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三章 重伤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2-16    作者:忘语


“我来的时候,听人说闯宫者一直到内宫才被发现爱的,连皇上被惊吓到了。你们先分成几队的去追拿此人和其同伴,我先去内宫那边看看,以防有人趁机再对皇上不利去。”这蓝发紫须大汉,自然正是金灵客卿中丘龙子,此刻沉声的手道。

“是,小的这就去办。”那名炼气士侍卫当即答应一声的传令下去了。

这时,其余金灵客卿也依言分成数队的追出了皇宫。

丘龙子则冲另一人低声吩咐了几句后,就一转身,带着其他几名亲信修炼者,直奔内宫方向而去。

不大一会儿,他经过数重森严守岗哨后,终于到了一个jīng致异常的小型殿堂前,只见里面灯火通明,外面则站着百余名杀气腾腾的银甲卫士,一个个披甲跨刀,分成数排的挡在殿门处,丝毫没有给丘龙子让路的意思!

“丘龙子,拜见陛下!皇上身体无恙!”丘龙在这些甲士前停下脚步,目光微微一闪后,就冲大殿方向一抱拳问道。

“丘统领,朕没事。只是被那贼子惊吓了一二,多休息就没事了。那闯宫贼子,你可将她擒住了?”一个有气无力的男子声音从大殿内传出。

“皇上没事就好。那个贼子原本已经要被拿下,但可惜另有一人接应,所以不及防下被其逃出了皇宫。不过皇上放心,臣已经派人封锁了四门,并且加派人手去追去了,相信不久后就会有消息传回来的。另外,陛下可知这贼子真面目和入宫目的?”丘龙子不慌不忙的问道。

“没有。她突然被朕撞到的,并且脸上始终带着面具,怎可能看到其真面目的。哼,你莫非还怀疑我不成?”大殿内声音蓦然一沉下来。

“不敢。臣只是担心这贼子入宫有什么不可告人之心,担心其还有其他同堂隐藏宫内而已。”大汉虽然口中虽然称罪,望向大殿内的目光却不禁有一丝狐疑之sè。

他没有听错的话,大殿内的话语声有些中气不足样子。

但这位玄治皇帝本身也是一名炼气士,只是受点“惊吓”的话,决不至于如此的。

很显然,这位皇上在隐瞒着什么,没有对他这位金灵客卿统领说实话。

“哦,原来丘统领是一片爱君之心。那就不知者不怪了!不过这贼子胆大之极,竟然敢入宫惊扰朕。你一定要将此人给我抓住,并且生死不限!马上去办此事去。”殿内男子声音略缓了几分,又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

“是,臣遵命!不过为了万一,臣将这几名手下留在这里,好加强此地守卫。”丘龙子答应一声,但眼珠转动几下后,又这般的说道。

“不用了。我已经派人去调吕统领手下的金灵客卿了。丘统领,你只要全心去抓这位‘闯宫者’,就行了。”大殿内玄治皇帝,又声音一沉的说道。

“原来如此,那臣就放心了。”丘龙子闻言,先是有些意外,但马上就表现出顺从之sè的说道。

随后,他就带着身边几名亲信修炼者告退离开了。

“丘老大,事情有些不对啊。我刚才打听过了,有一名宫内侍是先听到了皇上的一声惨叫,才看到那名闯宫者从皇上住处冲出来的,并且其一口剑上满是鲜血。而且宫内闹的这般厉害,其他几名闭关统领竟然还不管不问,丝毫没有出关意思。而皇上竟然也没有怪罪责罚他们的意思,这可有些太诡异了。”一名长着三角眼的枯瘦老者,走到丘龙子近前处,小声的说道。

“我自然也看出了其中的不妥了,但总不能硬闯皇上住处。这样,我先带人追那名逃掉的闯宫人,你暗中派几名弟兄给我盯着内宫,要有什么风吹草动,马上回禀我。”丘龙子脸sèyīn沉的吩咐道。。

“丘老大放心,我明白怎么做的。”这名三角眼老者,心领神会的连连点头。

于是片刻时间后,一行人就再次来到先前的皇宫高墙处。

丘龙子目光往附近地上一块黑血扫了一眼,当即一招手,叫来附近一名侍卫低声询问了几句后,脸上顿时面现一丝喜sè来。

他当袖子一抖,一只拳头般大小的金黄sè小犬从中一飞而,然后单手掐诀的的低低说了几句什么,当即这金黄sè小犬围着黑血转了几圈,并用鼻子深深嗅了几下,就身形一纵的往某个方向飞奔而走了。

“走,跟上灵犬!那丝帕上血迹是先前那名闯宫者留下的,只要她在百里之内,就别想逃出我这千里犬的追踪。”丘龙子面现狰狞的说了一句后,就带着其他人跟着小犬的坠落下去。

同一时间,被银sè甲士团团围住的内宫大殿中。

玄治这位玄京主人,正面sè苍白的盘坐在一张大床上,往旁边一看,其一条手臂赫然不翼而飞。

而在他后面,一双纤纤玉手抵住其背部,将一股淡蓝sè灵力往其体内狂注而去。

这双手的主人,赫然是董太后!

随着玄治体内注入的蓝光增多,其面上却现出了一种痛苦之极表情,忽然其断臂处蓝光一闪,有密密麻麻的血丝交织蹿出,飞快蠕动变长,竟隐约又形成一只崭新臂膀。

足足一烛香的时间后,玄治一声低喝,新手臂骤然表面蓝光一闪,就彻底的恢复如初了。

这条手臂除了表面肌肤过于白嫩了一些外,几乎和原来并无丝毫区别。

“行了。我已经助你将灵丹药力彻底化开,重新续出了一条手臂。这样过两天上朝的时候,就不会再惹人怀疑了。不过你怎么这般不小心,竟然会在变身的时候,被那名人族修炼者撞见,竟还一剑被斩去了一条臂膀。”董太后将双手一收而回后,口中却有几分不满的说道。

“孩儿怎么知道,竟然会有修炼者换装成宫女混进我的寝室。按照以往惯例,这几名凡人宫女在目睹我变身之后,会被我亲手直接处死的。不过,要不是母后派两名海族卫士一直贴身保护,恐怕我这一次,还真差点在劫难逃了。”玄治也面sè异常yīn沉的回道。

“哼,我以前将他们二人派给你的时候,你也一副不太情愿的样子。现在知道,他们的好处了。他二人在族中就是一直侍奉我们董家的家仆。你是我的儿子,自然也会对你忠心耿耿,绝无二心的。”董太后扫了玄治一眼的说道。

“母后不要再说了,孩儿以前不懂事,现在知道错了。不过他们虽然厉害,但那闯宫者也有人接应,单独追出去不会有什么问题?”玄治苦笑一声后,又有些担心的说道。

“这个,你放心。那名闯宫者原本就中了他二人的独门秘术,现在多半已经半死不活了。就算有人接应,也绝不是他们的对手。倒是这位闯宫者最后逃出去时,施展的手段有些蹊跷,似乎是十分正宗的剑修之数,不像是一般散修!难道是天月宗的女修不成?”董太后略一沉吟后,竟然一开口就猜出了胡chūn娘的真正身份。

“什么,是天月宗的修炼者?难道是那几大宗门发现我们事情了。”玄治闻言吓了一大跳,脸sè“唰”的一下,彻底无血了。

“要真是天月宗等五宗听到风声,早就派出灵师等级存在直接扫荡整个玄京了,哪还会派区区一个灵徒来打草惊蛇了。也不能排除此人无意中得到什么剑修传承,才能施展出剑修之术的。”董太后听了后,又摇了摇头说道。

“多半如此了。不过母后,天月宗在玄京的监察弟子,我等始终也未曾查出是谁。今晚闯宫之人会不会就是她?”玄治先长松了一口气,但又想起了什么,又凝重万分的问道。

“天月宗的监察使者?嗯,你这一说,也不是没有此可能的。算了,不管此女是何来历,但要是个死人的话,就无大碍了。再过半年的话,本族大事就该发动了。到时候,就算五宗听到风声,也根本无暇顾及我们了。”董太后先点了点头,又冷笑一声的说道。

“希望真能熬过这半年时间。”玄治听了这话,脸上一阵yīn晴不定,但最终还是苦笑一声的说道。

……

柳鸣怀中抱着少妇,在一片寂静的巷口间飞快穿行着,不大一会儿工夫,就远远离开了皇宫,并一头扎进了两片街道间的一片不大竹林中。

这竹林中修建有一个不大的石亭,除了两条小路外,赫然再无其他出路了。

这地方是他事先就先看好的,不但异常偏僻,并且到了晚上绝不会有人再滞留这里的。

而他一冲入石亭中,将少妇往地地上一放,然后伸手就将其面具一摘而下。

顿时在其眼前,显露出了一张脸如白玉,颜若朝华的二十多岁绝美脸庞,只是此刻双腮赤红,嘴唇乌黑干裂。

柳鸣心中一沉,当即用手往此女额头上一按而去。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