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四章 灵池之地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3-09    作者:忘语


柳鸣脸上刚现出一丝讶然之色的时候,耳中却忽然传来了一个淡淡的男子声。

“你是哪一脉门下弟子,可有进入灵池的令牌?没有的话,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

柳鸣闻言心中一凛。但马上一躬身回道:

“九婴山门下柳鸣,拜见前辈。弟子打算进入灵池一个月,开启令牌弟子已经随身带来了。”

他说完后,立刻从怀中摸出一枚淡银色令牌,双手捧起。

“哦,既然有开启令牌的话,自然可以留下了。不过我还要先检查一下真假,才能带你进入灵池之地的。”男子声音一缓的说道。

随之楼梯口处传来了“蹬蹬”的脚步声,一名身穿白色儒袍的男子,不慌不忙的从二层走了下来、

其脸庞略长,面容略丑,但双目炯炯发亮,竟给人一种飘然出尘的感觉。

“你既然是九婴门下,你师傅姓钟还是姓朱?”男子几步走到了柳鸣面前,略一打量两眼后,忽然一笑的说道。

“家师姓钟!”柳鸣有些意外,但迟疑了一下后,还是如实的回道。

“原来真是钟师妹门下!呵呵,听说其数年前收了一个叫白聪天的弟子,但不久前又上报宗内改换姓名了,不会就是你吧!”白袍男子轻笑的说道,随之抬手一招,柳鸣手中令牌微微一颤,就“嗖”的一声腾空而起,稳稳落在了其手中。

“前辈认识家师?晚辈原先的确不是现在的名字。”柳鸣一怔,但不敢怠慢的说道。

“原来真是你。不错,我曾听钟师妹说过,你在数年前的秘境试炼中为本宗立下了汗马功劳。难怪能拿出这一块令牌了。”白袍男子颇感兴趣的样子。

“前辈过奖了,晚辈也只是侥幸而已。但不知前辈尊姓大名!”柳鸣听对方和钟姓道姑似乎十分熟悉的样子,心念一转的问道。

“看来你师傅未曾向你提及过我,不过这没关系,相信用不了多久,我和你师傅就是一家人了。冰师妹的弟子也就是我的弟子了。我姓童,你可以叫我一声童师伯。”白袍男子只是看了手中银牌两眼,就将其一抛而回,同时笑眯眯的说道。

“原来是童师伯!”柳鸣一听这些话,虽然有些目瞪口呆,但也只能老老实实的称呼一声。

“很好。柳师侄,既然是自己人,我自然会给你安排一个靠近灵池中心的位置?”童姓男子嘿嘿一声的说道,接着单手飞快一掐诀,冲眼前法阵一连打出数道法决去。

白色法阵当即嗡嗡声一起,表面泛起一层淡淡白光的被激发而起。

“多谢师伯。”柳鸣听了此话,心中微微一喜。

他在来之前,特意将有关宗内“灵池”的一切全打探了一遍。

知道所谓的灵池,其实是蛮鬼宗先在宗内找到一处天地元力最浓密之处,然后布下特殊禁制,让天地元力只进不出,从而让里面元力精纯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

整座禁制中心处,自然也是元力最浓稠的地方,修炼效果也比外边缘位置要好的不是一点半丁。

就这样,他跟着白袍男子进入法阵中时,一闪即逝的被传入峡谷深处一个长满奇花异草,同时虚空中飘荡着缕缕白色雾气的洼地中

柳鸣略吸一口气后,立刻从感受到一股浓浓元力直往肺腑中灌注而去,不禁有些动容了。

他这才知道,这些所谓的白雾竟然是天地元力过于浓稠才会幻化而出的,真不愧为‘灵池’之名。

他目光朝四周一扫而去后,只见远雾气中隐约有一座座石屋相隔颇远的修建在那里,目光所及之处,就有五六座的样子。

白袍男子带着柳鸣向前大步走去,足足走了一顿饭工夫后,才将其带到一座四周全被丝丝白雾吵扰的青石屋前。

此石屋外侧石壁上铭印着一些银色灵纹,石门上更有一个深不过数寸的棱形凹槽。

“柳师侄,这里几乎算是灵池中仅次于中心处的修炼之地了。你就在这里修炼吧,一个月后,我自会再带你出去的。另外此密室都被设下了玄妙禁制,只有你手中的令牌才能打开的。”白袍男子一指眼前石屋,笑着冲柳鸣说道。

柳鸣自然大喜的称谢,随之到石门前,将那枚银色令牌往石门上凹槽中一放而入。

顿时整间石屋都“嗡嗡”声大响,同石门表面银光一闪,缓缓的一打而开。

柳再冲白袍男子一躬身后,就强压心中兴奋的走进了石门。

在他身影方一没入门内的瞬间,石门又无声的一关而上,整座石屋灵纹微微闪动不定,一股禁制波动从上面瞬间一散而开。

白袍男子见此情形一笑,也飘然的离开了。

同一时间,柳鸣已经将石屋内的一切全看了个一清二楚。

里面除了一个淡黄色蒲团,一张白色木床外,就再无任何东西了。

柳鸣对这一切布置却颇为的满意。

他略微检查一下石屋四壁和闪动的那些银色灵纹,确定真只是一些普通的防御隔断禁制后,也就放心了下来,就此心思蒲团上盘坐而下。

柳鸣袖子一抖,三个一般无二的小瓶就出现在了地面上。

看着眼前之物,他神色有些肃然了。

小瓶中装的自然是他从万蛮山脉得到庚蓝真煞了。

若他从那煞坑中只得到一瓶话,或许还要迟疑一二,但有三瓶在手情形喜爱,除非资质真低劣到根本没可能进阶到凝液期地步,否则绝对值得一试了。

按照柳鸣的估计,纵然其是三灵脉,但现在体内法力精纯无比,外加购买了一些对冲击瓶颈大有用处的丹药和身处灵池之地中,并同时有三瓶真煞之气在手,这让其冲击成功几率起码也在六七成之上。

而如此高的几率,就算略有不及高冲以地灵脉冲击灵师时的把握大,但也不会悬殊太多了。

更重要的是,这庚蓝真煞的确和其修炼的功法十分契合,并且本身虽然无法和天星真煞这样的传闻中真煞相提并论,但本身也是名气不小的上品真煞之一、

他若是将其炼化到真元之中,所形成罡气不但在防御能力颇为出色,更具有阴寒属姓威能,对一些同属姓法术也有不小增幅之力。

比如说,他所修冰锥术在大圆满境界原本已经是极限了,但若有了庚蓝真煞所化罡气加持下,则威能就可能更上一层楼。而若换了同属于阴属姓的鬼道功法话,原先还差点火候无法施展出来的秘术,在有了庚蓝真煞所化罡气辅助后,则有极大可能会轻易施展出来了。

故而对以后要以“龙虎冥狱功”这一门鬼道功法为主修的柳鸣来说,从某种意义上,此真煞甚至比那传说中的“天星真煞”更适合其几分的。

这才是他一从白老夫人口中得知此真煞存在后,立刻答应其要求的主要原因之一。

柳鸣心中如此想着,望向身前之物目光也渐渐火热起来,但再定了定心神后,就开始闭目入定起来。

和当初因为法力根基不稳,需要先闭关年许才能正式冲击瓶颈的高冲不同。

现在的柳鸣,体内法力早已精纯无比了,只要再略做一些准备后,就可以直接炼煞入体,将丹田中真元从气态凝成液态了,从而产生具有自己属姓的罡气,成为灵师等阶存在。

柳鸣这般想着,心神却渐渐变得平静无比,并最终进入了忘我状态中。

一天一夜后,当他再次睁开双目的时候,眼中已经变得清澈无比,再无丝毫的杂念了。

他从袖中摸出一些辅助丹药服下后,就两手掐诀的催动体内真元起来、

刹那间,一股股黑气从其体内狂冒而出,并滴溜溜一转后,就化为一颗黑乎乎的巨型雾球,将其身躯彻底罩在了里面。

随着时间的飞快流逝,黑色从柳鸣体内狂涌不断,让巨型雾球也越来越大,片刻工夫后,就几乎充斥了整个石室之中。

就在这时,柳鸣却开始口中念念有词起来。

原本在地上的一只装着亁蓝真煞的小瓶,更是“砰”的一声,丝毫征兆没有的爆裂而开,从中一下飞射出点点的淡蓝色晶光,一闪即逝后,纷纷没入黑色雾气中不见了踪影。

随之黑色雾气骤然间一阵翻滚,中心的柳鸣身上更是传出了阵阵的轰鸣声,一开始声音不大,但几个呼吸间工夫后,就变得如同雷鸣般惊人了。

巨型雾球中的柳鸣,双目精芒闪动,却十指车轮般的掐诀不停,一道道法决从其手指间弹射而出,并纷纷没入黑雾中不见了踪影。

在他体内腹部处却聚集了数以百计的沙砾般蓝色晶光,徐徐的转动不停着,并不时飞出一缕缕细若发丝的蓝光,纷纷没入丹田中不见了踪影。

在石屋外面,在某种诡异力量影响下,也正有更多的白色雾气向这边缓缓飘来。

片刻时间后,以石屋为中心,竟然隐约形成了一片淡淡的白色雾海。(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