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黑影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1-29    作者:忘语


那人影见此却单手一扬,蓦然一道血红长虹一卷而出,就往后面链影洞穿而去。

“当啷”一阵清脆响声!

气势汹汹血虹和链影一接触之下,竟然没有一斩破开,反而银光大放下,被硬生生一弹而开。

人影顿时一惊,但马上单手掐诀,身躯“砰”的一声后,竟然化为七八道血影的向四面八方激射而走了。

柳鸣见此情形,嘴角一动的泛起一丝讥讽。

以他强大精神力,此人敢在其面前施展这点幻术,真是找死行为。

他袖子再一抖,顿时漫天链影一收,就化为了银灿灿巨网的往一道血影身上一罩而去。

那道血影大惊,突然大叫一声喝道:

“道友不要逼我,否则休怪我和你同归于尽了。”

柳鸣闻言,只是冷笑一声,不管不问的只是狂催银链,顿时巨网嗡嗡声大响,银光大放的再次一收而紧。

血影一声怒喝,突然张口吐出了一颗紫红色圆珠,迎风一晃的化为了碗口般巨大,直奔银色巨网一冲而去,同时其单手再一抖,竟然又抛出了一只淡绿色小盾,只是一个模糊后,就化为凝厚光幕的将自己护在了其中。

下一刻,紫色圆珠就撞到了巨网上,并一声巨响的化为滚滚紫焰爆裂而开。

巨网中,隐约一朵巨大紫色火莲凭空浮现而出,并且只是滴溜溜一转,更多紫焰从中狂涌而出,将小半天空都染红了大片。

柳鸣在原处见到此景,心中微微一凛。对方不愧为后期灵徒,果然有一两手杀手锏的,不过若真因为这点火焰就能摧毁伏魔链逃掉,那可是想错的事情了。

此银链别的神通不说,单论坚韧姓话恐怕就连真正上品灵器也不过如此的。

但对方弄出这般大声势来,恐怕不久后会有其他修炼者过来查看究竟了,他倒是不能再和对方纠缠下去了。

柳鸣心中计定之后,当即手腕一抖,顿时体内法力就江河般的朝伏魔链中狂涌而去。

下一刻,银链所化巨网嗡鸣声大响,表面浮现无数淡银色符文,无数链影又是一紧。

紫色火莲当即在一根根链条纵横交织中被缠了个结结实实,再一紧后,就化为点点火花的崩溃而灭。

躲在紫色火焰下方的血影一见此景,当即心中大惧,身躯再一扭后,就要再施展神通的逃遁掉,却已经迟了。

只见一条银链一闪而下,就将他出其不意的抽了一个跌跄,连身上一层血光都被击的数件散开,现出了其本来面目。

赫然是一名五十多岁的白衣老者,只是双目转动不已,满脸歼猾之色。

这时漫天链影从四面八方一闪而现后,只是密密麻麻的一绕而上,将其捆了个结结实实。

柳鸣猛然一拉银链,就将老者拉扯到了近前处,刚想开口说些什么,但目光一瞥老者面上浮现出的一道道诡异血色灵纹后,就脸色大变,手臂一动,竟一拳将被捆绑的老者击出数丈远去。

“轰”一声。

老者身躯就在银链捆束中化为无数碎片的爆裂而开,所化血雾几乎笼罩了三四丈内一切。

要不是柳鸣反应够快,恐怕还真要波及的罩在其中了。

虽然不知道这血雾威力到底如何,但想也绝不可能是什么简单东西。

而老者如此自爆后,更是将身上物品全化为了乌有,他就算再想追查下去,也根本没有线索可找了。

柳鸣心中正有几分郁闷的时候,忽然神色一动,转首向远处望了一眼。

只见玄京方向天空中,有破空声传来,隐约有人正驱云向这边飞驰而来。

柳鸣当二话不说的单手一掐诀,就腾空朝小山后面一飞而去了,并在飞出十几里远后,在另外一座山头上一落而下,沿着山路的徐徐下山而去了。

不过他一边走着,一边眉头紧皱的思量着刚才发生的事情。

这小清观在宗门资料中记载,原本应该是一处和宗门联系的暗桩地点,观中所有人都是蛮鬼宗外门弟子,是专门协助监察弟子及时往宗门传递一些紧要消息用的。

一般情形下,即使监察弟子出了问题,这里也不会被波及到的。

他原本想通过小清观告诉宗内自己到了玄京事情,并顺便向此观弟子打听一下上任监察弟子出事经过,但没想到这里也已经失陷,并被人布下圈套的等其上钩了。

若这次来的监察弟子要不是他,而是换了宗内其他后期甚至中期灵徒弟子到此的话,恐怕还真没有多少机会从刚才埋伏中逃脱掉。

毕竟他们不但动用了一批炼气士和大量符箭,还同时出动了一名中期灵徒和一名后期灵徒。

至于他如何发现其中有炸的,一开始自然是那半块玉佩信物问题。

按照宗内规定,若是新监察使者出现时,观内主事见到这半块玉佩后,必须立刻将另半块玉佩取出,合二为一的让他也确认一下对方身份,二人才会再亲自见面。

到时,对方还后再索要查看另外一枚真正代表其监察身份令牌,这才算完成所有手续的。

可是那道童接过玉佩后,再次开门的时候竟然没有将另外半块玉佩带来,这已经让他大为疑心了。

当他被带到那院落中,依靠强大精神力发现藏在墙壁中和地下埋伏之人后,自然就再无任何迟疑的果断出手了。

但话说回来了,在玄京不准灵师进入的情形下,后期灵徒就已经算是非常强大存在了,这些人不但明目张胆的对蛮鬼宗弟子出手,还能轻易驱使这种程度手下,可见势力之大了。

更让柳鸣有些骇然的,还是那名白衣老者在被擒后毫不犹豫自爆而亡的事情。

这可是后期灵徒,每一名能修炼到此境界的修炼者,按理说都会惜命之极,绝不会轻易做出此等事情的。

有此也可见这股势力的诡异和恐怖程度了。

看来他以后行动还真要多加几分小心,再没有摸清楚这股势力底细之前,决不能将自己身份暴露出去的。

柳鸣心中很快暗自下了决定。

……

与此同时,玄京中某个昏暗异常大厅中,三个黑影正围着一张桌子的端坐着。

其中一个身形异常高大黑影,单手抚摸着一块刚刚裂开的血红色木牌,正用一种奇怪声音缓缓说道。

“九号使者竟然被逼的自爆了,看来这一次蛮鬼宗派来的监察弟子,倒是实力不弱的。早知道,就应该多派几名使者过去了。”

“按照以往五宗派往玄京监察弟子的实力,一名使者外加有这般多人配合应该绰绰有余了。况且现在已经有些势力对我们起疑了,其他人也都有重任无暇分身的。先前之所以派九号去小清观,也不过是为了以防万一。按照以往惯例,五宗在玄京的监察弟子一旦出事了,再派人过来起码也要半年缓冲时间,谁知道这次竟然来的这般快!”另外一名黑影,则冷冷的说道。

“算了。就算蛮鬼宗监察弟子提前到了,但九号在自爆前已经将其相貌传了过来,我们多加留心一下,料他也查不出什么东西来的。倒是其他几宗弟子还要多加提防一二的,其中九窍、风火、血河殿三宗的监察弟子身份都已经确定了,只要派人好好盯住他们就行了。唯独那天月宗监察弟子身份,至今还是一个谜团。我可不想事情进行到关键时候,此人突然冒出来坏了大事的。三号,你那边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能够再加快一些进程吗?留给我们时间可不算多了的,必须半年内全都尘埃落定才行。”高大黑影沉默了一下后,如此的说道。

“放心吧,我这边进度绝对没有问题的。为了此事,我们可是准备了数十年之久,到了这时绝对不能功亏一篑的。倒是一号,你现在身份对我们掩护极其重要,还没有人发现你是一名冒牌货吧?”最后一名黑影胸有成竹的说了两句后,又向高大黑影问了一句。

“这些年来,凡是发现我身份异常之人全都被灭口了。现在府中一切人手也全都换上了我们自己人,绝不会有问题的。”高大黑影闻言,不加思索的回道。

“嗯,这样最好不过了。不过现在九号既然已经不再了,那就再从手下中挑选一个机灵点的,开启血精池将其修为也提升到灵徒后期,重新补上九号使者的位置。对了,别忘了在其神识和体内分别种下禁制了,以防他们被擒或泄露出我们的秘密。嘿嘿,除了我们三个外,其他人不过是工具而已,决不能让他们有丝毫反噬的机会。”最后一名黑影冷冷的说道。

“此事不用你说,我也清楚的很。不过精血池中精血也不太多了,必须再多储备一些才行的。”第二名黑影却如此的说道。

“精血还不是简单的事情。这段时间玄京中又来了一批散修,挑选一些没有背景的悄悄生擒回来就行了,此事交给我吧。”最后一名黑影,不加思索的说道。(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