹眼的三个,足有千丈巨大。

一座黑黝黝山峰,上面有无数青红两色符文飘舞不已。

一座青色木城,城墙上站着无数一队队的人形傀儡,全都身披铁甲,或持戈,或被弩,密密麻麻的足有近千之多的样子。

一只通体血红的宫殿,四周全是滚滚血雾,里面不时有一些朦朦胧胧的兽影,并隐约从中传出诡异的兽吼声。

除此之外,元魔等三宗支援弟子也单独组成阵势的紧跟五宗之后。

而对面的海族,则在空中黑云一现之后,就同样驾驭滚滚海水的冲这边而来。

同样密密麻麻的海兽,无边海鸟,和踩水而来的狰狞海族人,但其中同样多出了十几头体形巨大惊人的妖兽,每一只都超过百丈大小。

另外则有三座用五颜六色贝壳炼制而成的浮岛,足有千亩大小,也紧随这些海兽之后而来。

在浮岛上,站满了身披甲衣海族卫士,一个个气息凝重,显然都是海族中真正的精锐力量。

不过三座浮岛上的海族体表鳞片大不相同,分别是淡青,赤红、淡银等三种颜色,正是分别代表着青鳞、赤鳞、银鳞等云川海域附近的三大海族部落。

这一次的大战,人族和海族竟然并未向先前几次那般,立刻互相冲击阵势的直接大战,而是在相隔数百丈距离后,都不由自主的都分别约束门下族人,在原地停了下来。

“老夫青鳞族董太清,不知对面人族哪位道友可以代表其诸宗说话。”海族一方的某个浮岛上,一名身穿紫袍的威严老者,忽然从腾空而起,并且几个晃动后,就诡异出现在了两阵间,并分平静的冲人族这边朗声问道。

这话让人族一方一阵搔动,但片刻后那青色木城上同样一道人影从人族队中一飘而出,并冷冷的说道:

“原来是董道友,贫尼不才可代表其他道友说上一二。”

这人一身白色僧袍,面容冷峻异常,正是冷月师太。

“原来是天月宗的冷月道友,道友伤势可已经痊愈了。”紫袍老者打量了冷月师太两眼,脸上略显一丝讶然之色。

“哼,这还要拜你们海族所赐,但幸亏贫尼命大,已经无事了。”冷月师太听到这话,目光顿时更冷了两分。

“嘿嘿,此事可怨不得老夫身上。这可是银鳞族的那些家伙做的事情。按照老夫的注意,以我们海族实力何必施展这些见不得人的计量,直接打上云川大陆就行了。”紫袍老者闻言,却嘿嘿一声的回道。

“既然这样,你我之间还有何话可说?”冷月师太一听这话,双眉倒竖而起。

“老夫之所以会出现在爱这里,只是想给你们大玄诸宗最后一个机会而已。你们五宗若是肯放弃大玄一国,撤往其他相邻其他人族国家的话。老夫可做主,让你们五宗门下弟子全都安然离开。否则此战一旦开始,你们大玄诸宗恐怕就要真有灭宗大祸了。”董太清双目眯缝而起,同时声音低沉的说道。

“董道友真是好大的口气!你真以为此战结果,一定是我们大玄诸宗灭宗,而不是你们三大海族部落灭族吗?”冷月师太闻言,毫不为所动,反而冷笑一声的回道。(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