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三章 无名真煞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3-03    作者:忘语


只见大坑下方数丈深处,赫然全都是灰白sè雾气,但其中偏偏又掺杂着一些晶莹黑丝,每一根都头发般纤细,任凭四周雾气翻滚,自身却保持静止状态,给人一种极其古怪的感觉。

“这种气息是……”

柳鸣放出神念略一感应坑中的纤细黑丝后,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来。

那些黑丝散发气息和先前那具煞尸体内黑气有几分相似,看来这具煞尸果然是用此处真煞之气淬炼身体,才能如此长时间保持肉身不坏的。

煞尸先前肉身对利刃类攻击表现的强横之极,竟然能单手捏碎巨型风刃,看来应该也和这种真煞之气的增幅效果大有关系的。不过相对的,此真煞之似乎又被火属xìng攻击极为克制,否则先前煞尸也不会不敢硬接巨型火球,后面又被其三颗赤焰珠轻易毁去了肉身。

柳鸣如此一想的话,心中不禁有些失望了。

这等缺陷如此极端的真煞之气,算是煞气中的最下品存在了。

毕竟不管它在其他方面增幅效果多强,但有如此明显的弱点,一旦真用来凝煞成罡的话,以后和人争斗时很容易被对手特别针对,从而很轻易的陨落掉。

不过此煞坑中是何种真煞之气,缺陷是否真如自己若猜测这般,还是需要拿回去让人鉴别一下才能肯定的。

就算此真煞只是下品存在,但看煞坑中积攒的真煞数量绝不止两三份的样子。

如此多的真煞之气,就算缺陷再大。也足以当自己万一的备选真煞来用了。毕竟同种真煞多一些的话,同样能大幅度提升凝煞成罡几率的。

柳鸣想到这里。不再迟疑的从袖中取出了一个看似普通的瓷瓶,往下方煞坑中一抛。就单手掐诀的开始施法起来。

一顿饭工夫后,柳鸣身前并排放满了五个一般无二的瓷瓶。

这时候,煞坑中的黑丝赫然寥寥无几了。

柳鸣也没有将剩下这一点真煞全一网打尽的意思,袖子一抖,就将五个瓷瓶一收而起。

随之他在这洞窟四周又搜索了一遍。

结果除了中间的这个煞坑外,根本再无其他值得注意的东西了。

于是柳鸣,再将飞颅也收进皮袋后,就回到原先法阵中心处,抬首往入口处望了一眼。

其双目一眯。青sè短剑骤然往高空一劈而去。

“噗”的一声。

一层光幕浮现而出,将青sè剑气一弹而开。

那禁制果然还存在的。

不过这一次没有他人打搅下,柳鸣手臂一个模糊,顿时短剑冲空中连绵狂劈而去,一道道青sè剑气狂卷而出。

一小会儿工夫后,一声轰鸣,光幕终于寸寸的碎裂而开。

柳鸣一声大笑,身躯一动,就化为一道虚影的冲天而起。

“砰“的一声。

柳鸣双足重新踩在上层洞窟出口处后。脸上满是欣喜的表情。

高大黑衣人的尸体果然还在那里。

柳鸣不加思索的几步上前,略一搜索后,也找到了数块上品灵石和一些丹药符箓,和那面能放出血红sè雷火的铜镜。

此镜明显也是一件灵器。虽然看起来威能不大,应该只是一面下品灵器,但作为罕见的惊类灵器。若拿出去的话,应该也能卖出三万灵石以上的。

不过有些可惜的。他这次未找到什么修炼典籍。让原想一观鬼浮屠修炼之法的柳鸣,颇有些失望的。

接下来的时间。柳鸣又去检查了一遍剩下的那些黑sè棺木,结果在里面发现了不少的炼器炼丹材料和大量的灵石、符器,及数件一般无二的下品剑器。

这些表面上的前朝宝藏虽然看似数量不多,并且也没有太珍惜的东西,但他略一估算下价值,发现也足有十来万灵石的样子。

如此结果,让正缺少灵石的柳鸣,自然大喜过望。

他这一次地下洞窟之行,不但得到五份一般的不知名真煞之气,更是一下弄到了接近二十万灵石的其他宝物。

他当即拿出身上的简易储物符,将这些东西全都一装而进,并将此地所留痕迹全一毁而空后,才满意的离开了。

经过这一晚的忙碌和激动,天sè已经开始濛濛发亮、

柳鸣倒不好再返回三王府后,从地道出来后,就直接回了仙霞山中洞府中。

中午时候,柳鸣就已经盘坐在密室中,正对着身前的一具金sè骷髅仔细研究着。

他已经测试过了,此骷髅覆盖这一层金液之后,通体竟然变得下品灵器般坚硬无比,即使青月剑也只能在上面留下一道浅浅剑痕而已。

若想将其斩断话,不来个七八剑并全斩在同一处,恐怕绝无可能的。

柳鸣研究了一会儿,不知出自何想法,忽然两手一把抓住骷髅双肩骨。”噗“的一声后,汹汹赤焰从手心中狂涌而出,瞬间将骷髅淹没了进去。

但是金灿灿骨架在火焰中仍然颜sè依旧,丝毫不见有何变化。

“看来还是温度不够缘故。”柳鸣喃喃的说了一句,眉头不禁紧皱起来,

先前那融化金sè椅子的高温,可是三颗赤焰珠爆裂时形成的火焰,他一时间上哪去寻找此等条件的。

不过柳鸣也只是再思量了片刻后,就双目一亮起来。

他将金sè骷髅一收而起,起身走出了密室,并离开了自己洞府。

半刻钟后,他就来到了凡百子洞府前,轻扣了几下洞府大门。

“咦,原来是乾前辈。今天大师正在炼丹,恐怕没有时间给师叔指点炼丹术的。”开门的童子一看是柳鸣,当即满脸笑容的说道。

柳鸣已经来凡百子这里学习过一段时间炼丹术了,这童子自然和柳鸣也颇为熟悉了。

“没事,我这次并不是找凡大师的,而是想借用洞府中的地火炉一用。”柳鸣微微一笑的说道,随之袖子一抖,一块中品灵石直接抛给了童子。

“呵呵,其他人要用地火炉绝无可能的。但师叔不是外人,当然不成问题的。现在大师在用一号间的地火炉,乾师叔就先用二号间的。”童子一把接过

灵石,当即喜笑颜开的说道。

“好,你带下路。”柳鸣闻言,不动声sè的点点头。

于是柳鸣在小童带领下,直奔洞府深处而去了。

片刻工夫后,他就被让进一间赤红sè的石屋中,里面除了一个孤零零的青sè丹炉外,再无任何东西了。

柳鸣往丹炉下方一个裂开的黑黝黝缝隙看了一眼后,脸上却露出了满意的神sè。

他当即袖子一抖的关上石门,从怀中又摸出一套阵旗,往四面八方一抛。

当即一层淡淡光的白sè光幕浮现而出,将整间密室都笼罩住了。

做完这一切的柳鸣,才再摸出一张符箓,一捏而碎。

光霞一卷,那具金sè骷髅再次浮现而出。

柳鸣抬手冲丹炉一拍,盖子一闪之后,无声无息的漂浮而起。

单足只是往前一挑,金sè骷髅就“嗖”的一身,就被其直接踢入了丹炉中。

柳鸣袖子再一抖,盖子就重新一落而下。

他单手一掐诀,冲丹炉下方裂缝中弹出数道法决去。

“噗”的一声!

裂缝中火光一闪,喷出一股股赤红火焰来,瞬间就将丹炉包裹了进去。

柳鸣则两手冲火焰虚空一拍,两股jīng纯法力当即狂涌而入。

“轰”的一声,原本赤红sè火焰在一下变成了白炙之sè,散发高温甚至让附近虚空都开始嗡嗡作响起来。

柳鸣见此,脸上却为之一喜,只是继续狂催法力不停。

……

一刻钟后,柳鸣满脸满意离开了凡百子洞府,回自家洞府而去。

再次回到密室中的他,方一盘膝坐下,就从袖中摸出了一个玉盒,将盖子一打而开,赫然露出了一个金灿灿的圆球,足有拳头大小。

这正是他借用地火丹炉之力,从那具骷髅表面分离出来的不知名金sè物体。而黑sè骷髅本身,却在高温中直接化为了飞灰。

当柳鸣将金sè液体从丹炉中一倒而出后,片刻间就再坚硬无比起来。

柳鸣在密室中研究了半天,也未看出这是何种宝物或材料、

他所知的那些珍稀材料中,并没有类似的东西。

看来此物只有和从海族人身上得到的那一滴黑sè液体一般,等以后有机会再找人辨认一二了。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柳鸣将从地下洞窟中得到的其他东西全都整理了一遍,准备找个合适机会将它们全分批出手换成灵石。

最后,柳鸣则拿出了新得的那本记载“兽嫁术”的邪修典籍,颇感兴趣的翻看起来。

这些典籍上面记载的修炼之法大都血腥之极,他自然不可能去修炼的,但通过观看典籍上记载的秘术法决,却可以让其大开眼界,以后再碰到修炼类似功法对手,就能够找出对方破绽,轻易的击败了。

当到了晚上三更天时,柳鸣则变幻面目的离开了洞府,再次奔三王府而去。

已经有过一次经验的他,这一次直奔王府角落处的那座陈旧阁楼而去了。

当他顺利之极的潜入到陈旧阁楼前,身形一晃,就直接翻上了阁楼二层屋檐上,然后从某排最左边一块瓦片数起,目光缓缓向右面一望而去。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