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九章 巨狰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2-19    作者:忘语


“白师弟,你总算回来了。我和如屏小妹聊的很投缘啊。我检查过了,她也有灵脉并且才刚刚开始修炼,并且似乎十分向往法阵之道的样子。正巧我们天月宗的一名阵法师和我交情不错,不如我推荐她在其门学习一段时间如何?再过三个月,我担任监察弟子时间也到了,正好可以带她一起离开的。”胡春娘一见柳鸣,竟先开口说出这般一番话来。

“胡师姐有办法让那个这丫头加入天月宗吗?”柳鸣闻言,自然一喜。

“以我的面子让她进入天月宗成为外门弟子是十分容易的事情,但能否成为内门弟子,还是要看她是否能开启灵脉成功,真成为一名灵徒了。不过天月宗女弟子一向比男弟子地位要高一些,并且愿意真心学习阵法之道的弟子,更是格外优待。这丫头若能加入的话,肯定不会受人欺负的。我刚才已经向她介绍了一些我们天月宗的事情,这丫头也很感兴趣。但是最后如何决定,自然还是要看师弟的意思了。”胡春娘嫣然一笑的说道。

“若真能如此,对她来说自然是一件好事了。不过我也要先问一下了。如屏,你真想去天月宗学习阵法之道?你可想清楚了。无论成为阵法师还是成为真正修炼者,都是一件千难万难的事情。但你若只做一名普通人的哈以我的能力让你从此荣华富贵一生,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柳鸣略一沉吟后,就神色凝重的冲乾如屏说道。

“鸣大哥,我早想清楚了。我不想再当一名普通人,也要当一名和你一样的修炼者,并成为一名阵法大师,不想成为鸣大哥以后的累赘!”乾如屏一挺胸膛,小脸满是认真之色的说道。

“既然你真下了决心,那我也不阻拦你了。胡师姐,等此地事情了结后,让她跟你去天月宗吧。若有可能话,以后还望胡师姐多加照看一二的。”柳鸣也是十分果断之人,点点头后,就向书春娘一抱拳的说道。

“咯咯,这不过是小事一桩。如此一来,我总算也能还了师弟部分的援手之恩了。对了,你这次出去事情办的怎么样了。”胡春娘轻笑一声后,反问了一句。

“如屏,你先回屋中修炼去,我要和你这位胡姐姐好好谈谈正事的。”柳鸣听到这里,先向乾如屏吩咐一声。

小丫头原本听到柳鸣答应让其加入天月宗的事情后,小脸上还满是兴奋神色,再一听此话后,不禁撅起了红嘟嘟的小嘴来,但还是乖乖听话的离开了大厅。

“这小丫头很听你的话啊,不过你们两个应该没有血缘关系吧!”胡春娘见此情形,似笑非笑的说了一句。

“她父亲当年对我曾经有过大恩,我找到这丫头时,她又正好被其那些所谓的族人赶出家门,流浪在街头,对我依恋一些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柳鸣如此的回道。

“原来如此,这小丫头身世竟然如此坎坷。不过师弟这般气定神闲的模样,看来这一次外出事情办的很顺利了。”胡春娘叹息了一声后,又一笑的问道。

“的确颇为顺利。我已经向宗内传回了消息,并且也向一家贩卖情报的散修组织放出了风声。相信此等惊爆消息,短短时间内就能被玄京各大小势力同时知道的。”柳鸣嘿嘿一声的回道。

“很好。在师弟回来之前,我同样通过特殊渠道将海族事情,向宗内传递了过去。相信此刻你我两宗高层都已经知道了此消息,说不定正在商讨此事或者甚至开始召集人手了。”胡春娘闻言,十分满意的说道。

“特殊渠道?师姐在这里也能将消息传回宗内去,小弟真要佩服之极了。对了,我回来的时候发现街道上多出了不少朝廷密探,其中大多数人都身带你的画像,而且四门也全都被封锁了,都有大量金灵客卿把守。看来师姐明面上身份真暴露了。”柳鸣虽然有些惊讶,但非常识趣的并未追问渠道的事情,反而从怀中摸出一张画像,直接递给了女子。

胡春娘将画像一接过来,打量了两眼后,就幸灾乐祸的说一声:

“画的和我以前样子还真的十分相像。说不定还是那位七皇子亲自动手的,我这位东家恐怕这一次被连累的够呛吧。”

柳鸣听到这话,也只能两眼一翻的不多说什么了。

……

皇宫某个内宫大殿中。

董太后坐在一张椅子上,面色冰冷的看着眼前一名面容和玄治有几分相像青年,正被一名两丈高巨人般大汉单手抓住头颅,提在半空中的默默被施法着什么。

玄治这位皇帝则站在董太后身边,面上隐约有一些不舍神色。

“砰”的一声。

大汉五指一松,青年就浑身没了骨头般的掉落地上,并就此两眼翻白的无法动弹分毫了。

“小姐,小人已经探查过了。这位胡春娘是四年前和其皇子认识,并在不久后,就成为其客卿的。在他脑中,除了这位胡春娘实力惊人,几乎没有她做不到的事情外,有关来其来历的线索却没有分毫的。”大汉冲董太后一抱拳,嗡嗡说道。

“没有线索?四年前不就是一个很好的线索吗!治儿,我没记错的话,四年前不正是上一任天月宗监察使者从玄京卸任的时期吗!”董太后听到此话,却双目微微一缩。

“母后的意思是,此女真是天月宗的监察使者?”玄治听到这话,面色一变。

“嗯,现在看来,起码小半是有此可能的。当然也不排除此女的出现,只是一个凑巧而已。”董太后阴沉的说道。

“但我听皇宫侍卫说,救走胡春娘的人似乎也是一名了不得的修炼者,此人不会也是其他几宗的监察使者吧?”玄治面色阴晴不定的问道。

“我派人查看过了,其他三宗监察使者那天晚上都一直在我们监控之下,除非有分身之术,否则绝不可能是他们中的一个。倒是那名蛮鬼宗新任使者,是个厉害角色,除了在城外小清观给了黑灵会狠狠一耳光后,就再也没有露面过了。巨狰,最近两个月,在玄京可出现什么可疑的修炼者吗?”董太后先是喃喃几声后,又一下厉声的向巨汉问道。

“回禀小姐,最近各大势力调动调出人手十分频繁,这两个月内新入京修炼者大部分人都鬼鬼祟祟的,大都值得怀疑的。”巨汉犹豫一下后,苦笑一声的回道。

“不是说那名救走胡春娘的人族修炼者,也是一名十分厉害的后期灵徒吗。若加上此条件,相信人数j就不会太多了吧。”董太后闻言,不加思索的说道。

“若是后期灵徒的话,自然就可排除大多数人了。不过也很可能有人扮猪吃老虎,故意隐瞒自己修为的。我若是那名蛮鬼宗检新任监察使者,只要低调一些,不与人动手显露自己修为,外人是很难查出来。”巨汉眉头皱起了。

“嗯,如此一说,的确的十分棘手。不过这也总是一个线索,你马上先组织人手,给我一一试探喜下这些新在玄京出现的厉害角色,看看他们中是否有人值得怀疑再说。”董太后沉默了片刻后,还果断异常的吩咐道。

“是,小人这就出动人手去办此事。另外,七皇子已经彻底废了,要处理掉吗?”巨汉一躬身的答应一声,但目光一扫地上瘫软的青年,再问了一句。

“母后,这孩子也是我后代,应该也有海族血脉吧,要不先留他一条姓命吧。”玄治闻言,脸色一变的忙说道。

“哼,怎么,你心软了?在你能变身之前,你体内海族血脉是一直处在潜伏之中,就算有了后代,也只是纯粹的人族血脉,和我们海族根本丝毫关系没有的。巨狰,将这位七皇子处理掉吧。对外就说其因为犯了大罪,被圈在内宫暂时囚禁起来了。”董太后扫了玄治一眼后,冰冷的说道。

巨汉听到此话,立刻面带狞笑的答应一声,一把将七皇子提了起来,就无声的退出了大殿。

在此过程中,玄治看着巨汉虽然嘴巴微动了几下,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什么话来。

“母后,现在四门已经封锁了,并且短时间内也只进不能出。但上次你派我的那两个海族侍卫去追胡春娘一去不返,看来多半是反遭了毒手,现在这种情形下,我们是不是要加派些人手。”玄治恢复平静后,冲董太后慎重的说道。

“再加派人手?这恐怕不行的,我们先前封锁四门,大加搜查胡春娘的举动,恐怕已经引起不少势力怀疑。若是还增派人手的话……,是谁,给我滚进来。”董太后摇摇头的说着,但目光一寒下,突然大声冲殿门外喝道。

“小姐,是奴婢!”门外人影一晃,一名身穿大红宫装的中年妇女,面带笑容的走了进来。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