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一章海伽之战(上)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2-25    作者:忘语


柳鸣面对这等犀利攻击,不及多想的猛然也一拍腰间某个皮袋,当即一股黑气带着呼啸声的一卷而出,直接迎向对面激射而来的银光,同时手中青月剑则滴溜溜一转,就放出了一道道青色剑影奔巨汉狂劈而去。

一阵连绵爆裂后,巨汉身形一个跌跄,就被纵横交错的青色剑影硬生生逼的倒飞而回。

同一时间,那头银色怪鱼则和从黑气中突然扑出的白骨蝎一下撞了个正着,随之厮打一团的落在了地面上。

白骨蝎毫不客气的两只巨鳌一抬,就暴风雨般的冲银色怪鱼狂攻而去。

那条怪鱼虽然没有手足,但是其前半身躯本身就仿佛一口利刃,头颅疯狂摆动之下,竟然挡住了骨蝎的大半攻击,偶尔有些攻击落在其身上,则被身上银鳞一滑的闪避了过去。

不过纵然如此,此怪鱼的抵挡也就这片刻间而已!

当骨蝎背后钩尾化为十几道黑线的加入到攻击中后,怪鱼一个躲闪不及下,身上顿时多出了数个血糊糊孔洞来,里面黑血狂喷而出。

怪鱼在如此重创和身中剧毒情形下,马上呈现不支状态了,只能双翅狂振的不停躲避起来。

但这时的巨汉,却只能对怪鱼的危险视若无睹。

因为此刻的柳鸣,一手青色剑影连绵劈出,一手青色风刃不要法力般的激射不停。

青色风刃一开始还是一枚枚的弹射而出,但是片刻后,就两三道,三四道一起的狂射而来。

巨汉两条手臂所化金熬虽然厉害,甚至可以硬抗剑气而无碍,但是在如此密集攻击下,也只能将金鳌在身前舞成了一片金光,苦苦支撑而已,并仍然被数道漏过风刃将一侧肩头切出了数道深深伤口,从中涌出淡绿色血液来。

巨狰又惊又怒,自然不甘心就这般毫无还手之力的被一直被压着狂打。

他忽然巨大鱼尾往附近虚空狠狠一扫,当即点点蓝光疯狂聚集而来,顷刻间就化为了滚滚海水,虽然无法和董太后变身后所艹纵的海水之巨可比,但也足以将其身躯全护在了其中。

再有风刃一闪大到其跟前时,其中大半力量都被这层海水抵消掉了,剩下力量则在一身青色鳞片抵挡下,只能留下一些淡淡白痕了。

不过就在这时,对面柳鸣处的青色剑影和风刃全一下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在身前浮现出一颗赤红火球,开始还不过只有碗口大小,但是滴溜溜一转后,就咒语声中化为了水缸般巨大。

“去”

柳鸣一声低喝,两手一抖,巨大火球就轰隆隆的直奔巨汉一砸而开。

巨狰见此情形,心中一惊,自然绝不愿硬接此等攻击,身形一动,就要朝一侧一避而开。

但就在这时,柳鸣单足猛然一踩地面,整个人就化为弩箭般的向对面激射而去。

巨汉方堪堪避过巨大火球,就觉眼前一晃,柳鸣出现在离其不过两丈许远的地方,并且一手一抬,一个赤红色铁筒就对准了他。

“不好”

巨大暗叫一声,再想躲避的话,却已经来不及了。

只听到“嘎嘣”一声后,一张晶莹丝网从铁通中一喷而出,正好将其罩了正着。

巨汉只觉身上一寒,护体海水竟在晶网及身的瞬间,开始凝结成冰。

但她马上一声大吼,两只金熬疯狂一舞,身上冰层就寸寸碎裂而开。

但就在这时,离其不远的柳鸣,脸上却浮现一丝诡异。其身形一动,竟无声无息的向后一飘而去。

巨汉一怔,尚未明白柳鸣这是何意时,就忽然感到身后炙热气息一卷,接着身上火光一现,那颗原本躲过的巨型火球竟然一个盘旋后,又准确无比的倒射而回,并出其不意砸到了其身上。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巨汉一声惨叫后,整个人就被滚滚火彻底淹没了,身躯只来及挣扎两下,就在蘑菇状的赤红火云中化为了飞灰。

几乎与此同时,那头银色怪鱼因为和巨汉心神相联,在主人身死的瞬间,身躯也不由的微微一颤,而被骨蝎一下抓住机会的再次扑到了地面上,并用两只巨鳌死死压住,背后尾钩再一动后,就有密密麻麻的黑线一闪而出……

可怜这头妖鱼原本也算一种极其稀有的海兽,此刻身躯却被洞穿了个千疮百孔,同时体内毒姓再也压不住的爆发而出,银色身躯瞬间化为了漆黑之色,血肉以肉眼可见速度飞快消融起来。

经过这般一番激斗后,柳鸣总算解决了巨汉这名强敌。

但此刻的他,脸色有些微微发白,并用一根手指往头颅两侧飞快点了几下后,神色才稍微好看了一些。

他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先前为了控制巨型火球往回弹射,耗费了大量精神力缘故。

此种遥控法术的手段,他以前虽然也尝试过几次,但那只是一些普通火弹和风刃,并且只是略微改变一下攻击方向而已,而对巨型火球完全控制却还是第一次。

虽然结果让他大为满意,但消耗精神力之大,也有些出乎其预料之外。

不过这时候的他, 也顾不得这些了。

因为就在这时,不远处的另一边战团也分出了胜负。

只见一声大笑后,一小巧些人影就就从一团疯狂旋转的海水中倒飞出去。

正是胡春娘此女。

此女飞出十几丈外后,一个跌跄后,就直接栽倒在地的昏迷了过去,而其身上遍布密密麻麻的大小伤口,仿佛被无数利刃同时切割过一般,手中两口短剑一柄遍布十几个大小豁口,另一柄则直接从中间一折两段。

而那正在疯狂转动海水骤然一分而开,重新显露出了董太后所化海伽的庞然身躯、。

这时她,满脸狰狞之色,一只手所抓的巨大三叉戟前端,正挂着冯龙这名蛮鬼宗弟子的身躯。

中年男子身躯被三叉戟锋利刃口直接洞穿要害处而过,身躯同样遍布伤痕并且软绵绵的耷拉而下,鲜血直流,明显已经没有丝毫生机了。

柳鸣见此,目中一缕寒芒一闪而过。

董太后所化海珈身躯一晃,就想催动身下海水的向昏迷胡春娘一冲过去,但下一刻却似乎感应到了什么,骤然转首望了过来,双目正好和柳鸣一对而上,瞳孔不禁微微一缩。

这时的她,自然也看到柳鸣这边除了地面上的一番狼籍景象外,作为柳鸣对手的巨汉已经荡然无存了,只留下了那具血肉正在慢慢融化的怪鱼尸体。

柳鸣也不再说废话,一抬腿,大步向巨大对手一走而去。

与此同时,白骨蝎却似乎也接到了柳鸣的什么暗示,当即身躯一动,直接没入地面不见了踪影。

董太后所化海伽,却哼了一声后,冲三叉戟上的冯龙尸体张口一喷,一股奇寒一卷过,就将尸体化为了一团冰块。

她再微微一抖手中兵器,冰块就在脆响声中碎裂而开了。

这位进行海伽变身的海族妇人,面上阴沉无比,显然也觉察到了柳鸣的不同一般,将其真视作了一名大敌。

另一边,杜海仍然冲着中年仆妇外面的光幕狂斩不已。

不过这时的光幕,已经比先前缩小了近半之多,里面的中年仆妇再无先前的从容之色,额头已经热汗滚滚,同时一股股热气从背后腾腾升起。

她之所以如此,一半是因为杜海的攻击,大半还是因为另一边的张绣娘动用御剑术再次攻击血阵数次的缘故。

虽然她拼命将法力狂注血阵之中,但是仍然无法及时弥补血色光幕上新出现的裂痕。

此刻的血色光幕,已经遍布十几道裂痕,并且每一道都比先第一道更深更宽。

高空之中,原本笑吟吟之色的枯瘦男子,已经面色凝重了下来,目光不停在董太后和柳鸣身上扫动不已,似乎在衡量二者间的实力差距。

叶天眉却在青铜飞车上神色如初.

无论冯龙被董太后所化海伽用三叉戟洞穿身躯而过,还是柳鸣艹纵巨型火球将此巨汉化为了飞灰,仿佛都不能让其神情再有丝毫的动容。

但是在其附近观战的周天合,雷姓大汉等两宗灵师,却对下面局面大为惊讶了。

“雷兄,这名弟子是什么人,竟然在灵徒境界就能强行催动神念之力来控制法术了,此子精神力之强恐怕在五宗所有灵徒中也足以排进前十之列了。”周天合终于忍不住的转首向雷姓大汉问了一句。

“此子是我们蛮鬼宗新一届核心弟子中数一数二角色,并且在秘境中为本宗立下过大功,的确实力不凡。有关其姓名,周道友不必问我,只要回去略加打听一下,也就可知道了。”雷姓大汉目光闪动几下后,却打了个哈哈含糊回道。

“原来贵宗这名弟子也是颇有来历。不过这等核心弟子,不在贵宗重地好好修炼,准备冲击灵师,怎会放到玄京担任监察之职的?这岂不有些大材小用了!”周天合闻言,忽然一笑起来。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