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四章 骨蝎异变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3-15    作者:忘语


柳鸣和蛮鬼宗掌门、林彩羽等几名灵师,同处一艘巨大骨舟上,并身处群舟的中心处。

按照数曰前商议,这一次蛮鬼宗除了宗内每脉各留下一名灵师镇守山门外,其他人全都跟着蛮鬼宗掌门去支援边界处诸宗。

而九婴一脉,因为柳鸣必须驱使那玩骨人魔,自然只有让圭如泉留下来了。

除此之外,蛮鬼宗这一次更是出动了数百名精锐**一同上路。

这些**中,大部分都是灵徒中期,少部分是灵徒后期**,若是修为再低的话,在和海族大战中根本是送死而已了。

并且,这一次不光是蛮鬼宗,天月等其他四宗也几乎同样派出了可以动用的所有人手。

毕竟几宗高层都清楚的很,就算诸宗平时在大玄国中再怎么暗中内斗,但面对海族人时候必须同心协力,否则一个不慎,诸宗都可能被海族以强大实力直接碾压而碎,整个大玄国也会轻易的落入海族人手的。

不光如此,蛮鬼宗掌门在不久前的聚集中,还十分神秘的向柳鸣等灵师略透露了一些口风,似乎云川大陆内陆其他国家宗门也无法坐视沿海几国被海族人侵占事情,在大玄几宗和海族人决战的时候,将会派出人手来相助他们一臂之力的。

如此喜讯,这让柳鸣等灵师对不久后大战,不禁有了几分信心。。

当然也有不好的消息,那就是海族人正在攻打的数国中,又有两国宗门联军被海族人击败,那两国已经部分被纳入了海族人的统治,并且看来不久后所有领土全将被侵占样子。

如此一来的话,即将缓过手来的那两股海族人大军,也将会直奔大玄和另外一个还在苦苦坚持的宗门国家,到时候蛮鬼宗等诸宗面对的海族人大军,十有**也会实力大增。

这也是,前方诸宗的化晶期强者拼命向后方发出支援令,并迫不及待要提前和海族人开战生死决战的原因。

他们准备在其他海族人援军回转之前,就i向将眼前的海族人击溃,如此的话,在面对剩下的海族人援军时,才能有再取胜的希望。

就这样,柳鸣等人乘坐飞舟,一路向边界处赶了过去。

一干普通**也都一个个打坐凝气,准备尽可能在赶到战场前让自己再提升一丝力量。

柳鸣身为一名灵师,在骨舟上被单独分配了一个读力房间,同样在神定气闲的打坐着。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一个多月后,舟群就已经飞出了蛮鬼宗掌控范围,进入到了天月宗境内,并一路无阻的继续前进。

但这一曰,正在房屋中打坐的柳鸣,忽然腰间皮袋一阵蠕动,并从中隐隐传出骨蝎的嘶嘶声。

柳鸣一怔之下,急忙手中法决一掐,用精神力沟通了袋中的骨蝎神识。

同时其心中有些奇怪,这骨蝎前不久才再陷入沉睡中,怎么这般快又醒了过来。

结果片刻工夫后,他就脸色骤然一变,忽然站起身来,大步屋门外走去了

片刻后,他就走到了骨舟末尾处,伸手掏出一个阵盘,用手指在上面虚空划动了几下,就二话不说的从骨舟上一跃而出,往下方地面处狂坠而去了。

此景将附近正在**的名蛮鬼宗**吓了一大跳,其中一人更是急忙去向鬼宗掌门回报去。

但蛮鬼宗掌门在自己屋中听说了此事后,只是摆摆手的表示知道了,并未有任何的其他吩咐。

禀告**见此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也只能一头雾水的退下了。

这时候,蛮鬼宗掌门才单手往袖中一摸,掏出了一个晶莹的圆形阵盘,表面上淡淡灵光闪动不已,赫然浮现着短短几句柳鸣给其发来的消息。

“什么名堂,什么叫‘突然遭遇急事,需要单独待上数曰,不久后就会再赶来’。”

蛮鬼宗掌门自语了两句后,但只能面现一丝无奈之色,倒也没有真担心柳鸣什么。

毕竟以柳鸣的灵师修为,又身处人大玄内地,也不用担心会碰到海族人强者的。至于对柳鸣临阵脱逃的猜测,蛮鬼宗掌门更是想都不想的。

除非柳鸣以后不打算再留在云川大陆了,否则在和异族人大战前临阵脱逃,足以让一名**者在整个大陆人族区域再无任何立足之地的。

这时,柳鸣已经轻飘飘的悬浮在一片崇山峻岭之间,目光四下一扫之后,就单手一拍腰间皮袋。

“噗”的一声,一团黑气一卷而出,骨蝎就凭空出现在地面上。

柳鸣一打量眼前的骨蝎后,不禁微微一怔。

只见骨蝎身体表面那些裂缝,赫然已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却是在一些骨骼上凭空浮现一些密密麻麻的黑红色鳞片,并闪动着金属般的光泽,同时骨蝎头颅两侧更是各多出了一个黑黝黝的奇怪小包。

柳鸣心中讶然之下,尚未来及做什么,形象大变的骨蝎就飞快爬到了其近前处,并不时用前鳌摩擦其裤脚,从神识中更是主动传出比以前更加强烈的渴望意识。

这让他心中苦笑一下,只能袖子一抖,将那赤蛟空壳再次取出,并寒光一闪,用短剑从上面撬下两枚鳞片直接抛给骨蝎。

但让他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骨蝎这一次对鳞片根本看都没看一眼,反而双目死死盯着蛟龙躯壳,更加焦急的用前鳌磨裤角不停。

柳鸣呆了一呆,看了看赤蛟空壳,再看了看下方骨蝎的奇怪举动,不禁沉吟了一下。

片刻后,他忽然将体内法力往手中短剑狂注而入。

一声清鸣后,青月剑当即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同时表面十几层纹阵一闪而现后,又全一卷的回到了短剑中。

这时柳鸣才手腕一抖,短剑冲蛟龙空壳一扎而去。

不过这一次,他并没有砰那些鳞片,而是从蛟龙空壳腹部慢慢割下了一小片颇为柔软的赤蛟皮。

当他将这块蛟皮往地上一抛之后,骨蝎立刻用双鳌一下夹住蛟皮,往口中直接塞去了,并三下五除二的全吞了进去,然后传出喜悦的叫声。

柳鸣见此,则一咧嘴,但也只能继续催动手中短剑,从赤蛟空壳腹部切下一片片的碎皮,全一抛而下。

他之所以会只冲赤蛟壳腹部下手,自然是因为这里软皮是赤蛟身上最薄防御力最低的地方,否则换做其背上最厚部位,恐怕他全力催动青月剑也要忙上好一会儿才能切下一块来的。

就这样,当柳鸣几乎将赤蛟腹部软皮全都切割干净后,将前面所有蛟皮全都吞下的骨蝎,终于不再传出渴望的情绪,反而尾钩一甩,竟往地下直接一钻而入。

“噗”的一声后,它就深入地下不见了踪影。

柳鸣一丝讶然闪过,但略一思量后,就单手一掐诀,放出强大精神力往下方一扫而去,并瞬间锁定了骨蝎的行踪。

忽然,他眉头一皱,足下灰云一起的腾空而起,往某个方向一飞而去了。

在地下百余丈深处,那头骨蝎赫然在往同一方向飞快遁去,仿佛什么东西正在吸引着其。

结果二者一下一上情形,转眼间就遁出了数十里远。

它最终将柳鸣带来到了一处偏僻隐秘之处,是正常情形下,几乎不可能有人会找到的一片沼泽。

骨蝎就此在此处下方不动一下了。

柳鸣看着下方散发着糜烂气息的淤泥之地,略一犹豫后,就单手一个翻转,一张符箓浮现而出,并往身上一拍而去。

一声闷响后,符箓瞬间碎裂而开,无数黄色符文往其身上一没而入后,一层黄色光幕在身上显现而出,

柳鸣身躯一扭,就也钻入了淤泥之中,徐徐向下方直沉而去。

不久后,柳鸣就在一片遍布浓浓黑气的碎石中间找到了骨蝎。

这时的它,正拼命张开大口的吸纳着附近的黑气,并且每吞噬一些,都让其身躯涨大一分。

“阴气,竟然还是精纯度颇高的阴气!这好像不是普通的变异,难道这是……”柳鸣看着骨蝎转眼间身躯就涨到以前倍许般的狰狞样子,终于神色一变的想起了什么。

随之他为了确定骨蝎此种情形,是否真是自己所想这,当即单手一个翻转,拿出了一个数寸高玉瓶,然后深深望了还在吐纳阴气的骨蝎一眼,就蓦然将盖子一打而开,再用法力一催之下,当即一根晶莹黑丝从中徐徐一冒而出。

原本正在吐纳的骨蝎,当即动作一凝,随之一个转首,就再次死死盯住了小瓶外漂浮外的那一根黑色晶丝。

柳鸣则趁机单手一掐诀,再一次沟通骨蝎的神识起来。

结果从这头鬼物传来的情绪,赫然对他手中的小瓶中东西是既欢喜异常,又大为的忌惮,这才表现的这般迟疑。

不过如此一来,柳鸣却真确定了自己所想,当即心中一喜下,猛然抓住小瓶的手掌五指一用力,一股惊人巨力当即一涌而出。

“砰”一声。

小瓶瞬间被捏爆而开,从一下飞出数以百计的黑色晶丝。(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