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一章煞尸之战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3-02    作者:忘语


随之青年手臂一抬,一根手指冲柳鸣这边虚空一点。

“噗”的一声。

一道无形劲风到了柳鸣面前,其来势之快,甚至让连考虑的时间都没有。、

他只是下意识的猛然一偏头,劲风就紧擦耳边的一闪而过,击在了后面不远处的石壁上。

一个手指般粗细的深洞立刻显现而出。

“罡气!”

柳鸣目睹此景后,当即脸sè大变起来。

金sè椅子上的瘦弱青年,却嘿嘿一声,蓦然数根手指连绵弹出。

“嗤嗤”声大起,数道劲风一闪而至,同时击向柳鸣身躯各处。

但已经有了准备的柳鸣,怎会还呆在原地不动,不加思索下,身躯骤然一晃,就带着一连串残影的出现在了数丈远地方。

数道指风又是一闪而过,让后面石壁上再多出数个孔洞来。

“不对,你不是灵师!真正灵师的罡气不会只有这种程度的!”柳鸣回首飞快看了石壁上孔洞一眼,再一扫瘦弱青年做出这一轮攻击,并没有再继续放出指风后,当即双目一眯的说了一句。

“嘿嘿,我已经修成罡气,是不是灵师又有何区别的!你区区一名灵徒,还想从我手中逃出升天吗。此地已被彻底禁制住,除非有媲美灵师攻击的手段才能一击而破,否则注定就要被我吸干一身jīng血了。”瘦弱青年却嘿嘿一声的说道。

随之他五指一屈,竟化为爪状的冲柳鸣一抓而来。

破空再一响!

柳鸣头顶上空波动一起,一只半透明的灰白sè大手就凭空现出,闪电般一抓而下。

柳鸣目光一闪,身躯只是一动,就一片柳叶般在劲风中一荡而开.

与此同时,附近白骨蝎和飞颅却同时一动,一个满头长发密密麻麻的激shè而出,一个尾钩化为十几道黑线的洞穿而去。

灰白sè大手同时遭受二者攻击之后,当即狂闪几下后,就化为点点灵光的溃散而开了。

瘦弱青年见此,脸sè一沉,手臂一动,似乎又要冲柳鸣一抓而出。

但就在这时,柳鸣却忽然笑了起来:

“有些意思。刚才攻击看似声势不小,但我怎么有些虚有其表。而阁下三番两次话中透着的意思,似乎在故意提醒我用霹雳手段就能破开这禁制。让我猜猜,要么阁下不知什么缘故自己无法破开这禁制,故而想借我之手来做此事情。要么,你身体有些不妥,实在故意吓退我。好像从刚才开始,阁下就没有离开过那把椅子吧。”

瘦弱青年一听柳鸣这话,脸sè凶厉之sè一闪而现,也不见其回答什么,只是手臂一动,竟然将腰间那口银sè长剑一把扯出,冲着柳鸣就是一斩。

一声刺耳尖鸣!

柳鸣只觉眼前银光一现,一道银濛濛剑气就不知怎么的就到了其头顶处,并狠狠的一斩而下。

他一惊的正想躲过,地面却“砰”的一声,忽然冒出两只土黄sè大手,一把一个的将其双足抓了老老实实。

柳鸣心中一沉,手中青sè短剑顿时往高空狂斩数剑去,一片青sè剑影冲天而起,同时身外银sè锁链也一下疯狂转动而起,不但将足下两只土黄sè大手搅成了粉碎,更化为一片银影的将其护在了其下。

而空中银青两种剑气方一接触,当即爆发出惊人的巨响。

金sè椅子上的瘦弱青年见此情形,一声冷笑,抓着长剑的手臂一晃,蓦然又冲柳鸣这边斩出一剑来。

当即又一道银sè剑气从高处闪电般劈下。

如此一iliad,青sè剑气只是一声哀鸣,就化为点点青光的溃散而灭。

两道银sè剑气合二为一下,气势汹汹的斩到了疯狂转动的银sè链影上。

当即爆发出一连串的闷响声。

柳鸣身形一个跌跄,终于从银sè剑气威能笼罩下退了出来,

原本晶莹的银sè锁链,却一下黯淡了许多。

但等柳鸣双足一重新站稳,目光扫了银sè锁链上一眼后,再看了看对面瘦弱青年一眼后,目中忽然露出一丝奇怪之sè的问道:

“这就是你的杀手锏吗,看来我果然猜的没错。你现在果然有些不妥!”

话音刚落,他忽然将手中青sè短剑往高空一抛而去,单手飞快掐诀,口中念念有词起来。

青sè短剑滴溜溜一转后,就化为一轮青sè圆月,并在转动中继续巨涨而起。

与此同时,骨蝎和飞颅一动,却向大坑方向一扑而去了。

结果那飞颅只是几个闪动,就到了瘦弱青年不远的虚空中,一张口,喷出一团团绿焰,随之满头长发一抖之后,也化为无数碧丝的激shè过来。

瘦弱青年脸上狞笑一现,忽然一张口喷出一片灰白霞光,再一个卷动后,竟将一团团绿焰全吸入到了口中,但对那漫天洞穿而来的长发不管不问,反而空着的手臂一动,一拳向前一捣而出。

“轰”的一声!

当密密麻麻长发洞穿瘦弱青年身躯的时候,飞颅当即也被一股股无形巨力撞了正着,一声惨叫的倒飞了出去。

这时候,白骨蝎才跟着的扑了过来,张口也喷出一团紫焰,同时背后尾钩一动,化为十几道黑线的洞穿而来。

“噗”“噗”之声一响!

瘦弱青年竟然任凭紫焰和黑线击中了自己身躯,反而一条手臂灵蛇般的一动,就一把抓住了骨蝎漆黑如墨的尾钩,接着手腕一抖,就将骨蝎狠狠摔到了大坑边缘处。

一声闷响。

整个地面都为只微微一颤!

骨蝎所在之处更是瞬间凹进去一小片,让骨蝎半天都未能爬起来。

显然这一下,将骨蝎摔的着实不轻。

但更令人吃惊的是,瘦弱青年身上无论先前飞颅长发和骨蝎尾钩洞穿出的伤口,只有一些黑气冒出,却不见有丝毫鲜血淌出。

不过就在这时,空中青月剑已经化为了一轮脸盆大小的圆月,并在柳鸣一声低喝中,在虚空一个么模糊的不见了踪影。

下一刻, 青sè圆月就在瘦弱青年上空一闪而现,并无声无息的一落而下,森然寒光一洒而下。

青年原本还想出手,先解决骨蝎和飞颅,但一目睹青sè圆月的恐怖气息后,当即脸sè一变,手中银sè长剑一抖,就冲空中一口气劈出十几道剑气出去。

瞬间工夫,青sè圆月就和银sè剑气撞击到了一起,当即阵阵爆裂声传来。

青银两sè光芒在空中纵横交错,二者一时间僵持不下的样子。

就在这时,柳鸣身前却又凝聚出一枚足有半丈丈的巨大风刃。两手一抖,巨型风刃就一个模糊的不见了。

瘦弱青年目中jīng芒一闪,忽然手臂一动,竟然空手向前方一抓而去。

其整只手掌,赫然变得干瘪无比,漆黑如墨。

“砰”的一声。

巨型风刃一个模糊后,就出现在了瘦弱青年前方,正好被其探出手掌把抓了个结实。

让柳鸣几乎无法相信的一幕出现了。

巨大风刃斩在手掌上,非但没有将其一切而开,反而在瘦弱青年面上厉sè一现后,五指骤然一合后,就将薄薄风刃硬生生的一捏粉碎。

即使柳鸣一向也算冷静,目睹此景后,也不禁心中一沉,但手中动作却丝毫未曾听过,只见十指一阵车轮般飞快颤抖后,身前当即浮现出点点红光,再滴溜溜一凝后,又幻化出一颗赤红火球来,并飞快巨大而起。

瘦弱青年一见此幕,脸sè一寒,一张嘴,喷出了两团黑sè液体来。

但二者一落地的瞬间,就一阵蠕动的化为了两个丈许高的黑sè妖猿,一声啼鸣后,就张牙舞爪的冲柳鸣冲去,

但就在这时,又“噗”的一声。

两头幻化出的妖猿,被一片丝网瞬间罩住,却是那飞颅又激shè过来,再次放出了满头丝网。

两头妖猿纵然在丝网中拼命挣扎,但一时间也无法脱困的样子。

瘦弱青年脸sè有些难看了,手中银sè长剑一抖,就要冲此魔头一斩过去。

但就在此刻,其头顶上空一声巨响传来。

却是青sè圆月骤然间爆裂而开,百道青sè剑气从中狂冲而出下,将那些银sè剑气一冲而灭,并化为森然寒光的一卷而下。

瘦弱青年无奈之下,手中银sè长剑只能方向一变,冲高空狂斩而去。

就在这时,柳鸣那边轰隆隆声一响,一颗水缸般大小的巨型火球就已经滚滚而来了。

瘦弱青年目光一瞥的看见巨型火球的声势,脸上竟首次现出了一丝恐惧表情,但不知为何其仍然没有离开身下椅子,反而一声尖叫后,再一张口,又一连喷出了五六团黑sè液体来。

每喷出一团此液体,青年目中神光就黯淡一分。

而“嗖”“嗖”声一响,这几团黑sè液体就直奔巨型火球一迎而去。

诡异的情形出现了。

看似声势竟然的巨大火球,和这几团黑sè液体一接触后,竟然一个模糊后,就无声无息的同归于尽了。

不过就在这时,原先的火球中心处却碧芒一闪,一根碧绿sè细针从中弹shè而出,一闪即逝后,就到了瘦弱青年眉宇处,眼看就要直接洞穿而过。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