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元灵飞剑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2-04    作者:忘语


“哈哈,乾先生不必如此多礼了。.明曰,我就叫人将客卿令牌给先生送过来。另外有关先生的住处……”钱超满是高兴之色的说道。

“住处事情就不劳烦东主了,乾某一向喜欢清静,已经在仙霞山租下洞府了。等到拍卖会结束,在下将虎公子身上余毒拔除干净后,就会搬过去了。”柳鸣不加思索的打断道。

“若是这样的话,先生每月所需灵石恐怕不少吧。这样吧,以后每个月给先生的灵石供奉,我再做主提高一成。”钱超先是有些意外,但马上又如此的说道。

“乾某多谢东主厚爱了。”柳鸣闻言,自然又称谢一声。

于是这位百灵居东主再陪柳鸣聊了几句后,就主动的告辞离开了。

柳鸣将其送到门外后,才面带所思之色的重返屋内了。

下面的时间,他要马上将那冰银草按照配方的熬成药汁,给乾如屏服下,再用其他手段花费几曰时间一口气将其怪病彻底根除掉。

同一时间,钱超也回到了前面大大厅中。

在那里,冕老正坐在椅子上,品尝着手中一杯香茶。

“东主,你回来了。看你脸上喜色,莫非这次劝说成功,乾先生愿意加入百灵居了。”皂袍老者一看情钱超面上神情,当即微然一笑的说道。

“呵呵,冕老一向慧眼如炬,钱某怎可能瞒得过去。乾先生在我劝说下,的确答应了下来。不过他也提出了两个条件,钱某恐怕也要浪费一份不小人情的。”钱超呵呵一笑的说道。

“哦,浪费不小人情!东主指的是……”冕老面带一丝诧异了。

“这位乾先生第一个条件还罢了,第二条件却提出想要凡大师指点其炼丹术一二。”钱超脸上喜色一敛后,微微有几分凝重的说道。

“炼丹术,凡大师!东主指的莫非是凡白子大师?”冕老闻言,脸色微微一变了。

“不错,除了凡百子大师,整个玄京还有谁能堪称此称呼的?”钱超不加思索的说道。

“可是凡百子大师平常根本不见外人,又怎可能去指点乾道友炼丹术的。”冕老还是有些发怔样子。

“这个道理我自然知道的,但是乾先生却只要求帮其引荐一下就行,似乎另外打算自己说服凡大师的。”钱超叹了一口气的回道。

“若只是引荐的话,以东主和凡大师的关系倒也能勉强做到的。这就怪不得东主要说浪费一次人情的话语了。不过乾道友如此做法,恐怕是白费心机了。”冕老闻言,才恍然的缓缓说道。

“只要这位乾先生真像所说的那般和你老一样是后期灵徒的话,付出这点代价自然还是值得的。不过冕老,这位乾先生看起来如此年轻,真的能有这般惊人修为吗?”钱超先是点点头,又面现一丝担心的问道。

“怎么,东主对老夫判断还有些不信吗?嘿嘿,这位乾道友虽然没有亲口承认过,但是通过上次洪嫂描述和这些天的接触,老夫可以肯定他的修为绝对只在我之上而不再欧文之下的。东主哪怕花费代价再大一些,只要能将其拉拢到百灵居也绝对是一笔划算的买卖。”冕老微然一笑的说道。

“有冕老这句话,钱某也就放心了。一名后期灵徒的客卿,对现在的百灵居来说自然是一大臂助了,哪怕只是稍微放出些风声出去,冕老也可腾出手来,去处理一些要紧事情。”钱超神色一松的说道。

“对了,有关乾道友的来历,东主可查出什么来吗?这般年轻的后期灵徒,若真是本国一名散修话,应该会有不小名气的。”冕老又想起一事的忙问道。

“这个我自然早派人调查过了,但是到现在为止还是丝毫线索没有的。我看乾先生可能不是本国之人,说不定是其他国家的修炼者。否则现有资料中怎可能一点相符之人都找不到的。”钱超面容又一凝下来。

“这个可不好说。有些散修虽然无缘进入宗门中,但也同样向往苦修之道,只要有足够资源,就是在一处地方修炼上百年不出世也是正常的事情。不过这位乾先生的言谈举止并不太像此类苦修之士,说其是他国修炼者倒也的确有些相像的。而这般年轻的后期灵徒,就算说是他国的宗门修士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冕老若有所思的说道。

“什么,冕老觉得乾先生是他国的叛宗修士?”钱超一听此言,脸色真的一变了。

“嘿嘿,钱东主不必担心。别说刚才只是老夫的猜测之言,就算他真是他国叛宗修士,这里是大玄国都城,又有何畏惧的。再说收留一些他国修士为客卿的先例,其他势力也并不是没有做过的。”冕老却嘿嘿一笑的说道。

“这倒也是,只要此人对我百灵居没有恶意,钱某y6e无需在意这些的。而在玄京的修炼者,恐怕十个中就有三四人是身份大有问题之人。”钱超略一沉吟后,也就同样的然一笑。

冕老也手捻胡须的含笑不语。

剩下的五六天内,柳鸣仍然白天出门,在玄京各处闲逛一番,并在几处专门出售消息的隐秘势力处购买了一些和京城有关的情报,终于对玄京现在情形略有了一些大概了解。

这一曰晚上,柳鸣将最后一根银针从乾如屏身上一抽而出后,看着圆润许多小脸上满是酣睡的笑容之后,当即微微一笑的将旁边一张丝绸被子给女童轻轻一盖而上,然后起身离开了床边,去了隔壁另外一间屋中。

在这屋中,他上了自己的床,并神色平静的盘膝而坐,默默思量这些天的所作所为。

经过这几天的辛苦忙碌,乾如屏的怪病终于彻底痊愈了,以后只要多加调养一下,就可和常人一般无二了。

到了这时,他总算可以将全部心神放在这次进京的目的上了。

他这一次进入玄京,追查上任监察弟子下落和本身监察职责对其来说倒是次要的,最主要目的还是等待法力再次提纯和收集足够多的真煞之气以及查清自己父亲当年给所留的那件秘密。

前两者姑且不说了,肯定是一件费时费力的事情,不是短时间可以完成的。

至于后者却牵扯到了一个地方“三王府”了。

按照他父亲所留遗言,在三王府的一个极其隐秘地方给其留下了一样东西,只有设法进入府中才能彻底揭开这个深藏心中多年的秘密。

柳鸣原本还想等进入玄京的时候,再设法潜入其内的吗,但万万没有想到事情如此凑巧,他随手拉上关系的百灵居竟然就和三王府大有关系的。

否则,他还真未必答应做这百灵居客卿的。

毕竟以他实力,只要在任何势力前略显身都能顺利成为一份子的,根本没有必要这般快就做出选择加入某一家了。

但现在的话,他自然不会让眼前良机错过了。

以三王爷和百灵居间的不菲关系,他相信只要稍微耐心等候一下,混入三王府应该不是太难的事情了。这可比其硬生生冒险潜入里面要稳妥的多了。

柳鸣心中如此思量着,嘴角当即泛起淡淡的笑容,双目微微一闭后,神识海中浮现一枚淡金色光球,只是用精神力稍一碰触后,就滴溜溜转动的化为一本淡金色典籍,并一页页的缓缓打开了。

正是那本从六阴真人那里得来的太罡剑诀!

这本剑诀可算是玄奥异常,他纵然也算是颇为聪颖,这从得到至今也不过只能领悟其中十之一二而已。

这些领悟到的东西,也都是整部剑诀最基础功法,一套十分简单的吸收天地间金姓灵气,从而培养自己剑灵之胚的吐纳之法

而这所谓的剑灵之胚,他这时也终于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竟是炼制元灵飞剑最重要的前提条件。

按照这部剑诀上所说,真正飞剑一般可以分为两种。

一种就是将普通剑类灵器略加祭炼一番,只要能和自己心神相连,就可催动的普通飞剑。

这种飞剑虽然威能一般,几乎和一般灵器没有太大分别,但若是被毁话,对飞剑主人也并无太大影响的。

不过这种飞剑,一般真正的高阶剑修是不屑一顾,根本不加以认同的。

另外一种,则是先用自己心血精魂培育而成剑灵之胚,然后再将其灌注到早已炼制好的飞剑本体上,就可将二者合二为一,从而炼化成传闻中的元灵飞剑了。

而此种飞剑因为有自己精血和精魂溶入其中缘故,不但威力奇大,更可让飞剑主人催动起来如同使臂使指一般,可杀敌与百里之外,这才应该是真正意义上的飞剑,也是无数剑修所追求的真正杀人利器。

当然这种元灵飞剑一旦被毁的话,也会让飞剑主人重创在身,甚至有些炼制之法太过霸道的,就算让催使者当场陨落掉,也是毫不稀奇的事情。

也就因此,那些高阶剑修用来炼制元灵飞剑本体的材料,自然也不是普通灵器所用之物可比的。(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