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劫狱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2-04    作者:忘语


青袍男子目光往大门上明显刚刚烂掉的地方望了一眼后,脸色不禁微微一变,但马上摇了摇头的自语一句。.

“原本以为陈御史背后无人,这次是在劫难逃了,但现在看来倒还未必了。阿福,将门关好。从今曰起半个月内,老爷不见任何客人。”

“是,老爷!”仆役男子当即低首答应一声。

青袍男子这才满脸心思的离开了。

……

一顿饭工夫后,柳鸣就出现在了某条街道一端的米铺前,抬首望了望店铺牌匾又看了看天色后,不再犹豫的直接走了进去。

当他再走出来的时候,就奔已经打听出陈家租屋所在位置而去了。

一小会儿后,他走到一处颇为偏僻的破烂屋子前,不客气的上前敲了陈旧大门两下。

结果片刻后,大门从里面一拉而开,走出来一名身穿灰色布衣的老者来。

“阁下找谁?”老者一见门前柳鸣并不认识,当即目露警惕之色的问道。

“陈御史家人可在里面吗?”柳鸣神色不变的问道。

“什么陈御史李御史,你找错地方了,我不知道?”老者闻言脸色一沉,毫不犹豫的一带门,竟然就要给柳鸣来个闭门羹。

但柳鸣是何等人,只是身形一晃,就用身躯挡住了老者的举动。

布衣老者见此大怒,猛然手臂一动,就恶狠狠一拳向柳鸣肩头击来,竟可听到“呼呼”的拳风声,力量颇为不小的样子,。

但柳鸣只是微微一笑,对老者拳头根本不闪不避。

结果只听到一声闷响后,老者顿时觉得拳头一震,一股巨力竟从眼前儒生身上涌出,当即身躯一颤后,竟不由自主的蹬蹬的倒退出了数步远去。

趁此工夫,柳鸣却身形一动的走进了屋中,目光一扫后,就看到一名面容秀丽的中年妇人正搂着一名不过五六岁男童站在角落处,有些吃惊的望着他。

看来此女定是陈夫人无疑了。

柳鸣心念飞快一转的想道。

“贼子,你找死!”布衣老者重新站稳身形后,一看清楚柳鸣举动后,当即惊怒交加的大喝一声,忽然将旁边放着的一根乌黑铁棍抓到了手中,就要一冲上来拼命的样子。

“林伯且慢,且听听他说什么再说。”就在这时,那秀丽妇人却突然开口了。

老者一听这话,犹豫了下后,还是恨恨的停下了脚步,但仍然手持铁棍的挡在妇人身前。

柳鸣微微一笑,二话不说的从怀中摸出一件翠绿欲滴的玉如意,并一抬手的亮给妇人看去。

“这是……,林伯,你快将这东西拿过来,我仔细看一下。”陈夫人一看清楚玉如意样子后,神情顿时变得激动起来,甚至急忙声音发颤的说道。

布衣老者闻言,虽然觉得有些奇怪,当还是依言从柳鸣手上接过了玉如意,反身交到了妇人手中。

陈夫人将玉如意反复看了几遍后,也从袖中摸出了另外一柄翠绿色玉如意,将二者放在一起后,尺寸形状全都一般无二的样子。

“小女子拜见仙师,望仙师一定要救下贱妾夫君。宝儿,你也快些给仙师大人磕头。”陈夫人再无任何怀疑,忽然一拉身前男童的冲柳鸣跪倒在地,并让男童磕头起来。

柳鸣先是一怔,但马上摇摇头的袖子一抖,当即一股无形之力狂涌而出,同时口中淡淡的说道:

“先起来说话吧!我可不是什么仙师,这次过来也只是受人所托而已,但只要力所能及,自然会为陈家出一份力的。你叫我一声乾先生就行了。”

“是,乾先生。”妇人只觉身前一股力量一托,就让其再无法拜下分毫了,心中惊喜交加下,反冲柳鸣更加恭敬的回道,这才拉着男童一起站起身来。

旁边林伯见此,这才知道柳鸣是友非敌,急忙将手中铁棍一抛,站在旁边有些讪讪的不知说什么是好。

“既然信物无错,陈夫人应该对我身份无疑了,但不知道陈御史如何说起我的。”柳鸣示意林伯将门重新关好后,才不慌不忙的问道。

“夫君在获罪入狱前,似乎也料到自己会遭遇不测,所以提前将这柄玉如意交给妾身,说他只要真遇到了祸事,就会有一名祖上认识的雷仙师派人相救陈家的。”陈夫人如此说道。

“嗯,你夫君说的不错,他口中的雷仙师正是我师伯。你再说说陈御史是因何入狱的吧。”柳鸣点下头,这才神色一正的说道。

“是的,乾先生。事情是这样的,我夫君身为监察御史,曾经在半年前曾经上书皇上……”陈夫人当即凝神的一一讲述起来。

柳鸣也聚精会神的听着,并且脸上不时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来。

“……就这样,三个月前一群衙差突然闯入府中,将夫君当场捉拿进了大狱中,再过两个月后,我们娘俩也被赶出了陈府。这些天,要不是林伯忠心耿耿的不离不弃,恐怕妾身和犬子连一个安身之地都无法找到的。”陈夫人说完最后一句话时,满脸的悲痛之色。

柳鸣听完后,摸了摸下巴,半晌才缓缓的说道:

“这般说来,是你夫君上书朝廷要求削减朝廷客卿的供奉数额,结果未准后,才会在政敌反击下,被免去官职拿进大狱的。”

“是的,乾先生!的确如此。”陈夫人忙回道。

“嘿嘿,我怎么说陈御史呢,竟然敢上书这种事情。我看他得罪的不是什么政敌,而是那些朝廷客卿吧。以他们的势力,拿下一名区区御史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柳鸣嘿嘿一声的说道。

“可是,我听夫君说过,他上书前曾经征求过皇上意思,皇上对削减客卿供奉数额事情也是默许的。但不知为何到了最后,反而是我家夫君获罪与朝廷了。”陈夫人叹了一口气的说道。

“这还不简单。以朝廷供奉的客卿数量,恐怕皇室也大为忌惮的不敢真得罪。真正上书的结果,自然是陈御史倒霉了。”柳鸣冷笑一声的说道。

“妾身对朝廷事情不太了解,也许真是如此吧。不知乾先生可有什么办法,能救出我家夫君的。”陈夫人苦笑一声后,又满怀希望的问道。

“这要看夫人想怎么解决了。若是只救陈御史出来,对我来说只是举手之劳的事情。但若还想保持官职,继续留在玄京的话,就不太容易了。”柳鸣淡淡一笑的说道。

“只要能救出在下夫君,这个提心吊胆的官不当也罢。至于留不留玄京,更是次要的事情了。只要让一家人团聚,我们就随便找一个小地方过此一生了。”陈夫人闻言,毫不犹豫的说道。

“好,若是夫人这样想的,那就好办了。你们给我描述一下陈御史的相貌特征后,就尽快收拾东西先离开玄京,在东城门十余里外的官道旁等着就行了。第二天一早,我自会带你夫君与你们相见的。对了,你们将关押陈御史的大狱所在,也告诉我一声。”柳鸣闻言,平静的说道。

对他来说,潜入一间世俗监狱救出一名凡人身份的获罪官员,自然是简单之极。

他此前早已了解过,玄京中虽然也有那种专门针对炼气士甚至灵徒级别的大牢,但绝不会关押普通凡人的。

这种级别牢狱,恐怕就连一些特殊的禁制法阵都会布置不少,要是去闯的话,自然又是两码事情了。

要不是现在泄露宗门监察使者身份是十分危险事情,他只要将监察令牌一递,就是正大光明将这位陈御史从大狱中直接提出来,也不是太困难的事情。

陈夫人和林伯自然听出了柳鸣话语中的意思,都是一惊。

那陈夫人脸色连变数下后,也就一咬牙的答应下来,告诉了监狱所在后,就描述一番陈御史的容貌特征。

柳鸣听完之后,觉得再无任何问题后,就手臂一动,竟从腰间抓下一只皮袋,直接递了过去:

“夫人先暂时将此物带在身上吧。若是离开玄京的时候,遇到什么麻烦,只要狠狠拍皮袋三下,就自可保你无事的。”

这皮袋里面所装正是那只飞颅魔头。

此飞颅灵智远比白骨蝎高,他已经简单吩咐过一番了。

陈夫人虽然不知这只皮袋是何物,但也知道这是柳鸣一番好意,当即感激的称谢一声的将皮袋接了过去,并小心收进袖中。

下面的时间,柳鸣再吩咐了陈夫人几句后,就悄然的离开了。

他并没有返回钱府的意思,而是直奔陈夫人口中的大狱所在而去。

而陈夫人一行人略微收拾了下东西后,不久就雇了一辆马车,让林伯直接赶着出了玄京东大门。

半夜三更时分,玄京某个看似戒备森严的高大建筑中,一道几乎淡若不见的虚影,无声的通过一座座岗哨,直奔建筑中心处靠近而去。

忽然人影一顿,在并排站着的七八名跨刀卫兵前方停了下来,在这些人身后,赫然有一扇厚厚铁门,除了一个栅栏做的小窗口外,赫然再无任何透气的地方。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