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八章 切磋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3-17    作者:忘语


柳鸣见高冲在此并没有感到意外。.

毕竟阳乾既然说这是几宗新近进阶灵师的聚会,高冲当然有资格再此。

倒是黑脸青年招呼完阳乾之后,又冲柳鸣颇为热情的说道:

“白兄弟这次会出现在此地,让我颇为意外的。原以为蛮鬼宗也只有阳兄和高冲师弟能更进一步的,却没想到贵宗这一次会同时诞生三名灵师。不过要以师弟在秘境中的表现而论,这似乎也不是太奇怪的事情了。对了,我差点忘了,白师弟已经改名了,现在应该称呼一声柳师弟才对的。”

“不敢,在下能进阶灵师只是侥幸而已。对了,云兄怎么知道在下改名的事情。”柳鸣微微一笑的回道。

“嘿嘿,能从这般多弟子中脱颖而出的进阶成灵师,又有哪一个真是侥幸的。你也别说这种表面上的话语了。至于改名的事情,自然是阳兄提前就给我等打过招呼了。你和阳兄都过来坐好吧,我们正在讨论如何应对海族之策。”云姓青年一翻白眼的说道。

阳乾闻言,当即真走了过去。

柳鸣点点头后,神色自若的也跟了上去。

阳乾在云姓青年隔了两个空位的地方坐了下来,柳鸣则紧挨着其坐下。。

在他另一边,则就是那名鹅卵脸蛋的天月宗女子。

此女一见柳鸣坐在她附近,脸色微微一红,但仍然冲其点了点头。

柳鸣见这名天月宗女修似乎十腼腆,倒是颇有些意外,也下意识此女其笑了一笑。

结果这名天月宗女子,脸上羞涩一片,竟然不敢抬首再看柳鸣的样子。

倒是此女旁边的张绣娘,只是淡淡的望了柳鸣一眼,丝毫表情没有。

另一边,云姓青年一见阳乾坐下,当即笑嘻嘻的起身凑了过来,似乎也想紧挨自己这位好友而坐,但是阳乾却淡淡的望了其一眼。

顿时云姓青年动动作一凝,摸了摸自己鼻子后,又有些尴尬的坐回了原来位子。

“好了,我和柳师弟刚才来的晚了些,诸位能否将刚才讨论内容,再向我二人说一下。”阳乾这才不慌不忙冲其他人问道。

“我们刚才正在谈前两次海族人中新出现的一种海兽,十分的难缠棘手,看看大家有什么办法可以应对吗?”风火门的赤眉大眼青年,缓缓的开口。

“哦,田师弟说的是说那头可以从体内喷出无尽海水,可将将大片虚空化为水域的那鲸鱼般巨兽!”阳乾闻听此言,有些恍然了。

“阳兄知道的这般清楚,难道在上次交战中也碰到此种海兽?”赤眉青年闻言,有些讶然的反问道。

“何止是碰到,我还差点折损在此海兽和另外一名海族灵师手中。”阳乾声音一冷下来。

“嗯,此海兽的确十分的难缠。它本身不会攻击,但却皮糙肉厚防御惊人,还擅长艹纵海水,其他海族人一旦和其联手的话,实力几乎可以立刻大增不少。原本以为只有田师弟和张师妹碰到过此海兽,看来又多出了阳兄了。”血赐也开口了。

“哦,张师妹也碰到此海兽了?不知师妹是如何应对的,结果如何?我当时一见不妙,可是立刻施展秘术逃掉的。”阳乾听到如此一说后,意外的向张绣娘问道。

“我先破开那头海兽防御,将其一剑斩杀掉了,然后再留下了那名和海兽联手的海族灵师一条臂膀。”张绣娘平静的说道。

一听这话,在座大半人都心中一个激灵,看向张绣娘的目光都有些异样了。

“张师妹不愧为是有通灵剑体主人,进阶之后,飞剑威力之强,恐怕一般凝液境中期也不过如此吧。”血赐满嘴发苦的说道。

这位血河殿的大师兄,当初曾经在张绣娘手中吃过不少苦头,原本因为进阶后自己血河大法精进非比寻常,应该可以力敌这位天月宗的绝代剑修,但自从见过张绣娘和海族人几次动手后模样,也就彻底死了心。

至于见过那海兽的阳乾和赤眉青年,自然互望一眼的苦笑不语了。

“张师姐这等精修飞剑之术之人,我等中恐怕也就只有这般一个。所以其应对那海兽的办法,我等恐怕没有办法采用的。但此兽既然精通艹水之术,那用相反的火焰神通应对怎么样?”高冲问了一句。

“这恐怕行不通。不瞒诸位,小弟本身在火属姓功法也算擅长了,外加还有同样属姓的灵器相辅,但是催动火焰之力下也绝不是一时半刻就能破开这海兽四周环绕的庞大海水。若只是单独这一头海兽还好,只是多花点时间而已,但偏偏附近还有和配合的其他海族灵师,自然不可能灭杀这头海兽的。”赤眉青年眉头一皱的说道。

阳乾听了这话,也是连连点头。

显然他当初也应该用过相同的手段,但同样的没有效果。

“要是火焰之力不是其弱点话,那就应该试试冰属姓的法术了。一旦将海水凝冰,应该可以限制住此兽的行动了吧。”高冲想了一想后,又这般的说道。

“这也不行。我虽然没有试过此法,这海兽也从不主动攻击,但是其却力大无穷的,一点点冰封之力,根本奈何不了它的。我曾经贴近过此兽身边,却被其一尾击出十几丈远去。”阳乾闻言,一口的否决道。

“这海兽如此棘手,难道真没有什么弱点了。”云姓青年有些郁闷的说道。

“既然冰火之力不好使,诸位可曾经用过毒物?”柳鸣听到这里,终于笑了一笑的开口了。

“毒物?这个倒还真没有试过,说不定真是个办法。那海兽催动海水时,是要不停将海水吸入喷出,只要将毒物直接投入水中,就可让它轻易中毒的。”阳乾一听此话,双目大亮。

“以那海兽的体积,恐怕一般毒物根本无效吧。”血赐却若有所思的说道。

“呵呵,说到用毒之道,在多道友大都不擅长,但是以宗门之力找到一些奇毒,多半不是太难的事情。一种不行,就多带几种,想来总有一种应该会有些效果的。哪怕不能将这海兽毒毙,但让其变得虚弱起来,应该也是一件有利的事情。”柳鸣又如此说道。

“嗯,柳兄这话说的有道理,的确值得一试。”坐在血赐旁边的那名相貌丑陋的男子,点点头的说话了。

“恕在下眼拙,这位道友是……”柳鸣看了丑陋男子一眼,有些好奇的问了一句。

“哦,柳兄来的晚,不认得我这师弟也是正常的。这是我师弟血狞,一身实力并不在我之下的。他当曰也参加了秘境之行,不过大半时间都被困在了某个地方,否则本宗当初表现就不会这般平平了。”血赐闻言,面带笑容的说道。

“原来如此,我说血狞兄怎么有些面熟的。”柳鸣仿佛有几分恍然。

接下来的时间,一干人又在这里商讨出了几种应对那海兽的办法,虽然不一定真的都有用,但到时再碰到还巨大海兽时,也不至于都束手无策了。

在此期间,阳乾也向柳鸣略微讲述了海族中灵师中一些极其厉害的角色,好让其以后碰上好多注意一二。

再聊一会儿后,云姓青年笑嘻嘻的看着柳鸣,忽然这般说道。

“好了,有关海族的事情,就先讨论到这里吧。下面是不是开始我们例行的切磋了,这一次有柳师弟加入的话,想来会有不少人都有动手的兴趣吧。”

这话一出口,当即引的不少目光瞬间落在了柳鸣身上。

柳鸣神色自若,没有露出丝毫异常之色。

“柳道友是生面孔,若是不嫌弃的话,在下就……”赤眉青年目光一闪,搜集打算先向柳鸣发出挑战,但就在这时,其却被另外一人忽然出声打断了。

“柳鸣,你可敢和我一战吗?”却是高冲一个转首,盯住柳鸣的一字字说道。

这话一出口,除了柳鸣外的其他人都是为之一怔。

要知道这种在他们间的切磋,虽然没有明说什么,但一般情形下自然都是诸宗之间的挑战,同宗间的切磋却还从未发生过的。

阳乾听到这话,虽然没有感到太过惊讶,但也心中暗暗叫苦不迭,当即低声的说道:

“高师弟,你……”

“阳师兄,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我这次和柳师弟的切磋势在必行!若是我输了,以前和柳师弟间的重重纠葛就此放下,再不会搔扰其分毫,并且从此有他在地方,我尽可能的回避退让,绝不和其再争夺什么。但若是赢了的话,他则必须当众给我磕三个响头,好让我狠狠出一口恶气。”高冲神色阴沉的说道。

一听高冲斩钉截铁般的说出这般重的话语来,阳乾顿时目光变了几变,再看了看柳鸣几眼后,最终叹息一声的没有说出什么话语来。

有关自己这两位师弟间的纠葛,他自然也早就听说了,只是一直没有想到会积累到这种程度而已。

其他几宗人见此,自然面面相觑的大感意外了。

“好,既然高师弟说的这般自信,那柳某就领教一下师弟进阶后的神通吧。”柳鸣双目眯起的看了高冲片刻后,就淡淡的答应了下来。

(忘语明天会去上海参加一个会议,期间会尽量保持更新数量的!)(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