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三章 初战海族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3-21    作者:忘语


“是,掌门。.这些挂海妖就交给我吧。”柳鸣自然也看到了这些牛首人身怪物在,在蛮鬼宗**中横冲直撞的情形,当即答应了一声。

所谓的海妖,自然是指一些完全开启灵智后的海兽。

就像**界对妖兽和妖族的划分一般,即使再强大的妖兽,若是没有完全开启灵智,哪怕拥有搬山倒海的神实力,也仍会被划分为妖兽一类的。

相反,若是妖兽类真正开启了灵智,哪怕其自身弱小无比,也可被称为妖族一员了。

不过大多数情形下,妖兽根据种群不同,还是需要到一定实力后,才能彻底开启灵灵智的,并且拥有灵智后自然就不用仅靠本能去**,也能去学习一些适合的**秘术。

故而一般来说,妖族还是比一般妖兽要强大多的。

不过眼前的这些牛首海妖,显然也是完全开启灵智的海中妖族,不但手中巨剑舞动凶猛,体表更是不时有点点蓝光汇聚而来,竟让它们越战越猛,丝毫不见有疲倦之意。

柳鸣驱云飞动之下,单手一动,青月剑就已经被其从袖中抽出。

“嗖”“嗖”几声。

几名挡在路上的海族人灵徒,就在寒光中,被其顺手一斩两截。

随之他身形几个晃动,就出现在了一头正挥舞手中巨剑,将一名蛮鬼宗**逼的节节后退的牛首海妖上空。

一声低吼!

这海妖在柳鸣出现的瞬间,竟然非常灵敏的感应到了其存在,手中巨剑猛然一抖,竟向其上方狠狠一挥。

“嗡”的一声。

一股烈风当即冲柳鸣一斩而来。

以巨剑的恐怖体积,柳鸣在其面前立刻显得异常瘦弱,这一击就仿佛一扇门板横扫下来。

柳鸣眉梢一动,二话不说的短剑一横,竟只是轻悄悄往巨剑处一档而去。

下一刻,“轰”的一声巨响。

巨剑和青月剑一接触后,当即一股比比巨剑本身还要强大数倍的力量狂涌而出。

牛首海妖,只觉双手一热,手中巨剑竟然脱手飞出,同时双肩麻木,庞大身躯“蹬蹬”的向后连连退出。

这时,柳鸣这才手中短剑一抖,数尺长的青芒当即从剑尖上一卷而出,同时身躯骤然一个模糊,就出现在了牛首海妖的背后处。

“噗通”一声。

牛首海妖的脖颈处,当即一道血线浮现而出,头颅“骨碌碌”的滚落而下,庞大身躯随之翻身栽倒,一股股血柱从脖颈处喷发而出。

这看似皮糙肉厚,防御惊人的海妖,竟然被柳鸣轻易的一斩而灭。

随之,柳鸣身形在这片区域中的其他海妖身边若隐若现,转眼间,就有七八头牛首海妖被其纷纷斩杀。

不过当他身躯再一个闪动,出现在了另一头海妖附近,要将青色短剑一抖而出的时候,忽然背后破空声一响,似乎有什么东西激射而立。

柳鸣脸色一沉,双肩晃动,身躯立刻变得模糊不清起来。

“噗”的一声。

一口三棱锥带着丝丝白焰的从柳鸣后背洞穿而过,并一个盘旋后,再次从柳鸣胸膛处洞穿而出,并几个闪动后,就落在了一名足踩白云,脸颊狭长的海族男子手中。

不过这时,柳鸣身躯却已经化为点点灵光的溃散而开。

刚才那三棱锥洞穿的,竟然只是柳鸣留下原地的一道虚影而已。

与此同时,柳鸣真身却在十几丈远处的另一地方浮现而出,并冷冷的打量海族男子几眼。

海族男子见此,心中一凛,但二话不说的双袖抖动,当即里面“嗤嗤”声一响,竟从中袖中一口气飞出了其他四枚三棱锥,并在法决催动下,和先前那一枚,骤然化为五道白芒的激射而出。

这些白芒只是一个模糊,就到了柳鸣近前处,同时滚滚炙热先卷而至。

柳鸣眉梢一挑,手中青色短剑只是滴溜溜一转,当即一轮青月在身前浮现而出。

白芒一个闪动后,就均都撞到了青月之上。

当即爆裂声连绵传出,五枚三棱骨锥竟然同时脆响的爆裂而开,但里面却狂涌而出大片的白色灵焰,瞬间就将柳鸣身躯淹没了进去。

远处海族男子见此,当即发出了得意的大笑。

他这五枚骨锥看似不凡,实际上不过是五枚极品符器而已,但里面却深藏其一身罡气所化厉害灵焰。

但一般人又怎会想到一名凝液境对手所用法器,竟不会灵器而已,用自己灵器一碰撞之下,十有**都会让骨锥立刻爆裂而开,从让里面白焰出其不意的淹没敌人。

这名海族男子用此手段,曾经数次击杀同阶对手,这次同样祭出下,果然还是大为奏效。

“这就是你的杀手锏吧。嘿嘿,若真是如此的话,真是让我大为失望了。这种手段,我在灵徒时就不知用过多少次了。”就在海族男子以为对手绝无幸免之时,白色火焰中却传出了一个淡淡的声音。

“什么,竟然还没有死!”海族男子闻言,大吃一惊。

而就在这时,白色火焰中一骨冰寒气息狂卷而出,将白色火焰瞬间扫荡一空。

露出了里面一个散发淡蓝色光芒的人影!

只见柳鸣单手持剑,但体表却赫然浮现出一层掺杂点点晶光的蓝色光幕,正是其**的庚蓝罡气。

此罡气本身就是阴寒属姓,外加和柳鸣**极为匹配,故而防御力也是颇为不弱,竟然白色火焰硬生生的全挡了下来。

当然柳鸣之所以敢如此坐的主要原因,还是袖中早已握住了重水珠,并且刚才悄然逼出了大量无形水气,早已充斥了整个光幕之捏,否则还真不敢如此冒险的。

对面海族男子自然不知道这一切,见到柳鸣毫未损,自然大吃一惊,但脸色阴晴不定片刻后,忽然两手一搓,当即“腾”的一声。

一层白焰就从其体内狂涌而出,竟反将此海族化为了一名火人般,同时从其口中传出。

“我就不信我的苍弱之焰,竟会被你的罡气所克!”

话音刚落,他两条手臂一扬,当即滚滚一卷而出,隐约化为一条巨大火鲸,直扑对面而去。

此火鲸在途中只是大口一张!

柳鸣只觉四周虚空一热,竟然有一种避无可避的诡异感觉。

“有些意思!”柳鸣目光一闪,脸上首次露出了一丝感兴趣的表情,但是下一刻,其手中青色短剑只是一抖,当即密密麻麻的剑影又在身前浮现而出,一阵模糊后,所有剑影汇聚一体,“轰”的一声,一道巨型剑光的一卷而出。

青光所过之处,隐约有丝丝的尖鸣声发出!

那头白色火鲸只是一声哀鸣,庞大身躯就被青色剑光一卷而碎。

对面海族男子更是只觉眼前一寒,剑光就已经到了其近前处,再向采取其他防御手段,却根本来不及了。

“不好”

他大惊的发出一声大叫后,就被滚滚剑光卷入了其中,其白焰所化护体罡气在寒光中只坚持了片刻,就轰的一声碎裂而开。

海族男子只来及惨叫一声,就被剑光搅成了粉碎,一片血雨当即从空中洒落而下。

这位凝液境的海族灵师,竟然在柳鸣施展剑修之术后,一击便被轻易的斩杀掉了,顺利程度甚至还有些超乎柳鸣的预料之外。

“剑修之术果然犀利,怪不得无论修为高低,大部分人都是谈剑色变的。”

柳鸣单手虚空一抓,就将血雨中将一个镶嵌有无数贝壳的黑色手镯一把抓住。

在此之前,他早就听阳乾蜀国,海族人灵师常用的消耗姓须弥之物,大都是手镯状的。

此种须弥之物在上百余次的装入取出后,就才会寸寸的碎裂而开,比一般的须弥符好用的多,故而海族灵师常用此物来装盛东西的。

不过就柳鸣刚将手镯放入袖中的一瞬间,忽然一种危险之极的感觉从心头狂涌而出,仿佛下一刻,就有大祸临头一般。

他心中一惊,目光急忙四下一扫,但附近除了稍远些那些战团中的海族人外,哪还有任何敌人的踪影、

但柳鸣只是目光闪动几下后,就忽然脸色大变的身形一晃,就带着一连串残影的向一侧虚空飞扑而出。。

“噗”的一声。

一张长满数寸长利齿的巨口,突然在柳鸣原先站立处一咬而出,却只是咬到了满嘴空气,几乎只是紧挨柳鸣身躯而过。

柳鸣一声低喝,手中青色短剑一抖,瞬间向大口狂劈而出。

“当”的一声巨响。

一只银色巨锤在大口前方浮现而出,竟轻易的将青色短剑一档而开。

柳鸣目光一凝,身躯瞬间倒射飞出。

“轰”的一声。

另一只银色巨锤带着狂风劲风的从高空一砸而下,却也落了个空。

“咦,看来我还小看你了,难怪刚才那个废物会被你三下五除二的干掉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从附近虚空中传出,隐约带了一丝诧异之色。

“阁下是谁,何必鬼鬼祟祟的!”柳鸣却盯着大口上方的虚空,双目微眯的问道,同时谨慎的将青色短剑往身前一横,两手更是瞬间被一层金色包裹,直接延伸到手腕处。(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