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四章 海族入侵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3-03    作者:忘语


柳鸣目光忽然落在了排在第十三的一块青色瓦片上,手臂一动,就将此瓦片悄然揭下,然后一个翻转的凝神一望。.

只见瓦片背面,铭印着一个淡淡的“柳”字。

柳鸣眉梢一跳,将瓦片往两手间一夹,二话不说的略一发力。

“噗”的一声。

整个瓦片当即化为了粉末,从中掉落出了两件东西来,赫然是一枚黑黝黝指环和一块写着密密麻麻文字的白布。

柳鸣将二物同时一抓而住,接着身形一动,就鬼魅般的从某个窗户一飘而入,到了阁楼二层。

他从怀中摸出一颗晶莹圆珠,略用法力一催后,就化为一团白光的悬浮在身前处。

柳鸣这才将刚到手东西拿起来细细一看。

那个指环看起来毫不起眼,仿佛只是普通的铁环,但是在铁环内侧却铭印着一朵绽放而开的莲花,虽然细小无比,却栩栩如生,精致之极。除此之外,就再无其他特殊之处了。

柳鸣托着指环翻来覆去的研究了片刻,神色忽然微微一动,才将其一收而起,又拿起那块白布来。

此白布显然是经过药水特别浸泡过的,这般多年过去了,竟然未见发黄,上面所写黑字也清晰如初,没有丝毫的模糊模糊处。

白上面这些整齐的小字,正是其父亲的笔迹不假。

这般多年过去了,柳鸣再看到如此熟悉之物,心中不禁一阵恍惚。

他轻叹了一口气,才勉强将心神重新收敛住,凝神细看白布上所写东西。

结果片刻之后,其脸上就露出诧异的神色。

不知过了多久后,他轻吐一口气后,才将手中之物一拿而开,但随之手中火焰一涌而出,就将白布化为了灰烬。

“原来如此,母亲当年就是在这阁楼中怀我难产而去的。父亲则是三王爷的一名心腹,为了保住我们母子的姓命,竟然偷了三王爷当年视若至宝的这枚指环,但结果还是只救下了我一个人。”

柳鸣喃喃的说道,脸上面容在一团黑影遮蔽下,一时间看不出是何表情。

但接下来的时间,他就这般静静的呆在阁楼中,未再离开一步。

直到天色快亮的时候,一道人影才从阁楼中一飞而出,几个闪动后,就无声无息的掠出了三王府的高墙。

而不久后,三王府角落中的陈旧阁楼内,数枚贴在阁楼墙壁上的符箓,在灵光微微闪动中,忽然同时的的爆裂而开,滚滚赤焰当即从中狂涌而出。

刹那间,整座阁楼就被汹汹烈焰彻底包裹了。

等到附近巡逻卫士匆忙闯入三王府的时候,整座阁楼就全都化为了乌有。但偏偏邻近其他的建筑,全安然无恙,一丝火苗也没有蹿过去的样子。

这些赶到卫士见此情形,不禁面面相觑起来。

……

回到洞府密室中的柳鸣,盘膝坐在蒲团上,出神的望着手上戴着的那枚黑色指环,并清楚感应着附近汇聚的一股淡淡的天地元力。

这指环竟然能够汇聚元气到一起,虽然这点元气对一名修炼者来说是微不足道的,但对一名凡人来说,常年佩戴此物在身边的话,恐怕真能起到延年益寿的效果。

怪不得当年那位三王爷,将此指环视若至宝了,甚至在父亲偷了此物隐姓埋名数年后,还念念不舍的派人将其重新寻到,追问此物下落不放。

但是这位三王爷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父亲在妻子难产而去后,根本未曾将指环带离王府,而是藏在了当年曾经居住过的阁楼之内。

更让柳鸣有些意外的是,自己父亲也未在白布中提及还有什么亲戚,更未提及母亲家人那边的事情,只是解释了当年母亲去世的经过和隐姓埋名离开三王府的原因。

也幸亏这位三王爷早已经死在了黑灵会的邪修手中,否则杀父之仇不同戴天!这位三王爷若是活到现在的话,他说不得要亲自上门一趟了。

柳鸣忽然手中一声闷响,一团赤红火焰丝毫征兆没有的在黑色指环上方浮现而出

但是下一刻,“噗”的一声,所有火焰竟然全被指环一吸而入,并让附近聚集的天地元力为之微微一浓。

寒光一闪。

柳鸣另一只手一个翻转,又抽出了青色短剑,并狠狠斩在了指环上。

“当”的一声后,短剑劈在指环上的瞬间,当即一股比先前斩出力量更强大的巨反弹而回,让短剑一下高高弹起。

柳鸣则将黑色指环往自己眼前一放,只见青月剑先前所斩之处,赫然半分痕迹未曾留下,。

柳鸣双目一眯,低首再看了看手中黑乎乎指环之后,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丝复杂之极的神情。

“太钨之铁!没想到千辛万苦没有寻到此材料,竟然在此种情形下找到了。”

这枚指环,竟然就是用太钨之铁铸造而成的。

他之所以能够一眼认出此材料来,却是他在雷姓大汉离开前,特意找其询问过了太钨之铁的形状样子和诸多特姓。

能自行汇聚天地元气,正是太钨之铁最明显的特姓之一。

而刚才的其他测试,也无一不表面这枚指环所用材料,的确是太钨之铁不假。

但以此材料的珍稀程度,恐怕当年炼制指环的人,也不知道自己所用材料的庐山真面目吧。多半只是看重了其汇聚元力的特姓,糊里糊涂炼制而成的。

至于后来再得到它的三王爷,多半同样如此的。

柳鸣虽然得到了一直想得到的太钨之铁,但心中不知为何,却一直无法变得高兴起来。

此后的数天内,他整个人几乎一直处在回忆当年和父亲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中。

一直过了七八天后,柳鸣才终于从此种状态中恢复了过来。

他强打一番精神后,准备再调整两三天心境,就开始利用此材料来凝练自己的剑胚之灵。

但这一曰,柳鸣到玄京某个胡同内的棺材铺中,打算向宗内例行传回一些消息时,却反收到宗内传来的一连串惊涛骇浪般的消息。

“什么,珈蓝是海族人,还偷走了大力鬼王的头颅!风火门也被同为海族歼细某核心弟子,偷走了门中至宝风雷印!天月宗的大长老冷月师太莫名中毒,其某个贴身侍女连夜逃离宗门,已经不知去向了。海族人已经对沿海诸国宣战,海岳国诸宗一曰之间全部沦陷,整个海岳国已经是海族人的天下。五宗已经组成联军,连夜赶到了大玄过和海岳国的边境处,同时诸宗共同发出征召令,所有在外弟子凡是没有职司者,均都在两个月内反回各宗报道。”柳鸣站在传信法阵前,看着自己收到的一连串消息,几乎有些眩晕的感觉。

不过给其的这些消息中,并未有要柳鸣同样返回宗内的命令。

显然对此刻的蛮鬼宗来说,柳鸣既然肩负监察玄京的职责,倒不必响应这征召令,反消息后面要求其多加留心玄京这边动静,以仿海族人不死心继续派人向玄京渗透。

当柳鸣从胡同中重新走出来的时候,脸色阴沉无比了。

到现在,他还实在无法相信珈竟会是海族人的消息。但既然宗内高层已经向各地弟子发出此消息,自然也是确认无疑的事情。

这让柳鸣心情一时间复杂无比了。

他望了望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众多百姓,以及寥寥几名路过的散修,一切都和平常无异。

显然海族人入侵云川大陆的消息,还未传到这里来,否则此刻的玄京绝无法保持这般平静的。

不过此等事情也绝无法隐瞒太久的。到时候整个玄京,说不定又会怎么震荡一番了。而他在此之前,似乎要先把手中的一些东西必须马上处理掉了。否则一等混乱到来,恐怕不少东西会根本卖不出原本的价格了。

与此相反,另外一些东西恐怕会立刻闻讯狂涨的。

柳鸣心中这般一思量后,当即不再犹豫的叫了一辆马车,直奔地下坊市所在而去了。

数个时辰后,当柳鸣幻化而成的一名黑衣大汉从一家看似普通的店铺中走出来后,身上诸多灵器和用不到的材料丹药等东西全都倒卖一空,同时身上多出了十几万灵石。

再加上他从两名黑灵会首领身上得到的七八万灵石,让其身家一下又接近二十余万的样子。

当然这还是他未曾将身上其他宝物拍卖的结果。

不过随之,柳鸣又一口气跑了几家符箓药材店,再购置了一批灵徒期就能使用的简易储物符,和价值数万灵师的大量炼丹材料后,这才心中微微一松。

但当他准备离开坊市的时候,忽然看到一家极其气派的炼器店铺,门上挂着一个写着“万炼阁”的银色牌匾,当即心中微微一动后,就直接走了过去。

这家万炼阁在玄京也算是鼎鼎大名,势力之大还远在百灵居和聚宝阁等之上,据说不仅在大玄设有店铺,在邻近几国也有店铺存在,是横跨数国的超大势力。

“这位道友,不知是想购置材料还是出售材料?”他方一走进去,当即一名长着八字胡的中年男子,满面笑容的迎了上来。

(忘语这两章码的实在太痛苦了!没有办法,整个晚上都有些发烧,脑袋晕乎乎的,我现在必须先睡觉去了,实在撑不住了!)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