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暗子与仙霞山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1-29    作者:忘语


“不行。.现在可不比前些年,几大势力已经对我们颇为在意了,若是再有散修失踪的话,恐怕真要引起他们警惕之心了。还是以我明面上身份,招揽一批散修入府,然后再神不知鬼不觉的让他们消失掉就行了。”高大黑影却摇摇头的说道。

“既然有更稳妥的办法,我自然是无所谓的事情了。对了,朝廷方面没有什么问题吧。我怎么听到风声,一些金灵级客卿似乎也开始追查我们的事情了。”最后一名黑影,点点头后,又凝重的问道。

“金灵级客卿,这可真有些麻烦的。这些朝廷客卿一旦动了其中一人,就和招惹了整个马蜂窝差不多的。而这些家伙说是朝廷客卿,其实属于现在皇室之人才是真的。不过若真是皇室中人注意到我们的话,我不可能没有收到风声的。现在应该只是这些客卿的私自行动罢了。这样吧,我回头再找其他人探探口风再说。在此之前,先不要招惹这些金灵客卿。皇室和远在千万里外的五大宗不同,若是知道我们所谋事情,恐怕第一时间就会出手,并非非常乐意将我们取而代之。而且以大玄国皇室实力,恐怕早就悄悄培养出了自己灵师,只是不敢让他们露面而已。”高大黑影如此的说道。

“什么,皇室已经有灵师了,你可是听到了什么消息?”第二名黑影闻言,似乎大吃了一惊。

“这个我还没有确切的证据,只是猜测之言而已。”高大黑影却摇摇头的说道。

“就算是真的,这些皇室灵师也不足为惧的,否则他们只要一在人前显露出行迹,恐怕五大宗第一个先灭的就是整个皇室。这样吧,回头我让手下先尽量避开这些金灵客卿就是了。好在,只要忍过这半年,便一切都可结束了。”最后一名黑影沉默了一下后,却冷笑一声的说道。

“嗯,也只能先如此了。”第二名黑影叹息一声的说道。

于是剩下的时间内,三人又聚集一起的交谈了一会儿后,才纷纷起身了离开了大厅。

……

柳鸣重新回到玄京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了。

这时的他,经化为了一名三缕长髯的中年道士,缓缓走在玄京一条看似热闹的街道上。

忽然他身形一动,拐入旁边一条看似普通的胡同中。

这条胡同并不算长,但两侧却有七八家挑着各种标识的商铺。

柳鸣走了几步后,就在一家悬挂白幡的棺材铺前停了下来,不慌不忙的走了进去。

“客官,你可是要订购棺木?”

一名驼子模样的中年男子,正在给一具崭新棺木刷着黑漆,一见柳鸣走进来,当即将手中东西一放,走过来轻咳一声的问道。

柳鸣打量了眼前驼子几眼后,没有说什么话,却从袖中掏出一块银光闪闪令牌往其身前一晃。

原本神色平静的驼子,一见这令牌脸色大变,身形骤然一个晃动后,竟将店门飞快关上。

他接着再一闪的回到柳鸣面前,从身上也摸出一块黑色铁牌来。

看大小式样,除了颜色外,竟然和柳鸣手中银牌十分相似样子。

柳鸣眉梢一跳,手腕一抖,将银牌抛了过去。

驼子见此,也凝重的将黑色铁牌丢出。

柳鸣一抓住铁盘,只是淡淡扫了一眼,就往其中注入些许法力。

当即铁牌上一层黑色纹阵一闪而现后,竟在上面浮现出几个古怪的黑色符文来。

柳鸣看清楚这些符文后,这才点点头的将法力一收,黑色铁牌灵光一敛后,重新恢复如初了。

这时候,那驼子却拿出一个小瓶,从中倒出一种不知名液体涂抹在了银牌上,再仔细望了手中之物半晌后,才大松了一口气的将银牌一抛而回。

“使者大人身份无误了。在下作为一枚备用暗子,还以为自己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接触宗内之人了。”

“我是新到玄京的监察使者,你可知道本宗上任监察使失踪的事情。”柳鸣同样将黑色铁牌还给了对方,神色不变的问道。

“大人何必再用言语试探!我作为宗内暗子,原本法力早已被废去,平常根本不会打探任何事情,也不会接触任何灵徒,只是作为一名普通人在玄京中生活而已。唯一用处,就是在关键时候给大人这样人提供一条联系宗内的渠道而已。大人既然找上我,看来明面上的联系渠道应该不存在了。”驼子缓缓说道。

“很好,你倒是很守本分。否则,你恐怕也不可能活到现在了。柳鸣闻言没有动怒,反而点点头的赞许了一句。

“使者大人跟我来吧。可以联系宗内的法阵,被深埋在了地下了。我每隔一年都会下去检查一次,但上一次动用,还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驼子深吸一口气的说道。

柳鸣点点头,跟着其向店铺后面走去了。

他们穿过了一个小院后,就走进了一个看似普通的厢房中。

此房面积不大,除了一张床铺,一个桌子外加两把椅子外,就再无任何家具了。

驼子却几步走到床铺,猛然双手用力一拉床下某个机关。

当即木床中“嘎嘣”声一响,竟从中间一分为二的徐徐打开了,并露出一个黑乎乎的洞口来,还有一个简易石阶梯直通下方的样子。

驼子从腰间掏出一个火折,迎风一晃后,竞凭空自己燃了起来,就沿着阶梯向下方一走而去。

柳鸣神色微动后,也紧跟了下去。

就在二人走进去后不久,原本分开的木床再次机关声传出,竟又自行的合上了。

柳鸣二人向下走了大约三十来丈后,终于来到了一个硕大的地下石屋中。

在这不过十几丈大小的石屋中,地面上有一个布置好的硕**阵,边缘处凹槽中全都插着一枚枚早已放好的白色晶石。

在法阵中心处,却有一丈许高圆形石台,表面名印着无数灵纹,赫然也是一个小型法阵。

“这就是传讯法阵。即使相隔如此多远,也足以将信息瞬间传回宗内的,不过其所消耗空间晶石也十分惊人的,条件许可话,所传消息还是尽量简短些的好。使用方法,使者大人肯定也已学过了吧,我也不多说了。”驼子站在法阵外说道。

“嗯,我来的时候的确看过了一些使用方法。”柳鸣看着石台,眉头微微一皱后,缓缓回道。

“既然这样,我就先到外面守着了。等使者大人用完之后,自己上来就行了。不用担心此法阵波动会被发现,这间石屋是特殊材料砌成的,足以吸所有波动的。”驼子点点头的说道,接着就真自顾自的重回石阶上去了。

柳鸣则围着法阵转了几圈后,才单手掐诀一扬,数道绿光弹射而出,一闪即逝的没入法阵中不见了踪影。

刹那间,整座法阵开嗡嗡声大起,四周灵纹则一条条的闪亮而起了……

一个时辰后,柳鸣就再次离开了棺材铺,并从容的走出胡同,重新出现在了街道上。

剩下的时间,他只是附近的街道上闲逛了起来。

当天色将黑的时候,他再次进入一条偏僻小巷中,但从另一端出来时,就重新变成二十七八岁的青年儒生模样,向钱府方向缓缓走去了。

第二天一早,休息了一晚的柳鸣,再次飘然的从钱府后门离开了。

这一次,他直接在街道上招了一辆马车,向车夫吩咐一声后,直奔仙霞山而去了。

仙霞山和玄京外其他小山不同,玄京本身就有一部分建筑依山修建而成,而整座仙霞山也全都归朝廷所有,山上不但常年驻扎了大队朝廷甲士,更有一些元气最浓稠地方,直接划给了那些朝廷所属的金灵级客卿。

对外所谓的可以租用的洞府,其实只是仙霞山上元气最差的地方而已。

就是这样,这些洞府的租赁费用也贵的惊人,足以让一般散修肉痛不已的。所以这种租赁生意并不太好的,仙霞山上还真没有多少散修居住其上的。

当柳鸣站仙霞山上一座大殿内,点名要长时间租用一座中等品级洞府的时候,站在其面前负责此事的一名中年管事,不禁眉开眼笑起来。

他当即在柳鸣面前展开一张标注各处洞府位置的山水图,让其自己挑选所有可选的洞府。

柳鸣看着地图,随口问了一些感兴趣的地方,或点头或摇头一番后,最终挑选一座位置偏僻,门前正好有一条小河流过的洞府。

他在管事带领下,亲自去那洞府查看了一番,觉得颇为满意后,就场付清了高达数千灵石一年的租赁费用后,就从兴高采烈的管事手中得到了洞府的进入令牌。

这些洞府外几乎都布置了一些简单法阵,若是没有令牌乱闯的话,则会惊动山上的巡山卫士,所以相比其他地方,这仙霞山还算是十分安稳的地方。

离开仙霞山的柳鸣,并没有马上返回钱府,继续在玄京各处溜达大半曰时间。

晚上时分,他再回到钱府的时候,住处竟然早有一人等待在了那里。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