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陈府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2-04    作者:忘语


大部分炼制普通剑刀类的灵器材料,都无法入剑修眼中的。

就算当初圭如泉等人得到的一块深海寒铁,也只能算是一种勉强可以的元灵飞剑材料,但对一些高阶剑修来说,多半还无法看上了。

但世间适合剑修的飞剑材料实在太少了,而剑修的一身本事全都在一口飞剑之上。

所以也有不少剑修眼见寻找合适材料无望之下,也只能用一些普通材料来炼制元灵飞剑本体,但平常对敌时自然小心万分,轻易不敢动用此飞剑的。

更有一些剑修在担心自身安危下,干脆放弃了炼制元灵飞剑念头,只是从一些剑类灵器中寻找一些较为出色来祭炼。如此一来,虽然他们飞剑威力大减,但总算也不用担心剑毁人亡的事情发生了。

以柳鸣现在的修为,根本用不着考虑元灵飞剑炼制的此类问题,但先培养自己的剑灵之胚,却还是可以做到的。

柳鸣自己更是早对传闻中的剑修之道大概兴趣之极,现在一得到这本太罡剑诀,自然不会放弃不去修炼的。

按照太罡剑诀上所言,这剑灵之胚虽然只是能量之体,只要离体动用一次,就会让其虚弱几分,并且威力也远远无法和灌注好的元灵飞剑可比,但催动之后仍然可以断金切玉,杀人与百丈之内,不是普通灵器可以抵挡的。

当然这种剑灵之胚的孕育自也是花费无数心血的事情。

一般来说一件可灌注飞剑本体内的剑灵之胚,少则十年,多则三四十年才能完成,要看个人花费在上面时间和本身修为来定了。

而且剑灵之胚即使达到灌注飞剑本体条件,也可让主人继续在体内培养下去,其威力几乎没有上限的能持续增强下去。

如此一来,一些始终找不到合适飞剑材料的高阶剑修,其体内剑灵之胚的恐怖程度可想而知了。

柳鸣看到这些话语时,对自己体内的那枚淡黄色小剑的威能之大,总算有了一个大概印象,不禁暗暗咋舌不已了。

以六阴祖师惊人修为,外加一直培养到寿元到来之时,其剑灵之胚可怕恐怕整个大玄国也没有谁能接下来其一击吧。

但可惜的很,按照这部剑诀上描述,剑灵之胚的催动只有两种条件而已。

一种是孕育其的相同血脉之人用血脉之力可以轻易催动,另一种就是依仗远超其原主人的强大精神力也勉强催动的。

前者除了孕育剑胚的原主人和其后人外,其他人肯定都无能为力的。后者却需要比六阴祖师还要强大的神识之力,这怎么想也是同样不可能实现的一件事情。

柳鸣虽然对体内的剑灵之胚大感兴趣,也只能放弃了其他的想法,先培育自己的剑胚再说了。

按照太罡剑诀上所讲,剑灵之胚按照吐纳培育方法不同,孕育而出的剑胚也会不同,再加上炼制飞剑本体材料的不同,灌注而成的飞剑更会有天壤之别。

太罡剑诀显然是一部顶阶剑诀,按照上面记载之法培育而成的剑胚被称为‘太罡剑胚’,威力之大,也远非普通剑胚可比的。

可惜培育此剑胚的第一步,就必须要收集太钨之铁这种以前从未听说过的材料,吸纳其中蕴含的金属姓之力,才能开始后面修炼的。

此前他已经向钱超大打听过一次,但这位百灵居主人也未曾听说过此种材料,但已经答应帮其打听一下看玄京何处有出售了,但看样子也不是短时间就能有消息的。

好在他现在未完全参悟透彻这套培育剑胚的吐纳之法,倒也并不着急一时的。

柳鸣一边心中这般思量着,一边双目闭上的继续参悟着这套法决。

一晚上时间就这般缓缓过去了。

等到第二天一早,柳鸣再又查看了乾如屏一遍,确定女童身体真的彻底无碍后,就嘱咐其几句在屋中修炼,自己就再次离开了钱府。

这一次,他打算去闻名之久的玄京地下坊市看一看。

此坊市和其他地方坊市不同,因为没有几大宗门派人监管缘故,自然谈不上有什么秩序可言,但也就因此里面经常会出现一些其他坊市所没有的珍稀物品,像百灵居和聚宝楼这样的势力都在里面开设有自己商铺。

不过在此之前,当他坐马车路过某个街道的时候,目光忽然朝某个巷口处望了一眼后,一下看到一个古怪标记后,双目骤然一眯而起。

半个时辰后,柳却再次变幻成一名中年道士的打扮,不慌不忙的来到了先前所看的巷口处,并直奔上次来过的那间棺材铺而去。

商铺主人那名驼子一见柳鸣到来,倒是不觉的意外,只是熟练的将店铺大门再一关后,就二话不说的引着其到后面屋中走去了。

片刻后,柳鸣就一人独自出现在地下数十丈深的密室中,并神色凝重的站在法阵中间,将两手同时按在圆形石台之上,大小两座法阵同时催动而起。

在石台表面一阵五颜六色光霞闪过后,他才将双手一收而回,并眉头紧皱的自语了一句:

“西风街,陈御史!雷师叔到底如何想的,这点资料在我出发时直接给不就行了,还非要我到了玄京时才通过法阵联系才告诉的。看来坊市只有再等几天再去了,先将雷师叔嘱咐的事情办完再说吧。”

他再单手掐诀,往石台上轻轻一点而去。

顿时大小两座法阵的声音“嘎然”一止,就此停止了运转。

柳鸣这才一转身,飘然离开了密室。

一个时辰后,玄京某处遍布红墙琉璃瓦砖的豪宅区域前,一辆马车沿着一条异常宽广街道飞驰而来,并在一条胡同前缓缓的停了下来。

车门一打而开,恢复了儒生打扮的柳鸣,从里面一跳而下,目光往前方胡同望了一眼,就大步走了进去。

这条胡同非常长,但里面却有只有五六扇大门,门前大都摆放着大小不一的石狮石虎等雕像。

显然居住在这里的都是非富即贵之人,并且能隐隐这些宅院中听到一些丫鬟仆役的说话声。

柳鸣飞快走过前面几户,一直走到了胡同最深处,才站到了最后一扇大门前,并抬首往上面悬挂着一块牌匾望去。

在牌匾中间处赫然用银粉写着“陈府”二字。

这座陈府比前面几家,明显要荒凉了许多,不但府前地面满是枯灰土,紧闭大门后面也是寂静无声。

柳鸣一打量完即不再犹豫的走上几步,用手轻扣了几下大门上的铜环。

“洞洞”的闷响声,当即从门上一传而出。

但是过了许久后,大门内还是安静如初,丝毫不见有人出来开门的样子。

柳鸣目光微微一闪,正在思量要不要施法直接闯入进去之时,忽然斜着的另外一扇大门一打而开,一个仆役模样的男子,探头探脑的伸出头来向这边望了一眼。

但他看见柳鸣站在陈府面前后,并转身看向其时就立刻一惊的忙缩头,就要再把门关上,却已经迟了。

男子只觉眼前身影一晃,柳鸣就鬼魅般的出现在了其面前,并用一只手掌往门沿上上一按,已经关上近半的大门顿时变得沉重无比,无法移动分毫了。

“你要做什么,这里可是王大人府邸,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放肆的地方。”这名仆役当即惊怒交加的叫道。

“我不管什么王大人、李大人,我只是问一句,对面陈府为何变成空的了,里面人去哪里了?”柳鸣面无表情的问道,同时按在门沿上的手掌只是略一用力。

“咔嚓”一声!

看似坚硬异常的大门,顿时被硬生生抓了一大块下来。

仆役打扮男子顿时一个激灵,急忙将手从门上拿开,并赔笑说道:

“原来是炼气士大人,陈府自从陈御史被下狱后就已经在一个月前被朝廷收回,其家人听说现在居住西边离此相隔两条街的一处租屋中。大人若想去找的话,去那地方就可找到陈夫人她们的。”

“你可知道租屋的具体位置吗?”柳鸣闻言,淡淡的问道。

“这个小的就真的不太清楚了。不过陈府有一位老仆人,每天午时都会去街口附近米店买些食物回去。大人若是去米店等候的话,应该能碰到的。”仆役男子点头哈腰的说道。

柳鸣听完点点头,身形一动,人就出现在了数丈外的地方,转身向胡同口走去了。

仆役男子长吐一口气,慌忙将大门一关而上,但等其一转身,却赫然发现身后不远处站着一名身穿青袍的中年男子,满脸威严之色。

“啊,老爷?”仆役男子急忙过去见礼一声。

“怎么回事,刚才怎么听到门口有说话声,你在和什么人说话吗?”中年男子面带不愉之色的问道。

“回禀老爷,是这么一回事,对面陈府好像来客人了……”仆役男子慌忙将刚才发生事情向自家老爷讲述了一遍。

“炼气士!你能肯定对方真是炼气士?”青袍男子听完这些话,脸色却不禁有几分阴晴不定之色了。

“回禀老爷,要不是炼气士,咱家门怎会变成这般模样的。”仆役男一指门上被抓烂地方,忙说道。(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