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交换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2-14    作者:忘语


青月寒光扫过之处,无数蝶影纷纷溃散而灭!

“砰”的一声,两道寒光狠狠斩在了青月上,却一颤的被硬生生反弹而开。

随之某片蝶影一阵模糊,竟化为少妇身影的倒射出,并双足一落地后,蹬蹬倒退了几步。。

“你手中的可是青月剑!”胡春娘盯着柳鸣手中短剑,脸上竟现出一丝惊疑。

“胡道友的真正本事不是这蝶梦**,而是在剑修之道上吧?”柳鸣体表黑色触手一散后,似笑非笑的反问一句。

“什么剑修之道!本仙子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还没回答我刚才所问?”胡春娘闻言,脸色一变,但马上就恢复镇定的说道。

“那么,不知胡仙子可认识一个叫张绣娘的天月宗**?”柳鸣闻言一笑,不以为意的又问了一句。

“张绣娘?你到底是什么人!”这一次,张春娘再也无法保持平静了,目中一丝色闪过的厉声喝道。

随之此女双袖一抖,手中就多出两口白濛濛短剑,同时身上一股惊气息爆发而出,犀利之极。

“呵呵,看来我真没猜错了,胡仙子果然真是天月宗在玄京的监察使者。道友不必惊慌,我先给你看一物再说。”柳鸣见此却抚掌一笑,手臂一动,一到银光激射出去。

胡春娘神色一动,一口短剑只是往身前熟练的虚空一划,一股无形力量一卷而出。

银光一颤之后,就静静的停在了少妇身前处,赫然是代表柳鸣蛮鬼宗监察**身份的那块淡银色令牌!

原来柳鸣先前一见胡春娘眉宇间和那名怀有通灵剑体的天月宗女**有七八相像后,就立刻起了怀疑之心。

等他特意催动青月剑的异像显现,被此女一眼认出后,心中更有了**成把握肯定对方身份了。

“原来乾道友是蛮鬼宗的新到的监察**,这倒让妾身真虚惊一场了。不过这口青月剑如何会到你手中的,又怎会见过绣娘表妹的?”胡春娘一看清楚银色令牌模样,当即手中短剑一闪消失,一把将令牌抓住并仔细检查了一番后,才长吐一口气的说道。

“青月剑事情,我不好明说,但道友只要向宗门略一询问,应该也就知道怎么一回事了。至于张道友吗,曾经在不久前生死试炼中有过数面之缘的。”柳鸣不慌不忙的回道。

“生死试炼!你是蛮鬼宗的核心**!但蛮鬼宗这等年纪的核心**,我怎可能不会认识的?”胡春娘微微一怔了。

“呵呵,乾某是新近成为宗内核心**的,现在容貌并不是真面目,道友不认识也是正常的事情。”柳鸣轻咳一声的说道。

“咯咯!这般说来乾师弟实际年龄应该不大,应该称呼我一声师姐了。不过你表现的还真是老气横的样子,我还真没有看出一点异常来。”少妇闻言,瞪大眼睛的上下打量了柳鸣几眼后,忽然“咯咯”的笑了起来。

“师姐过奖了,小弟自认在伪装上还有一点天赋的。不过话说到这里,胡师姐是不是也该让我正式确认**份了。”柳鸣微微一笑的回道。

“哼,年纪不大,倒还真够小心的。给,这是我的监察令牌!”胡春娘一撇嘴,但还是从袖中也取出一面银色令牌,并和柳鸣的令牌一抛过来。

柳鸣袖子一抖,就将两块令牌一卷的到了手中,低首略一检查后,就发现两块令牌除了前后铭印文字不同外,无论材质式样轻重均都一般无二的样子。

他手指略一用力,天月宗令牌坚硬如初,没有丝毫损坏痕迹。

如此一来,柳鸣才真正放心下来,口中说了一声“得罪”,就将那枚天月宗令牌一抛而回了。

“不过我倒是有些奇怪了!师弟如此自信的先表露了自己身份,万一猜测有错,我若拿不出令牌俩,师弟又如何去弥补此大错了。”胡春江一把将令牌抓住,眉梢一挑的追问一句。

“这个简单,只要将人永远留在这里了,不久一切无事了。”柳鸣微微一笑,轻描淡写的回道。

“哼,不愧为蛮鬼宗的核心**,口气倒真是不小。不过,你既然能从生死试炼中活下来,想来真有几分本事了。不过我也给你提个醒!师弟不要真以为自己是大宗核心**,就能傲视外面散修中的同阶存在了。这些散修也许根基远不如我等宗门**扎实,但能够活到现在并成为强者的家伙,无一不是厉害之极的角色。他们争斗时可不会和我们这些宗门**束手束脚,只要能有一丝获胜的可能,无论任何手段都会动用的。也许平常切磋争斗,他们不是我等对手,但一到真拼命厮杀的时候,我们这些宗门**出身的反会吃上大亏的。况且这些散修到了此修为,大都年纪极大,单论法力积累和争斗经验也不是我等可比的。”胡春娘声音一冷的说道。

“多谢师姐指点,乾某先前的确自大了一些。”柳鸣心中一凛,神色一肃的躬身称谢道。

“嗯,看来你倒不是真的自大。这就好说!要是换了你们蛮鬼宗上任那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我马上掉头就走。”胡春娘一见柳鸣这般谦虚样子,倒是满意的点点头。

“胡师姐接触过本宗上任师兄?”柳鸣听了,却心中一动。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不用多问了。我没有和你们宗门上任监察**接触过,在观察到到他根本不是一个能合作之人后,就没有在其面前显露过身份。直到失踪前,他也不知道我胡春娘是天月宗**。”胡春娘看出了柳鸣心中所想,不加思索的说道。

“有关这位师兄失踪事情,师姐身为天月宗监察使者,在玄京又待了这般长时间,不可能真没有一点线索吧!”柳鸣眨了眨眼睛后,忽然一笑的说道。

“要说真的丝毫没有,自然是不可能的。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胡春娘闻言,斜瞥了柳鸣一眼。

“要让师姐白白提供线索,的确有些过分。这样吧,我和师姐互相交换一些消息资料如何?这样对你我都有好处的。”柳鸣略一沉吟后,这般说道。

“交换资料?你才来到玄京多久,又能有什么消息可换的。”胡春娘哼了一声,有些不屑的说道。

“我若说,我知道现在玄京这趟混水的源头在哪里,师姐可还有兴趣吗?”柳鸣用手指摸了摸下巴后,微笑的说道。

“知道源头?你不是说笑吧。此事,我也是刚刚有点眉目二乙醇胺!”胡春娘闻言一惊,盯着柳鸣双目一眯起来。

“这样吧。我和师姐各写一个名字出来,然后共同亮出,看看是否一致?”柳鸣从容的说道。

“各写一个名字?嗯,这的确是一个办法。若是师弟真掌握了源头的资料,才有交换情报的价值。”胡春娘神色一动后,终于点点头。

于是下面的时间,二人各自取出符笔和一些银粉,在自己手心中写了几个字后,就握成拳头的凑到一起,并缓缓的同时一亮而出。

结果柳鸣手心中赫然写了一个“皇室”,而少妇白嫩掌心中却是“朝廷”二字。

胡春娘见到此幕,神色终于动容了:

“看来乾师弟还真是有些手段,竟然这般短就能摸到一些头绪了。”

“小弟也是巧合,才能得到一些消息的。”柳鸣面上丝毫异色没露,但心中微微一松。

他虽然知道了当今皇帝是妖物的消息,但其是否真是导致玄京异变根源,大半还是猜测之言的。

“好,既然师弟手中真有资料,那就有和我交换消息的资格了。不过为了公平起见,还是一人问一句吧。你现在最想知道什么事情?”少妇则神色一正的问道。

“看来师姐真是半点亏不肯吃的!小弟现在最想知道的,自然就是上任师兄失踪的情报。师姐可知道是什么势力下的手?我来的时候,曾今被一群人偷袭过,听他们言语应该是同一势力所为的?”柳鸣也凝重的说道。

“师弟被人偷袭了?这群人下手倒还真够快的。你们蛮鬼宗上任监察**的失踪,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黑灵会所为的。”少妇先是眉头一皱,但马上就平静的回道。

“黑灵会做的,师姐如何知道的?”柳鸣倒是没有露出太意外的神色。

这黑灵会如此神秘,原本就是他猜测的对象之一。

“这算不算是第二个问题了?下面是不是该我先问了。”少妇白了一眼的说道。

“呵呵,小弟有些心急了。师姐尽管问!”柳鸣先是一怔,但马上苦笑了一声的。

“袭击你的人中,可有灵徒后期的黑灵使者?”大出柳鸣意外,少妇没有问皇室的问题,而是先问他上次被偷袭的事情来。

“黑灵使者是什么?我只知道偷袭我的人中,大半是一般炼气士,其中只有两个是真正**者,一个是中期灵徒,一个是后期灵徒。”柳鸣心念一转后,缓缓回道。(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