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五章 逃遁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2-17    作者:忘语


这两名海族的灵徒后期修炼者,也算是倒霉之极。

原本他二人不但各修有海族特有秘术,并且还擅长联手之术,就算碰上实力远胜他们存在也自保有余的。

但偏偏碰上能够驱使飞颅和白骨蝎的柳鸣。

前两者本身就各拥有诡异攻击手段,实力几乎还在一般大圆满后期灵徒之上,外加还有韩立在旁边虎视眈眈着。

这几乎就相当于有三个厉害之极的大圆满灵徒,同时对他们二人围攻。

而且二人一开始并没有将柳鸣放进眼中,除了一开始的防护之术是联手放出的,后面则被飞颅和骨蝎分开,并在短短时间内被压着狂打,根本来不及再换其他手段对敌。

如此情形下,他们再被柳鸣抓准时机的用碧影针偷袭,又怎能不片刻间就身败而亡的。

柳鸣目光往二人尸体下半部青色鱼尾望了一眼后,则眉头皱起的自语了一句:

“竟然会是海族?这下麻烦可真大了!”

他口中虽然这般说着,却身形一动的走到两具尸体旁边,俯下身子的在二者身上搜索了一遍,结果不但将银色贝壳,蓝色小旗和两根青色短棒状一收而起,还找出了两只皮袋和数个药瓶,一颗黑乎乎不知名圆珠。

柳鸣将几只药瓶挑出来,分别打开盖子的在鼻下轻轻一嗅,立刻将其中三瓶一拿而开,将剩下两瓶一抓手中的回到了胡春娘身旁。

这时的少妇,仍然在光幕中昏迷不醒,并且呼吸和先前相比更虚弱了几分。

柳鸣心中一凛,身形一动,就没有任何阻挡的进入到光幕中。

手腕一抖,寒光一闪!

他就用短剑在此女手腕上划出了两个寸许的口子,顿时里面黑血一流而出。

柳鸣则刻从两只药瓶中各自倒出了一黄一红两枚不同丹药,一捏而碎后,就分别洒在了伤口上,然后眼也不眨的盯着不放。

结果片刻后,被黄色药粉盖住的伤口,黑血仍然缓缓流出,没有丝毫的变化。而被红色药粉覆盖的黑血,则渐渐鲜红起来,同时血中异味也迅速淡薄下来。

柳鸣见此大喜,当即从身上掏出一张符箓,往少妇手腕上一拍后,顿时两道伤口就在淡淡青光中愈合起来。

同一时间,一闪则从药瓶中再倒出了一颗红色丹药,直接塞进了女子口中,让其吞下。

结果一盏茶的工夫后,胡春娘的呼吸声终于平稳了下来,同时嘴唇上乌黑之色似乎也有一点消退了。

柳鸣这才放心了下来。

他当即将药瓶一收而起,又转身走出光幕,单手一扬,一团火球射出,立刻将英俊男子尸体化为了飞灰。

但等他再想用同样手段将矮小男子尸体也同样处理掉时,却忽然脑中灵光一现的想起了什么。

柳鸣当即从袖中将短剑一抽而出,寒光一闪,就将矮小男子半边尸体的上鱼尾斩了下来。

接着他几步上前,从怀中摸出一张一次姓的储物符,冲着鱼尾一晃,就化为一道白光的将其吸入了符箓中。

做完这一切,其才神色一松,另一手再一扬,一颗火球飞出的将剩余尸体化为了飞灰。

但他一个转身,再向石亭走去的时候,忽然脸色一变,蓦然转首朝竹林外某个方向望了一眼,面上现出一丝意外之色来。

“竟然又来了一伙人,看样子还直奔这边来的。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胡春娘身上被人动了手脚。”

柳鸣喃喃一声后,不再有丝毫犹豫的身形一个模糊,就一下出现在了少妇身边,同时一根手指冲虚空一点。

顿时此女身上那层光幕一闪的不见了踪影。

柳鸣俯身将少妇一把抱住,就又从身上掏出一张黄色符箓来,面上肉痛之色一闪而现后,就将此符箓猛然往自己身上一拍而去。

“噗”的一声,符箓爆裂而开,密密麻麻的黄色符文从中狂涌而出,瞬间将柳鸣和少妇全都包裹进了其中。

他再单手一掐诀,足下黄光一闪后,竟然抱着胡春娘无声息的没入泥土中不见了踪影。

这正是他花费近千灵石购置的一枚遁地符。

虽然此符箓效果不长,让人在地下也无法行动太快,同时还有其他诸多缺陷,但用在此刻却不失一种躲避敌人追踪的绝佳手段。

而就在柳鸣潜入地下,在一层黄色光幕包裹下,抱着少妇徐徐在地下穿行的时候,竹林中却有一条金色小犬从外面一扑而入,随之发出几声叫声后,就有七八道人影接连晃动的随之尾随而来。

正是丘龙子和其几名亲信手下。

这时候,金色小犬在石亭原先少妇躺下地方。团团转了数圈后又一个闪动的扑到韩立二人没入地下之处,伸出爪子的扒了附近泥土几下后,就抬首冲着丘龙子等人犬吠了几声。

“怎么回事,千里犬难道追丢了。”一名修炼者见此,有些诧异来的问道。

“千里犬鼻子灵敏之极,一般情形下绝无此可能的。看千里犬的样子,好像那二人先在这里滞留了一会儿,随后气息就在泥土中消失掉的。看来这二人是从地下走掉了。”丘龙子似乎十分熟悉金色小犬的举动,只是看了两眼,就是十分果断的回道。,

“从地下走了。这两人还精通土遁之术!”另外一名修炼者闻言,则吃了一惊。

“哼,何必精通土遁之术,只要一张土遁符也就能做到此事了。看来,我们只有先等着了。我就不信,他们能一直用土遁之法的直接遁出玄京去。只要他二人一从地下出来,千里犬就会再次发现他们的。”丘龙子却胸有成竹的说道。

“丘老大之言有理,我们几个就在这里等候一下吧。咦,看此地样子,似乎那两人还和什么人还打了一场,不过应该很快就结束战斗。”一名身穿白袍的中年男子,先是点点头,但目光好一扫附近地面后,又一声轻呼的说道。

其他人闻言,这才发现附近地面上的确有些凌乱,还有许多坑坑洼洼地方。

其中有些精神力较强之人,随之神念略一扫附近虚空,也就感应到了残余的灵气波动,也同样的点了点头。

丘龙子目光在附近地面上一扫而过后,却单手虚空一抓,当即一物从土中激射而出,一闪即逝后,就到了其手心中。

赫然是一枚淡青色鳞片!

这位金灵客卿大统领,只是打量手中鳞片两眼,再往鼻下一放的轻轻一嗅后,脸色就蓦然一变起来。

“邱老大,可发现了什么?”当即其亲信中一人,见此情形,不禁问了一句。

“没什么,不是什么紧要东西。我只是忽然想起来,和这两人冲突的是不是前面派出的其他几队中人?”丘龙子将鳞片看似随意的往袖中一放,转眼间神色如初的回道。

“应该不是吧。要真是我们的人,早就应该放出信号求援了,怎可能弄的这般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样子。”另外一名修炼者,一笑的说道。

“嗯,希望如此吧。这两名闯宫者都不是一般之人,否则也不可能在这般多人围攻下,还能逃出皇宫外的。回头堵住他们时候,诸位兄弟都打起精神来,一定不可心存小视之心的。”丘龙子神色一凝的提醒自己属下。

“老大放心,我们和那些废物不同,决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是啊,丘老大!回头一见这两人的话,我等也不要废话,先动用那套落魂旗,将他们困在里面再说。”

丘龙子这几名亲信闻言,当即七嘴八舌的说笑起来。

丘龙子点点头,就走到石亭处,在一个石墩处坐下先休息了。

……

这时,柳鸣已经在离竹林七八里地下之处,正一边催动符箓之力的慢慢穿行,一边单手黑光闪闪的在少妇凹凸身躯上不停摸索着什么。

半晌之后,他才手掌一停的自语了一句:

“奇怪,其身上并不像被下了什么追踪标记。这般说来,应该是后面追来之人有什么特殊手段,能够锁定胡春娘了。这样的话,可就有些麻烦了。”

他口中说着,脸上满是沉吟之色,好一会儿后,才摇了摇头的又喃喃一声。

“算了,也只有死马当活马医医了。”

随之柳鸣从袖中一下掏出数个大小不一的瓷瓶,纷纷打开盖子的往其和少妇身上一泼。

结果一个瓶子中飞出一片白色粉末,一个却飞出一片透明清澈液体,最后一个瓶子却冒出一股刺鼻的黑色烟雾。

三者都转眼间没入柳鸣和少妇身躯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做完这一切后,柳鸣才神色微微一松。

等他继续向前穿行了十余里,体表黄色光幕开始闪动的微弱起来后,当即不再犹豫的单手掐诀,就抱着少妇向上一冲而去。

黄光一闪后,柳鸣就带着少妇出现在了一个街道角落处。

这时候天色漆黑,整条街道上都静悄悄的,根本没有任何人影。

柳鸣四下打量了两眼,确定附近真没有什么埋伏后,就再掏出两张隐身符,分别往自己和少妇身上一拍,就幻化成几乎淡若不见虚影,往仙霞山方向飞奔而去了。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