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孙大人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2-06    作者:忘语


这些卫兵直觉身躯一麻,就僵硬的站在原地无法动弹分毫了。

这时,人影才一个模糊的在卫兵前闪现而出,只身浑身都淡淡黑气笼罩,一动之后,就从一名卫兵腰间将一把赤红色钥匙摘下。

接着人影风也似的再一晃动,就将后面铁门一打而开,一闪的没入其中。

铁门后面,赫然是一个狭窄向下的长长阶梯,并且空气浑浊异常,仿佛长时间没有通风过一般。

人影却对这一切视若无睹,身形一动后,沿着阶梯向下一冲而去,并在下面拐角处再一个模糊后,就又消隐不见了。

片刻后,阶梯更深处看不到地方传来几声惊呼声,随之就再无任何声音传来了。

同一时间,人影却在黑气包裹中走在地下十几丈深的一排排铁链紧锁的牢房前,透过一根根黑黝黝粗大栅栏,隐约可以见到里里面大半都空空如也,只有寥寥几间有人样子。

而这几人一看忽然从外面闯进来如此诡异的一个人,并一出手就制住了附近的那几名牢头后,也不禁一惊起来。

不过能关在这牢房中人,也不是什么平民百姓,虽然如此也大都保持着冷静之色,并没有大叫大喊什么。

这闯入此地的人影,自然就是施法潜入进来的柳鸣。

这座大狱对一般人来说也算戒备森严,但对他这般一名灵徒后期**者来说,却如同纸糊般的遍是漏洞。

不过他也不想惊动其他**者,这才动用了一张隐匿符箓,让其在凡人眼中化为了无形之体,才大模大样的直接闯了进来。

此刻他一连走过十几座牢房,终于在这某个角落处驻足下来,并往栅栏后一名身穿囚服的男子打量了几眼,忽然一笑的说道:

“可是陈御史陈大人!”

“阁下是谁,如何认得陈某的?”这名男子身上囚服还算整洁,面容也有几分儒雅之色,闻言有些惊疑的问道。

“嘿嘿,不是你发消息给雷师伯的吗,否则我也不会跑这一趟了。”柳鸣一笑,嘴巴微动几下,没有什么声音传出,话语声却直接在男子耳边响起了。

“什么,原来祖父当年所留信物是真的。你真是那名雷仙师派来的!我夫人和犬子没事吧?”陈御史闻言再也无法保持原先的镇定,一下激动起来。

“放心,贵夫人和令公子都无事,现在已经先一步离开了玄京。等我带你出去后,就会让你们一家人团聚的。”柳鸣不慌不忙的回道。

“什么,离开玄京?难道以仙师大人面子,也无法让在下还保留官职在身吗?陈某这般逃走了,岂不是真要成为朝廷逃犯了。”陈御史听完之后,却有些迟疑起来了。

柳鸣听到这般回答,眉头一皱,口中却淡淡的传音道:

“我这次来玄京另有要事在身,现在可不方面出去和朝廷之人打交道的的。不过你若是真对这朝廷官职留恋的话,大可等避过来这阵风头,再让雷师伯帮你出面向朝廷讨要回来就是了,说不定还能更上一层楼的。但你若现在不愿走的话,我也不勉强,但以后生死只能自负了。”

“仙师莫怪,陈某刚才是一时糊涂了,在下已经得罪了那般多人,怎可能还安然留在京城当官的。我这就和仙师去见夫人她们,这官不当也罢了。”陈御史闻言吓了一挑,忙改变主意的说道。

“很好,这才是明智选择。陈大人先退后几步吧。”柳鸣这才满意点点头,吩咐了两句后,忽然向前一步,“噗”“噗”两声,竟用两手一把抓住了那黑黝黝的铁栅栏。

陈御见此,急忙让倒一边。

结果下一刻,柳鸣双手中红光一现,浮现出汹汹燃烧的赤红火焰。

看似坚固异常的铁栅栏,竟顷刻间融化成水,最现出一个可容一人钻出的大洞来。

“多谢仙师!”

陈御史大喜,急忙从洞中一钻而出。

“跟好我,我就带你离开此地。”柳鸣说了一句后,就要带着男子向出口走去。

但就在这时,不远处的另一个牢房中,忽然一名囚犯扑到了栅栏上,急忙的大叫道:

“陈兄,我是老吴啊,别急着走。这位仙师大人将在下一起带走吧。孙某能出去话,一定会重重酬谢的。”这名囚徒披头散发,但听声音似乎也并不年轻的样子。

“这个……”陈御史闻言,不由的迟疑了一下。

“他是什么人,和你很熟吗?”柳鸣闻言,扫了囚犯一眼,淡淡问道。

“也谈不上什么太熟悉,只是住进这里后,同病相怜下,他多少有些共同话语罢了。这位孙大人是皇室总务府的官员,听说也勉强算是一名皇亲,但一年前也不知什么地方触怒了皇帝,就此被罢掉官职的囚禁在了此地。”陈御史这才反应过来的低声给柳鸣解释了一番。

“既然不是太熟之人,就不用理会了。我救你一人出来,朝廷那些金灵客卿知道是和他们同样存在所为,多半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真大派人手去抓你们的。但多带一个人的话,可就不好说了。”柳鸣听完,不加思索的回道。

“是,这一切全听仙师大人的。”陈御史自然没有丝毫异议。

于是二人再一转身,就不再理会后的真要离开了。

“仙师大人且慢,我知道一个大秘密,这个秘密牵不禁牵扯到当今朝廷,甚至足以决定整个大玄国的存亡,甚至连诸位仙师也可能无法独善其身的。”这位孙大人一见此景,情急之下竟这般大叫道。

“什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可知道若是欺骗我的话,我会用何种手段让你求死不能求说不得吗?”柳鸣闻言,心中终于一动,身躯一个模糊后,就鬼魅般的出现在了这位“孙大人”牢房前,盯着其双目冷冷说道。

“仙师大人,小人既然敢将此话说出口来,自然是有证据的。”孙大人虽然被柳鸣冰冷双目盯得有些发毛,但仍然一咬牙的说道。

“很好,记住你说过的话,我就信你一次。”柳鸣再凝望了“孙大人”面容片刻,才点点头的冷声说道。

随之他手中青光一闪,竟亮出一口短剑的将眼前栅栏一下切成了七八截.

‘孙大人’见此大喜,急忙称谢的从中钻了出来。

“你先前说的话,其他人也都听到了。既然这样的话,倒不能就这般走掉的,必须也处理一下其他人才行。”柳鸣做完这一切后,目光却朝其他牢房中剩下的四五人扫了一眼后,目中汗光一闪的说道。

“仙师大人,难道你想……”一听柳鸣话中意思,陈御史和刚救出来“孙大人”都不禁脸色一变了。

那几个牢房中的其他囚犯,原本还震惊“孙大人”的言语,现在再一听柳鸣此话,更是人人面色发白了。

“放心,我虽然不是世俗中人,但也不会轻易做出血洗朝廷大狱的事情来,否则只是给自己找麻烦而已。我只是打算用点小法术,让他们暂时忘掉先前一幕罢了。”柳鸣却嘿嘿一声的说道。

“原来如此,多谢仙师大人慈悲为怀。”陈御史这才松了一口气,忙躬身的说道。

柳鸣一摆手后,就已经大步向另一座关押有人的牢房走去,身躯一扭后,竟浑身无骨般的直接从栅栏间挤入了牢房中。

里面坐着的一名老者顿时吓了一跳,不禁站起身来的后退了两步。

“先前我们外面的交谈,你也听到了。你是主动配合我施法,还是让我一剑帮你彻底从世间解脱掉?”柳鸣毫不客气的冲老者说道。

“小老儿虽然年纪不小了,但对此红尘还有留恋之处,既然听到了不该听的东西,还是请仙师施法吧。”这名老者终于镇定了下来,并苦笑一声的说道。

柳鸣点点头,袖子一抖,竟有一根淡黄色香烛激射而出,并一模糊的笔直插在附近地面上,随之上端淡淡火光一现,就凭空自燃而起。

瞬间工夫后,一股檀香之气就充斥了整间牢房。

“砰”“砰”几声!

无论站在栅栏外的陈御史、孙大人还是牢房中关押的老者几人,在闻道香气的瞬间,就纷纷身躯一软的翻身栽倒了。

柳鸣见此一笑,这才将浑身黑气一散而开,接着就地盘膝坐下,单手一招,将老者身躯直接摄了到了近前处,让其同样盘坐在自己对面,手中银芒一闪,将几根细针插入到了其身躯之中。

老者身躯一挺,竟自行坐直了起来,同时双目一睁而开,尽是木然呆滞之色。

这时,柳鸣则口中念念有词,双目瞳孔中有丝丝晶光闪动不已,同时两手各自夹住一银针,在老者头颅上各处飞快刺了起来。

……

一顿饭工夫后,柳鸣体表再次黑气覆盖的沿着阶梯向上走去,在身后数尺远处,两根黑气所化巨大触手各自卷着人事不知的陈御史和孙大人,让他们悬浮低空的一同前行。(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