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七章 炼尸术和聚会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3-16    作者:忘语


“哦,师侄可知道,自从那晚你观摩留影壁不久,此壁就再无丝毫异像放出了。”彦师叔盯着柳鸣缓缓的说道。

“这个师侄就真不清楚了。但当rì弟子离开的时候,此壁还是正常的。”柳鸣眨眨眼睛的回道。

“嗯,我的确听童子如此说过。看来这事应该和你没太大关系的,多半是这般多年过去,留影壁里面能量终于耗尽的缘故。真是可惜,看来本宗还是和六yīn祖师爷的嫡系传承无缘!”彦师叔闻言,神sè一缓,但又有些叹息的说道。

“可能是我等弟子资质不够,所以祖师爷才无法能看上的。”柳鸣听到这里心中微松,口中附和的说道。

“可能如此。不过我这次将你叫来,主要却不是为此,而是因为你修炼的冥骨决缘故。你可知道传授你此功法之人,正是我门下弟子吗?”彦师叔忽然一笑的问道。

“什么,阮师叔是你老人家的亲传弟子?”柳鸣听到这里,倒真是吓了一跳。

“你既然进阶凝液境了,可以称呼其一声‘阮师兄’。我这弟子年轻时就痴迷冥骨决,曾经立志要用冥骨决为本宗培养出一名灵师,为此甚至不惜荒废了自己功法。否则也不至于现在还生死不知了。不过你的出现,也不枉他以前的那一番苦心了。”彦师叔缓缓的说道。

“弟子对阮师兄传传授也一向心存感激的,但不知阮师兄现在如何了?”柳鸣如此的的说道。

“他仍在闭关中,只要能在寿元到来前成功进阶凝液境中期。也算是死中求生了。另外老夫想问你一声,你既然成为灵师。应该很清楚冥骨决后面根本无法再修炼了,可是选择好了主修功法?”彦师叔忽然话题一转的问道。

“这个……因为弟子进阶匆忙。还未有时间找到满意的功法。”柳鸣自然不可能去说实话,如此的回道。

“嗯,若是如此的话,你的冥骨决属xìng偏yīn,修炼炼尸和yīn煞一脉功法都应该无碍的。这样,我这有一套炼尸秘术交给你,好好修炼一二,说不定以后会对你修炼有些好处的。记住此法决,决不能给第二人看。否则休怪师叔翻脸无情了。”彦师叔再思量了一下后,竟说出了让柳鸣一怔的话语来。

随之他袖子一抖,一块黑乎乎玉简就一飞而出。

“彦师叔,这是……”

柳鸣下意识的手掌一动,就将玉简一把抓住,但一头雾水的想要问些什么。

“好了,老夫有些累了,今天就到这里了。柳师侄,先下去。”彦师叔根本不给柳鸣询问的机会。就下了逐客令,随之就自顾自的闭上了双目。

柳鸣见这位化晶期强者一副不愿意再多谈的样子,自然不敢再多问什么,微微一礼后。就转身离开了大殿。

“师叔,你真要如此做吗?”就在柳鸣身影方在大殿门口消失的时候,附近一根柱子后波动一起。竟从中转出来了一道人影。

赫然正是先前应该已经离开的蛮鬼宗掌,却是不知从何时悄然的返回这里。

“你也知道。我虽然还有一百余年的寿元,但也要提前做些准备了。否则万一撒手而去的时候。那头绿毛铁尸就无人能控制了。我可不想让这头自己jīng心培养数百年的炼尸,最后落了个和蛮力鬼王的同样下场。”彦师叔默然了一会儿,才如此的回道。

“师侄自然知道师叔之但又,但也无需一得定找柳师弟,他毕竟才刚刚进阶凝液境,修为还极为浅薄的?是否能找其他人!”蛮鬼宗掌门如此迟疑的问道。

“哼,其他人选?除了新进阶的三人外,其他人不是年岁已大,就是资质不够,根本无法传授我的独门炼尸之术。否则老夫当初又怎会只收了你阮师弟一人,可惜他也太不争气了,现在还生死不知,我也不能将一切全堵在其身上了。至于高冲,他跟你修炼的是化血一脉的镇宗功法,跟我炼尸一脉大相径庭,也无法修炼炼尸决的。否则也是一个不错的人选!”彦师叔哼了一声的说道

“惭愧。高冲这孩子的确是在修炼化血一脉功法上有天纵之才,否则师侄当初就直接推荐到你老人家的门下了。”蛮鬼宗掌门闻言,有些尴尬了。

彦师叔却不管不问的继续说道:

“阳乾的话,虽然炼尸之术和其主修功法合适,但你我都清楚其真实身份,同样不能传承我的独门之术。如此一来,自然就只剩下了柳鸣一人了。此子不但年纪轻轻,jīng神力又非常强大,而且修炼的又是冥骨决,对传承我的独门之术几乎是毫无问题的。要说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他的三灵脉资质了,不知未来能否再进一步。不过他既然能够以如此资质一次就进阶灵师,想来真正资质也不是表面上看到的这般简单,也可以值得期待一二的。”

“听师叔这般一说,倒只有柳师弟最为合适了。不过师叔为何不明说此事,只是先将口诀传授了。”蛮鬼宗掌门思量了下后,先苦笑了一声,但又有些疑惑的问道。

“我和这位柳师侄接触不多,对其xìng情人品都还不太了解,自然不可能现在就许诺绿毛铁尸托付之事。好在我还有时间,倒也不急于一时,先看看其在炼尸一术的领悟力如何再说了。”彦师叔这般淡淡的说道。

“师叔做法的确是老成之举,倒是师侄有些冒失了。不过师叔先前传音让我再回来,肯定有什么要事相商。”蛮鬼宗掌门点点头后,很快将柳鸣的事情放置脑后,神sè肃然的问了一句。

“让你回来,是让你给我走一趟,去见见其他几宗的掌门和那些老家伙。不久后的大战,关系到我等大玄诸宗存亡,我们几宗不得不再细细商讨一番的。”彦师叔轻吐一口气后,凝重的说道。

“师侄明白了。”蛮鬼宗掌门闻听此言,倒是没有感到太过意外,马上的答应道。

随之二人从大殿后面离开,直接驱云往城池中心处飞去了。

同一时间,柳鸣也已经在一名蛮鬼宗弟子引领下,被带入到了一间颇为僻静的石屋前。

此地就是他在城中的临时住处了。

柳鸣打发走了引路弟子后,就进入屋中。

此屋相比一般弟子住处,自然宽敞了许多,并且里面桌椅床铺齐全,甚至还事先布置好了隔断禁制,这让他颇为的满意。

就在柳鸣准备稍加休息的时候,忽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这自然让他一怔,随之诧打开了屋门。

只见门外站立着一名面带银sè面具青年,正是阳乾!

“柳师弟,我带你去个地方,去见几个人,不知可有兴趣?”

“去见人?”柳鸣自然面露诧异之sè了。

“不错,就是其他几宗和我们一般这几年新进阶的灵师,他们几乎全都是上次秘境之行中之人,师弟也大都应该见过的。”阳乾微笑的回道。

“哦,那这次见面的目的是……”柳鸣有些恍然,但还有一丝疑惑的样子。

“呵呵,主要是我们几宗这些新人互相认识一二,另外可能还需要互相切磋一下神通。”阳乾毫不迟疑的回道。

“我明白了。行,我和师兄就走一趟。”柳鸣这下真有几分明白了,当即轻笑的答应下来。

“很好,我就知道师弟不会错过此事的。”阳乾闻言,欣喜之极。

随之二人腾空而起,朝城中某个方向一飞而去了

一小会儿工夫后,一座小型殿堂就出现在了眼前,并且前方还有一个百余丈宽广的巨大平台,看位置好身处两片宗门区域之间的为之。

“柳师弟,就是这里,随我下去。”阳乾如此的说了一句后,就带着柳鸣向下方一落而去。

片刻后,柳鸣二人进入到了殿堂中。

“哈哈,阳兄,你这次可来晚了。”殿堂中已经有数人正围着一个长方桌子环坐交谈着,一名黑脸青年回首看见阳乾,立刻起身的大喜叫道。

这青年,却是当年柳鸣在秘境中曾经合作过的那名九窍宗的云师兄。

听黑脸青年如此一说,其他几人“唰”的一下,目光也立刻扫了过来。

“嘿嘿,我来晚是因为去邀请柳师弟一同而来的缘故。云兄叫的这般大声,莫非上次切磋输的不太服气,这次准备再挑战一次不成?”阳乾瞥了云姓青年一眼,淡淡的说道。

而与此同时,柳鸣却也将此地几人全都打量了一遍,果然大都是面熟之人。

那名身背白sè长剑的年轻女子,正是天月宗的张绣娘。

紧挨此女身边的,是一名身穿黄衫,鹅卵脸蛋的温婉女子,背后同样交叉两柄绿sè短剑。

那两名一身血袍的男子,好像都是上次在秘境之行中见过的,其中一人是血河殿的大大师兄‘血赐’。

另外一名身穿风火门服饰,腰间插着一把赤红蒲扇的赤眉大眼青年,也有些面熟,应该也是去过秘境的。

至于最后一名身材高大,目光冰冷看着他的青年,却正是高冲了。。)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