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五章 化晶出手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3-22    作者:忘语


柳鸣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离其不过三丈远地方,正将一只金灿灿拳头向其缓缓捣出。.

尚未真的击出,一股让海族青年为之心惊的庞然巨力就先一涌而出。

厉鲨想都不想的两条手臂一动,就将两只巨锤横在了身前。

“轰”的一声。

金色拳头结结实实的击在两锤间地方。

厉鲨只觉双臂一麻,双锤不由自主的一荡而开,同时身躯向后蹬蹬的倒退出去,竟一时间无法止住身形。

他面容先是一惊,但马上狞色浮现,忽然一张大口,喷出一面血色小盾,只是滴溜溜一转,就化为一层血色光幕的将其护在了里面。

“哈哈,有这面血脂盾,你想伤我根本是妄想之事。”厉鲨狂笑起来,这时才身躯一晃后,终于勉强停了下来。

就这时,对面柳鸣倒出的那只金色拳头却蓦然五指一张,一颗黑色圆珠从中激射而出,一闪即逝后,就化为一团黑雾的重重击在了血幕上。

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一声闷响后,血色光幕就被圆珠一击而碎,接着在一个模糊后,圆珠重重击在了海族青年胸膛之上。

厉鲨一声惨叫,胸口当即凭空多出了一个碗口大血洞,护身罡气竟然丝毫效果没有,并且一涨一缩后,身躯就在满脸恐惧中化为血雨的爆裂而开。

这位凝液境中期的海族灵师,竟然就这般被柳鸣击杀掉了。

柳鸣则趁此几个晃动,就脱离了血雨笼罩,同时单手往前方一招。

“嗖”“嗖”几声,碧影针和黑色圆珠和一枚贝壳手镯从对面激射而回,被其袖子一抖的全都收入了其中。

随之鸣他光一扫。落在两柄看似不凡的银色巨锤上,略一沉吟,就抛出了两张储物符。

两股白霞一卷而过后,这两件巨大兵器也一收而起。

就在柳鸣袖子飞卷而出,将两张储物符收好的时候,忽然耳边传来一声暴怒的大喝:

“人族小贼,你竟然敢伤我侄儿姓命,看老夫不将你碎尸万段!”

这声音轰隆隆的仿佛雷鸣一般!

即使以柳鸣精纯修为和庞大精神力,也不禁身形一晃,差点从空中直接坠落而下。

同一时间,海族大军后方却一声长啸传来,一道模糊虚影鬼魅般的从远处激射而来,只是几个闪动后,就出现在了战场中、

一路上阻挡其前进的海族人族则均都被一撞而飞,轻则皮开肉绽,重则当场骨折毙命。

此刻,柳鸣才总算从眩晕中清醒过来,骇然的一抬首,就看到了离其不远处的地方,出现了一名身穿银色长袍的枯瘦老者,脸色铁青,双目如鸠,正恶狠狠的盯着他看。

柳鸣心中一沉,几乎想都不想的单手一个翻转,黑黝黝铁筒浮现而出,并且“嘎嘣”机关声一响,一张晶莹丝网就向对面一罩而去,同时另一只手则青光一闪,青色短剑浮现而出,向对面一口气狂斩十几剑出去。

但他自身却毫不迟疑的双足一动,向后方弩箭般激射而去了。

“想走,先把命留下再说!”

枯瘦老者一声低喝,袖子一翻,一手就向柳鸣虚空一抓而来,对那晶莹丝网和十几道青色剑气,全都视若无睹的样子。

“噗”的一声。

老者身上狂涌出一层蓝濛濛光焰,丝网和青色剑气方一到近前处时,全被此焰卷入的化为了灰烬。

同时已遁出十几丈远的柳鸣,却只觉身躯一沉,一股巨大吸力从后爆发而出,竟让其不由自主的向后倒飞出去。

柳鸣大惊,两说飞快掐诀,猛然狂催体内法力,当即身躯一沉,就再次停在了原处。

这一幕,让后面枯瘦老者倒不由的轻“咦”一声,但随之面上狰狞一现,抓出五指当即微微一屈。

“且慢”

就在这时,另一个声音从蛮鬼宗后方传出,接着枯瘦老者上空黑气滚滚而出,一只遍布绿毛的巨大鬼手从中闪电般一拍而出,直取老者天灵盖。

枯瘦老者脸色大变,原本探出手掌骤然方向一改,向高空鬼爪一抓而去。

“轰”一声钟鸣般的闷响。

鬼爪和老者手掌间当即爆发出了一团绿濛濛气爆,当即一股飓风本震波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附近战团中争斗之人波及下,纷纷的东倒西歪,一些法力稍微弱些的,更是法决失灵的从高空坠落而下。

更近些的柳鸣,虽然还能勉强保住身躯不动,但在狂风中也觉面如刀割,同时空气一紧,竟不约有窒息的感觉。

这让柳鸣骇然之极了。

后面出手阻挡之人,听声音正是那位彦师叔,但能和其旗鼓相当的对手,肯定也是海族那边的化晶期强者了。

刚才竟是一名化晶期强者对其出手了,这让他不由的一阵后怕不已,心念飞快转动后,立刻取出数张符箓的往身上一拍,然后一个转身,就顶着数层光幕的在狂风中向后拼命逃去了。

正单手和空中鬼爪僵持不下的枯瘦老者,目光一瞥,就将狂风中柳鸣举动看了个一清二楚。

他当即面上阴厉之色一闪,突然另一手臂一动,一根手指冲柳鸣所在方向一弹而去,

“住手”

空中黑气中当即传出了彦师叔暴怒的声音,另一只鬼爪也带着阵阵腥风的从黑气中一抓而下,但明显已经迟了。

只见枯瘦老者手指前端蓝光一闪,一小截黑黝黝指甲竟“嗖”的一声弹射而出,只一个闪动后,就不见了踪影。

几乎同一时间,正在向后方拼命遁走的柳鸣,忽然感觉心中一寒,接着后背一热,整个人就在一股巨力撞击下一扑而出,同时忍不住的一张口,喷出了数团精血去。

何时,他背部瞬间变得疼痛无比,仿佛被人用尖锥狠狠扎了一下一般。

枯瘦老者见柳鸣向前几个跌跄后,竟然安然无事的再次爬起身来,不禁呆了一呆,但马上大怒的再向其出手时,却忽然一道白色匹练附近虚空中一闪而出,围着其身躯就是一绕。

“叶天眉”

枯瘦老者一下如同踩了尾巴般的弹跳而起,双袖慌忙抖后,当即两面金色圆钹浮现而出,同时身躯滴溜溜一转后,就化为一团金濛濛虚影。

但纵然如此,白色匹练一斩在其上后,当即发出刺耳的尖鸣声,。

但不过片刻间,就“砰”的一声,金色虚影在白色匹练搅动下,终于爆裂而开,但里面光芒一闪,一道蓝色惊虹虹却趁机一闪而出,只是几个模糊后,就要远遁离去。

就在这时,空中一声怪吼,一道绿濛濛光柱从天而降,正好击在了逃走的惊虹上。

惊虹中当即闷哼传来,但只略微一颤,就速度丝毫不变继续激射而逃,并且片刻间,就回到了海族大军之中。

这时候,才从那边传出枯瘦老者怨毒之极的声音:

“叶仙子,彦道友大恩,厉某算是铭记在心了。还有刚才击杀我侄子的人族小子,老夫迟早要将你抽皮扒筋,以泄心头之恨。”

随之老者声音渐渐远去,竟然就此的一去不回头了。

这让战场正在激战的诸宗和海族**者,都不禁面面相觑,更是下意识的纷纷停下了争斗。

而就在此刻,空中黑气中才人影一闪,一个头扎三角发鬓的灰袍老者从天而降,正是那位彦师叔。

不过他一现身的瞬间,没有理会柳鸣,却先冲空中那道盘旋飞舞的白色匹练一拱手的说道:

“多谢叶仙子出手相助,否则柳师侄这次恐怕在劫难逃了。”

“我等几宗现在同气连枝,厉老怪竟然无视约定,敢进入战团出手对付一个小辈,我自然绝不会袖手旁观的。”

话音刚落,白色匹练光芒一敛,就在原处现出了一名身穿白色宫装的貌美女子,却是天月宗的叶天眉。

但这时,此女看向柳鸣的目光却有一丝讶然之色了。

要知道吗,先前枯瘦老者断甲一击,就算是身为同阶存在的她也不敢大意的用肉身直接抵挡的。

而柳鸣在结结实实中了这一击后,竟然只是喷了一些血,就看似无大碍了,这自然让此女有些诧异了。

“不管怎么说,这一次没有仙子出手,恐怕很难这般逼退厉老鬼的。柳师侄,你也过来谢谢叶前辈救命之恩!”彦师叔却摇摇头的说道,并冲柳鸣一招手。

“晚辈多谢叶前辈出手!”柳鸣强忍着后背火辣辣的剧痛,走了过来,冲叶天眉恭恭敬敬的说道。

“没什么,我倒是没想到才几年不见,柳师侄不但真**成了剑修之术,并且还已经进阶成了灵师!”叶天眉闻言,微微一笑的回道。

“不敢,没有前辈当年指点之恩,晚辈怎可能在剑修之术上这般轻易入门的。”柳鸣仍然恭谨的说道。

“怎么,柳师侄的剑修之术是从叶仙子这里学来的?”旁边的彦师叔闻言,顿时有些惊讶了。

就在这时,海族大军后方却忽然传出了一声长长的号角声,当即两阵前的海族海兽潮水般向后退去。

天上黑云地上海水也紧跟着轰隆的向后飞快退去,转眼间,再次化为一道黑线的不见了踪影。(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