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章 煞尸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3-01    作者:忘语


无头尸体仍然走出一小段距离后,才“噗通”一声的倒地不起,并最终在火焰中化为了一堆白灰。.

柳鸣这才冲那堆白灰抬手一招。

“嗖”的一声,一块黑色铁牌从中一飞而出,并稳稳落在了其手中。

他只是低首打量了手中铁牌几眼,就身形一动的一飞而回。

“道友,这具铁甲尸是……”旁黑衣人一等柳鸣双足落地后,就要支支吾吾的解释几句。

但是柳鸣一摆手,直接打断了后面话语,并将手中铁牌冲其一抛而去,毫无表情的问了一句:

“你所说的器物,是不是就是此东西。是的话,就马上我开启封印,我现不想再听任何一句废话了。”

“是,这就是那件开启封印必需之物,在下马上就施法开启封印。”虽然柳鸣根本提都没提棺材中的那具铁甲尸,但仍然让胖黑衣人心中一寒,一接过铁牌的看了两眼,就忙连声的答应道。

随之他立刻走到洞窟中心处,一手将铁牌高高举起,张口冲其喷出一团精血后,就开始口中念念有词起来。

咒语声晦涩难懂,但充满一种说不出的韵律之感。

“噗”的一声,看似普通的铁牌骤然间白光大放,并且越来越亮,并最终一颤的脱离了胖黑衣人单手掌控,向洞窟上空激射而去。

白光一闪即逝,铁牌直接没入洞窟顶部不见了踪影。

下一刻,洞窟上方浮现出无数白色光文,雨点般的向下方激射而去,并纷纷没入地面不见了踪影。

随之地下传出轰隆隆的闷响,整个洞窟都开始微微颤抖起来,并另有一个巨大的五色纹阵从地下冒出,只是滴溜溜一转,一股恐怖之极的禁制气息一卷而开。

与此同时,纹阵中心处地面蓦然的寸寸碎裂而开,竟凭空现出一个黑乎乎大洞,里面隐约有阵阵鬼啸声传出。

“这就是煞坑入口?”柳鸣看着黑色大洞,目中有一丝火热闪过的说道。

“应该不会错的。”胖黑衣人则看着大洞,面上同样有一丝激动的的说道。

“既然这样,你下去吧。”柳鸣瞥了胖黑衣人一眼,如此说道。

“道友要在下先下去?”胖黑衣人闻言,脸色微微一僵。

“怎么,难道你想让我先下去不成。不过放心,我会让它们两个陪你一同先下去的。”柳鸣眉梢一挑的说道。

“好,在下先下就先下吧。”胖子似乎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反对的可能,脸上挤出一丝笑容的回道。

随之他小心翼翼的靠近了地上黑洞,探头探脑的往里面看了 一眼后,才硬着头皮的跳入其中,飞颅和骨蝎自然一闪的紧随其后。

过了一小会儿后,柳鸣并未从骨蝎和飞颅那边感应到什么不妥后,才同样一闪的飞入黑洞中。

黑洞并不太深,柳鸣感觉自己只是几个呼吸间工夫,就眼前一亮的来到了另一个洞窟内。

但除了落脚处的一小片法阵控制的区域外,其他地方赫然全都是浓浓黑气,让人根本看不清楚洞窟的模样。

胖黑衣人和飞颅骨蝎,都在这法阵中心处老老实实呆着。

“这些可不太像是真煞之气!”柳鸣目光一扫法阵外的浓浓黑气,眉头一皱的说道。

“我也知道,这些肯定不是。不过想来那煞坑应该在附近某个位置吧。不如我们四下找找去!”胖黑衣人看着四周黑气,也有些迟疑的回道。

“四下找找?行,你可以离开这里,试试外面这些黑气是什么东西再说。”柳鸣闻言,冷笑一声的回道。

“道友说笑了!此地既然布置了禁制,来阻挡这些黑气,想来它们肯定不好沾染的东西。”胖黑衣人听了这话,脸上不禁露出了讪讪的神色。

不过就在这时,四周原本看似静止的黑气忽然间滚滚涌动起来,开始往同一方向飞快聚集而去。

片刻间工夫,原本弥漫整个洞窟的黑气,就全收缩一空,聚集在了离他们不远的一个直径七八丈的深坑上方,并形成了一颗巨大的黑色气团。

黑色气团中,赫然浮着一把金灿灿椅子,上面竟然坐着一人,正缓缓抬起头颅的向柳鸣这边一望而来。

目光如电!

是一名身穿黄袍的瘦弱青年,腰间还挎着一口银色长剑,面目苍常,但五官非常清秀,眉宇间竟隐约和胖黑衣人有四五分相像的样子。

而那黑色气团只是几个呼吸间转动后,就一股脑的全没入青年身躯中之中了。

柳鸣目睹如此妖异情形,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但还未等他想要做出何等反应的时候,原本在旁边一直老实的胖黑衣人,忽然丝毫征兆没有的从其身旁一蹿而出,向大坑方狂奔而去,同时口中还大叫道;

“太子爷救命,我是你后人,是我打开的封印,特来放你老人家出去的。”

他看似身躯肥大,但动作却迅捷无比,几个跳纵后,就赫然已经跑到离大坑不过数丈远的距离了。

柳鸣见此,脸色一沉、。

留在其旁边的飞颅,却一声怪笑,猛然一摆头颅。

那一缕还紧紧联在旁黑衣人身上的长发,顿时一蹦而紧。

“噗”一声,胖黑衣人被长发一端锁住的心脏当即被一搅而碎,让其一声惨叫后,张口喷出一团鲜血来。

不过他除了瞬间步伐跌跄了一下后,竟然又恢复如常的继续跳跃如飞。

此种情形,让柳鸣不禁目瞪口呆了。

“哈哈,小子,你们想不到吧。我可是同时有两颗心脏的。兽嫁术的玄妙处,岂是你能想象的。你禁制的不过是嫁接的一头妖兽心脏而已,并且早已和我自己心脏互换了位置。而我这次来的主要目的,也不是为了前朝宝藏,而是为了放出千年前就在此地的前朝太子。”胖黑衣人再一个晃动后,就一下跳到了金色椅子近前的半空中,然后才一个转身,得意洋洋的向柳鸣大笑的说道。

柳鸣听到这里,脸色有些难看了。

但就在这时,胖黑衣人忽然一声惨叫传出,一只看似瘦弱的手掌竟从其另一侧胸膛处洞穿而出,五指间捏着一颗微微跳动的鲜红心脏。

“怎么会这样,先祖大人,你……”胖黑衣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困难的一转头颅后,其身后处除了那名瘦弱青年外,根本再无第二人的。

洞穿其心脏的,也正是坐在金色椅子上的青年。

“你知不知道,你做错了两件事情。”青年嘴角抽搐一下,露出了十分诡异的笑容。

“你……”胖黑衣人双目圆睁,感觉浑身力气正在飞快流逝干净,只说了一个字,就再也说不出其他话语了。

瘦弱青年却不慌不忙的继续说道:

“首先,你根本不应该离我这般近。你知不知道,现在这具肉身有多少年没有年尝过新鲜血肉了。此种情形下,站在离我如此近的地方,哪怕就是我亲生儿子,我也会一口口的慢慢吃掉。第二,我也根本不是你口中的祖先大人。这具肉身的原主人,那位所谓的前朝太子,早就在千余年前就因为太过寂寞,而发疯自杀掉了。我只是这具肉身后来诞生的新主人而已。当然也稍微融合那位太子殿下的些许记忆。不过,看在你这班辛苦打开封印的份上,我才会让你死的痛快些。否则新鲜血肉的话,自然要一点点品尝,才更加美味的。”

青年说完最后一句话的瞬间,五指猛然一合,就将那颗心脏一捏而碎,接着其手臂猛然一抽,一把就将胖黑衣人拦腰抱在膝上,再一俯首,一口咬住了其脖颈,并大口的狂吸鲜血起来。

柳鸣看到这里,脸色连变数下,忽然身形一动,腾空向进来的入口一飞而去。

“砰”的一声。

他方一接近入口处,前方却忽然浮现一层黑色光幕,并不及防的其一弹而回。

“你不要白费工夫了。除非我先离开这里,否则此地就会自行封闭起来。当然以你实力,破开这禁制不需要花费太长时间,但这也要我给你这般多时间才行。”瘦弱青年终于将滴着鲜血的嘴巴从尸体上一拿而开,露出两颗巨大獠牙的冲柳鸣轻描淡写的说道。

“你是煞尸?”柳鸣脸色阴沉似水,但目光在下方那个看似深不可测 大坑中望了一眼后,缓缓的说道。

与此同时,其一手将青色短剑往身前一横,另一手袖中一阵“叮当”乱响后,一条银色锁链就从中一飞而出,并围绕其身躯开始徐徐转动起来。

飞颅和白骨蝎,也一个骤然满头长发倒竖而起,双目银芒闪动,一个则身子俯下,背后尾钩开始摇晃不定起来。

“煞尸!嗯,这具肉身应该算是吧。我当年被大敌击破肉身,甚至连残魂和此煞坑被一同封印了起来,原本以为以后根本没有出头之曰,但万没有想到竟然还会有人再次开启此煞坑,还会将一具已经祭炼完成的煞尸体乖乖的双手奉上。哈哈,看来是天不绝我啊!”瘦弱青年闻言,骤然狂笑了起来。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