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九章 冰锥大成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3-06    作者:忘语


他想了想后,还是决定再冒险一试了。.

于是柳鸣轻吐一口气后,单手一扬,破空声一响,一枚风刃当即激射而出。

只见青光一闪,风刃就紧挨着对面“自己”的手臂而过 。

“噗”的一声后,一个数寸长口子浮现而出,从中涌出淡金色血液来。

柳鸣尚未吃惊,就i先感到自己手臂上一痛,当即心中一怔后,飞快将手臂袖口高高卷起,再仔细一望后,瞳孔骤然间一缩、

只见在其手臂上,同样出现一道数寸上纤细伤口,伯格曼从中涌出鲜红色血液来。

柳鸣脸色有些发白了,抬首看了看对面柳鸣手臂处的伤口,再看看自己手臂上伤口,无论位置形状全都一般无二,没有半分差池。

他脑子顿时为之混乱了。

这时的他,就算再转不过弯,也明白眼前的“柳鸣”,显然并非原先怀疑的什么邪魔变化而成的,而是和自己真有莫大的联系。

柳鸣总算不是一般之人,定了定心神后,就从袖中摸出一张符箓,往伤口处一拍。

当即点点青光一闪,伤口飞快弥合起来,片刻间就只留下一道淡淡血痕。

柳鸣目光一闪,再向对面的“柳鸣”望去。

只见对方手臂上伤口,赫然同样的弥合如初,也只留下一条浅浅伤痕。

柳鸣见此情形,真的彻底怔住了。

不知多久后,他才苦笑了一声,目光终于从对面一挪而开,重新打量了一下整个空间。

现在的神秘空间,明显比上一次又宽广了许多。

看来十有八九是随着其法力增进,此空间也会跟着巨大。

不过除了空间增加和莫名出现的第二个“自己”外,其他一切还和以前一样,未见有什么不同了。

柳鸣想了想后,当即找了一个离第二“自己”较远的地方,盘坐而下,然后静静的思量起来。

就这样,时间缓缓的流逝吗,转眼间就过去了半曰之久。

柳鸣深吸一口气后,终于从沉吟中回过神来,然后看了看远处的“自己”,脸上又浮现出一丝无奈的表情。

就在不久前,他经过一番绞尽脑汁的细想后,终于肯定这东西大概是和其上次在秘境中莫名昏迷之事有关。

他记得很清楚,自己在昏迷中做的那个古怪梦中也曾经看到过另一个气息惊人的“自己”。

而他上次的昏迷原因,事后也曾经自己分析过,应该是和那秘境中莫名失踪的“擎天魔手”有关。

毕竟在那擎天魔手出现之后,其体内神秘气泡才莫名出现,并跟着变得极为不正常起来。

甚至说不定,那擎天魔手失踪也和此有关系的。

如此一来,综合考虑之后,眼前的这个“自己”应该是因为那擎天魔手才产生,但不知什么原因又和自己产生了极密切的联系,这才会出现对方负伤自己也会负伤的诡异事情。

虽然太具体的过程,柳鸣自己也无法弄明白,但大概原因总算也分析个八九不离十了。

原因虽然找到了,但如何面对此事,自然还是一件让其头痛的事情,甚至连这个“自己”是否真是一件活物,他还是还无法确定的。

当然最让柳鸣无奈的是,自然还是其无法真对对方动用什么过激手段。

否则以他心姓,自然一定要将这种未知危险直接解决了,才能真安心下来的。

柳鸣心念飞快转动一番后,还是只能想出将眼前“自己”先困起来这一个办法。

于是他摇了摇头后,从身上取出一叠阵旗,开始在第二个“柳鸣”四周布置起来。

等柳鸣将所有阵旗一插完成,单手掐诀,一根手指一点后,当即眼前小型法阵一下嗡嗡声大起,一层白色光幕浮现而出,将“柳鸣”罩在了其下。

柳鸣看了看白色光罩,又看了看对面的“自己”身上的银色锁链和符箓,脸上神色总算稍缓了几分。

在这种情形下,若是眼前的“自己”真有什么异动的话,他应该也能第一时间发觉了。

柳鸣如此思量着,终于决定将此事先放在脑后,先开始自己的修炼。

但是在此之前,他先用神念沟通了飞颅一下。

结果飞颅在他严加命令之下,还是带有敬畏之色的飞离开了对面的“柳鸣”,来到了其身边。

柳鸣这才心中一松,接着吩咐飞颅和骨蝎到一旁也去练习自己的攻击手段。

于是二者一个闪动后,分别到了一面灰色气壁附近,一个背后尾钩一动,化为一片虚影的向前方狂插不已,一个则头上长发倒竖而起,化为无数丝芒的向前方洞穿而去。

而柳鸣则开始默默的修炼冰锥术起来。

就这样,时间一天天的过去。

一开始的时候,柳鸣还十分小心的留意着第二个“自己”,生怕其什么时候忽然有了异常。

但随着一个月,两个月,三四个月过去,对方始终都在原地不动一下后,他也就渐渐放心下来,真将其当成一个死物,开始将全部精力放在法术修炼上。

虽然冰锥术作为中阶法术较难修炼,但现在的柳鸣,法力之深也远非上一次进入神秘空间时可比的,每一天可释放冰锥术次数几乎是以前的数倍。

故而他修炼速度反而一下提升了起来。

两年后的一曰。

柳鸣两手掐诀,口中念念有词,身前有点点蓝光飞快凝聚而出,转眼间一根看似普通的冰锥凝聚而出,但是冰锥颜色就又由浅变成了深之色,通体放出一层异样的晶光来。

手腕一抖,冰锥当即发出破空声的激射而出,几个闪动后,就到了十几丈外的灰色气壁处,并发出一团深蓝光芒的爆裂而开。

“呲啦”一声后,一股奇寒之气一卷而开,数丈之内气壁当即被一层寒冰覆盖而出,并且转眼间加厚变大,化为了尺许之厚的冰壁。

柳鸣见此情形,眉梢一跳,手中法决一变,单手一扬,一道青色风刃冲对面冰壁激射而去。

“砰”的一声!

风刃狠狠站在了冰壁之上,却只留下了数寸深的一道沟槽,就自行的崩溃而散了。

柳鸣见此脸色一喜,抬手再在身前虚空一划后,点点红光现后,就凝聚出了一颗赤红火球来。

“去”

柳鸣袖子冲对面一抖,火球飞射而出。

“轰”的一声,火球在冰壁上爆裂而开,化为滚滚火焰的四溅飞射。

但等所有火焰一敛消失后,冰壁表面却只融化了薄薄一小片地方。

柳鸣面上笑容,自然更浓了几分。

这大成后的冰冰锥术,威力果然远不是同样大成的火弹术和风刃术可比的。

唯一的缺陷,大概就是施法虚度略慢了一些吧。

下面的时间,柳鸣在没有其他法术修炼情形下,就开始默默参悟起那本“太罡剑诀”。

他在此之前,已经参悟出那套培育太罡剑胚的法决,下面则打算看看能否再从中参悟更多可用东西来。

但他在一连参悟了十几天后,就放弃了此事。

明显剑诀剩下的部分,是针对灵师境界以上的修炼者悟,所说法决太过深奥,其修为不到根本无法领悟出来的。

另外一本龙虎冥狱功,同样如此。

但如此一来的话,柳鸣一时间倒是找不到其他的事情可做。

接下来的数曰内,他干脆又研究起了第二个“自己”起来。

结果还真让他又找出了一些第二个“柳鸣”的怪异之处来。

首先这个“柳鸣”,在他小心贴近对方身体细听之下,发现对方非但没有呼吸喘息声,就连血液流动心跳等生命迹象也一样不复存在,好像真不是活人一般。

另外,这个“柳鸣”不但自己受伤,他会跟着受伤。就是反过来,他若是什么地方受损的话,这个“柳鸣”竟然也似同样跟着受损,仿佛真是一命二体一般。

他倒是在一些典籍中看到过,有一种邪门诅咒可以通过施法将一个人的部分精魂转移到某一傀儡人偶上,然后只要将人偶手臂腿脚折断,那被转移部分精魂的原主人,也会同样的手臂腿受损,从而永远受制于人。

但眼如此邪门的事情,柳鸣还真是从未听说过的。

这让他暂时也只能抓耳挠腮的没有任何办法。

不过他已经下定了决心,只要一离开此空间后,立刻就去查询典籍和打听相关事情,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头绪出来。

柳鸣在花费了数曰时间,都无法在第二个“自己”身上查出更多的东西后,也就真将此事先放下了。

他在下面的时间内,干脆将自己的丹炉取出,再拿出一堆普通灵药,开始炼制一些丹药出来。

这些丹药虽然只灵徒级普通丹药,柳鸣也早已练习了上百次之多,但成功率还只能维持在十次之中只能成丹两三次样子,丹药的精纯度也只是勉强合格。

凡百子已经对此成功率大加称赞,认为他如此短时间内就能有这般高成丹率已是极不容易了,但柳鸣自己却一直不太满意的。

对他来说,现在炼制一些灵徒级丹药就只有这点成功率,那等其以后炼制灵师级丹药时候,可没有这般多材料练习,到时候成丹率之低可想而知了。

(昨天去医院打了下吊针,回来后好了一些,但头还是有些晕,后来对镜子看了看,发现自己面容好憔悴啊!)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