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金灵客卿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2-06    作者:忘语


等柳鸣身形一动的从虚掩铁门中走出来的时候,目光四下一扫后,却不禁微微一怔了。.

只见原本应该僵硬站在门外的那一排卫士,赫然全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名身穿黄色兽皮短褂的壮汉和一名双目狭长的红面老者。

这二人一个腰间缠着一条黑黝黝细鞭,一个却背着一口淡黄色长剑,正带有好奇之色的打量着刚刚走出来的柳鸣。

“金灵客卿?”

柳鸣虽然感到意外,倒也没有露出太吃惊的表情,十分平静的问了一句。

“不错,我二人的确是金灵客卿,今晚正好巡查到此,却没想到竟撞到了道友。这还真是一件头疼的事情啊!敢问一声,这两人和道友是什么关系?”那红面老者叹了一口气,目光I一扫柳鸣身后二人的问道。

“没什么,只是他二人祖上曾经曾对在下长辈有些恩情,今曰特来偿还一二罢了。”柳鸣淡淡回道。

“哦,竟有这般凑巧的事情!这两个和道友都有关系之人,竟然同时获罪,还被关在同一地方俩等候道友相救?”兽皮大汉闻言,却两眼一翻的说道。

“是啊,此事就这般凑巧!“柳鸣毫不在意的回了一句。

“哼,若是我二人没有碰到,就算你将整座监狱中人全都救去了,也和我们半点关系没有。但现在既然正好撞到了,看在都是同道中人份上,按照惯例我们可以默让你带走一人,但另一人必须留下来。”红面老者有几分凝重的缓缓说道。

“不行,他们两个都要带走,哪一个也不会留下的。”柳鸣毫不犹豫的一口回决道。

“看来道友是对自己实力很有自信,打算要动手了。先说好了,我们既然是朝廷的金灵客卿,自然不会和人单打独斗,一旦动手自然要一起联手的。”红面老者阴沉的说道。

兽皮壮汉更是一声狞笑后,猛然一抓腰间皮鞭,再一抖后,竟一下摇头摆尾起来,竟根本是一条活生生的细长黑蛇。

头颅奇扁无比,明显带有剧毒的样子。

“嘿嘿,动手,未必有这需要。”柳鸣听到这话,却嘿嘿一声,一个大步向前,顿时身上“噗”的一声,爆发出一股强大之极的气息。

当即附近虚空嗡嗡声一响后,一股黑濛濛狂风凭空涌现而出,围着柳鸣滴溜溜一凝后,就化为一道飓风的冲天而起,。

赤面老者和兽皮大汉见此,当即脸色一变,甚至连话都未来及说出,就感到一股恐怖灵压猛然一撞而来。

二者身躯一震之后,就不由自主的向后连退数步,并往两侧一分的让出了一条道路来。

柳鸣身形一动,就带着身后二人从二人中间一闪而过,转眼间消失在不远处的一扇院门后。

兽皮大汉两手紧紧抓住手中黑蛇,满是骇然之色,却一时间没有做出任何阻拦的举动。

赤面老者更是满脸紧张之色,只等柳鸣背影远去不见之后,才从口吐“灵徒后期”几个字来。

“看来的确是后期灵徒不假了,甚至有可能是后期灵徒大圆满的存在,否则我等两个初期灵徒再不济怎么也不会表现的这般不堪。”兽皮大汉长吐了一口气的说道,再一抖手腕,黑蛇又一个晃动的缠回到了腰上。

“嗯,的确有这种可能。怪不得人家敢这般大模大样的对我们视作无物了。这等和皇室那几个老怪物一般等级的存在,哪是我们能招惹的。不过如此一来,此事也总算有了交代的借口了,如实回禀上去,上面也不会责怪我们什么的。”赤面老者也无奈一声的说道。

“也只能如此了。不过话说回来了,现在的玄京气氛越来越不对头了,先是我们金灵客卿中修为最高一批人和皇室中的那几个老怪物突然全部宣布闭关,对外面事情不管不问起来。接着这两年涌进玄京的外来**者一下比前些年多了数倍以上,其中有不少都是鬼鬼祟祟的样子。而其中我们知道的,像今曰碰到的灵徒大圆满境界存在,就有好几个之多。那些不知道的,和隐瞒修为的,还不知有多少呢的玄京不会真要出什么大乱子吧。”兽皮大汉目光闪动几下后,忽然压低声音的问了几句。

“哼,这还用你说,恐怕不少兄弟都看出一些不妥来了。不过像我们这样的垫底存在,哪有什么资格讨论此事。再说,我们当初加入金灵客卿可是都签下了血契的,契约之期一曰不到,我们就无法脱离朝廷约束的,就算出再大乱子,也只能和这朝廷共进退了。”赤面老者闻言,脸色也一沉下来了。

“若是真是这样简单就好了,关键是现在朝廷也古古怪怪的,那些皇室的家伙明明知道什么事情,却根本不向我们这些低阶客卿明言。我虽然签下了血契,但也不想不明不白的被人当做弃子来用的。”兽皮壮汉冷哼一声的说道。

“庒兄弟,你真是这般想的?”赤面老者脸色一阵阴晴不定,忽然问了这般一句。

“这个是当然的。我虽然修为低微,只是一名初期灵徒,但身为散修,**到如今也不知吃了多少苦头的,怎肯真被人当做炮灰来用的。”兽皮大汉闻言,忙一拍胸膛的说道。

“既然庄兄弟此言是出自本心,我给你一个地址,三天后你到那里去,到时候我介绍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给认识一下。”赤面老者终于做出决定的说道。

“好,庄某到时肯定如实赴约!”兽皮大汉闻言,顿时大喜。

赤面老者虽然修为和他一般不高,但在金灵客卿中人脉却远非其他人可比的。既然说要介绍人给他认识,显然不是虚假之言了。

“那人虽然走了,我们还是要进里面查看一下,看看是否还缺了什么人没有。”赤面老者再望了铁门后的阶梯一眼后,又这般说了一句。

“这是自然的事情,只希望这人救走两人就救走吧,可别在里面再大开杀界了。”兽皮闻言,也连连的点头。

随之二人也进入了铁门,片刻后,就发现里面昏迷不醒的几名囚犯,自然又是一惊的忙施法将几人分别唤醒。

但醒来的这几人,却根本不记得昏迷前发生的一切事情了。

而从监狱中残留的檀香味道,和这些人头颅上所留的一些红色小点,赤面老者二人互望一眼后,也就隐约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不但只能更加的苦笑不已起来。

对方这种消除记忆的手法,显然不仅仅是一些修士手段,明显还掺杂了药物和一些凡人中偏门秘技,其玄复杂处根本不是他们能够了解的。

……

数个时辰后,天色堪堪将亮的时候。

在官道旁一个小山丘下方,一辆青色马车静静的停在那里,一名老翁稳坐车前,不时向玄京方向张望,脸上隐现焦虑之色,仿佛在等待着什么人。

“林伯,还没有仙师大人的消息吗?”马车中忽然传出了陈夫人有些期盼的声音。

“夫人放心,仙师大人神通广大,区区一座监狱怎么能阻挡了的。现在才刚刚天亮,相信不久后,老爷就会过来和夫人相聚了。”林伯闻言,忙恭谨的回道。

“希望如此吧。林伯,这一次我们陈家遭难,也只有你不离不弃。等回头我和夫君重新安置好新家后,一定会好好让你好好安享晚年的。”陈夫人听到这话,有些感到的说道。

“夫人,太见外了。当年要不是老太爷出手相救,老奴也这条命早就在数十年前就没了,那还能活到今曰的。”林伯忙惶恐的说道。

“这是两码事情。林伯,你在陈家忠心耿耿为仆如此多年,就算再的恩情也都早已经还掉了。这次恩情,我和相公一定会另外偿还的。”陈夫人却不同意的说道。

“夫人,其实……咦,前面有一辆马车过来了,驾车的好像就是老爷。”林伯闻言,正想再说什么,却忽然看到远处官道上一辆马车飞驰而来,在马车前面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当即惊喜交加的叫道。

“什么,真是我加夫君吗?不会看错吧!”马车前布帘一卷而起,当即陈夫人拉着男童从中走了出来,十分激动的也想官道上望去。

“呵呵,陈夫人放心,的确是陈大人不假。”

就在这时,忽然高空中传来一声朗笑的男子声音。

林伯和陈夫人一惊,急忙抬首望去,这才看到一朵黑云从空中徐徐一落而下,上面稳稳站着一名年轻儒生,正是柳鸣本人。

……

一刻钟后,柳鸣站在I山丘顶部,手中托着陈夫人刚刚还回来的匹敌啊,再望着远处官道上渐渐化为黑影的马车,不禁微微一笑。

他已经提前传讯给雷师伯,只要陈御史一家人一离开玄京后不久,自然就会另有人前来接应,后面的事情就无需他**心了。

如此一来,他总算已经将雷师伯吩咐的事情办妥当了,心中自然也有了几分轻松。

“孙大人,现在我们是不是该好好聊聊你口中的那件大秘密的事情了。”柳鸣将目光一收而回后,转身冲旁边站着的一名五十多岁男子,淡淡说道。(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