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九章 八部血龙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3-18    作者:忘语


既然柳鸣说出此话,和高冲的一番交手,自然不是在场之人可以阻挡的了。.

而高冲在殿中大半人心目中,也算是实力极强之人,毕竟其曾经有过斩杀同阶海族**者的例子在先。

与之相反,对于柳鸣,他们中虽然也有人见识过其出手,但那是灵徒时的事情了。对其进阶灵师后的实力,倒还真没有一人见识过的。

高冲在听到柳鸣的回答后,面上狞色一现,二话不说的立刻起身,向石殿外走去。

柳鸣也淡然也一飘离开。。

其他人互望一眼后,也神色各异的跟了出去。

片刻后,石殿前的那个巨大广场上空,柳鸣和高冲静静的遥遥相对着。

“柳师弟,你知道吗,我其实原先并不怎么痛恨你?”高冲深吸一口气后,忽然这般的冲柳鸣说了一句。

“哦,是吗!”柳鸣感到讶然,但表面不动声色的回道。

“要不是你,恐怕明珠成为我的鼎炉是迟早的事情,我虽然知道此事,但在师命之下却根本无法阻止此事,并且自身也情陷其中,根本无法自拔的。我也就因此,原先迟迟不敢让自己修为增长太快在,以免让明珠真成为了牺牲品。所以当曰明珠被强行走,反而让我放下了心头包袱,很快就另选了一名炉鼎,并顺利进阶了灵师。但千不该万不该的是,你既然和明珠有了婚约,后面为何让白家悔婚,让明珠遭受了奇耻大辱!而我对明珠欠下了这般多,今曰也只用这种方式现给她一个交代了。另外,我要让你清楚的知道,别看同样进阶到了灵师,但论真正实力,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高冲缓缓的说出了这般一番话来。

柳鸣听到这里,虽然脸上讶色一闪而过,但口中却平静的说道:

“原来高师弟对牧明珠之事是这般想的,也亏这种情形下,你用其他炉鼎也能进阶成功。不过白家悔婚的事情,也是波说婆有理公说公有理的事情。说到最后,你我还是要看谁的拳头大的事情。不过我倒是很求爱,高师弟为何自办自信的。”

“不错,你我**之人的确是自身实力才是最可靠地东西!至于为何这般自信,自然是因为你我**的**,根本无法相提并论缘故。”高明冷笑的说道,随之嘴角一丝狞色,单手一掐诀,体表血雾滚滚而出,里面再“噗”“噗”几声响,竟然从雾气中一下蹿出八条血色巨蟒来

每一条蟒都足有十余丈长,体表遍布鳞片,头生独角,双目如铃,狰狞无比。

柳鸣见此也是一呆,但再仔细一看后,才发现这些蟒蛇看似栩栩如生,实际上一条条通体血光濛濛,却是魔功幻化而成的。

柳鸣神色一沉,也不言语什么的袖子一抖,手中那口青色短剑就一亮而出了。

“咦,这八条血蟒生的这般怪异,不会就是贵宗赫赫有名的八部血龙**吧?”

下方观战众人一见空中八条血蟒,也大都一惊讶,其中也同样**了血道**的血赐在仔细一望之后,更是失声出口。

“八部血龙功!这就是什么**,是高冲进阶灵师后**的**吗?”柳鸣自然也听到了血赐的话语,脑中一闪而过的思量道。

就在这时,对面血雾中却传出了高冲的一声冷哼:

八条血色怪蟒只是头颅一摆,从口中各自喷出了滚滚血焰,铺天盖地般的直奔柳鸣一卷而来。

这些血焰尚未真到柳鸣近前处,就先有一股闻之欲呕的血腥扑面而来,就是柳鸣略吸一口,也大感不不适之极,这让心中一凛。

要知道他因为服用过灵药过的缘故,一般毒药早已对其无效的,看来这血焰还真是非同一般厉害。

柳鸣心中如此思量着,不敢怠慢的手中青色短剑一抖,当即里面十几重禁制激发而起,一阵清鸣声从中发出,一道青色剑影一闪而出又诡异合成一道。

当即虚空中一阵刺骨寒意涌现而出,一道十几丈长巨型剑光一闪而过。

所有血焰滚滚一凝后,就在青色剑光中被一荡而空了。

那当空浮现的八条血蟒,更是有两条被这青色剑光一卷波及后,同样闷响的一卷而碎,化为血雾的爆裂而开。

但到了这时,青色剑光也终于威力耗尽,一个模糊的凭空消散了。

但如此意外一幕,让下面观战的血赐等人,全都看的目瞪口呆了。

“不可能!你怎可能有此种实力!”血雾中在沉寂了片刻后,忽然传出了高冲惊怒之极的声音,似乎对刚才一击结果,根本无法接受的样子。

站在对面的柳鸣,面无表情,只是将手中青月剑再次一抖后,隐约密密麻麻的剑影在其身前浮现而出了,仿佛刺猬一般,让人看了都不禁不寒而栗了。

但他其实暗自也吃了一惊,但再略微一想后,就隐约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首先,他刚才用到了叶天眉剑修心得中记载的一种驱使剑器方法,也就是刚才一击是货真价实的剑修手段,所以才这般犀利的。

其次月剑身为中品剑器,一旦能将剑上禁制全部激发后,威力自然也能数倍增加的。而他依仗一身远比同阶灵师精纯多的法力,恰恰好能将此剑威力发挥到极致的。

最后他刚才一剑斩出后,隐约感受到体内的太罡剑胚之心为之颤抖呼应。显然此物对剑器的增幅作用,还远超其想象的。

当然其中也有其他原因,比如说他一身可比同阶炼体士的恐怖力量,强大之极的精神力,或多或少的都在刚才一剑有所发挥威能的。

“阳兄,你确定柳兄弟是九婴一脉门下,而不是一名剑修!”云姓青年一个转首冲旁边阳乾如此的问道,面上满是怀疑的表情。

“柳师弟当然不是剑修,当曰在秘境中他曾经和你我联手过的,此点你应该很清楚的。”阳乾虽然带着面具,但双目同样露出怔怔的神色的回道。

“这一定不是真正的八部血龙功,否则怎会这般容易被破掉的!”另一边的血赐,面上同样骇然之极,却又松了一口气的自语说道。

旁边的血狞,却面无表情的望着高空中,双手十指不觉死死握紧。

至于张绣娘和旁边的黄衫女子,却是表现各异了。

张绣娘望着空中的柳鸣,双目微眯而起,身上隐约一股剑意透体而出,竟仿佛被柳鸣刚才一剑激发起了跃跃欲试的争斗之心。

同为天月宗的黄衫女子,看向空中的时候,却是真的目瞪口呆了。

就在这时,血雾中高明再次传出一声厉啸!

“噗”“噗”两声,又有两条血蟒从中一冲而出,并和其他六条血忙猛然一阵疯狂晃动后,竟然瞬间的重合一起,化为了一条头生双角,足生四爪的活生生蛟龙。

血蛟在方一形成后,就冲天一声巨吼!

顿时所有血雾滚滚往血蛟身上狂涌而去,让体积疯而张,转眼间比先前血蟒巨大了倍许以上,足有二十多丈而长了,同时一股恐怖气息从其身上散发而出。

当血雾全被血蛟一吸而尽的时候,高冲身影再次清晰的浮现而出。

不过下面之人一看高冲现在模样后,均都脸色一变了

这时的高冲,不但满头变成的血红之色,体表更是遍布密密麻麻的血色斑纹,同时一根根血管突突的在**下弹跳不已,让其看起来好不狰狞。

柳鸣见此,也不禁眉头一皱。

“去”

高冲对下面诸人目光不管不顾,只是两手狂催法决,同时一声大喝出口。

血色蛟龙当即大口一张,一道血濛濛光柱一喷而出,同时足下狂风一起,庞大身躯一个模糊后,就化为一股血濛濛怪风的一扑而上。

柳鸣目睹此景,目中寒光一闪,手中青色短剑只是往身前一晃,那些密密麻麻的的剑影往中心处一缩再一放后,一轮青色圆月凭空浮现,并滴溜溜大转的疯狂而涨,化为了门面般巨大。

血色光柱一冲到圆月上,当即被骤然大放的青芒搅成了粉碎。

青月再一个晃动后,就化为一道比先前粗大近半的青色剑光,冲血蛟一卷而去。

“轰”的一声惊天巨响。

巨型剑光和血蛟当即撞击到了一起,青芒血光交织在了一起,一时间竟呈现相持不下局面。

高冲脸色一变,手中法决骤然一变,再一张口,喷出一团精血来。

精血迎风化为一片血雾,再滴溜溜一转后,又化为几枚血色符文的没入身前虚空不见了。

下一刻,前方血蛟身躯放出滚滚血焰,同时体表鳞片上竟隐约浮现出一枚枚血色符文来。

青色剑光被血焰一包之下,当即为之光芒一黯!

柳鸣见此情形,当即眉梢一挑,同样单手一掐诀,往远处虚空一点。

当即体内法力顿时泄洪般的狂涌而出。

远处巨型剑光狂闪几下后,骤然间一声巨响,就化为一团青色光球的爆裂而开,无数青色刺芒从中激射而出。

(忘语中午才到的上海,下午又和会议主办方交流了一番,只能晚上回来码出这一章的。会议期间,我会尽力更新的,但具体更新数量,只能看时间是否许可了。不过欠缺章节我一直记着的,到现在大概欠了五章,回头等忘语身体和状态都调整好了,会给大家一一补上的。)(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