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三章 返宗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3-08    作者:忘语


柳鸣一察觉到,这四头巨蚁竟然掌握了风遁此种惊人遁术后,自然没有丝毫留手的意思了,不但将冥骨决催动到了极致,手中青色短剑连劈不已,同时另一手中,一枚枚青色风刃化为一条青线的连绵射出。.

围着他狂攻不已的两头巨蚁,纵然掌握了风遁术,但在柳鸣如此犀利**下,也渐渐躲闪不及了。

其中一只巨蚁在柳鸣身旁攻击未果,正想再一次风遁而走时,却一个躲避不及,被一道青色剑气劈了个跟头,随之七八道风刃同时激射而至,在其身上留下了数道深深口子,并逼得其连连躲避,根本没有时间风遁而走。

随之“叮当”声一响,一条银色锁链破空而至,只是一个闪动,就i将这头巨蚁困了个结结实实。

就在这时,柳鸣背后波动感一起,另一头巨蚁闪现而出,两只前肢一动,立刻无声一扑而出。

柳鸣头也未回,忽然一个反手,一道青色剑气一劈而出。

巨蚁身躯骤然一扭,竟然以不可思议角度一下避过过迎面而来的森然剑气。

但就在此刻,柳鸣另一条手臂一个模糊后,一只金灿灿拳头一捣而出。

这只巨蚁一惊,两只前肢骤然往前方交叉一划,就想将金色拳头一切而开。

但其前肢一和金色拳头接触后,当即一股巨力从拳头中狂涌而出。

巨蚁一声哀鸣后,两只前肢被这股巨力硬生生一震而碎。

金色拳头再一个模糊,就瞬间洞穿巨蚁头颅而过,将其当场击毙了。

与此同时,捆束另一只巨蚁的银色锁链,表面银文一现,骤然间狂勒而紧,就将此巨蚁也一下分成了数截。

就在柳鸣解决两只巨蚁的时候,另一边的飞颅,漫天飞舞的长发忽然间一急,竟然同样没入虚空中不见了踪影。

破空声一响!

两只原本遁入风中的巨,被无形长发硬生生一逼而出,同时体表绿色丝影接连闪动,身躯就骤然化为了十几块的掉落而下。

这时,柳鸣目光一动,才向那只放出四只巨蚁就未见有其他动作的妖虫一望而去。

只见此妖虫一见四只巨蚁这般快被斩杀掉了后,美女面孔上竟然露出了一丝惊慌的表情,口中一声怪叫后,忽然间背后双翅一动,竟然一个转身的腾空而逃。

柳鸣面上一声诧异之闪过,但想都不想的两手一掐诀,当即点点青光浮现,一道巨型风刃在身前浮现而出。

手腕一抖,巨型风刃就发出一声尖鸣的破空射出。

下一刻,妖虫体表一层粉红光罩浮现而出,但青光一闪后,巨大风刃就将光罩连同妖虫本身都从中间一斩两截。

妖虫一声惨叫,两截身躯从高空直接坠落而下。

但“噗”“噗”两声后,两团绿焰激射而至,瞬间将妖虫身躯化为了灰烬。

却是飞颅此魔头一飞而到,张口喷出了两团魔焰。

如此轻易的解决了这头看似诡异的妖虫,让柳鸣心中一松。

虽然此妖虫放出的四头巨蚁的确厉害,但本体也未免太弱了一点,也不知是否是因为在凝煞过程中出了什么问题,才实力大减的。

柳鸣心中觉得奇怪,但也没有多想什么,飞快的向煞坑一走而去了。

虽然白家人说此煞坑多年未曾有人来过,应该积攒了不少的庚蓝真煞,但如今在煞坑中发现了这头妖虫后,却让他为之担心了起来。

就算真没有其他人发现此地,但谁知道在此期间有多少妖兽妖虫已经用过坑中的真煞之气。

柳鸣心中如此思量着,不由的更加担心起来。

片刻工夫后,他就走到了巨坑旁边,凝神向下方一望而去,结果神色一动。

只见此煞坑和他在仙霞山地下洞窟中的那个,又大不相同了。

从上往下望去,坑中竟然是一个漏斗般的锥子形状,并且中心最深地方足有十几丈高,除了中间有些淡蓝色雾气闪动外,其他地方全都是半透明般的不知名石块,有大有小,闪闪发光。

柳鸣目光在中间蓝色雾气处凝望了一会儿后,眉头微微一皱。

他单手一掐诀,身形腾空而起,往煞坑中心处徐徐一落而去,眼见离淡蓝色雾气只有丈许高的时候,才冲下面虚空一抓。

顿时一大团淡蓝色雾气冲天而起,直接飞到了柳鸣近前处,才嘎然一止的停了下来。

柳鸣双目一眯的仔细望去。

只见这团蓝色雾气中,隐约有一些沙砾状的蓝色晶光闪动不已,仿佛点点星辰一般,足有十几颗的样子。

柳鸣见此,脸上顿时大喜过望。

看来他运气不错,如此一团雾气中就有这般多庚蓝真煞,看来此坑中凑出两份以上的真煞之气应该绝无问题了。

柳鸣如此思量着,当即兴冲冲的从袖中摸出一个个小瓶来。

……

两个月后,蛮鬼宗九婴山顶大殿内!

刚刚回到宗内的柳鸣,站在圭如泉面前,恭恭敬敬的向这位九婴一脉山主讲述着自己数年来在玄京的一些经历。

“你在玄京做的不错,算是为九婴一脉大涨脸面了了。这一次,要不是数年前将玄京中的海族人全一网打尽,恐怕我们五宗就要牵扯大量精力,无法全心对外的。不过可惜的是,你师父和朱师伯恰好奉命去边界了,否则知道你现在回来的话,肯定会大喜过望的。对了,师侄以后有什么打算。钟师妹已经向宗内申请将你真名恢复了过来,以后就可以直接用‘柳鸣’的本名了。若是不出意外的话,以你的核心**身份,早则数月迟则年许,应该也会被派到边界加以磨炼一番的。”圭如泉听完之后,面带满意之色的说道。

“多谢师伯关心,**经过这几年的**,自认已经在法力上颇为雄厚了,也找到了合适的真煞之气,所以准备马上申请冲击灵师境界。**没有记错的话,凡是身处冲关的**,除非是事关宗门生死存亡的事情,否则都可在闭关期间豁免宗内一切征召的。”柳鸣想了想后,如此的说道。

“的确是有此规定不假。不过你真确定现在要冲击灵师境界?不再多积累两年,好再多有一分把握的!”圭如泉听到柳鸣如此一说,脸上微微有些动容。

“不用了。**若是这次无法突破成功的话,只要休养几年话,应该在三十岁前还能有第二次尝试突破的机会。但若是再晚两年的话,恐怕时间上就不太够了。”柳鸣略一思量后,如此的回道。

“嗯,师侄你如此考虑的话,倒也不算错。不过你要谨记一点,无论冲击何种境界最好都一次就能成功,否则无论以后采取何种补救方法,成功几率只会越来越小的。”圭如泉点点后,就神色一正的说道。

“多谢圭师伯指点,**谨记了。对了,**在数年前曾经收到宗内传信,说我们五宗几乎都混入了海族人歼细,而本宗歼细就是当年的珈蓝师姐,并且所她还偷走了六阴祖师驱使过的蛮力鬼王头颅。不知这些是否都是真的?”柳鸣躬身称谢后,又略一犹豫的问道。

“这当然是千真万确的事情。发现珈蓝是海族歼细之人,就是阴煞一脉的冰师妹,也是珈蓝自己的师傅。原本冰师妹带着珈蓝已经解开蛮力鬼王当年失踪之谜,甚至还将鬼王头颅从封印中取出。但就在这时,珈蓝才显露了海族人身份,并用歹毒手段暗算了冰师妹,偷走了鬼王头颅。天月等四宗也都发生了差不多的事情,不是至宝**,就是宗内重要高层被害。其中损失最大的,要说天月宗了,其两大长老中的冷月师太中了一种海族奇毒,现在还在天月宗禁地中昏迷不的中。”圭如泉听到柳鸣如此一问,脸色一沉的说道。

“原来这些都是真的。看来海族人这次入侵,还真是精心策划了多年。”柳鸣闻言,也有些动容了。

下面的时间,他再听了这位圭如泉在冲击灵师时的一些指点后,就告辞离开了大殿。

随之,他就先去执事堂报道,并顺便交了自己的玄京监察任务,并领取了相应的一些奖励。

这时,柳鸣才发现蛮鬼宗内赫然又多出了一批少男少女模样的内门**,同时一些原先的老**面孔却减少了许多。

看来在这数年间,蛮鬼宗又招收了一批新**,同时也有许多老**被征召,去了大玄国边界处了。

再接下来的四天内,柳鸣不再出门,一直在自己的住处养精蓄锐。

直到半个月的一天,柳鸣悄然来到了蛮鬼宗某个隐藏在两座山峰间的一处峡谷前。

在峡谷入口处,赫然有一座三层高的巨型阁楼,阁楼大门前则高挂一个牌匾,上面写着”灵阙天阁”四个大字。

柳鸣摸了摸袖中的某个东西,当即大步走进了阁楼内。

阁楼一层大厅内,除了地面上一个淡白色法阵外,竟然四下空荡荡的,一个人影都没有。(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