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八章 一元重水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2-19    作者:忘语


只见那边地面上,赫然被圆珠碎裂后冒出的一团黑雾笼罩住。.

这些黑雾看起来湿乎乎的,并且只就笼罩住方圆数尺许大一小快地方,一副凝而不散的样子。

柳鸣见此情形,心中自然十分诧异,忽然袖子一抖,当即一股狂风狂涌而出,直奔黑雾一卷而去。

“噗”的一声,狂风从黑雾两侧一分而过,竟然没有吹动雾气分毫。

这一下,柳鸣真的一凛了,单手一扬,一颗火球又一飞而出。

结果一声闷响,火球在接触黑雾的一刹那,竟然遇到克星般的瞬间而灭。

柳鸣见此,面上讶色更浓了几分。

他略一犹豫后,袖子再一抖,一阵叮当声后,一根银色锁链从袖中弹射而出,直奔黑雾洞穿而去。

“砰”的一声。

银色链条前端,只是插入黑色雾气中一小截,就被某种诡异力量抵挡住了。

就在柳鸣双目一眯,想再加大力量的时候,这股力量又骤然间的消失了。

银色锁链一下从雾气中洞穿而过,里面空荡荡的,并无任何东西存在。

柳鸣手腕一抖,将银色锁链从中一抽而回,再一望雾气后,就想过近前一些。

但就在这时,黑色雾团一阵翻滚后,忽然以惊人速度的飞快溃散,转眼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而其原先笼罩的地面处,赫然留下一个碗口大的深洞。

柳鸣见此,再一想到先前听到那声巨响,当即若有所思的走上前去,目中精光一闪的往洞中一扫而去,结果脸时现出一股古怪之极的神色。

“这是什么东西,看起来有些古怪啊!”

柳鸣喃喃一声后,手臂一抬,一只手掌五指一分的对准了下面洞口处。

他体内一催法决,顿时一股黑雾缭绕而出,并顺着手臂幻化出一条黑色触手,往深洞中没入而去。

接着手腕一抖,黑色触手顿时往回猛然一拉,似乎就要将什么东西从洞中一扯而出。

但是纵然黑色触手变得笔直异常,一下被绷紧紧的,但洞中之物仍然稳稳留在深洞底部,竟没有动上分毫。

柳鸣目睹此景,眉头微微一皱,手臂骤然一晃,一股无形力量就顺着触手一涌而下,随之五指微微一屈。

一股比先前狂增了数倍的巨力,当即一卷而回。

“轰”的一声。

柳鸣用力之下,双足所踩青石地面一下粉碎而开,但是洞中之物仍然纹丝不动。

这一下,柳鸣真的面色大变了。

他刚才所用力量,就是数百斤东西应该也能一摄而出的,竟然还奈何不了下面东西。

这些岂不是说,此物起码也有千斤以上的分量了。

怪不得这东西从圆珠中一滚出,立刻就将压碎石地,没入地下如此之深了。

柳鸣心中这般想着,再不敢有任何小视之心了,先双手掐诀的给自己加持了数道法决,又将另一条手臂一伸而出。

黑色触手骤然一卷的回到了其身躯内,袖子中却叮当声一响,银色锁链一闪而出,直没入了洞口中。

一声大喝。

柳鸣两手一晃后,就同时抓住了锁链,然后双臂猛然一提。

“轰隆隆”声一响!

他身上爆发出一股惊人气息!

整个密室再次微微一晃,洞中之物终于被缓缓提了起来。

只是他双臂肌肉凸鼓,额头青跳动,明显十分吃力的样子。

片刻工夫后,当柳鸣双手不停拉扯,终于将锁链另一端从洞中一拽而出,尽头处赫然死死粘着一个拳头大小的淡黑光团。

在这光团中心处,却是一滴豆粒般般大小的黑色液滴,漆黑如墨,并且体表隐约有几缕黑气缭绕不定。

柳鸣面对这不起眼的黑色液滴,却不敢怠慢分毫,一条袖子一抖,从中飞出一个淡银色小鼎,一个模糊后,就化为数尺高的稳稳落在了黑色液滴下方。

接着他在单手一掐诀,插在密室角落中的那些幡旗,蓦然狂闪几下后,原本笼罩上空的光幕一落而下,竟一闪没入地面中不见了踪影。

看似普通的青石地面,当即表面泛起一层晶莹之色来。

这时柳鸣这才猛然将法力一收。

黑色液滴当即在锁链一端一个模糊后,一落而下,正好准确无比的掉入了鼎炉中。

结果下一刻,一声巨响!

鼎炉光芒大放的狂颤几下,三个鼎足更是在颤抖中一下陷入青石地中半尺多深。

这让柳鸣看了禁一阵的无语。

这还是他特意催动了禁制,将密室地面重新加固了一番。

否则整只鼎炉岂不要和刚才一般,直接陷入地下不见了踪影。

不过这也难怪!

他刚才几乎将吃奶力气都动用了,才不过将这黑色液滴勉强提动的,估计其起码也有三四千斤重样子,否则也不会有表现的这般惊人了。

毫无疑问,这东西肯定是非同小可的宝物。

柳鸣心念飞快转动一遍,但并没有在看过典籍和听闻中找到和此物类似存在。

不过他现在腾出手来,总算可以先慢慢研究一下了。

柳鸣将银色锁链一收,凑到炉鼎近前处,俯身仔细观看黑色液滴起来。

同一时间,在离大玄国不知多远的一个巨大海岛上,一间二十多丈高的宏伟石殿内,一名身穿紫袍的海族老者,正满脸怒容的冲身前一名身穿白色甲衣的卫士训斥着什么:

“废物,真是废物!你们是怎么看守宝库的,竟然能叫一名侍卫,取走了我花费上百年时间才凝练出的一元重水。你知不知道,缺少了这一滴一元重水,我原本要祭炼大成的宝物,就要威力大减近半之多。宝库中有没有还丢了其他什么东西?”

“长老息怒!除了这一元重水外,宝库中其他宝物并未丢失。而且我已经查到了,那有偷盗嫌疑的侍卫,不久前刚刚奉命离开族中,去人族大玄国保护十三小姐去了。”白甲海族侍卫是一名看似异常结实的年轻男子,此刻却满头大汗的回道。

“去保护小十三了。哼,看来她肯定是图谋已久了,否则哪有这般巧的事情。要不是这一元重水特殊,天生不会出动宝库禁制,恐怕丢失的不仅仅是此宝了。马上派人给小十三传讯,让她立刻将这名偷宝侍卫拿下,然后派人连夜给我遣回族中来。”紫袍老者哼了一声后,面上怒容更甚的说道。

“是,属下这就给十三小姐传讯!对了,族长前不久传讯来,请长老过去议事,好像还有其他两族长老在。”这名侍卫急忙答应一声,又想起什么的忙回禀道。

“其他两族又派使者来了。最近他们联系的这般频繁,看来真离大事发动不远了。”紫袍海族老者听到此消息,一下镇定了下来,并若有所思的说道。

不久后,一道白光从巨岛上一冲而起,几个闪动后,就在破空声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

柳鸣叹了一口气,手腕一抖后,就将手中青月剑一收而起了。

在刚才大半个时辰内,他用各种方法测试这黑色液滴,结果发现此东西不但奇重无比,散发着浓浓的水属姓灵气,里面还隐约蕴含着某种恐怖之极的压缩能量。

虽然他不清楚这股能量到底是什么东西,但威能绝对是其生平仅见,若真能释放出来,就算小片仙霞山给炸平,似乎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用利刃砍劈这黑色液滴,则根本无法没入其中半分,会被其中能量硬生生一弹而起。

除此之外,此东西还有避火分水的不可思议威能。

火焰一靠近黑色液滴半尺远处,就会受影响的一闪而灭。清水若是一接近液滴,则会化为点点雾气的避让开来。

此物神秘之处,实在是他生平仅见!

他虽然不知道此物来历,但既然从那名海族人身上搜出来的,多半应该和海族扯上什么关系的,倒不能轻易拿出来示人询问的。

但等解决了海族的事情后,他倒是可以去坊市多翻阅一些有关灵物异宝的典籍,看看能否查到什么相关资料来。

柳鸣想到这里,单手一个翻转,手中蓦然多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田螺!

他手握此螺的往身前一晃后,一片霞光卷过,鼎炉和里面的黑色液滴就一闪的不见了踪影。

柳鸣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幸亏有须弥螺这种无视重量的空间异宝,否则用一般储物符即使能收起此液滴,但以其奇重分量,也不可能随身携带的。

如此的话,那就麻烦大了。

剩下的时间,他将那杆蓝色小旗取出,开始慢慢祭炼参悟这件中品灵器起来。

第二天一早,柳鸣无声无息的离开了洞府,化妆成一名不起眼中年男子,直接下山而去了。

等到晚上时分,他恢复本来面目的再回到洞府中的时候,却正好看到在乾如屏、胡春娘这一大一小两人,正在亲昵之极的交谈着。

这让柳鸣一见,不禁有微微一呆。

要知道,乾如屏因为幼年遭遇对陌生人一向警惕心极强,胡厨娘竟能在短短半天内就和这丫头混熟了,这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事情。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