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七章 重宝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3-10    作者:忘语


九个月后,白袍男子正在闭目打坐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阵嗡嗡之声。.

他心中一惊,急忙停止了法决,睁开眼睛向前方一看而去。

只见原本挂在墙壁上静静不动的铜镜,正在微微颤抖着。

而铜镜中的画面中,原本紧闭的石屋大门已经缓缓打开了,并且从中走出了一名神色平静的绿袍青年,正是柳鸣。

白袍男子见此大喜,急忙单手一个翻转,手中顿时多出了一块阵盘,单手飞快往其中划动了几下后,就向楼梯处走去了。

……

柳鸣打量了一下石屋外景物,一切都和其当初进来时一般无二。

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他进去的时候,还是一名不起眼的灵徒,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凝液期灵师了。

柳鸣心中如此思量着,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两手略一握拳后,身体表面竟然浮现出一层淡淡蓝光,里面隐约有点点晶光闪动不已。

这正是他千辛万苦才最终**而成的罡气,防御能力之强足可以面对一般灵徒全力一击而若无其事的。

而他为了凝炼处此罡气,一口气将手中三瓶庚蓝真煞全都用光,并一连凝煞三次才勉强修成的。

他当时差点出了一身冷汗的同时,更是心中暗叫侥幸不已。

要是他当初得到的此真煞少了一点半分话,这一次冲击还真有可能j失败的。

柳鸣心中如此想着,忽然间一根手指一动,向附近地面一弹。

“噗”的一声。

一点蓝光激射而出,在附近地面上留下了一个深深小洞,顷刻间里面冒出一股奇寒之气,瞬间就将整个小洞冰封住了。

柳鸣见此,脸上露出了满意的表情。

庚蓝罡气无论防御还是攻击威力都令他颇为的满意,不亏他这般辛苦的跑了万蛮山脉一趟了。

但这时,若有人将神念直接侵入柳鸣体内话,就可发现丹田中的真元之力都化为了一种淡银色液体,并且放出惊人的法力波动。

这正是**者进入凝液境的标志之一“真元液化”,从而其体内可容纳出比灵徒多出十几倍甚至数十倍的法力。

当然他进阶凝液境的瞬间,精神之力也比以前激增了数倍。

要知道,柳鸣以前的精神力就不比一般初期灵师弱哪里去了,现在又一下激增了数倍,恐怕凝液境后期灵师都无法和其相比的。

这也幸亏柳鸣一进阶成功后,马上就留在灵池中苦修了大半年。否则无论是真元液化还是精神力暴增,都会让其境界大为不稳,很容易留下一些隐患的。

柳鸣这般思量着,就朝当初来时的方向缓缓走去了。

结果等他走到了来时的那座传送法阵附近时,白袍男子正在那里等待着,一看见柳鸣走过来后,才笑**的说道:

“呵呵,恭喜柳师侄进阶凝液境,成为我等中一员了。我已经通知掌门师兄,他一会儿就会到这带师侄去祖师堂祭拜一番,然后就可正式改口称呼我一声‘师兄’了。啧啧,师侄恐怕不还不知道,你这次凝煞成功,可不知让多少人都大吃一惊的。”

“**这次能够冲击成功,也是十分侥幸,再重新来一次的话,十有**要失败的。”柳鸣不敢怠慢,忙施礼的说道。

“哈哈,我辈既然选在逆天修行,运气这东西自然也是实力的一部分。”白袍男子哈哈一笑后,毫不在意的样子。

柳鸣自然只能笑笑了。

下面的时间,他跟着白袍男子进入法阵中,从灵池区域中一传而出,再次回到了峡谷入口处阁楼一层大厅中。

未等柳鸣方摇摇头的将脑中的一丝眩晕驱散的时候,从阁楼大门外就人影一晃的走进来一名面带笑容老者来。

正是蛮鬼宗掌门!

……

一个时辰后,柳鸣离开了主峰的祖师堂后,就返回了九婴山。

半曰后,他在圭如泉陪同下在九婴山中选取了一座真正洞府,并搬入了进去。

第二曰,柳鸣在洞府中接待了其他几脉来贺的灵师。

第三曰,柳鸣在九婴山顶的大殿中,第一次以师叔身份和九婴一脉的众多**见面了。

这些**虽然早就知道柳鸣改名和进阶灵师的事情,但真见到柳鸣本人的时候,还是表情各异的样子。

……

半个月后,柳鸣在新洞府密室中盘膝而坐,身前地面上铭印着一个丈许**阵。

在法阵中心处,一口青色短剑正悬浮在低空处,同时表面有十几层淡青色纹阵闪动不定。

柳鸣两手飞快掐诀,口中喷出一团团精气,全一闪即逝的没入到短剑中。、

他赫然正在祭炼这柄中品剑器。

以他原先修为,也不过能勉强激发此剑三四重的附带禁制,但现在成为了凝液境初期灵师后,法力一下暴增了十几倍,自然可将后面禁制全一一激发出来了。

故而他这才将青月剑重新祭炼一番的。

只要将此灵器祭炼完成,他再催动的话,威力自然和以前天壤之别了。

眼看青色短剑表面纹阵越来越多,第十六层也模糊的浮现而出,柳鸣脸上喜色一现,法决一变的时候,忽然其一只长袖中传来了阵阵的嗡嗡声。

柳鸣一怔,目光往发出声音的袖口扫了一眼后,眉头一皱。

他忽然手中法决一顿,青色短剑仍然悬浮在空中不变,自己则袖子一抖,一个圆形阵盘从中一飞而出,一个盘旋后,就稳稳的落在了其手中。

柳鸣目光在阵盘上浮现的数行小字上一扫后,当即面上现出一丝讶然,目光闪动几下后将此物一收而起,并露出了沉吟的表情。

阵盘中正是蛮鬼宗掌门的来信,并让其去主峰的大殿中开会,说是有要事商讨。

柳鸣虽然觉得心中有些奇怪,但自然不可能不加理会的。

于是他两手飞快的掐诀施法,让青月剑表面纹阵全都一缩而回,就将短剑一收而起,就此离开了密室。

片刻后,柳鸣就足踩灰云的离开了九婴山,直奔主峰一飞而去了。

没有多长时间,他就来到主峰专门用来议事的大殿中。

蛮鬼宗掌门眉头紧皱的早已经等在了那里,一见柳鸣进来,当即面现一丝笑意的招呼一声:

“柳师弟,你终于来了,快快请坐。”

“掌门师兄太客气,不知召唤我到这里可有什么要事?”柳鸣客客气气的冲麻衣老者微微一礼。

“既然师弟是姓急之人,那我也不再拐弯抹角了。我先问一句,师弟以前**的**,是冥骨决吧?”蛮鬼宗掌门略一沉吟后,就开口说出了一句让柳鸣心中一凛的话语。

“掌门师兄是从阮师兄那里知道的吧?”柳鸣心念一转后,倒也没有露出什么异色。

“柳师弟不用担心,要论对于冥骨决的了解程度,整个蛮鬼宗除了阮师弟外,恐怕就只有老夫了。你既然当年参加**了,那么不用阮师弟相告,我也能看出几分此**的迹象。”麻衣老者轻笑的说道

“既然这样,那我也不用再隐瞒下去了。师弟**的的确是冥骨决!师兄就将我唤来,莫非就是为此**缘故?”柳鸣心念飞快转动,但面上不动声色的问道。

“嗯,的确和这**有关。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想问问柳师弟对这一次海族入侵沿海诸国,有何看法?”蛮鬼宗掌门神色一凝的说道。

“海族入侵?这个可不太好说了。但有一点是毫无疑问的,海族势力十分强大,单凭我们一国之力恐怕很难击退海族的入侵。”柳鸣先是微微一怔,但马上不加思索的回道。

“看来柳师弟也是个明白人,这样的话,我这里有些边界处传回的消息,师弟可以先看一看再说其他的。”蛮鬼宗掌门点点头后,忽然从袖中摸出了一块白色玉简,递了过来。

柳鸣见此虽然有些意外,但也没有再客气什么,当即接过了玉简,往额头上一贴而去。

随着时间的一点点过去,柳鸣脸上表情渐渐变得阴晴不定起来,好一会儿后,才轻叹一声的将玉简从额头上一挪而开。

“没想到,海族的真正实力竟然这般强大。前方情形竟然也变得这般糟糕了。”

“就像你看到的。海族势力之大,远超我们原先想象的。而我们五宗的化晶期强者,更是早就在一年前全都驻扎了边界处,以防对方化晶期强者分别偷袭,各个击破。但就是这样,在海族那边略一真正发动攻势后,边界处的联军也无法支撑太久的。所以我们几宗必须马上派出第二批援军马上赶去,。但柳师弟你也知道,我们蛮鬼宗原本势力就是最小的,灵师等阶存在原本就没有多少,外加留守宗内和现在正执行其他任务之人,现在能派出的人实在寥寥无几。所以,这一次本宗虽然无法派出多少灵师,但准备动用几件原本一直被封印的重宝。”蛮鬼宗掌门肃然的说道。

“重宝?”柳鸣听到这里,不禁有些讶然了。(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